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44章 名声和成见

周一上午十点,折腾了半宿的南宫毛毛终于醒来,打着哈欠来到陈太忠的房间门口,才要敲门,正好一个服务员路过,“老板,他俩一大早就出去了。”

一大早就出去了?南宫琢磨一下,这年轻人身体还就是好,昨天也不知道折腾到几点了,今天居然还能起个大早?

这当然是他误会了,凯瑟琳一走,陈太忠躺到了床上,还吩咐伊丽莎白,“洗完澡到沙发上睡去,不许发出声音。”

见他这副模样,女保镖心里略略宽慰了一些,她是习惯每天洗澡了,既然对方没有别的想法,这澡就能洗得比较安生,不用提心吊胆了。

不过,在宽慰之余,她少不得又要有点不甘心的心思,于是在洗漱完毕之后,她也没有穿上衣服,只是戴个浴帽围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偏偏这浴巾还极短,只能从胸部遮掩到腿弯以上,反正露着的地方比盖着的地方多——事实上,是她的个子略略高了一点。

等她出来,蹑手蹑脚地经过那张大床的时候,床上居然传来了轻微的鼾声,伊丽莎白犹豫一下,还是悄悄地出去了:他真的一点坏心思都没有?

她可是不知道,她才一出门,陈太忠就微微地叹了口气:唉,这没女人的日子,还真不好过啊,赶紧办完事儿回凤凰吧。

他当然知道,自己要强行跟伊丽莎白那啥,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后果,皮埃尔小姐那话纯粹是吓唬人呢,女保镖半推半就接受那条项链的时候,眼里的小星星也瞒不过他。

可是,陈某人不是要面子吗?总觉得跟白种人做那事,未免有失身份,伊丽莎白的相貌倒也算拿得出手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能接受。

凯瑟琳现在要是在的话,哥们儿就得让她明白明白什么叫“很大”了,就这么纠结着,不知不觉,陈太忠睡着了。

等他起来就是早上六点半了,他才走出卧室,伊丽莎白登时就坐了起来,眼里满是血丝,显然,这一晚她睡得不是很好——像她眼下的处境,换给谁也睡不好。

“好了,收拾一下,跟我吃早饭去,然后办事,”他也懒得盯着她看,一屁股坐到了一边的圈椅上,“快点啊。”

等到两人来到科技部,陈太忠要她坐在出租车上等着,自己则是拿了手包,施施然走了进去,他当然不可能带着她一起进去。

遗憾的是,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周一一早有个会,陈太忠只能坐在综合处的接待室等着,总算还好,综合处的人听说他是来自地级市科委汇报工作的,讶异之余打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居然对他客气了不少。

看来,这次还真是这样啊,陈太忠坐在接待室里,捧着茶杯,慢慢地琢磨着,黄汉祥和蒙艺显然没有说错,科技部是着急竖我们凤凰做典型呢。

他正胡思乱想呢,挨着他的一个中年男人碰碰他的手肘,“喂,你哪个单位的?我看你挺陌生的。”

敢情,这位是科技部直属的科技交流中心的,时常来这边办事,眼见陈太忠极为陌生,看其年纪,又不可能是下面省级科委的领导,少不得就要问上一声。

不过,当他知道,眼前这位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时,脸上登时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是天南凤凰的,这就难怪了。”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自家的科委名号居然响亮成这样了,心里虽然窃喜,脸上却还得装出很讶异的样子,“我们那个小地方,你也听说过?”

“你们凤凰科委的名声,现在可是不小,”那位眼里冒着羡慕的光,嘴上却是有点阴损,“兄弟单位去考察,还要收费,谁不知道啊?”

“啧,我们那儿……接待任务太重,”陈太忠皱着眉头叹口气,心说这才叫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你也知道,我们下面的科委,穷啊,哪儿有那么多钱?”

“哼,你们凤凰科委要是穷,中国就没富裕的科委了,”这位正经是什么都知道,刚才那么一手,也不过是一点促狭的心思使然,“唉,就是不知道,怎么天南省科委,跟你们关系那么糟糕。”

正说得热闹,会议散了,有人来通知这位去见领导,剩了陈太忠在那里。

这厮知道凤凰的成绩,可人家直接归部里管,所以言语间不太客气,这也就是说,凤凰的成绩在这些人眼里是微不足道的,归根到底,还是凤凰科委的影响力不够,需要进一步加强,哥们儿一定不能自满……

他正在这里琢磨,科技部的人是不是偏听偏信了什么话,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凤凰科委的陈主任,是吧?张处长请你过去。”

这张处长,就是综合处的一把手了,见陈太忠进来,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坐,凤凰科委的是吧,来这儿办什么事?”

这话说得尚算客气,但是话里那浓浓的优越感,陈太忠还是感觉到了,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是部一级的机构,人家知道说个“坐”字,已经比省科委客气多了。

他大剌剌地向沙发上一坐,手包向茶几上一摆,非常自然地笑一笑,“部里要到我们那儿去考察,经我们的班子研究决定,来北京请示一下领导,看我们需要重点加强哪一方面的工作。”

他这话可是说得大大方方,一点怯都不带露的,那张处长虽然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没有放弃对他的仔细观察,发现此人神色坦然,心中不禁一叹,这凤凰科委,还真是有点底气。

说实话,陈太忠第一面给张处长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原因只有俩字:年轻,是的,他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张处长心里真的很奇怪,怎么凤凰市的人进京公关,会派出这么一个嘴上没毛的小伙子呢?

可是,只见陈太忠眼下落落大方这份气度,张处长就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有资格担负进京任务的。

他在综合处这几年,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下面来京里办事的,大部分都是满脸堆笑将身体弯的像个大虾米,剩下的多是迷迷糊糊不搭调的,偶尔有两个胆气壮的,却又是愣头青,像陈太忠这种,还真的不多。

有点成绩的地方出来的人,还就是不一样啊,想到这个,张处长决定敲打敲打他,其实也算是个试探,于是脸微微地一沉,“你们没必要搞这个,部里考察,重在真实,你们要打算弄虚作假,那就打错主意了。”

唉,都是这种鸟样,陈太忠郁闷地撇撇嘴,下一刻却又笑了,“呵呵,情况我们能保证真实,只是想知道部里考察的重点,我们也好侧重做配合。”

“哦,这样啊,”张处长的头略略点一点,幅度轻微到不盯着看根本看不出来的地步,“那回头我向领导汇报一下,看看领导什么意思。”

接下来,就是该约我吃饭了吧?想到这个,张处长心里生出几分无奈来,唉,谁愿意整天在外面吃吃喝喝的?还是家里的稀饭小菜香啊。

“哦,那我就静等张处您的招呼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来,“您先忙着,我就不打扰了。”

张处长又沉着脸点一下头,直到陈太忠走出去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居然没约我出去吃饭?

说句实话,他是真的不稀罕这么一顿两顿的,但是下面人来京里办事,不是都是这样吗?可是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嘴上虽然说得恭敬,却是连这点诚意都没有,真的让张处长有点纠结。

连个让我拒绝你的机会都不给?他忿忿地想着,真以为自己是店大可以欺客了?

只是,张处长也只能这么随便纠结一下,因为他知道,陶主任对这次考察还是相当重视的,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心里产生小小的一点成见。

陈太忠可不是忘了邀他出来吃饭了,经过蒙艺和黄汉祥的吩咐,陈某人已经明白了自己这趟北京之行该用什么方式了,是的,规规矩矩地来就成了,不用太高调也不用太低调——哥们儿就不信了,这年头严格地按程序来就办不成事儿!

事实上,他这次来,无非就是想表示一下凤凰科委对科技部的尊重,仅此而已,真的呆几天见不到人的话,他拍拍屁股走人就行了——反正到时候出什么问题,责任也不在凤凰科委身上不是?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可真是明白跑部是怎么回事了,每天定点去科技部报个到,然后综合处的人总是以“领导没时间,你先等等,要不明天再来”这样的话来敷衍,纯粹是浪费生命嘛。

跑了三天之后,他也懒得再去了,整天带着伊丽莎白四处遛遛达达,心说哥们儿扛够十天就直接回了,科技部真有那么忙的话,下面省市的科委至于过得那么惨吗?

倒是伊丽莎白跟了他三天之后,两人关系有明显改善,说句实话,陈某人不操蛋的时候,还是比较讲理的。

谁想,他不往科技部跑了,周四下午,张处长的电话反倒是打了过来,“陈主任吗?请来一趟科技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