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52章 小心身子骨

法国女人何止放得开?战斗力也是很凶悍的,伊丽莎白洗洗干净,又适当地剃刮了之后,不顾娇躯新创,又顽强地同陈某人做了殊死的搏斗,直战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陈太忠都有点吃惊她的体力,不过想想这女人原本就是做保镖的,还在酒吧门口放翻过两个男人,心中倒也释然了。

当然,陈大仙人肯定是不可能丢中国男人脸的,最终还是杀得对方丢亏卸甲,免战牌高挂,城门紧闭,双手护在腿间,死活是不肯开门接战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太忠你太厉害了……”

“什么时候回去?”陈太忠见她服软,倒也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心思,身子一侧,懒洋洋地躺在她身边,“有点舍不得你走了。”

“大概还得二十来天吧,”伊丽莎白打个哈欠,却是没什么明显的睡意,侧过头来看着他,“可惜啊,你只赢了我半个月。”

“你剩下的时间,我买下了,这总可以吧?”陈太忠却是有点瞌睡了,伸手搂着她,迷迷糊糊地回答着,“你问问皮埃尔大婶,要花多少钱。”

“她不会答应你的,”伊丽莎白叹口气,幽幽地答他,“皮埃尔家族的荣誉,不容玷污,你出再多的钱她也不会答应,要知道……我输给你十五天,她已经很丢脸了。”

“哼,”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哼一声,虽是有点睡意朦胧,脸上的不屑却是因为懒得掩饰,而显得越发地清晰了,“这世界上只有不合适的价码,却没有不能谈的价格,皮埃尔家族……他们算什么玩意儿?”

他实在是有点困了,加之心里也没把皮埃尔家族当回事,等了半天之后,听不到伊丽莎白的回话,就那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之际,一睁眼就吓了一跳,伊丽莎白正侧着身子,手肘支头,呆呆地望着他,眼中满是血丝,身上也穿戴得整整齐齐的,“你这是……一晚上没睡?”

“没睡,”伊丽莎白冲他笑一笑,那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在见不到你的日子里,我会有很多时间去睡。”

“有病,你给我睡下,”陈太忠眉头一皱,二话不说丢个昏憩术过去,就在她身子一软之际,伸手扶了她,将她慢慢地放在床上,一件件剥去她的衣服,又给她扶好枕头,盖上被子。

他原本不是一个细心的人,对白皮猪更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可是在见到伊丽莎白眼中血丝的那一刻,他真的有点心痛了,当然就不肯坐视她糟践自己的身体。

事实上,一睁眼就遇到这么一件事,让他的心情登时就糟糕了许多,不过,他就算再操蛋,也不能把火撒到伊丽莎白身上不是?

有个别白人,还是值得交往的,他终于决定,改变自己的部分想法,随后洗漱刷牙吃早餐,却是将伊丽莎白撇在屋里,让她好好地休息。

周五上午,他也没什么事儿可做,不过是去拜访了一下临铝办事处,顺便又跑到荆俊伟那儿,借了一辆普桑来开,京城的路他也熟悉得七七八八了,不过就是那几个立交桥让他比较头大——事实上,那玩意儿就算北京的司机,也多有不熟悉而跑了冤枉路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他正开着车在街上闲逛,却接到了邵国立的电话,“太忠,你的事儿我可是问出来了,你那波斯猫搞定没有啊?”

何止搞定了?我都有点舍不得了!陈太忠心里叹口气,嘴上当然不肯那么说,“唉,别说了,人家都缠着不肯走了……怎么样,羡慕吧?”

“吹吧,你就使劲儿吹吧,”邵国立笑一声,他当然以为陈太忠是在吹牛,“好了,这事儿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中午找个地方坐坐吧?”

我早清楚了呢,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不过邵公子这人就这副德性,见不惯的人丫是拽到不行,可是处得来的,居然也肯下功夫打听,陈某人觉得,不能辜负了朋友的厚意不是?说不得只能应承了下来。

“中午我有事儿,这样吧,我把带个朋友过去,没问题吧?”他跟高云风约好了,中午见面,这下,也只能两家并一家了。

令他奇怪的是,邵国立和高云风居然很对眼法,一顿饭没吃完呢,两人就已经嘻嘻哈哈,亲热到不行,仿佛就是亲兄弟一般。

当然,仔细琢磨起来,他能发现是高云风在屈意巴结,心里不由得有点嘀咕,这云风看起来也不简单啊,巴结得不着痕迹,又不失身份,真是想不到,这样的人当初会傻到去暗算我。

他这嘀咕其实有点不合逻辑,当日里高云风只当他是凤凰来的一个小科长,想着自家不高兴抬抬手就灭了,又怎么会想到他身后站着蒙艺呢?

邵国立家世比高云风强得多,但是高云风的老爹是一省的交通厅长,那也是实权在握的主儿,眼下又是高速路建设的高峰期,加之高公子刻意巴结,又跟他性情相投,两人谈得来,那倒也是正常事了。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陈太忠家的波斯猫身上了,邵国立逼着他讲细节,陈太忠却是想到伊丽莎白那满眼的血丝,就有点不情愿说,可是心里还有点虚荣心,少不得故作遗憾地耸耸肩膀,“昨天一晚上没睡,她扛不住了,要不没跟来呢?”

“吹牛,一看就知道是吹牛,”邵国立毫不留情地耻笑他,不过他心里到底是不是这么认为,那就难说了,只是,陈某人打死都不肯多讲了,他也不能强迫不是?

于是接下来,邵总就把自己探听到的关于科技部的事情讲了一遍,跟陈太忠了解的大同小异,不同的是,他并不认为部里会就此觉得欠了地方的情,以后也不会存在什么补偿一说——肯竖你当典型,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人心不能没尽的吧。

这个点评要是搁在昨天说,陈太忠肯定又要恼火一下,不过,既然蒙艺答应出头帮他请个够级别的领导下去,他对这种事也就不会再放在心上,苦笑一声也就罢了。

高云风和他带来的另一个同学却是听得有点吃惊,他那同学也就罢了,没什么发言资格,高公子听得却是颇有点愤愤不平,“太忠你这点儿也太背了吧?水库是那个样子,科委又是这个样子。”

他喜欢听人们讲官场上的事情,不过,在陈太忠身上,听到的却总是为了大局,牺牲这个抹黑那个的,除了觉得可笑之外,也很为陈某人这当事人抱不平。

结果这话一出口,只有陈太忠是在苦笑,邵国立却是颇不以为意地看他一眼,他的同学更绝,居然也插口了,“行了云风,成了全国典型了,再多付出点也没啥了不起的,部里竖典型,这种影响力可是远不止在行业内的……”

“所以说,你想请个部长下去,怕是不容易,”邵国立摇摇头,直接岔开了话题,“人家要下去就下去了,要是没人想下去,这种情况你争也没啥意思。”

“这个已经搞定了,”陈太忠回答他,貌似漫不经心,心里却是颇为得意,哥们儿可不是那种吃哑巴亏的主儿,“就算没实权的部长,也好歹得下去一个”

“哈,那可就最好了,”高云风笑着点点头,“那你这一两天就要走人了?真是遗憾,我还说跟你在一起多呆两天呢。”

“我还得呆几天,”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再送一下资料吧,看看部里的反应。”

“小高你别听他瞎扯,”邵国立笑着插嘴,“太忠赢了那波斯猫十五天,这才过去四五天,他爽不够怎么可能回去?”

言毕,两人对着笑了起来,眼中冒出的那种男人间的会意,强烈得挡都挡不住。

笑了一阵之后,邵国立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来,转头看看陈太忠,“对了太忠,听说你还勾了一个更惹火的波斯猫,玩了玩双飞?小心身子骨啊。”

陈太忠耸耸肩膀,也不做解释,不过他可是没想到,“小心身子骨”这话,在下午就应验了。

吃过饭之后,他和大家分道扬镳,高云风却是缠住了他,要跟他搬到一起住,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等到两人去了宾馆,伊丽莎白方才悠悠醒转,正在房间里泡方便面吃呢,高云风一见她的样貌,就有点魂不守舍,贪婪地盯着那双美腿看个没完,“太忠,什么时候帮我也赢一只波斯猫?”

事实上,高云风的心里挺高兴的,在他同学面前,陈太忠挺给他长脸,又借此结识了邵国立,这次来北京,倒也是不虚此行。

所以,下午他就要跟着陈太忠和伊丽莎白出去玩,只是在玩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南宫毛毛打来了电话,“太忠,上次联系你的那女人是不是叫凯瑟琳?”

“你倒是消息灵通,”陈太忠笑着答他,不过下一刻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出什么事儿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