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60章 新锐的碰撞

陈太忠听说韦明河认识邹珏,心里就明白了,这八成又是谁家孩子,说不得领着大家进了茶座,谁想因为是周末,茶座里还有其他客人,未免就有点扫兴了。

不过还好,他还有绝活,那就是手上洋酒多,少不得弄两瓶来大家喝一喝,那韦明河也想知道眼前这厮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得大家就坐在一起,慢慢地喝酒聊天。

一开始,双方还是小心地相互试探,因为到底是圈子不一样,只是,陈太忠很痛快地告诉韦主任,我就是凤凰市的人,像现在这个副处,是靠业绩实打实地换来的,跟南宫毛毛认识,也不过才几个月。

他肯说点自己的事,韦明河也不可能啥都不说,只得笑笑,“其实我在青江,就是挂个名儿,省里给的主要任务,就是帮着弄点钱回去,所以在北京的时间比较长。”

他这话其实也不怕说出来,别人姑且不论,只说邹珏就知道他的底细,反正这年头,还不都是这么回事?省里能多搞点钱的话,养个把闲人算什么,不就是熬个资历吗?

“我可是真没想到,你这堂堂的副主任气性儿这么大,”陈太忠笑着摇头,“那天怎么回事?直接干起来了?”

“小事儿,就是碰了一下,这不是就口角起来了?”韦明河当时以为对方就俩人呢,谁想后面又冲出三个来,想想这个就有点憋气,索性不说了,“你这副主任,可不也是打打杀杀的,还说我呢。”

高云风心里可是有点猜测,能帮着省里要钱的主儿,身后的人怎么差得了呢?少不得就要试探一下,“韦主任,这要钱有什么诀窍没有?我们也想要点钱呢。”

“啧,这个……”韦明河也知道,这家伙是想探自己的底,可是他怎么能贸然交待呢?邹珏要说出去那是邹珏的事儿,他自己说可就是不稳重了,说不得笑着摇摇头,“其实各家的要法儿都不一样,不过……你们这次是来要钱的?”

“不是,”陈太忠笑着摇头,又看一眼高云风,“我来部里办事的,至于说云风……我觉得他那儿缺口太大。”

“科技部?”韦明河眼里哪有高云风?所以就只接了前半句话,“有啥难办的没有?嗯,我说不定能帮你试试。”

“没有,搞定了,”陈太忠摇摇头,“部里要去我那儿考察,好不容易请了一个副部长下去,这叫个累啊。”

“去你们地级市考察?”韦明河马上就听出了其中重点,“专程还是顺路啊?”

“专程,竖个典型,”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心里却是有点按捺不住的得意,“要是顺路的话,来的就是省科委的了。”

韦明河愣愣地看了他半天,终于点点头伸个大拇指出来,“你牛!”他太明白这话的意思了,部委竖地级市行局的典型,这里面的味道太多了,“这件事搞定,你就正处了吧?”

“今年才提的,怕是不行,”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资历和学历都不行,再熬一熬吧,倒是你快差不多了吧?”

“资历?部里竖典型了,这不是资历什么是资历?绝对够破格提拔的了,”韦明河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他只当对方跟别人一样,藏着掩着不肯说呢,不过下一刻他就愣在了那里,“呃,学历……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地级科委做正职,还要硕士文凭?”

“哈哈,”高云风听得就大笑了起来,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少不得又咳嗽一声,解释了自己今年才二十,党校的大学文凭没到手呢。

他解释得尴尬,韦明河听得却是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心说这下面地方还真不讲究,脸上却是一脸的赧然,“我说你让不让别人混了……二十的副处,传出去我们都得羞死啊。”

高云风听着两人越说越虚伪,少不得咳嗽一声,“这么着吧韦主任,你帮着要点钱,我打包票一年内就是正处,三年……四年吧,四年之内副厅,成不成?”

呦喝,韦明河转头看一下他,心说这也是个猛的?不带这么吹牛比的啊,“哦?要点什么钱啊?”

“高速路,天南现在的高速路,缺钱,”高云风看着他,笑嘻嘻地伸出两个指头来,“二十个亿,四年内你要到不了实职副厅,我出门就让车撞死。”

“一边呆着去吧你,”韦明河翻翻眼皮,心里明白了,这位是嫌被忽视了,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他,我不是帮闲,你小子不要看人下菜啊。

不过他也明白,在陈太忠身边还敢这么说话的,起码要有八成底气,那也就是说,这小子背后最少最少也是站着一个强势的大厅长……嗯,高速路归交通厅管,最少是交通厅老大的关系。

所以说,天下事最是怕人琢磨,尤其是那些门儿清的主,片言只语就足够他们搞清楚对手了,韦主任在一瞬间就将事情分析出了一个七七八八的,说不得狠狠瞪了高云风一眼,“来,云风,咱们打个颠倒,青江也有高速路,你给青江要二十个亿过来,我做主了,绝对给你个副厅……我都不问你现在是什么级别。”

这话说得有点霸道,口气比高云风还硬,不过话里的意思大家都听明白了,韦明河是想压高云风一头,但是他也承认,高云风有跟他对话的资格了,要不然“云风”二字从何谈起?

高公子闻言,只能遗憾地抖抖肩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想多事了,“呵呵,我可不想混进体制里,倒是挺佩服你俩……都能吃苦。”

有点办法的人家,都视进入体制为畏途,这是事实,想在体制内出人头地的,最少也要打熬十来二十年,其间不能太嚣张,也不能太享受,还可能面临失败的风险。

这风险可能来自于同其他利益团体的争斗,也可能是因为本人就没有混官场的天赋——做官不但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自身的素质也很重要的。

比如说高云风,高胜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做不了官,那是性格使然,强求的话,没准出点什么纰漏,还会有无妄之灾,倒不如在体制外混个逍遥自在,挣到了就敢花,也不用忌惮这个忌惮那个考虑那么多。

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人活着是活个什么,不就活个年轻张狂吗?真要进体制,等到了四十多岁五十岁,确实混出名堂了,可是这大半辈子就过去了,到时候美女脱光了站在你面前,你都硬不起来了,也就是能为儿孙争取点什么——这么过一辈子冤不冤啊?

所以高云风这话,对那些家庭条件不错的人来说,确实是大实话,仗了家里的余荫,享受一辈子不好吗?

可是韦明河这话里的狂妄,让陈太忠听不下去了,高云风好歹是跟我一起的,姓韦的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啊?

“咳咳,”他咳嗽两声,笑嘻嘻地揉揉鼻子,“明河,云风出不起二十个亿,我要是给你二十个亿,你能不能给我弄个副厅啊?”

嗯?韦明河一听这话就明白了,陈太忠对他呲牙咧嘴的态度有点不满,有心说个没问题吧,却是又不敢——人家真要拿出二十个亿来,他可丢不起那个人。

别看他平日里做事有点轻狂,甚至能随随便便拿出五十万来喊人帮着打架出气,可是真要说到体制内的事情,他反倒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太忠,搁给你可是不行,得缓一缓,学历都无所谓了,”韦明河笑着摇头,虽是略略退让了些许,却也是两翼齐飞,防守反击的那种,随时能起脚传中,“不过你这年纪是大问题,人家云风总比你大一点吧?”

由此可见,他从小受的教育在关键时刻还是能起了作用,是的,虽然他的本性确实张扬,但是遇到事情,马上就会像刺猬一般缩起来,还弄得满身是刺让别人无法下嘴。

“嗯,我这年纪,让韦主任给做份儿履历就完了,不过是个副厅嘛,”高云风这家伙,却是嘴上没把门儿的,知道点东西,就敢不管不顾地卖弄,不过,这话也就是他能说,体制外的人总是要少很多忌惮,“可惜我弄不到二十个亿。”

“去去去,你当组织部是我家开的?”韦明河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只是,他也知道高云风志在从中间协调,不想让他和陈太忠摩擦出火花,所以这个人情他还是要领的,少不得就要把调子降一降,“我说的也是四年之内,到时候你就三十出头了吧?”

不过,从高云风的话里,他却是又听出了点东西来,从眼前的接触来说,高某人毫无疑问是狂妄之人,可是,就这么一个狂妄的家伙,嘴里说出来的也是“我弄不到二十个亿”,却是没说陈太忠弄得到弄不到。

那就是姓陈的十有八九弄得到这么多钱了,意识到这一点,韦明河就算挺狂的一个人,却也不由得有点侥幸:亏得刚才没跟陈太忠硬顶,要不现在可就难免尴尬了。

可是这么一来,他对陈太忠是越来越好奇了,“太忠你真有这么强的融资能力?”

“喂喂,明河,”高云风不干了,“我们自己都说了半天了,你把你的底儿也交一交嘛,大家可都是朋友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