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61章 打救乔市长

邵国立那一拨人里,韦明河还真就只认识邹珏,不过关系也一般,只是两人都在青江刨食儿,倒是打过两次交道。

至于韦主任凭什么关系能要到钱,他就不肯说了,含含糊糊地转移了话题,“这个南宫,跟着小孙混的,我就知道这一点……”

“小孙?”高云风有点奇怪,侧头看一看陈太忠,“这又是谁家的?”

这个问题,韦明河却是能回答他,别人家的事儿嘛,小孙不算厉害,可是她妈厉害,是的,小孙的外祖父是五五年授衔的某大将,她老爹现在也在部队,肩膀上带星——两边没杠的星星。

说起来,小孙她母亲虽是女人,活动能力却是比几个兄弟还强,反正一般的大老爷们儿也不可能跟女人认真,只要她出马,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得卖面子。

“帝都果然水深啊,”高云风叹一口气,心说这大将上面还有元帅呢不是?可是只说小孙,就让这目中无人的韦明河忌惮成这样了,“还是下面瞎混个市委书记就不错。”

韦明河也不想多说这些事儿,虽是陈某人帮他打了一次架,可两边毕竟不熟,说多了那就是交浅言深了,正在这时候,洗过澡换了衣服的伊丽莎白走了过来。

“对了太忠,这波斯猫怎么回事啊?”双方接触一段时间了,韦主任倒也不说什么姐姐之类的话了,“你们凤凰这么开明了?”

“赢来的,瞎玩两天,”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少不得又将事情说了说,“……倒是那天邹珏说了,青江要上个什么项目,让邵国立帮忙呢,我就记住了。”

“那家伙又想赚钱了,”说起邹珏,韦明河笑着摇摇头,他可以说别人家的事儿,但却不可能去品评这几个人谁厉害,否则一旦传出去,没准就是麻烦,大家都是要面子的嘛——姓韦的你也有资格给我排坐次?还把我排这么老后?

但是很明显的,他对邹珏的忌惮远不如对那小孙的,“小邹家管得他紧,呵呵,那家伙又爱摆谱,手里总是钱紧……”

这一个晚上,就是一帮大老爷们儿在这儿白活了,由于初次相识,双方的话题也就没有谈得多深入,不过,终归是陈太忠仗义出手在先,所以韦明河这感激的心思是明显的。

两帮人想往一块走的迹象挺明显的,只是大家大抵都是年轻人,虽然觉得对方能力跟自己相差仿佛,值得交往,却也偶尔露出点狰狞来,为的是不被对方小看。

总之,这个开端还是不错,甚至陈太忠觉得韦明河比邵国立还顺眼很多,倒也没别的原因,只是他先出手帮人了,就觉得对方更可信赖一些——这倒也是大部分人潜意识中的感觉。

周一的时候,陈太忠是真要回了,送了伊丽莎白走,又将普桑车还给了荆俊伟,同时不忘记嘱咐他帮着把别墅收拾一下:荆总的担心确实是正确的,南宫毛毛那个宾馆太危险了,他真的不想自己堕落得太快。

飞机是下午的,不过就在上午十点多,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却是张煜峰打来的,“小陈,你们凤凰市有没有个副市长叫乔小树啊?”

“有啊,还分管我们科委呢,”陈太忠下意识回答一句,接着就觉得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大妙,“张处您有什么指示……请直说。”

“呃,你还在北京,是吧?”张煜峰叹口气,等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发问了,“要不你现在过来一趟?”

这跑部还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啊!陈太忠心里这个腻歪,那就不用提了,我在北京呆这么久,你们是天天有事,想回去了,却是又被叫住了,这不是调戏人吗?

亏得哥们儿买成下午的航班了,要是上午的,别是才下飞机又往回飞吧?

乔小树在周末这两天里,也是走动了一下朋友,找到了科技部的关系,安国超要去凤凰考察的消息,部里却是也有些人知道。

乔市长心里憋着股气呢,打听清楚之后,心说我得上门拜访一下。他肯定没有坏事的心思,只是想跟安部长照个面儿,认识一下,那么等安部长下去的时候,我不也能在大家面前露露脸?

当然,这份怨念大抵还是针对陈太忠去的,他只是想暗示一下:小陈,你可不能总拿市长不当干部啊。

反正他是分管科委的市长,现在又在北京,听说科技部的安部长要下去,按着程序上门来沟通一下,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算陈太忠比较嚣张,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可是,要走程序的话,他肯定得先到张煜峰的综合处去报名排队,张处长一听说这件事,脑子里就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心里非常清楚,安部长就是被凤凰人公关了,才肯下去的,而那陈太忠更是做出了极其蒙昧的样子,根本不提部长之类的事情,真正是欲盖弥彰。

那就是说——凤凰人不想就自己的公关大做文章,这或者是想撇清一些关系,当然也可能有别的原因,可是眼下这分管市长倒是找上门来了,这是个什么味道?

这味道很好品评,张煜峰智商不算太低,又见识过不少东西,马上就做出了判断:这个姓乔的市长听说科委公关到了安部长,就想上门套近乎,没错,这厮并不知道,人家凤凰科委那边不想暴露这条线。

陈主任不想暴露这条线,而乔市长偏偏要挑明事情,那么就说明,分管市长和科委的沟通不是很顺利——当然,以凤凰科委敢跟天南省科委叫板的胆子,将分管市长撇在一边也是很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张煜峰也不禁有点咋舌,这凤凰科委都是一帮什么人啊?得罪这么多人,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不过,这只是他一时的感叹而已,下一刻他就必须面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了:对这个乔市长,我该怎么应对呢?

当然,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不想暴露关系的,可能是凤凰科委,也有可能是安部长本人的授意:竖典型咱们就要竖得理直气壮,是的,人家是凭真本事上来的,没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也就是说张处长想将这件事报上去的话,就可能得罪了安部长,那么他该怎么做,还需要问吗?

当然,他可以装傻撇清,安老板不是要下去考察吗?人家上门来了耶,我总不能不通报吧?但是这么一说的话,别人难免就会怀疑他的政治敏感性了;再说了,别的部长也就算了——安老板不但强势,脾气也不好啊。

在部里混,不谨小慎微的话,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等着踩人上位的家伙,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所以,虽然张煜峰对陈太忠依旧不是很感冒,但是他略一思索,还是很干脆地发问了,“小刘,那个市长,除了证件,手上有公函没有?”

还好,正如他想的那样,这个市长是临时起意来的,没有携带公函,那这件事就容易办得多了,“哼,我看他未必就是市长,先看着他俩,我跟凤凰科委的联系一下。”

张处长见副市长也见得多了,根本不在乎这么做,全国的副市长好几千,可科技部的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综合处就这么一个,只要不是科技部里的关系,影响不到他的地位,得罪就得罪了,一个副厅而已嘛,不过就比我高半级。

而且是个人就知道,分管科委的市长省长,一般都是弱势的。

所以,乔市长居然就被撂在那里了,他有心四下走一走,却是被人制止了,“乔市长,我们正在核实您的身份,请您配合一下成不?”

呃,乔小树登时哑口无言,心说你一个区区的综合处,居然这么那啥,有没有搞错啊?

不多时,陈太忠匆匆赶来了,见了乔市长,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小树市长,走走,咱们先出去,外面谈,外面谈……”

乔小树不想这么走,实在太没面子了,说不得一绷脸,“陈主任,你这到底唱得是哪一出啊?怎么,我还是不是你们科委的分管副市长了?”

他都管陈太忠叫上“陈主任”了,那是真火了。

“啧,”陈太忠见他翻脸,也火了,靠,你做错事还有理了?“我说小树市长,你要愿意呆着,那就呆着,不过出什么问题……我是概不负责啊。”

“奇怪了,能出什么问题?”乔小树实在有点羞刀难入鞘,不过听陈太忠说得严重,下一刻,他就退缩了,只是嘴巴依旧很硬,“出去说就出去说,今天你得给我说明白了。”

他这色厉内荏的样子,被一边的人看到了眼里,张处长听说了情况,又见乔市长出去之后再没有回来,终于暗暗地出口气,这次还好没有犯错误,不过这凤凰科委的人……也太诡异了一点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