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47章 横空出世

陈太忠坐进等在路边的出租车里,心里这个烦啊,那就别说了,伊丽莎白见状,知道这人又出问题了,也不敢多说话,就那么呆呆地看着。

“我说大哥,咱去哪儿啊?”出租司机忍不住了,回头看他一眼,这车是按天包的,油钱另算,不过趴这儿好一阵了,他也得表示一下不是?

“你且呆着,”伊丽莎白发话了,用的是生硬的汉语,这几句话她每天都要说几遍,倒也是说得比较标准了,“又不是不给钱。”

“慢慢地开着,街上随便遛遛吧,”陈太忠心里麻烦,随手揽住了伊丽莎白的小细腰,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做这种动作,他也不是第一次了,除开那天做给苏素馨看,这几天两人到处跑着玩,高兴的时候,他也少不得做些类似的动作——习惯了身边有女人的主儿,都是这副德性。

伊丽莎白一开始还有点不自在,不过发现此人无非就是手上占点小便宜,倒也无所谓了,倒是这两天陈某人在她身上很是花了两个钱,不得不又买一个行李箱装衣服,看着周围的人用垂涎欲滴的眼光来打量自己每一款新装,她倒也就默许了这点小动作。

陈太忠也没在意她的反应,他在琢磨找谁落实这个事情比较好呢,当然,要说最合适问的人,肯定是蒙艺,蒙老大不但是天南的地方官,又有在部委工作的经验,实在不行还能帮他出出头。

不过……这事情实在是太小了啊,为这么大一点的屁事去骚扰一省的书记,那不是欺负人吗?陈太忠觉得有点无法张嘴。

那么,还是先联系一下邵国立吧,既然邵公子说过,要自己遇到事情先找他,那么现在就是该找的时候了。

邵国立接了他的电话,却是未语先笑,“哈哈,这两天累坏了吧?都不联系我了……你这钱什么时候要?勇强准备好了。”

陈太忠这才记起,当时打台球,他是赢了马勇强一点钱的,不过有多少却是记得不太清楚了——连一百万都不到,记那么清楚做什么,“这事儿不着急,搁你那儿好了,邵总,我找你是想问一问……”

邵国立听了,也觉得这事儿里透着蹊跷,只是他虽然在部委里熟人多,可终究没在仕途上下过什么大工夫,加之人又年轻见识不多,一时还真的琢磨不透这里面的味道——严格地说,他只算是个精通上层路线的衙内而已,说到对具体问题的认识,怕是都未必强得过陈太忠。

不过,陈太忠求到了他门上,又是对八九十万不在乎的主儿,这个忙他肯定是要帮的,邵总人是傲慢,但是对朋友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帮你问问吧,”当然,为了掩饰自己不能马上就做出解答的尴尬,他少不得要扯一些别的话题出来,以示这真的是“小问题”。

“怎么样,那波斯猫够劲儿不够劲?”邵国立轻笑一声,“呵呵,邹珏受老大刺激了,这两天正苦练斯诺克,打算也赢个波斯猫回来呢。”

“呃……”陈太忠打个磕绊,下一刻他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的手已经滑进了伊丽莎白的衣襟内,正抚摸着她腰际极富有弹力的肌肤,而被抚摸的那位却是眼望窗外,从脖颈处能看到些许细微的红晕。

他手指动动,感受了一下,笑着回答,“嗯,不错,皮肤还行……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回话啊?”

“是个人就知道外国人皮肤粗,”邵国立坚决不把谈话的重心放在科委上,要不然他一时半会儿打探不到真相,岂不是很没面子?“少拿那些词儿来敷衍我,我要听细节……细节,你知道吗?”

“她的皮肤真的不错嘛,”陈太忠随手捏一捏伊丽莎白的腰肢,惹得女孩“哏儿”地笑了起来,出租车司机听到他的话和那笑声,虽是还在开车,却是斜着眼睛不住地向后视镜里瞟。

“别是还没得手吧?”邵国立这张嘴,还真是阴损,“你要真是肾亏,就让一让嘛——成,就这么着了,你给我讲细节,我就给你讲科委的细节,说定了啊……”

细节吗?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禁不住手指又活动两下,侧眼看一看伊丽莎白,却发现女保镖依旧眼望窗外,耳际的红晕却是有些淡了,心里一时有点为难——细节决定成败啊,编出来的,总是有点不像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正事要紧,陈太忠也听出来了,邵国立对科技部这一摊,怕是没有什么底气,那么,他还得问问祖宝玉或者说黄汉祥,看看科技部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他自觉跟祖宝玉关系更近一点,而且这点事麻烦黄汉祥似乎也是有点小题大做,当然,最关键的是,刚才祖市长说了,科委有事的话他帮得上忙。

果不其然,他一个电话打过去,没到十分钟,祖市长就将电话回了过来——他已经把内幕消息弄到手了。

科技部最近确实在搞大动作,总的来说就是提升科技部职能,更好地体现出“科教兴国”的作用来,而且大致方案已经得到了中央的认可。

好死不死的是,科技部要搞的方案,同陈太忠在凤凰科委搞的,极其的相似,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加大在高新技术产业的话语权,引导权和支持权。

话语权就是我说话算话,“说话算话”这四个字体现在执行方面,那就是可以进行行政干预和财政支持。

引导权那就是将重点扶持项目列出来,以前科委就有这职权,但是以前他们行政干预和财政支持的能力相当有限,倒是各个省市的开发区更能自行做主——所以这引导权也基本上就是限于技术层面,人家愿意不愿意听就是另一回事了。

支持权,那更是赤裸裸了,说穿了就是俩字儿:要钱!有钱才能支持产业开发和升级,有钱才能增加话语权和引导权不是?

所以现在科技部(原国家科委,后改名为科技部)要做的,就是要政策要钱,而眼下中央已经决定,对科技部采取一些倾斜性的财政支持。

可是要钱也是个技术活不是?理由越充分,就能要得越多,而且这大动作不是说只着眼于眼前,而是彻底改变科技部的现状,并且维持下去。

好死不死的是,凤凰科委走在科技部的前面了,尤其是梁志刚主管的火炬计划资金这一块,正是科技部的终极目标——对合适的项目,我们要有拨款的权力。

是的,单纯地拨款,不求回报的这种,求回报的话,那不是给科技工作者增加心理压力吗?科学是允许失败的,关键得是该项目值得投入,应该投入,这就足够了。

这么一来,科技部及其下属的省市科委,权力增大得不止一点点,简直就是从孤儿到宠儿的一般的飞跃,可想而知,这个方案要是真的推动起来,会遭遇到多么大的阻力。

所以凤凰科委的横空出世,给亟待具体案例的科技部提供了一个非常翔实的支持,是的,凤凰人走在了前面,对科技部而言,它的存在,毫不逊色于“小岗村”那十八个手印对于改革开放的意义。

也正是因为如此,科技部破例点名,要去凤凰科委考察,弄到第一手的书面资料,以及其他的音像资料之后,这个典型是非竖不可的——至于凤凰科委可能跟天南省科委不合拍,天南省科委算什么东西?

可是,既然有了这么个典型,科技部也不可能光琢磨梁志刚手里那点,少不得就要分析一下“走在前面”的凤凰科委的其他措施。

装修检测——这也是个项目,不过这么小的项目,入不了科技部的法眼,还要跟建委和环保局甚至质量监督局打交道,嗯,算是鸡肋吧。

倒是这个创新基金的运作,科技部也是相当地感兴趣,凤凰科委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这个创新基金了,谁会忽视呢?

不过科技部的人仔细琢磨了之后,却是有点垂头丧气,因为这个基金的运作实在是有点逆天,判定那些企业或者项目值得不值得扶持倒是小事,大不了有争议的不去扶持就完了,可是谁有能力争取到那么大的资金来运作基金呢?

也就是凤凰科委,有人在招商办任副主任,才能有了如此的效果,不过,一般的招商办,想弄点这样的资金来也是颇为头痛的,由此可见,每一个成功案例都不可能是幸致的。

说到这里,祖宝玉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那艳羡的语气隔着电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太忠,这次你们科委的脸,真的露大了,科技部都要在全国竖你们的典型了,我朋友说了,要不是凤凰的跟省科委不合,最少来一个副部……来俩也不奇怪。”

“我们要跟董祥麟合拍的话,凤凰科委也走不到这一步了,”陈太忠听了这话,心中虽是欢喜,却也难免一点愤愤之情,“就因为创新基金不能帮科技部要到钱,他们就要我写教训深刻……咦?不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