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45章 心思多

张处长对陈太忠的冷淡,虽是有点个人的因素,但主要还是真的没得到陶主任的授意,他是一个管着不少杂务的处长,但是别说在科技部,就是在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也不算什么人物,撑死不过是有点小实权而已。

而部里现在酝酿着大的变动,凤凰科委是能填充了其中不少空白的,陶主任对这次考察寄予的希望也很高,像这种情况,张处长心里对陈太忠意见再大,也得忍着。

所以,陈太忠是周一来报到的,拖到周二下午,他就将情况汇报给了陶主任,陶主任略一思索,就做出了答复,拖过周三之后,周四上午陈太忠没来,他倒已经先着急了。

撑到下午,张处长就实在不敢再等了,那厮万一觉得是周末了,去周遭玩两天,甚至一时懈怠回凤凰了,那也正常不是?

有了这种担心之后,他不得不火速联系陈太忠,这一刻,他终于想明白了,人家凤凰科委上门,不是有求于部里,而只是想积极地配合部里的行动。

配合部里的行动,这话有太多的人说了,拨着陈太忠的号码,张处长心里却是在暗自叹气,也就是人家凤凰科委,是真正地做到了配合部里行动——凤凰甚至都没有得到天南省科委的支持,人家还会惦记部里的支持吗?

我怎么就会被惯性思维主导了自己的行为呢?一想到这个,他就有点微微的后悔。

不过,后悔归后悔,当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张处长却是又再度端起了架子,部委的优越感,他是必须维护的,“坐。”

点点头说完“坐”字,他低头开始看文件,显然,又是一个“学习时间”,这家伙既然已经来了,他当然可以打磨一下了。

陈太忠可是从没经过这种阵仗,眼见对方把自己叫过来了,居然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地看文件,心里这火腾地就升起来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你把我叫来,就是想让我看看你看文件的姿势?

有了这份怒气,他使个障眼术,人看似没动,却是将包里的手机打开了,是的,在来之前,他为了好好地跟张处长沟通一下,特意关了手机的,不过现在嘛……你不给我面子,我又何必给你面子?

陈太忠的手机,那不愧是一等一的忙碌,开机不到半分钟,就有人将电话打了进来,张处长登时被这铃声惊醒,抬起头来,陈太忠笑着摸出自己的手机,“我接个电话……”

进我办公室也不知道关了自己的手机,张处长心里的不满,又略略地增加了一点,说不得摆一下手,正是“你随便”的意思。

来电话的是祖宝玉,“太忠,开完会了?给你打俩电话了,总是关机。”

“没开会,在北京办事儿呢,”陈太忠笑着答他,“这不是刚好出来透口气儿?宝玉市长有什么指示?”

“少跟我贫啊,别学北京人那一套,什么指示不指示的,”祖市长在电话那边笑,“去北京了?你倒是能跑,要是科委的事儿你说话,老哥我在北京还有一两个朋友。”

这才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陈太忠登时狠狠一攥拳头,我这不是犯病吗,怎么就忘了,自己能用的还有这么一号人?

祖市长在天南混得仆街,可不代表人家在京城没势力,能在陆海那种经济强省搞风搞雨的团体,在帝都没有代言人倒是咄咄怪事了。

这代言人都不用有多么强势,能在科技部使上劲儿就足够了,老话说死了的——只买对的,不买贵的。

不过,现在的陈太忠,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听到这话也只是打个哈哈,“我这是没遇到事儿呢,有事儿的话,肯定会向宝玉市长你求援的……对了,找我有什么事,你还是先说说你的事儿吧。”

“呸,我能有什么事儿找你,我心里装的可全是你的事儿,”祖宝玉打这个电话,还真是为了陈太忠的事情,不过小陈在电话里一副很惦记自己这边事情的做派,还是让他心里微微一暖,“对了,听说你接了通德抗洪救灾大会的邀请,没去参加?”

“咦?这事儿你也知道?”陈太忠一时听得大奇,在他心里,真没觉得这事儿是多严重的,只是他当时谨慎了一下,没犯这路线错误——杜毅的是杜毅的,蒙艺的是蒙艺的。

“哼,亏得你没去啊,”祖宝玉笑一声,“臧华都在奇怪呢,本来就没打算请你啊,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听出味道不对了,顿时谨慎了起来,仔细琢磨琢磨,觉得这事儿里面估计是又有名堂了,少不得出言试探一句,“不是有人打算害我吧?”

“有没有人害你,这我可是说不准,”祖宝玉在电话那边笑,“不过我倒是听说,杜省长见了那个丁小宁,还是挺开心的……”

敢情,祖市长在通德也有几个人,就知道了那天大会的内容,果不其然,为了给臧华助阵,杜毅亲自去了通德市一趟。

原本,这个事情也是无所谓的,臧市长赤裸裸地空降到通德,难免根基不稳,而那里召开的又是抗洪赈灾的大会,作为一省之长,他去一趟也不能说不合适。

可是,在通德,杜毅再一次见到了丁小宁,听说她又捐了五十万出来,心说这丫头真的是有爱心啊,少不得就亲自招呼过来问询情况。

好死不死的是,臧华就一直在杜省长的身边陪伴着呢,没办法,他必须通过这个方式向通德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明示:老子是杜毅的人,谁敢欺负我新来的,嗯……小心杜省长派人跟你们谈心啊。

杜毅是真的怜惜丁小宁,若不是丁小宁身后站着蒙艺,他的关照绝对不是眼下这么一点点,不过饶是如此,他听说她又捐了五十万,也有点不高兴,顺手就将臧华拎了过来,“臧市长,小丁已经给省里捐了两百万了,人家可是个孤儿呢……你通德比她富裕的企业多了,怎么你又要人家捐这么多呢?”

臧华听出来了,杜省长的意思是说,小臧你小子不是拿着我的名头,又来敲诈丁总了吧?差不多点哦,丁小宁很可怜的。

由不得他不这么猜,大家都知道,这年头广大的人民群众对政府,那是……高度地不信任,要是真的不指派,任由大家捐的话,收到的捐款捐物数量没准会让人笑掉大牙。

这种情况下,大部分的捐款,都是要摊派才成的,反正你乐意不乐意都要出钱,这么一强迫,倒也就没人琢磨这钱到底花到了哪里,到了灾民手中没有。

对小摊小贩,摊派;对大中小学生,摊派;对各个大中小型企业,摊派;当然,说起来还得是“自愿捐款”不是摊派。

至于对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那更是有指标考核的,因完不成任务而秋后算账的例子,屡见不鲜。

说穿了,就是政府公信力丧失而已——被摊派的就当被多收税了嘛,虽然体制内的人都在抱怨几粒耗子屎坏了一锅汤,但是说来说去,捐款去向死活也透明不了,这恐怕也不是几粒耗子屎能拥有的威力。

私货就不说了,继续正题,臧华一听说,杜省长有怀疑自己跟丁小宁硬性摊派的意思,登时就慌了,“杜省长,我可没找小宁要钱,是她主动送上来的,她在凤凰,我这儿是通德啊……要不,我退给她?”

“你这是什么话?小宁一向急公好义,捐了就捐了,”杜毅当然不会让臧华退钱,传出去那可是成了笑柄了,他宁可回头找个能让丁小宁赚五百万的活儿,也不能让这五十万被退了不是?

不过否定归否定,臧华这个态度,他还是比较满意的,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嘛,“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们要注意工作方式。”

前文说过,臧市长得了杜省长的赏识是有点撞大运的味道,并不是说铁杆——就像祖宝玉被蒙艺调去做素波的副市长,能说祖市长是得了蒙书记的赏识吗?

我们的工作方式,没啥不妥啊,臧华登时有点急了,“杜省长,我们本来是邀请凤凰的抗洪先进人物陈太忠来的,结果他没来,这丁小宁替他来了。”

“邀请陈太忠啊,”杜毅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那倒是应该的,陈主任在抗洪上确实有一手,声名赫赫。”

听话听音,臧华一听这话,汗登时就下来了,瞅瞅四下无人,低声汇报,“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也不想请他来,听说这个人挺狂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报上来的名单里,有这个人……杜省长,我刚来这里,工作还没完全展开。”

冤枉啊,我看陈太忠不顺眼,现在就是工作没展开,下面的工作有点乱七八糟的,真的没有投奔蒙艺的意思啊。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从小丁这儿挤了五十万出来,”杜毅笑笑,也没对他的表态做出什么答复,“小宁是苦孩子出身,你们把钱用在刀刃上,我这个要求……不高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