《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62章 形势比人强

直到飞机在素波落地,陈太忠这心里还是有点不平衡:你说这乔小树干什么吃的嘛,真正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不管你在科委大厦上动的脑子,已经是相当给你面子了,你倒是好啊,跑到科技部这儿来给我搅风搅雨。

也亏得是张煜峰胆子大,敢把你卡在门口,要不然你可是坏了我的大事儿了,你知道这里面的水深水浅吗?

在科技部的门口,乔小树见他一脸寒霜,心里的火气也越发地大了,不过,眼下周围没有闲杂人等围观,不存在什么面子问题,他倒也能稍微客气一点地发问,“太忠,我是帮你们科委跑动来了,照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分管市长没这个权力?”

“你清楚不清楚部里这儿是怎么回事啊?”陈太忠沉着脸问他,“你知道我跑这儿费了多大劲儿吗?做什么事情之前,你问问我行不行?”

“不用问你我也能知道,”乔小树针锋相对,“你不就是请了一个安国超吗?有本事你把金相实请下去啊。”

他却是不肯说,自己此来就是要拜会安部长的,要不然,那就有跟下面争功的嫌疑了,这年头,很多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

陈太忠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要下去的是安国超,说不得冷哼一声,“小树市长,安国超是蒙书记帮我请的,你嫌他份量不够,是吧?那我给严自励打电话。”

一边说着,他一边就摸出了手机,这一刻他真的太恼火了,“让我们跟科技部保持距离的,也是蒙书记,既然我的主管领导有不同意见,我一定帮你反应。”

“等等太忠,”乔小树只听得肝胆俱裂,眼见他在手机上翻来翻去,明显是在找电话号码,说不得一把冲上前,抢过了他的手机,“你怎么这样啊?我又不知道是蒙书记的意思。”

乔市长知道,陈太忠跟蒙一号有来往,但也仅仅是限于传言,陈某人对他,态度一向还不错,久而久之,这个传言在他印象中,也就真的仅仅是传言了。

他倒是看得清楚,章尧东对科委的支持力度很大,那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不过,就算强如章书记,那也得讲理吧?这件事里,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不是?

可是,一听说这件事里居然冒出了蒙艺,就由不得乔小树不吃惊了,往日的传言再度浮现在他的眼前,于是,乔市长登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扑了过去。

“你不是说,是北京的那帮人帮你办的吗?”抢了电话在手,他顺便看了一眼,乖乖的,屏幕上一串电话,全是“蒙”字开头的。

“找个借口呗,蒙老板不让我声张,我有什么办法?”陈太忠一摊手,虎视眈眈地看着乔小树,话也说得霸道无比,“小树市长,要不是你今天搞得我太被动,我还是不会说……我一直很尊重你的,不想让你有什么压力。”

“我知道我知道,”乔市长笑着点点头,说到这个地步,他已经全明白了,而科技部那个什么综合处,为什么会这么对自己,那也不用再问了,蒙艺那是什么人啊,就算科技部老大金相实见了,也得规规矩矩地在下风头呆着。

“可是蒙书记,为什么不许声张呢?”他很无辜地看着陈太忠,事实上,他并不想知道答案,他只是想告诉年轻的副主任,因为你做得鬼鬼祟祟,所以我就不明真相——天可怜见,我是真的不明真相,而不是别有用心。

是的,到了这个地步,分管市长的怒火,已经不翼而飞了,但是陈太忠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压制下去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许声张,要不乔市长你打个电话问问?”

“行了,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考察一下中建一局新建的几个大楼呢,”乔小树笑着摇摇头,接着又语重心长地吩咐他一句,“以后有这种事儿,你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嘛……省得弄出误会。”

我没提前跟你打招呼吗?陈太忠气得连翻两下白眼,“上周五晚上……算了,我下午的飞机,这都快误点了,小树市长,我先走了啊。”

这话当然是怪乔小树无事生非,耽误了他的行程,不过乔小树也不敢再计较什么了,说不得放他回去了。

高云风是跟他同机回来的,不过陈太忠当然不可能跟他说这些东西,所以他并不知道陈某人脸上笑意盈盈,心里却是在咬牙切齿。

“这么晚了,住一宿吧,”高公子的北京之行也有所得,他用自己手里的资源,初步谈成了几笔合作的意向,心情挺不错的,“北京是好,不过猛人太多了,玩什么还是在家里安心啊。”

“不跟你扯了,手里还一堆事情呢,”陈太忠笑着摇头,他确实是一堆事情,荆俊伟托他给家里捎一些东西,蒙艺家他也得走动一下以示感谢,或者……还得找陈省长汇报一下工作?

年轻的副主任现在做事,真的是越来越有章法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党校的函授开课了,无论如何,他也得去应付一阵不是?

“真的是忙死了啊,”陈太忠猛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事情,简直是太多了,不过,去了蒙艺家之后,他才知道,蒙书记今天去北京了,两人刚好错过,而且好死不死的是,居然还有一个熟人还在蒙艺家——蒙晓艳校长是今年天南省的“优秀青年教师”,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来素波开会。

“还说明天走呢,好了,既然太忠你来了,我就可以今天晚上走了,”蒙校长也不顾一边尚彩霞异样的眼神,“你开车来了吧?”

“明天走比较好……”陈某人刚要拒绝,说自己明天还想去看看陈省长,却不小心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气,禁不住咳嗽一声,“咳咳,我是要回了,不过走夜路不安全,你明天坐大巴吧?”

尚彩霞实在看不过这俩眉来眼去的样子,站起身去了书房,晓艳这丫头……确实也该早点嫁人了,要不整天跟陈太忠腻在一起,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没事儿,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蒙晓艳说着就站起了身,转头看看自己的堂妹,“勤勤,那我就走了啊。”

“嗯,”蒙勤勤有气无力地应她一声,眼睛却是盯着电视上的广告看得聚精会神,“太忠,抽空见一下我们紫老板吧,要不他该怪我办事不力了……”

蒙晓艳才坐进他的林肯车里,隔着中间的档杆就扑向了他,“你个坏蛋……还知道回来啊?”

“唉,北京的事情多啊,”陈太忠叹口气,轻轻地推开她,“这还在院子里呢,别闹,出去再说,啊?我领你去看个好地方。”

好地方自然就是韩忠借给他的别墅了,不过,蒙晓艳却是没感到什么意外,“嗯,小宁说得不错,这儿的档次快跟我那儿差不多了……咦,这还天天有人打扫呢,是那个记者常来?”

“我说小宁这孩子,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好了,你等等吧,我打电话叫外卖。”

“叫什么外卖?”蒙晓艳拉着他就往楼上走,“交公粮先,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可是为你守身如玉……”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将哈欠连天的蒙校长送上大巴车,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吃点饭,就去党校学习了。

也不知道韩忠抽了什么风,今天居然也来上课了,一见他的面儿就竖起了大拇指,脸上的笑容是说不出的暧昧,“哈哈,太忠真有你的啊,听云风说……你为国争光了?”

“啧,哥们儿这什么时候也成了公众人物了?”陈太忠一听这话,吓得赶紧摸手机,“我得告诉云风,管住他那张嘴……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说?”

他在北京枪挑波斯猫不要紧,甚至被乔小树看到也无所谓,但是这个事情传回素波或者凤凰,那可真的就不好玩儿了。

“不就是打败了台球高手,赢了个保镖吗?”韩忠诧异地看着他,只是丫的嘴角很促狭地上翘着,说明他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倒也是,”陈太忠琢磨一下,笑着点点头,心说只要马小雅这目击者不说出去,那就是赢保镖了,别人还能怎么样?这年头做领导的,谁还没点儿绯闻啥的?哥们儿这是操的哪门子闲心?

至于那DV,被他直接塞到须弥戒里去了,死无对证的东西,伊丽莎白求了他好几次要复制一份儿,但是他坚决不松口,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含糊。

两人正说着话呢,王思敏凑了过来,随手还递过来一摞书和笔记,“太忠,这是我替你领的书和帮你记的资料,我叔叔说,你要是回来了,抽个时间坐一坐。”

王思敏是王浩波的侄女儿,王书记领了陈太忠那么大的人情,要自己的侄女儿代缴一下费用,帮着誊一份儿笔记,那是应有之意。

“浩波书记这是又有事儿了?”陈太忠侧头看一眼韩忠,韩忠笑着摇摇头,“你别当我什么都知道成不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