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55章 道别

酒过三巡之后,桌上的气氛也就比较融洽了,张处长终于逮了一个机会,向陈太忠暗示自己的来意,“陈主任,这个……凤凰的成绩,部里的领导是高度重视的,你们的准备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地完善。”

他当然不可能说“安部长要下去视察了”,这种不成熟的行为,只有那些刚进官场的小年轻才做得出来。

“哦,那是那是,”陈太忠笑着点头,举起了酒杯,“该怎么完善,还得请张处多多指示……来,走一个。”

“呵呵,这酒虽然好,不过下午我还要办公,不像你人在外地没人管啊,”张处长也笑嘻嘻地端起酒杯,“这是最后一下了哦。”

看着陈太忠比较好说话了,他忍不住就想探听一下情况,抿了一口之后,略一迟疑,试探着发问了,“这次考察,可能还有部里的领导下去,所以这个准备工作,是要做得充分一点。”

陈太忠可是不想让他说出来是哪个副部长要下去,蒙勤勤交待他交待得很清楚——你只当不知道这回事,而且不许上门公关。

所以他伪作不知,笑着点点头,直接将话题扯远了,“那都是有张处你的支持嘛,要不然我们也没有直达天听那能力。”

忽悠,你小子就忽悠吧,张煜峰心里这个别扭,那就不用说了,陈某人越是否认,他心里反倒越是认定,安部长一定是被凤凰科委的人公关到了。

道理很简单的,要是这姓陈的没公关,眼下一听部里有领导重视,还有可能下去,随便搁给一个地级市的科委领导,还不得打破头地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这家伙,却是直接将因果推到他张某人身上了,由此可见,人家是心里有数,当然就不慌张,也用不着去打探。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这漂亮话,说得张煜峰还是比较受用的,明明知道这厮在胡说八道,他也不能计较——其实也是不敢计较,“呵呵,小陈你客气了,支持什么的谈不上,都是为了干好工作嘛。”

既然陈太忠口风严谨,张煜峰也不敢再试探下去了,要不然这话传到安部长耳朵里,那又坏事了——姓张的你没事一直打问我做什么?存了什么心啊?

所以,这顿饭虽然是宾主尽欢,但是两人在上车离开之后,鼻子里都齐齐地一哼,“哼,老(小)滑头,就没个实话。”

“看来,是可以回去了,”陈太忠开着车,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的警察,他喝了酒又是在京城,肯定是要注意一下的,不过中午这顿饭,却是还合他的心意,因为张处长没说出来是哪个部长要下去,要不他没准要坐蜡。

他可是不知道,张处长真想说呢,但是实在不敢啊——这年头有些事,真的成也巧合是败也巧合。

伊丽莎白的脸,登时在瞬间变得刷白,原本几分微醺的酒意也不见了去向,“你就要这么离开了吗?”

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皱皱眉头,也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转头回去接着看路,心里却是有了几分说不出的滋味。

这两天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接吻就是抵死缠绵,而伊丽莎白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舍,人非草木谁又能无情?就算操蛋如他,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对她的看法。

或者,法国女人天生比较浪漫吧,陈太忠无奈地耸耸肩膀,给自己找了一个还说得过去的借口,没办法,他实在没办法带她去凤凰。

要是换个中国女人对他这么留恋,那带回凤凰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伊丽莎白是白皮肤的法国人,两人在京城倒还不要紧,去了凤凰,她绝对是相当引人注目的那种,而他陈某人,是政府官员,就算他再嚣张,也承受不了公开同一个法国女人双宿双飞的压力。

当然,要是没有丁小宁、吴言等其他女人,他又有跟伊丽莎白结婚的打算的话,这压力倒还能扛一扛,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抛下其他人跟她结婚?

“嗯,遗憾也是一种美,”他终于发话了,正在冥思苦想地在脑子里搜索法语单词的时候,宾馆到了……

“不能多呆几天吗?”一个小时之后,伊丽莎白紧紧地搂着身上的男人,赤裸的胸膛贴着他,不留半点缝隙,两条穿着黑色网格丝袜的长腿同他的腿绞在一起,不住地上下摩挲着,脚尖却是由于激情的余韵,紧紧地绷直着,全身都在微微地颤动。

“唉,恐怕是不能,”陈太忠叹口气,怀中的外国美女虽是诱人,但是这不过是生命中一段小小的体验而已,他不能放弃凤凰的那一群女人,那才是他的心结所在。

自家的地荒了好久了,也该回去翻腾翻腾了,这一刻,他的心思又飘得远了,不得不说,他还在别人身体里呢,倒是能想到其他女人,这份心性一般人也是达不到的。

“那你在剩下的时间陪陪我,好吗?”伊丽莎白叹口气,轻抚着他的面庞,“要不……你给我个孩子吧?”

呃,陈太忠吓得登时抽出身来,心说这女人是怎么啦?不过等他出来之后才想到,哥们儿这是做了灭活的,倒是不用担心……

“还得去拜访几个人,”他叹一口气,伸手去拨弄她胸膛上的蓓蕾,她的那里反倒是小小的,比黄豆大不了多少,跟身材相比有点不协调,“这样吧,晚上都给你,现在我得订机票去了。”

他站起身子来穿衣服,伊丽莎白却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大的眼睛失神地看着他,任由混杂的液体自双腿间流下,将身下的床单濡染得越发地湿了。

“好了,等着我回来,”他猫下腰轻轻地抚摸一下她的脸蛋,“回头我拿给你点钱,想我了就飞来中国看我,好吧?”

陈太忠倒不是有意撇清,他确实是要出去拜访一些人,像邵国立什么的,那电话通知一下就行,可是黄汉祥那儿还是要亲自上门一趟,老黄早就答应他,有事他可以说——若不是蒙艺出头了,想从科技部请人下去还真得去找老黄呢。

可是拜访黄汉祥,伊丽莎白就不合适跟着了,此人不比张煜峰,随便说个“合作的客户”就能糊弄过去,想人家黄汉祥也是太子出身,这些乱七八糟的猫腻怕是不能瞒过其眼睛。

吩咐宾馆的前台帮自己订了明天的机票,陈太忠开车直奔黄汉祥家,这次他总算知道了木桐也是好酒,伊丽莎白说82年的木桐最好,他在须弥戒里翻腾一下,还没找见82年的,却看到了几瓶83年的,心说这也差不多吧?就拎了两瓶出来。

等他按响门铃,对讲器里出现一个甜美的女声,听说他要找黄汉祥,就很直接地问了,“请问你哪位?”

“我凤凰科委的小陈啊,要走回去了,”陈太忠也没想那么多,“来跟黄伯伯道个别,再问问他凤凰有事没有。”

“我姥爷不在家,”女声淡淡地答他,“好了,我记下你的名字了,你回吧。”

不在家?那也得把东西放下不是?陈太忠笑一声,“呵呵,是小雨朦吧?你姥爷还让我给他捎着两瓶木桐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喜欢这个,行了快开门,我放下东西就走……别让人看见了乱说。”

那边迟疑一下,还是把门开了,陈太忠走进院子,何雨朦却是已经走了出来,看到他之后愣了一下,清丽的脸上满是疑问,“你就是小陈?”

我比你姥爷活得久多了,叫你个小雨朦还不是应该的?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点点头,“你姥爷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何雨朦转身向屋里走去,也是一副待理不待理的样子,不过陈太忠也没在意,许纯良跟他关系算不错了,丫的妹妹许苒泠不也是这副模样?

当然,不在意并不代表他喜欢这种骨子里的傲慢,陈某人原本就是桀骜不逊的人物,别人想跟他比傲慢,够那个资格吗?

放下手里的两个礼盒之后,他就转身要走,谁想这个时候,何雨朦却是又喊住了他,“那个小陈,你等一下。”

陈太忠侧眼看她一眼,也没说话,她疑惑地看着他,“上次……好像也是你,谁跟你说起我的名字的?”

“我说过了吧?是你太姥爷哎,”陈太忠上下打量她两眼,由于是在家,她只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显得越发地出尘清秀,只是脸上那份冷漠,让他觉得有点不爽。

个子果然不高啊,才一米六二、六三吧?比之荆紫菱,嗯嗯,那是略有不如。

“是你啊,”何雨朦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荆以远的孙女,这次跟你一起来了吗?”

靠,这是谁这么多话啊?陈太忠心里有点想骂娘,不过他的脸上却是笑嘻嘻的,“荆老跟你太姥爷平辈,你称呼人家名字,有点失礼吧?”

何雨朦嘴唇动一动,似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撇了撇嘴,“我太姥爷说了,她要是来了,欢迎去找他聊天。”

“那你太姥爷最喜欢的也是你,”陈太忠耸耸肩膀,转身走了出去,“连个子低点儿都是你的优点了……她没跟我一起来。”

“这个家伙,”何雨朦看他开门离开,悻悻地嘀咕一声,现在的女孩儿,谁还会觉得个子高是“大洋马”?陈太忠的话,让她觉得有点受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