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23章 稿子丢了

想联系陈太忠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不过今天挺奇怪的,陈某人的手机始终都是关机状态,市教委的办公室主任刘小宝见状,主动离开跑去找陈太忠。

结果等他找到科委,却才知道,陈太忠又开会去了,不过这次是省水利厅举办的“抗洪抢险”经验交流会,是的,他去了素波,一大早就走了。

陈太忠也不想这么忙,可是没办法不是?他老爹占了人家一套房子的便宜,他跟王书记关系又铁,张国俊也挺给他面子,这个场他要是不捧,倒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个经验交流会九点举行,他八点半才赶到素波,王浩波一直在会场外面等他,见他来了,同他说说笑笑地往进走,却又碰上了张国俊。

“小陈真来了啊,”张厅长知道这家伙忙,能来捧场当然挺高兴的,说不得扯了他到前排就坐,“稿子准备好了吧?”

“没有,”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张老大你就放我一马吧,能来就不错了,下午还跟我们市委书记还要见我呢,没准还有陈省长。”

“不是吧?午饭也不吃?”张厅长悻悻地瞥他一眼,转头对王浩波笑着发话了,“王书记,必须留下小陈啊,这是厅里交给你的任务。”

“真忙,真的忙,”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连连作揖,“张厅,张老大……放兄弟一马啊。”

陈省长还没见到呢,沙省长倒是出现了,这次是水利厅举办的同外单位的交流会,经厅里邀请,分管省长沙鹏程抽出半天时间来开会。

沙省长那必定是架子大的,眼里也只有厅长张国俊,不过眼睛随意地扫一扫,还是发现了正跟王浩波说笑的年轻人,本来是一眼而过的事情,可是下一刻,年轻人似曾相识的相貌让他惊讶了一下,说不得就多看了两眼:这就是那陈太忠了吧?

张国俊察言观色的功夫何等了得?眼见沙省长多看了那边两眼,笑着发问了,“那是凤凰科委的主任陈太忠,沙省长您也认识?”

“不认识,就是看着眼熟,”沙鹏程摇摇头,他好歹是个副省,就算陈太忠再强势,他也不可能说什么让自己降了身份的话。

“要不我把他喊过来?”张厅长这马屁随手就拍上了,他知道陈太忠性子火爆,不过大家在一起吃饭也不是一次了,大致还算得上熟悉,又有王浩波在一边,这种大会议的场合下,小陈还是会给自己一点面子的吧?

“不用了,就要开会了,”沙鹏程摇摇头,转头看看自己的秘书,“对了小史,王浩波好像给咱们交过一份关于如何保持水土的稿子?”

“是,”小史点点头,心说那稿子早被粉碎了,您又不是不知道。

“回去找出来,再拿给我看看,”沙省长不动声色地吩咐了一句,“今年的洪水,教训惨痛啊。”

他心里还惦记着这事儿,肯定不合适见陈太忠,那年轻的副主任就是个刺猬,他虽然不怕,但是也不想生出什么事端。

张国俊在一边却是听得傻了,脸上也微微地变了一下色:这个消息,王浩波在递稿子前,我就告诉你了啊,现在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小史最明白什么意思了,听到沙省长吩咐,禁不住咳嗽一声,低声解释,“这个……沙省长,前一阵我的车窗户被人砸了,公文包也被偷了,那个稿子当时就在里面……”

“嗯?”沙省长非常不满意地白了自己的秘书一眼,脸一沉,低声厉喝,“为什么不早说?你心里有没有点保密意识?这种重要文件也能随身携带?”

三个连续的问句,证明省长心里相当地不爽。

秘书是干什么用的?关键时候得替领导背黑锅,既然那被定性为“胡来”的稿子变成“重要文件”了,小史只能捏着鼻子挨骂了——反正,沙省长又不是真生气。

“我已经报警了,”他心里一横,索性是个胡说八道了,那随便乱说吧,量那张国俊也不敢到警察系统去打听,“我知道错了,不会有下一次了。”

“哼,”沙鹏程不满意地哼一声,“没有别人知道吧?注意保密啊,你丢的是我的脸。”

副省长和自己的秘书一唱一和的,张国俊马上就明白了,心里琢磨一下,试探着发问了,“鹏程省长您也别生气了,我让浩波再出一份好了,这次……我也署名好了。”

“唉,”沙鹏程摇摇头叹口气,又瞪了小史一眼,“错误是你犯的,记得跟张厅长拿这个稿子,听见了吧?”

小史点点头低声回答,“好的,谢谢张厅长。”

张国俊听了也挺高兴,小史平时里跟他也还算不错,这下不但有机会卖对方个人情,更是还能在那稿子上署名,嗯,这稿子……你丢的好啊。

不过,当着沙鹏程,他也不能说得太过,要是让沙省长认为自己跟小史有什么猫腻,那就没意思了,“不用谢我,谁没有不小心的时候呢?我的车窗户都被砸过两次呢,我跟浩波说我要一份备用,史秘书你也不用联系他了……沙省长,咱们上去吧?”

开会的过程,没什么可写的,倒是在午间休会的时候,王浩波很忠实地执行了张厅长的命令,拉着陈太忠不让走。

陈太忠心里着急啊,两人正在争执呢,张国俊看到了,“算了,太忠这也是忙人,浩波,咱饶他一回,不过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这倒不是说张厅长朝令夕改,实在是沙鹏程只参加一上午的会,他留陈太忠也是想着万一省长想见一下,人不在的话总是不好,既然下午沙省长不参会了,又没有见陈太忠的意思,那硬留着也没啥劲儿。

何况张国俊也明白,太忠那是真忙不是假忙,凤凰那边还有个省长等着呢,不放人也有点说不过去……不过,今天陈太忠来了,倒是让他得了一个跟王浩波共同署名的机会。

是的,张厅长心里很明白,沙省长十有八九也知道陈太忠,只是领导要拿架子,那就由着领导呗。

等陈太忠回了凤凰,就接近下午三点了,找个加油站进去为空荡荡的油箱加油,看着一个劲儿蹦字儿的油表,心里这个郁闷:哥们儿咋就变得这么忙了呢?

下午三点半,他来到了章书记的办公室,章尧东跟他随便聊了两句之后,秘书就拎过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来,看包装是精加工的罗汉果。

“这是童山老泉的罗汉果,听说过吧?”章书记笑嘻嘻地问他。

“听说过,”陈太忠迷迷糊糊地点点头,他当然知道童山老泉种植园,罗汉果是凤凰的名特产,这老泉出来的是一等一的好,每年产量不过几百斤,纯粹是有价无市,凤凰本地人也很难弄得到。

“既然你要去北京,帮我捎点东西,”章尧东直直地盯着他,若有所思,“那是我中央党校的同学,关于国家科委那儿该怎么活动,你也可以问问他。”

“谢谢尧东书记对我们工作的支持,”陈太忠听了,也只有感动的份儿了,他当然知道章书记这么做的用意,科委出成绩,市里也有光不是?可是人家为此动用了私人关系来支持,这个人情是要领的。

“你把科委的工作做好,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章书记脸一绷,郑重地交待一句,随即又是微微一笑,“这次北京之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也要动用你的关系哦。”

看着章书记意味深长的笑容,陈太忠心里明白了,人家是说,我都做到这一步了,你也得从蒙艺那儿弄点关系去活动一下吧?

“这个是一定的,”他笑着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就有点挠头了,我还没决定去不去北京呢,你这就赶鸭子上架了,“尧东书记,我是不是该开完会就走?”

“当然是越快越好啦,”章尧东白他一眼,心说你要走得晚了,我大鞭子抽你,“准备工作越充分,效果就会越好。”

两人正说着呢,秘书进来汇报说吴言来了,章尧东很随意地一挥手,“让她进来吧,又不是外人。”

这就是章书记使劲儿把陈太忠往自己阵营里面拽了,吴言走进来见到陈太忠,也是一愣,冷着脸才要说什么,章尧东咳嗽一声,“小吴,连你自己的兵都不认识了?”

据章尧东的了解,陈太忠同吴言的关系很是一般,以前还有人诬陷两人不清不白,小吴为此很是生气,现在见她要开口,就出声暗示她说话客气点。

吴言愣了一下,脸色有点缓和,看看陈太忠,“陈主任很能干的嘛,在方志办都能出成绩,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当时我就没让你安排他进方志办,”章尧东笑着摇摇头,心说这俩还真是有点不对眼啊,“不过,是人才到哪儿都会发光的,过一阵国家科委要来考察市科委呢。”

吴言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科委的工作我也是很支持的,像区里的宿舍,就是科委装修检测的第一单。”

小吴还真是公是公私是私啊,章尧东笑着点点头,看一眼陈太忠,陈某人很有眼色地站起身告辞了,心里却是在嘀咕:这白书记还真能装,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