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42章 一千只鸭子

凯瑟琳在中国也混了大半年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起来像个人物的主儿,怎么肯就此罢手?眼见陈太忠要坐车离开,心知对方是不想跟警察照面,略一犹豫,咬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深信机缘对人的重要性,像街头偶遇这种事情绝对是可一不可再的,尤其是这年轻人今天还在这里打架了,指望人家再登门,那可就是牛年马月的事儿了。

陈太忠挺不高兴她不请自来,伊丽莎白更是腻歪这女人坐在自己旁边,不过,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先离开现场,所以他也不多说,任由司机开车离去。

开了大约有一公里的模样,陈太忠招呼司机停车,转头看看凯瑟琳,“我说,你穿成这样跟着我走,知道不知道很危险?”

“你是绅士,我知道,”凯瑟琳笑着答他,很显然,今天她穿得相当性感,可陈某人只请她喝一杯酒就撵人,证明这人没什么歪心思——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还是相当自信的。

你见过要女人张开腿的绅士吗?伊丽莎白听到这话,不禁冷哼一声,不过,既然陈太忠开口撵人了,她当然不会再说什么,这个凯瑟琳,带给她相当不舒服的感觉。

“但是,绅士也是要休息的,”陈太忠哼一声,不满意地看着她,“现在,请你下车,我对你的产品,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是你还不知道我做的是什么产品,”凯瑟琳直勾勾地盯着他,“是高科技产品,请你给我十分钟的时间陈述……我只要十分钟,好吗?”

“我说师傅,你还走不走啊,”出租司机不耐烦了,令人惊讶的是,他说的居然也是英语,要不说北京高素质人才多呢?“现在正是上客的点儿呢。”

“走了,”陈太忠一扬手,听到“高科技产品”,他心里就是一动,凯瑟琳想做什么,他一点都不关心,不过,送上门的高科技,他也不能放过不是?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南宫毛毛的宾馆,陈太忠才待在院里跟凯瑟琳把话说清楚,不过,看看宾馆门口有辆警车,路过的人也好奇地看着两个外国女人,犹豫一下,他还是从后门溜了进去。

一进门,正好一个领班走了过来,陈太忠冲她一招手,“茶室现在有人没有?”

“没了,老板正跟几个客人在那里闲聊呢,”领班见过陈太忠,恭敬地回答,“他说见了您请您过去……要不我领着您去?”

“不用了,”陈太忠摇摇头,大摇大摆地向茶室走去,伊丽莎白拎着两个包紧随其后,凯瑟琳见状,犹豫一下也跟了过去。

茶室里挺热闹的,不但南宫毛毛在,荆俊伟、杨明、苏文馨、马小雅和于总都在,还有三个陈太忠没见过面的人,一个五十左右看起来像个领导,另一个却是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是领导的跟班,第三个是个女人,长发披肩,正跟苏文馨低声嘀咕着什么,脸被头发挡着,看不清样貌,但是可以肯定,不是昨天的小婷。

见他带了两个外国女人走进来,南宫毛毛登时就是一愣,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于总先笑了,“陈儿啊,你能不能给荆总留点面子?下午才赢个保镖回来,这么一阵儿不见,又多了一个洋保镖?”

这“陈儿”的儿化音,表示一种亲热,陈太忠自是知道这个,跟那俩女人找个角落的沙发坐下,笑嘻嘻地看着大家,“没啥,个人魅力强了点,没办法……于总你怎么知道我赢了个女保镖?”

“全世界都知道了,”于总冲他笑笑。

敢情,陈太忠离开经典俱乐部之后,邵国立和邹珏都找了理由消失了,剩下杨明和荆俊伟,两人正说要出去吃点饭,随便玩玩呢,就接到了南宫毛毛的电话。

对南宫毛毛的招呼,杨局长那是随叫随到的,不过,他又有心交好荆俊伟,少不得扯了其一起去赴宴,结果才知道,是南宫毛毛的一个老乡来北京送孩子上学来了。

南宫的这老乡也不是等闲之辈,在地北省的沙洲市任市委副书记,老来得子珍爱异常,不过他的孩子也争气,今年考上了政法大学,做老爹的觉得面子上有光,亲自来送孩子,顺便带孩子在北京玩一玩。

当然,华书记找南宫毛毛的意图很明显,孩子还小没离开过家,也不怎么懂事,帝都这里又复杂,南宫你这当叔叔的,得给我招呼好了。

南宫毛毛虽然是吃这边缘饭的,但是在京城混得好也,也愿意向亲朋故旧显摆显摆不是?说不得就张罗几个差不多档次的朋友,给华书记接接风,无非也就是说,你孩子在京城上学,咱不会让别人给欺负了。

大家坐在一起之后,少不得要聊点逸闻趣事,正好今天下午陈太忠弄了那么一场戏出来,杨明就乐不可支地聊了起来,倒是荆俊伟有点心情不爽。

“这家伙真能折腾啊,”苏文馨听了,也不得不佩服,昨天刚跟卢旺达参赞的儿子打了一架,今天又跟斯文森放上对了,还赢了一个法国美女保镖。

也就是因为这些闲聊,荆俊伟才知道,为什么杨明说起陈太忠对外国人的态度,会笑得那么隐晦,不过确实,这些典故真的不合适跟邵国立和邹珏说。

吃完饭之后,南宫毛毛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却听说那厮又去了三里屯,大家闲得没事,去旁边的保龄球馆打打球,回来说喝一会儿酒,接着麻将呢,谁想陈太忠领了俩女人回来了,还都是衣着挺性感的那种。

“太忠你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荆俊伟有点憋不住了,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的妹妹跟陈太忠好了,眼下陈太忠当着大家,带了俩女人回来,他身为大舅哥,说成啥也得问问不是?

“这凯瑟琳……”陈太忠回头看看身材惹火的波斯猫,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事情是不方便在这种场合说的,最终他还是笑着摇摇头,“反正有点莫名其妙的,工作上的事儿……嗯,没错,工作上的事儿。”

你小子就扯吧,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么嘀咕的,可惜的是,在场的人这么多,真有资格、有能力跳出来指摘陈太忠的,不过就是荆俊伟而已,但是荆俊伟婉转地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够了,再坚持下去真就是弄巧成拙,反倒搞得自己面上无光了。

那沙洲的华书记却也看出了几分蹊跷,笑了一声招呼大家,“来,玩诈金花吧,谁有兴趣?就是闲着怡情,咱不玩大的哦。”

这玩得确实不大,一千做底,两万封顶,都是有点身家的,这样的赌法,正是小小的怡情。

陈太忠却是没跟他们混在一起,而是跟凯瑟琳在一边嘀咕,“好吧,你现在说说,你手里掌握的高科技产品,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是工业控制方面的,”凯瑟琳笑着看着他,“很多精密仪器,以贵国的生产能力,是无法达到标准的,我手里有霍尼韦尔、ABB等公司的授权,可以介入任何相关项目。”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陈太忠摇摇头,刚要说哥们儿只是想山寨一些你们的产品,只是话到嘴边,终于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好吧,告诉我,我为什么不去找霍尼韦尔或者ABB,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他们做的是市场推广,概念性的,”凯瑟琳的回答,自然是完美无缺,“我们则是跟踪项目和做行业,公关的事情,全部由我们来做。”

原来是这种人啊,陈太忠有点明白了,这还真是代理公司那种,他并不知道,若干年后,对中国经济影响最大、舆论操控最深的,并且致力于培养买办的,就是这样的公司,但是他现在很清楚,大型跨国公司一旦采用了这种宣传和公关分开的模式,那就意味着责任分开了。

是的,将来一旦出现官员受贿的现象,那些大公司能比较方便地撇清:你看,这些事情我们也不知情,纯粹是下面人或者说代理商搞的鬼,是的,不是我们授意的。

“我好像帮不到你什么,”想明白这一点,他终于摇摇头,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还真是难下手,能让跨国公司争来争去的项目,他怎么有资格置喙?

“我们的阿尔卡特·阿尔斯通公司,也能做到这些,”伊丽莎白在一边听得忍不住了,“一流的企业并不仅仅在美国。”

“你好像只是他的保镖,”凯瑟琳不屑地看着她,“我们在讨论商业上的事情,请你不要出声好吗,小女孩?”

一边说着,她一边挺挺胸脯,肆无忌惮地卖弄着胸前硕大得惊人的两团高耸,眼里的不屑十分地明显。

“跟皮埃尔家族相比,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拉皮条的,”伊丽莎白被她说得羞到了,尤其对方眼里的傲慢,是她无法容忍的,“请不要逼着我骂您,女士。”

“好像出了点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文馨站到了他们三个的身后,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她身边的女孩,美艳异常,跟她有三分相像,“太忠,介绍一下,我妹妹苏素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