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29章 跃跃欲试

陈太忠说完这句话,才发现车后座还坐了一人,禁不住讶然回头,却听得苏文馨轻笑一声,“好了,那是小婷,我俩一起来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也没做声,那个小婷刚才的话不多,他的印象不深,正琢磨呢,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南宫毛毛,“太忠,没事吧?”

这还像那么回事,跑是跑了,知道第一时间来电话,陈太忠刚才都想骂人了呢,于是笑着答他,“呵呵,没事,坐着苏文馨的宝马呢。”

“那就好……”南宫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不多时他笑着发话了,“好了,都走掉了,不理他们了,再找个什么地方玩?”

他的声音挺大,连苏文馨都听到了,她悻悻地叹口气,“算了,今天也没心思打牌了,找个地方继续喝酒吧。”

“没兴趣了,”陈太忠被那两句顺口溜说得挺闹心的,说不得叹口气,“唉,找家宾馆把我撂下就完了,你们玩去吧。”

“还没找到住的地方?”苏文馨看他一眼,“那去南宫那儿住啊,那么大个宾馆,还没你住的地方?”

“没劲,”陈太忠摇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歹你们也都是北京玩得转的人呢,连几个黑鬼都吓成这样?”

“正经是白人倒不要紧呢,”苏文馨看他一眼,也是摇摇头,“敢闹事的,白人身后了不得站个公司高管,黑人背后往往是个国家,你说谁可怕?”

“是啊,还是陈哥厉害,”那小婷在车后座发话了,“打了人还是慢慢悠悠地出来,也不怕他们追,这才是纯爷们儿。”

“没准有人觉得我傻逼呢,打了洋大人,”陈太忠哼一声,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儿,“不是我够爷们儿,是北京的爷们儿太少。”

“杨明还是警察局长呢,手上肯定有功夫,还不是也要跑?”苏文馨笑一声,摸出手机给南宫毛毛打个电话,意思是陈太忠马上要去他的宾馆,要他安排一下。

东四和三里屯就挨着的,没用了二十分钟,苏文馨的宝马就停在了宾馆门前,等三人进去之后,才知道南宫毛毛一帮人已经回来了。

一大帮人坐进了宾馆的小茶室里,已经十一点了,这里倒是没人消遣了,扯个屏风向门口一挡,服务员又推来一张大茶几和几个沙发,转眼之间就成了酒吧的那种布局,娴熟无比,可见这里也常是这么安排的。

“太忠厉害啊,”大家落座之后,杨明先向陈太忠伸出一个大拇指来,“那两下子举重若轻,看得我都手痒,想跟他们来两下呢。”

你没有来那两下!陈太忠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句,南宫毛毛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郁闷,笑着插句嘴,“太忠,这件事剩下的事儿,我接下来了,你安心办你的事,谁想找你的麻烦,先过了我南宫毛毛一关再说。”

大家虽然跑了,小玟也可以不去那里串场子,但是,几辆车的车牌号,怕是已经被人惦记上了,北京虽大,可是仔细一查,今天在场的人怕是谁甩不脱干系。

南宫毛毛不知道陈某人对外国人的观感,所以很直观地认为,这是陈太忠为了自己的马子强行出头了,这可是一份不小的人情。

其实那小玟不过就是跟他做了几夜的露水夫妻而已,甚至连露水都谈不上,就是一夜情或者几夜情,说份量是真没什么份量,但是他看重的是个面子。

陈太忠很吊,这个事实南宫毛毛非常清楚,吊到不卖孙姐的面子,吊到邵总都要三番五次来找人求其出手,这么吊的人,却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二话不说地出手了,这份情,他得领!

“找就找呗,我还怕他们不成?”陈太忠哼一声,撇一撇嘴巴,“实在是刚才人太多,我不想把事弄大而已。”

“陈哥我是服了您了,”那高大汉子的嘴可是不慢,借着坡就上来了,他只是一个做外贸业务的小老板,见风使舵倒也没什么苛碜的,“身手棒,学问也高。”

陈太忠咧咧嘴,勉强算是个笑意,不过很显然,他现在没有笑的心情,所以这个表情,倒是显得他整个人有些傲慢,只是,谁又会在乎他的傲慢呢?京城人有自己的优越感,但是同时,他们也是最懂得尊重强者的。

倒是南宫毛毛有点不满意地看看小玟,淡淡地发话了,“我说,那是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那俩就冲进来找你?”

“我也不知道,昨天他们就找过我,说是看我好看要请我喝酒,”小玟委屈地撅撅嘴,“不过看人那么多,我就跑了,以前就有人被他们弄得大出血过……”

她撅嘴的时候,厚实的嘴唇显得越发地厚了,倒是跟那些黑人的厚嘴唇有得一比,可见这年头,果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这帮孙子,”南宫毛毛哼一声,这一刻,他想说点什么,可是嘴皮子动动,最终还是叹一口气什么也没说——他能说什么呢?

“科委的事儿,我帮你打听打听吧,”他转头看看陈太忠,这也是他唯一能表达出谢意的地方了,不过这不是他的强项,想帮忙也未必就能帮上。

这里面也是有讲究的,京城不好混,哪个口子有哪些人,那都是有说道的,贸然插手别人的地盘,犯忌讳!他最该做的,其实是把陈太忠引见给该引见的人。

可是眼下这么做,却是拿不出手了,因为他要引见的话,相当于把陈太忠送给别人,让人家再刁难几天盘剥一阵——不是朋友该做的事!

“既然不方便就不用了,我直接上门吧,”陈太忠很果断地摇摇头,顺手拿起一瓶啤酒,手指一动顶开瓶盖,向自己的嘴里咕嘟咕嘟地倒着。

搁在一个小时以前,他要是这么开啤酒,难免会被人认为是卖弄,可是眼下大家却是觉得很正常了,这家伙真的手上有功夫。

说着说着,大家的手机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大抵是刚才各显神通,各人都打了关系或者搬兵的电话,现在反馈的信息慢慢地就过来了。

事情还真是那俩黑人说的那么回事,参与打架的就是卢旺达大使馆某参赞的儿子,目前在北京留学,平日里素爱出入这种场合,也引发过几次事端,不过都没怎么吃亏过。

倒是这一次,麻烦有点大了,那厮的右脚被卡到了轻钢龙骨的钢片上,刮去了足有三两肉,脚踝部分由于挣扎的方向不对,都被钢片划得露出了骨头。

这下,这帮人肯定不干了,要求警方缉拿打人凶手,参赞目前还没有出面,不过已经给警方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当然,至于说他们为什么出现在别人的包间,人家自然也有说法,无非是听小玟歌唱得不错,想结识一下,喝两杯而已,“他们不同意,我们可以离开嘛,用得着二话不说就动手吗?”

办案的警察知道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不过这说辞却也是占理了,反正打架斗殴嘛,换给谁也是紧着说自己无辜,这很正常。

现在的警方,就是要找打人的这一伙人,案子虽小,却是涉及了大使馆的事情,所以效率也挺高,除了小玟的几个朋友已经被传去问话,更有人已经举报了两辆涉嫌此案的小车。

不过,看看这车,大家也有点头疼,一辆宝马一辆奥迪,没点身家的也玩不起这玩意儿不是?又由于各方的招呼都打到了,目前警方的态度就是拖着而已。

事情闹到眼下,南宫毛毛这一帮人也没几个在乎的,人都跑了,现场没吃亏,那大家就比能量好了,那参赞敢冒头的话,大家身后也不是没什么人物支持的,谁怕谁啊?

说破大天来,也无非就是小小的一场打架——还是各说各有理的这种。

苏文馨挂了电话,转头看看南宫毛毛也刚挂了电话,少不得笑一声,“居然要查我,随便他们吧……对了南宫,给人家小陈安排住处啊,这都几点了?”

“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南宫毛毛回她一句,眼睛在两人中间转来转去的,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刚才你的车回来得这么晚,莫非……发生了什么事儿?”

“去去去,”陈太忠原本正埋头灌啤酒呢,被他这话说得哭笑不得,抬手一挥,“你才那么快呢,送报纸的——门口就丢!”

“这可不是吹牛,要试一试才知道的哦,”南宫说起荤话来,肯定不次于陈太忠,他已经看出来了,苏文馨看着陈太忠的眼里,冒着小星星呢,对苏总来说,这可是少见的事情。

再说了,苏总的宝马车,可是很少主动载男人的,这一点南宫也相当清楚,那他少不得就要开口张罗一下了,“苏总……帮着测试一下?”

“你小子嘴里,就没个好话,”苏总笑着啐他一口,脸上微微有些许的红晕,却是也没说“不要”什么的,她自己也知道,沉寂的心有点驿动了。

陈某人不但高大魁梧,身体也棒,而且人家还会英语和法语,说明此人的层次也不低,又是官场中的新星,这一刻,她对这个年轻的副处,真的有点跃跃欲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