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43章 雪白、猩红

苏素馨倒是真像她姐姐说的那样,不是一般的美艳,而且看起来还有点羞答答的味道,不过,陈太忠从苏文馨的眼里,看出点不对劲来。

苏文馨是什么人,他不太了解,但是不管从于总、南宫毛毛,还是从阴京华身上,陈太忠都品出一股味儿来,疯狂追逐权力的味道,他们对金钱的贪欲,简直是赤裸裸的。

在他看来,苏素馨这个女人不是沾不得,但是搞不清楚什么原因就贸贸然地伸手,却是官场大忌,再说了,只看样貌就知道,这女人久在京城,绝对不会是什么干净身子,他离开之后,没准还会带上绿油油的帽子,何必玩这些心思呢?

当然,拒绝的话,那也要讲个形式,他不着痕迹地一伸手,搂住了伊丽莎白的腰,“呵呵,原来是素馨啊,昨天就听你姐姐夸你了,真的是漂亮。”

只看还不知道,他一入手才发现,她的腰肢竟然是惊人的纤细,手感也相当地不错,不过就在接触到她腰肢的一瞬间,他很明显地发现,她的身子登时就是一僵。

一僵就一僵吧,陈太忠也没在意,哥们儿赢了你十五天呢,十五天内你都是我的,摸一摸算什么?那是瞧得起你。

苏文馨却是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冲自己的妹妹使个眼色,“呵呵,那你们聊,我继续跟他们诈金花去。”

苏素馨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是下面地市来的,可是眼高于顶,昨天居然婉拒了自己的姐姐,今天却是又弄来两个外国美女,心里就生出了点不平之气。

既然不平了,她当然就要做出一点勾人的样子来,至于勾人之后,又该再怎么处理,那就是后话了,就算她搞不定,不是还有她姐姐吗?

苏素馨的英语也还算将就,法语跟她姐姐差不多,勉强能听出来语种,好在她是扮演淑女的,坐在那里,听陈太忠三人白活就行了。

凯瑟琳倒是对临时坐过来的女孩有点警惕,说话就快了一点,搞得陈太忠时不时地要她放慢一点语速,听到最后,他才恍然地发现,敢情这女人把自己当作能插手干预各种项目的权贵子弟了。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陈太忠摇摇头,打算结束这次谈话,不过下一刻他眼珠一转,她说的东西也未尝就不能山寨,“这样吧,你留个电话,以后有什么事儿我找你。”

“我给你留个E-mail好了,”凯瑟琳终于得偿所愿,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精致的名片来,翻出一支笔,在名片背后又写了一个邮箱地址,“用这个联系我最方便了。”

陈太忠觉得有点奇怪,有电话不打,让我用电子邮件联系你?接过名片看一看,也觉得没啥了不起的,一个美国投资公司在中国的办事处而已。

“我听同事们说,有些工作可以在设计院和计划委员会来完成,”凯瑟琳很注意他的表情,看他对着名片发呆,少不得出言提醒,却是转移他注意力的意思,“炼油、石化、矿山、电力、城市建设……好多地方用得着。”

“我知道,这个不用你说,”陈太忠白她一眼,心里却是奇怪,这凯瑟琳手里的资源也算不错了,北京能人这么多,怎么会选中我这么一个外地人呢?。

不过,说起计划委员会,他倒想起了另一个委员会,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巴黎统筹委员会”,89年之后,巴统可是掐断了对华的大部分高科技产品和项目,“你说的这些产品,有在《瓦森纳协定》框架内禁止对华出口的吗?”

巴黎统筹委员会在94年解散,后来取而代之的就是三十三国的《瓦森纳协定》,不过论执行力度,还是巴统这种因冷战而产生的组织更胜一筹。

陈太忠搞了招商引资,当然就知道这个,他甚至知道,甯家工业园的一些设备,好像就是绕道这三十三国,通过转口贸易进来的。

“霍尼韦尔公司就是因为《瓦森纳协定》,才迟迟没有打开中国市场,四年前他们就已经着手大规模进入中国了,”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他,“不过现在嘛……时代不同了,难道不是吗?”

“好吧,就这样吧,我想我给你的时间,已经超过十分钟了,”陈太忠想着明天还要办事,说不得站起身,刚要撵人走,不留神看到了苏素馨,想到自己昨天才拒绝了她姐姐——还是不推倒就得罪人的那种,今天别人再逼着自己推倒这个,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他干咳一声,缓缓发话,“凯瑟琳,有兴趣去我的房间参观一下吗?”

凯瑟琳也不是脑瓜不够数的,陈太忠屡次三番地拒绝她,现在却是猛地邀请她去房间,显然是有深意的,绝对不会是因为觊觎她的美色——再说了,他身边还有一个法国女士在虎视眈眈地不是?

“非常荣幸,”她笑着点头站起,曼妙惹火的身材在这个动作中显得一览无遗,陈太忠却是没心思看她,冲苏素馨笑着点点头,算是一个道别,转身又冲伊丽莎白扬一下下巴,那意思很明显:你也来吧。

那边诈金花虽然玩得挺热闹,可是陈太忠整出这么大动静来,却也是别人无法忽视的,看着他带着两只波斯猫施施然走过来,南宫毛毛笑着停手了,“怎么,要上去?时间还早啊。”

“不早了,你们玩儿吧,我得休息了,明天还要跑部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当官不自在,自在不当官……还是你们好啊。”

带着两个人走出很远之后,他听到背后有人大声地说笑,“这家伙说什么跑步?明明是俯卧撑去了嘛……”

“一帮淫人,”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

陈太忠住的房间是个套间,进了屋之后他也不说让让,直接走进卧室,然后才又转出来,吩咐伊丽莎白一声,“行李箱在里面,你要洗澡就尽快,一会儿我要睡了。”

说完这个,他才坐下来,看着一边的凯瑟琳,“我就奇怪了,以你这种执着和能力,在北京找不到几个项目?”

凯瑟琳遗憾地扬扬眉毛,好半天才叹口气,“北京人太难打交道了,而且他们对美女的免疫力……好像很低。”

看着她欲语还休的样子,陈太忠隐隐就能猜到她在说什么了,估计是旁人把她当作用来公关的花瓶的,说不定提出了些什么非分的要求,但是凯瑟琳不愿意,搞到现在她还是没什么成绩。

不过,西方女人,不都是很开放的吗?想到这个他有些不解,“那你可以发挥你的魅力,诱惑他们嘛,这个总不需要我教你吧?”

“但是他们都要先得到,才肯谈,”听到陈太忠这话,凯瑟琳越发地不开心了,“这让我觉得自己是性工作者,我不喜欢。”

嗯?北京的哥们儿倒是挺给大家争光的,陈太忠听了也不生气,反倒有点高兴,说什么一等洋人的,手握权把子的“二等官”说拿捏你也就拿捏你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笑了起来,“其实我也一样,你要是先给了我,那我很快就能给你找点项目,嗯……愿意不愿意啊?”

“你……”凯瑟琳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的话头子变得这么快,盯着他看了半天之后,伸手抚摸一下自己法式衬衣前雪白的脖颈,又伸出小巧的舌头,舔一舔猩红的嘴唇,“你不是认真的吧?”

其实她对陈太忠的印象不错,这个男人拽拽的酷酷的,一直也没曾对她表示出什么觊觎之色来,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看起来很棒。

“算了,你回吧,”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他无非是调戏一下这个女人而已,虽然她舔嘴唇那个小动作,搞得他心里有点痒痒,只是,想想对方的人种,心里就没了什么兴趣。

“你很想得到我,现在吗?”凯瑟琳却是心一横,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睛向卧室里瞟一眼,“你不是有你的女伴吗?”

“哦,我是说,你可以离开了,真的,”陈太忠咂咂嘴,略带不满地看着她,“说实话,我比较喜欢黄种女人。”

“是吗?”凯瑟琳娇笑一声,缓缓站起身子,走到他身边贴着坐下,丰满结实的臂膀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手很随意地在脖颈间抚摸一下,雪白浑圆的肩头一闪即逝,猩红的唇间满是笑意,“那你为什么要她洗澡?是怕不能同时满足两个女人……我说得有错吗?”

再撩拨我,我可就正法了你啦,当我真的不敢枪挑波斯猫?陈太忠不满地哼一声,“我的能力,不用你怀疑,我说你可以走啦。”

“我很想试试你的能力,不过不是现在,”凯瑟琳娇笑一声,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却是又回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现在有点晚了,我一个人回去,很害怕……能送送我吗?”

我跟你没那份儿交情!陈太忠翻个白眼,“我明天要工作,很抱歉,你必须自己回去。”

“也不是很大嘛,”凯瑟琳瞟一眼他鼓鼓囊囊的裤裆,笑了一声,开门走了出去,“我的E-mail你要记着哦,我从来不给那些讨厌的家伙的。”

不是很大?陈太忠听得恨不得站起身抓她回来,算了,明天要去科技部呢……哥们儿不跟你一般见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