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39章 遛猫(下)

陈太忠这么招摇过市,还是因为那一晚在酒吧受刺激了,“一等洋人二等官”这话听得他实在不舒服,今天既然斯文森主动送上门来,他就开出了这么一个侮辱极强的条件。

等他将伊丽莎白赢到手,心里才略略平衡一点,于是马上就想到了更新的点子:咱赢了一个保镖来,不能在屋里藏着掖着,要大明大方地带出去遛遛,让别人都知道谁是主子,谁是仆人。

所以,就在等酒菜上来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手包递给了伊丽莎白,“帮我拿着,里面有钱有手机,付账你付,电话来了再给我。”

这么做,才叫正经的大人物做派吧?

伊丽莎白默默地接过了手包,在看到那瓶木桐酒的时候,她心里真的有点奇怪了,身为法国人,她对那些奢侈品当然不陌生,更何况是大名鼎鼎的木桐?

所以,她对陈太忠的身份,越发地好奇了起来,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却发现这个年轻人,跟自己刚才看到的,有点微微的不同。

肯定不同了,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心情发生了变化,而是陈某人在慢慢地改变自己的容貌,帝都事情多,眼下他既然要招摇过市了,被人记住相貌和身材,总不是太好的事情。

这顿饭,陈太忠也吃得有点心不在焉,他很久没在大厅里吃过饭了,一边吃一边向四周看看,却发现别人根本没把自己身边的波斯猫当回事,心里不禁有点微微的遗憾:还是北京人见得外国人多啊,这要是搁在凤凰,还不得引起点小轰动?

收回心思,他仔细打量一下伊丽莎白,越看越觉得这女人相貌不错,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眼窝虽然微微有点深陷,但是那睫毛却是长得吓人,比杨倩倩的还长出一半来,眉毛也浓——他喜欢眉毛浓一点的女人,比如说“柳叶眉”,而不是现在街上流行的把眉毛拔成一条细线的那种。

而且,这女人的身材也不错,瘦高条的,虽然胸部不怎么壮硕,可是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赶得上模特了,也不知道这么细瘦的身材,怎么能做得了保镖?

遗憾的是,还是皮肤有点粗啊,虽然伊丽莎白脸上的妆将她的毛孔极好地遮掩了起来,但是做保镖的,总不可能将手和胳膊也涂满化妆品,淡淡地扫一眼,陈太忠就能断定,她的毛孔比自己的还大一些。

在他打量伊丽莎白的同时,伊丽莎白也在打量着他,感受到他尖锐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感觉到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般,身体赤裸裸地展现在对方的目光下,根本无处遁形。

不是那种色迷迷的目光,而是强者的俯视,非常傲慢的俯视,却又直透人心。

他似乎……是有傲慢的本钱的,她心里正翻江倒海呢,冷不丁听那厮又发话了,“你今年多大了?”

“我……二十二了,”伊丽莎白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对方在问自己话,下意识地做出了回答,这话说完,她心里才生出一丝愤懑,你不知道冒昧地问女性的年龄是很失礼的吗?“请问您多大了?”

“你在回答和问我的时候,要先说‘先生’,明白吗?”陈太忠哼一声,看也不看她一眼,拿起手边的筷子准备开吃,嘴里兀自嘀咕着,“野蛮人就是野蛮人,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法国人也就这点出息……好了,你可以吃饭了。”

这两句话声音虽低,却正是伊丽莎白能听得到的,入耳这话,她禁不住一时大怒,“先生,您可以小看我,但是请您不要侮辱我的祖国。”

“其实我比较欣赏Henri Philippe Pétain,”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笑,“知道自己实力不行,就不要硬撑着。”

“我还以为你会比较欣赏戴高乐那个独裁者,”伊丽莎白哼一声,“你们中国人,不是都很感激他最先承认中国吗?”

“你忘了说‘先生’,”陈太忠看她一眼,目光中的凛冽简直可以冻死北极熊,“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规则,否则,世界虽然大,你必将无处藏身。”

伊丽莎白不过是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就算接触过一些法国的上流上会,但是对红色中国真的是非常陌生的,听到这番恐吓,登时不再做声,抄起筷子就吃了起来,令陈太忠奇怪的是,这女人虽然第一次来中国,可是筷子使用得着实不错,看来这搞运动的,身体协调能力真的强啊。

接下来,就是喝酒了,伊丽莎白身体素质不错,喝点酒肯定不在话下,当然,她出生于法国,对红酒文化也是颇有造诣的,端着木桐酒暖杯啦闻香啦一阵折腾,不过很遗憾,这一番高雅,看在陈太忠眼里,那就是两个字儿——“多余”!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太忠又给伊丽莎白定下条条框框若干,当然,就在同时,伊丽莎白也摸清了他的身份,这一点他并没有瞒她。

不过,陈太忠也不是只有付出而没有收获的,最起码他知道了,皮埃尔家族在法国不光是名门显贵,在工业制造上也颇有点势力,尤其是发动机制造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不多时,晚餐结束,陈太忠打个响指,喊过了服务员,一指对面的伊丽莎白,“买单,找她。”

他自觉这个动作做得潇洒无比,谁想,在年轻的女服务员眼中,却隐隐透出了些许的鄙夷,不过还好,人家也没说啥太难听的话,只是将账单拿给了伊丽莎白,说的还是英语,“五百八十元,女士。”

帝都果然不同凡响,连服务员都这么高的素质。

不过,她的声音略微大了一点点,引得四周几桌都转头看了过来,令陈太忠遗憾的是,看向他的目光中,没几道是属于羡慕的那种,大多都是那种用来看废物的眼光。

更有一个相貌普通衣着尚可的女人,很不屑地哼了一声,“咱们中国人也就这点素质,怪不得人家外国人瞧不起咱们呢。”

“我操你大爷,这是我的跟班,”陈太忠真的恼了,脸一沉脏话出口,他一般很少骂人,逼得急了才会出口伤人,妈逼的你啥都不知道,就先把中国人放在弱势的位置了,什么玩意儿嘛——这心里的辫子,是源远流长啊。

“我说哥们儿你客气点儿行吗?”女人身边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不干了,这男人长得也是英俊异常,站起身子来,小胸脯一蹿一蹿的,很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靠上洋妞很了不起吗?”

“再说一句,我抽你个孙子,”陈太忠瞪他一眼,“好好管管你的女人啊,都跟你说了,这是我跟班……”

一边说着,他一边扭头看一看伊丽莎白,却发现她正从自己的皮包里拿钱结账,禁不住冷哼一声,“伊莎,要是有人跟我呲牙咧嘴的,你尽管出手啊。”

这话才一出口,他心里就不禁泛起了几分心酸和艰涩,我靠,哥们儿找这外国女保镖,可不是为了对付同胞的!

总算还好,那边见陈太忠个头高大气宇轩昂,再加上一口流利的鸟语,终于也是没有多事,两人在众多鄙夷的视线中,施施然走出了饭店。

陈太忠心里这口鸟气,实在没办法平衡,正好他也有意借此生点事端出来,于是回头上下打量伊丽莎白半天。

伊丽莎白正被他看得有点毛骨悚然的时候,冷不丁听到对方发话了,“大热天的,穿什么裤子,找个地方买条裙子,嗯……还得买一双丝袜,要不你那毛孔有点儿大。”

毛孔大?伊丽莎白听得就有暴走的冲动,只是,她眼中才有一丝愤怒掠过,陈太忠已经觉察到了,手一抬放到了她的肩头,她登时觉得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沉重得让她兴不起半分反抗的念头,“不要找死。”

“但是……但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一刻,伊丽莎白无法抑制自己的恐惧,虽然是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对方强大的杀气,他相信,如果自己有所反抗,他会毫不留情地杀死自己,就在这条大街上,就在现在。

想到这个,她禁不住流出了眼泪,是的,她还是个孩子,她泣不成声地抱怨着,“激怒您的,又不是我,跟我毫无关系……”

陈太忠思索一下,拿开了放在她肩头的手,“这次,你忘了说‘先生’,好了,我们去买衣服。”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的兴趣,陈某人找别人的麻烦,需要理由吗?而且她还是自己撞到枪口上的,怨得谁来?

不过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因为刚才他略略地放出了一点气机,这小女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显然现在的一切都是按着他的计划来的,入世是锤炼,出世的修炼却也未曾耽搁了……

从燕莎出来之后,伊丽莎白的装束大变样,上身是缀着小碎花的米黄色低胸圆领衬衣,手上是长可及肘的黑色软缎薄纱长手套,下身是齐膝咖啡色百褶裙,两条修长笔直的腿上,是魅惑十足的黑色网格丝袜,脚蹬一双鞋跟差不多有五英寸高的半透明白色高跟皮凉鞋。

她原本就个子挺高,穿上这鞋,隐隐都超过陈太忠了,秀美的容貌,修长的双腿,傲人的身材,引得无数人为止侧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