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27章 夜生活

陈太忠所在的包间,靠里一侧是厚厚的落地窗户,二三楼的一溜包间成个圆弧,一水的茶色玻璃包围着大厅里的演歌台,想听歌的话,把窗户拉开就是了。

那叫小玟的女人,看上去就是十八九到二十八九的模样,没办法,夜店歌手基本上都这样,看不出来相貌,凭感觉是二十八九了,可是在台上又蹦又跳的,倒也颇显年轻,唱得跟杨倩倩差不多,嗓音比较沙哑,有点像刘望男。

“你是为看她来的?”听了两首之后,小玟下台了,陈太忠才侧头看看南宫毛毛,“有这心的话,还不如找于总捧捧她呢。”

“就是来消费一点,给她个面子,”南宫毛毛笑着摇摇头,心说这种野歌手北京到处都是,我吃撑着了专门去捧她,“无非就是个包间费、酒水提成而已,反正大家要玩,去哪儿玩不是个玩儿?”

“小于可不是随便捧人的主儿,”那苏文馨又说话了,她笑着看了陈太忠一眼,“估计南宫就是睡了人家几天,不来不好意思。”

“这女人还行,挺野的,”南宫毛毛笑嘻嘻点点头,“也放得开,谁想认识就找我啊,对了,杨局长对她有兴趣没有?”

杨明被他这话闹得有点哭笑不得,我好歹也是个副厅呢,你刚穿了的破鞋就要我上?说不得笑着摇摇头,不过解释得倒也推心置腹,“在这儿不敢乱来,我们省刚有一个县委书记在北京嫖娼被抓了……害得省里来领人。”

“让人点炮了吧?”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这里的人谁都明白,天子脚下信息的驳杂,那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接口了,“不是惹了人的话,省里怎么会来领人?”

“估计是惹人了,不过那个人是省管干部,”看得出来,杨明不欲多说省里的事儿,而是转头问南宫毛毛,“南宫,他们说的于总……是不是在娱乐圈挺有办法?”

“就那么回事,打擦边球的,有点办法的谁混娱乐圈?混了那个圈子还不够丢人的呢,”南宫毛毛笑着摇摇头,“于总是能找到砸钱的门路——那些人有点排外。”

说到这儿,他似是察觉了什么,笑吟吟地看着杨明,“杨局长不是想捧什么人吧?那个代价可也不低呢。”

“就是那么问问,”杨明摇摇头,目光有些游离,下一刻他的眼睛盯住了陈太忠,“南宫,要是捧红你刚才说的那个……那个小荆,得花费多少?”

你找死啊?陈太忠抬眼看他一眼,眼中的冷厉一闪而过。

“小荆……那是于总倒贴钱也想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多了,南宫毛毛笑着摇摇头,似是没发现这话对陈太忠的不敬,“不过真到了小荆那一步,人家稀罕你捧吗?有太忠的支持,什么得不到啊?”

这话倒是挺体贴人的,陈太忠一时也没了发火的兴趣,一抖手,一瓶三百三十五毫升装的罐装嘉士伯啤酒一饮而尽,也不说话,斜着眼睛看他们白活。

杨明做警察的,眼神何等锐利,岂能看不出陈太忠对自己有所不满?一时间心里也颇为恼怒,老子就随便打个比方,妈逼的你这是什么表情?搁在我那儿,像你这么不知道死活的,我弄死一打都是轻轻松松的。

一群人正说笑呢,那小玟推门笑盈盈地走了进来,走到南宫毛毛径自坐下,身子贴着他,“谢谢哥啊……”

一边说着,她一边转头打量一下在场的众人,陈太忠这才发现,这女人倒是不算难看,尤其是厚厚的嘴唇,性感程度直逼丁小宁了,大大的眼睛也是野性十足,可惜的是浑身上下,释放着一种掩饰不住的颓废感。

“谢什么,就是点小钱,”南宫毛毛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也不给她引见在场的人,阶层的分明,在这一刻赤裸裸地表现了出来,不过,没有一个人在意,大家只当那小玟是透明的。

倒是那杨明,对演艺圈子似乎颇为向往,没过了多久又跟南宫毛毛碰一下杯,“南宫,改天给引见一下于总吧,我请客。”

“于总爱打麻将,”南宫笑着点点头,“一会儿我联系她一下,她要有时间的话,就摸上十六圈,呵呵。”

“算我一个,”苏文馨笑嘻嘻地插嘴,“这两天实在闲得没事,小麻将也无所谓。”

“我年纪大了,怕是不习惯熬夜,”杨明来北京几次了,可是知道这苏文馨的嗜赌,人家眼里五万的都是小麻将,他输得起,不过输给她却是一点意义都没有,“找个后备选手吧。”

苏文馨的眼睛一转,就转到了陈太忠的身上,“小陈,怎么样?就两万的,随便玩玩,输赢没多大。”

你这是扫我面子呢吧?让我的朋友做后备,经过我同意了吗?南宫有点不高兴了,咳嗽一声,“这点钱小陈不在乎,不过文馨,你就不要找他了……不够你输的。”

“不会吧?”苏文馨听到这话,不服气了,“他很厉害吗?那我还真要见识见识了,反正小麻将又输不了多少。”

“才来北京,我也乏得很,要早点休息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是来找南宫的,打麻将……有多大意思?没劲儿,不过,对方既然是南宫的朋友,他也不想招惹,京城的水深啊。

可苏文馨没觉得水深,这个年轻的家伙,不过是南宫一个电话就能招来的主儿,能有多厉害?她淡淡地看他一眼,“那算了,南宫,让小于再找个角儿吧。”

“要不太忠你上吧,我帮你看着,”南宫有点火了,好歹也是我朋友呢,姓苏的你这什么表情啊?

陈太忠笑一笑,倾侧着身子到他耳边嘀咕一句,“认识不认识国家科委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的?认识我就上。”

“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南宫毛毛笑着摇摇头,倒是知道陈太忠这趟北京之行的来意了,“算了,不强迫你了,不想挣钱拉倒。”

“小陈可是不简单,”他转头看看苏文馨,既然人家不出手,他少不得就要微露口风了,“去澳门一趟,赢得赌场老板都出来了,你知道不?”

“不是吧?”在座的一听,登时就精神起来了,大家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这话题倒是不错,苏文馨最先发问了,看向陈太忠的眼中,多了一丝异样,“小陈你赚了多少?”

“就玩了四把轮盘孤丁,四把全中,”南宫毛毛抢着回答,这也算是他的一种表态,这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姓苏的你不要胡来啊,“一把十个,赢了一吨多。”

“不会吧,真的假的?”苏文馨也去澳门玩过,当然知道那里的赌法和规矩,所以眼中越发地惊奇了,“四把孤丁……哪家赌场?就让你走人?”

“你不信拉倒,人家规规矩矩的,怎么不能走人?”南宫毛毛的消息得自于孙姐,那也是邵国立回来以后,在圈子里吹牛,说是两人四把卷了一千四百万,得意到不行。

这话的意思,就讲得很明白了,陈某人手上有没有手艺那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澳门赌场都没发现,你们可是只有干吃亏的份儿了。

“教我两招吧?”苏文馨看向陈太忠的眼睛里,已经全是狂热了,这让他想起了初见唐亦萱的时候——不过唐亦萱迷的是赌玉,她迷的却是赌博而已。

“就是运气好而已,”陈太忠淡淡地回答,那表情还真叫个淡漠,“我对麻将这东西真的不行。”

苏文馨见他这油盐不进的样子,一气之下也不说话了,倒是南宫因为这事儿想起个人来,“对了太忠,你的事儿可以找邵总的嘛。”

“算了,”陈太忠摇摇头,心说我已经用过一次人家找发改委了,总是找邵国立,没的还让人觉得自己没别的门路呢。

“小陈来北京,是办什么事儿?没准我能想想办法呢,”杨明终于开口了,最开始他是死活看不顺眼陈太忠,可是这年头,有本事的就是有本事,一通话下来,他的看法登时就扭转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南宫毛毛很在意这家伙,而杨局长的事儿,是要托南宫办的,他当然就要讨好了,“我来北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认识几个人。”

“没啥事儿,”陈太忠觉得,自己的事儿当着人说也无所谓,“国家科委要考察我那儿了,想邀个够份量的老板出马。”

我靠,这小子路子真野!杨明听得就是一口凉气,国家科委考察凤凰科委,这中间还隔着一级呢,“呀,凤凰,我想起来了,好像我们绕云科委那儿也在说呢。”

不过这也就是个凑趣的意思,人家摆明了最少是要请个实权副部下去了,他杨明一个外地人,哪儿有这等本事?

就在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两个醉醺醺的家伙,个子足有一米九,说的却是英文,“刚才唱歌的女孩儿呢?”

不过,大家倒是都没在意这鸟语,人家是黑人,讲英文很正常,是的,来的是外国人。

其中一个粗壮一点的,一眼看到了南宫毛毛旁边的小玟,走上前伸手就拽,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南宫毛毛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