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58章 诱惑难当

第二天,南宫毛毛虽然依旧是很晚才睡,却是起了一个大早,他真的很好奇在陈太忠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晚上,那个房间都异常地安静,没有听到那法国女人的浪叫。

当然,他并不知道,陈太忠这次将房间四周做了隔音处理,他可是不想被人打扰,哥们儿这是第一次做影帝呢。

等到八点多的时候,他才见到马小雅顶了两个黑眼圈出来了,还不住地哈欠连天,禁不住有点诧异了,“不是吧,你亏得这么厉害?”

“亏什么亏啊?”马小雅瞪了他一眼,却是有气无力的样子,“我说哥,以后别给我揽这种差事了成不成?这二十个挣得真是太辛苦了。”

“不是吧,太忠真有这么厉害?”南宫毛毛讶然地张大了嘴巴,“双飞都能把你折腾成这样?”

“你才双飞呢,老娘是摄影师!”马小雅虽然萎靡不振,听到这话也不禁竖起了双眉,接着又苦笑一声,“那陈太忠简直不是人啊,一晚上没停,也亏得是那法国女人,换了我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呃,”南宫毛毛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动作虽然难免一些做作的成分,但是绝对不是随手做来应付差事那种,“意思是你举了一晚上DV?”

“我要躺上一晚上,也不至于累成这样不是?”马小雅无奈地耸耸肩膀,心里却是在琢磨,我要被那绝世凶器攻击上一晚上……算了,还是不用想了,“我先去喝点豆浆,口渴……”

她体内的水份,流失得确实有点厉害……

严格说来说,其实战斗在凌晨三点多就结束了,伊丽莎白还不想睡,陈太忠直接丢给她一个昏憩术,然后三人各睡各的。

所以,两人在早上九点就起来了,陈太忠答应了今天带她去香山游玩,看看天色,虽然有些泛阴,他却也没有在意,若是能在雨中爬一爬香山,岂不是也别有一番情趣?

伊丽莎白睡得挺好,不过这一晚上她实在太亢奋了一点,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兴致不错,但还是给人一种强打精神、透支精力的感觉。

哥们儿是越来越荒唐了,陈太忠看她这副模样,却是又想起了这一夜的荒诞,说句实话,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接受在那个啥啥的时候被人旁观,真的,搁在以前那简直是不敢想也不可能想的。

可是就在今天凌晨,这一幕居然发生了,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却也是水到渠成一般地自然,自然到现在回头审慎地回忆,才会讶然地自问:我真的堕落到了那种程度?

随着地位的变化,人真的会变的啊,这一刻,他真的深刻地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人的欲望,确实都是骄纵出来的,你倒是想洁身自好坚守道德底线呢,但是总有人在有意无意之间对你做出种种的诱惑。

南宫这家伙,拉人下水确实有一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以后得防着点这家伙了,要不然没准被人卖了还美不滋滋地帮人数钱呢。

两人在香山转悠了半天,午餐也是随便买了点吃,一路听着陈太忠的解释,伊丽莎白也有点遗憾来得早了,若是再晚来一个月的话,当是能看到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了。

“不过,要是没有你陪着,漫山红遍又有什么看头呢?”不知不觉间,小妮子又想到了即将面临的分别,禁不住伸出脚来,狠狠地踢向一块小石头。

“啊,”前面有人惨呼,却是被这石头砸中了身上什么地方,转头回来怒骂,陈太忠一愣,刚要说什么,伊丽莎白一拽他的手,“快跑。”

好吧,快跑,陈太忠看到了,那石头砸中前面那群人中的一个啤酒肚中年男人,看那众星捧月的样子,估计也是个什么人物,哥们是散心来了,不是惹祸来了。

好在,为了爬山,伊丽莎白是换了旅游鞋的,陈太忠那更是不消说,只要他愿意,踩上高跷也会跑得极快。

一眨眼,两人就刮风一般地跑得不见了,一直跑了有一里多路,才停下脚来,彼此对着望望,上气不接下气地捧腹大笑了起来,却是那种小时候做了恶作剧一般的快感。

这笑声好久好久才停,伊丽莎白扬一扬她浓密的眉毛,颇有点遗憾地耸耸肩,“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

陈太忠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猛然觉得脸上一凉,手一伸抬眼望一望阴霾的天空,“哦,下雨了……”

伊丽莎白穿得却是不多,两人说不得寻了路下山,等走到车前的时候,两人身上的衣衫差不多湿透了。

抬手开了暖风,桑塔纳就往宾馆驶去,回去才换了衣衫,陈太忠就接到了乔小树的电话,乔市长已经抵达北京。

晚餐还是比较热闹的,南宫毛毛请来了阴京华、马小雅、苏文馨和陈太忠上次见过的高大男人李凯,有意思的是,高云风也混着来了。

再加上乔市长和他的秘书,连同伊丽莎白,十人的大桌坐得满满的,南宫毛毛的宾馆别看不大一点点,那是真有点好玩意儿,野猪肉和娃娃鱼就不用说了,只说上的那羊肉,都是一等一的特级货。

乔市长才说自己不吃羊肉,马小雅就笑嘻嘻地向他解释了,“这羊肉可是一点不膻,羔羊肉,而且是沙葱喂出来的,在北京一般吃不到的。”

做羊肉时要放葱姜什么的以去除膻味儿,那沙葱就是一种跟大葱样子差不多的野草,却还不是野葱,羊若是吃这种玩意儿长大,不但是没有膻味儿,肉里还有一种别具一格的香味。

“那是要尝一尝了,”乔市长打量马小雅几眼,笑着伸出了筷子,当然,大家喝的酒,那就是陈太忠的藏货了——甚至那剩下的酒瓶都被南宫毛毛预定了。

喝了一阵之后,乔小树心里就有谱了,敢情这帮人都是京城里有点头脸的,正像陈太忠所预料的那样,乔市长真的对其公关能力有些刮目相看了。

尤为重要的是,他发现这些人对自己的客气,似乎只是出于面子上的,倒是小陈在里面混得如鱼得水一般,那些人对其的态度或者算不上恭敬,但是绝对绝对算热情了。

最让乔市长不解的,还是陈太忠身边那个外国美女,只要是个人就看得出,那女人是陈太忠的码头,要命的是,这俩还一点儿都不避讳别人——最起码这伊丽莎白是不避讳别人。

老要张狂少要稳啊,他一时有点感慨,太忠你这做事有点过了,这儿可是北京,弄出点什么动静来,谁也保不了你啊,年纪轻轻的,这么大好的前程,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当然,这话他在酒桌上是不可能说的,小树市长做事还是很有章法的,说不得就嘻嘻哈哈地跟大家扯起了这次考察路上的见闻,心说等饭后我寻个机会再暗示小陈一下好了。

不过他这点见闻,在别人眼里却又不值得一提了,他擅长的是爬书堆,又是下面地市的市长,说点自觉新鲜的事情,可别人早就都见识过了。

一开始别人看在陈太忠的面子上,还能听那么几句,到了后来,大家就是各说各的了,倒也是热闹非凡。

乔小树觉得有点挂不住,有心跟陈太忠多说两句吧,却发现人家挺忙的,跟这个说两句,跟那个碰一杯的,终于才隐隐地意识到:这家伙别是落我面子来的吧?

不过还是那句话,你不想面子被落?可以啊,但是你得有那个份量不是?在座的这帮人里,马小雅身家最差,也是四五百万了,其他人都是千万以上级别的,乔市长纵是心有不服,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一个个都不含糊啊。

原本,他听说马小雅以前是中视女主播,看着小姑娘也不错,还说用自己的文采或者地位博佳人一笑呢,到了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这不是我玩得起的。

所以,这顿饭陈太忠的目标基本上是实现了,不过乔市长私下的关心,还是让他有点郁闷,“我说太忠,这个伊丽莎白……你得注意点影响啊。”

“可是不这么玩,进不了这个圈子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胡掰了,当着自己的主管市长,他总不能说“我觉得这影响不了我”不是?人太狂了总不是好事儿。

“他们这帮人什么样,小树市长你也看到了……反正他们能量都挺大的,要不是他们出手帮忙,我还真的请不下去一个副部长呢。”

“有副部长要来凤凰了?”乔小树的注意力登时被转移了,事实上,陈太忠的解释合情合理,于是他马上就跟进了这个话题,“是哪个副部长啊?”

这句话,还真问住了陈太忠,咳嗽一声,他尴尬地笑一笑,“说这话的人不让我打听,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说道没有。”

当然,里面的说道肯定有,不过陈某人的话一直是半真半假的,希望不要引起小树市长的怀疑就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