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21章 又一个会

陈洁听到段卫华竟然这么捣蛋,远不是传说中的那样稳重,心里不禁又是苦笑一声,段市长不是个轻浮的人,这种小年轻才会做的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这不过是段卫华的一个暗示,至于他想暗示什么,陈洁一时想不明白,可是不管怎么说,她明显地听出了一个市长的愤怒:看看你管的省科委……我们这算很给你面子了吧?

“与会的都有谁?”陈洁不想再想这个问题了,所以只能岔开话题。

“市里主要党政领导都要参会,”段卫华将“主要”两个字咬得略略重了一点,陈省长,那啥,我不想给你施加压力,但是章尧东也会去。

市委市政府联手?陈洁越发地觉得不是滋味了,这个压力真的挺大的,“这个会什么时候开?”

“估计要下星期了,”段卫华回答得很轻松,“陈省长要是没时间,我们就安排到周二了。”

“恐怕是我周一才能给你答复了,”陈洁笑一声,语气轻松了不少,她从来没觉得,这种很正常的迎合,能带给自己这么大的满足感,“实在抱歉,卫华市长。”

放下电话之后,陈洁脸上的笑意,慢慢地凝固了起来,她抬手拨通自己秘书的电话,声音冷得令人胆颤,“通知董祥麟,让他过来,马上!”

秘书也少听到领导这么震怒,忙不迭地答应了,正琢磨这董祥麟做了什么呢,隐隐听到听筒里陈省长叹口气,“坏了,这不是得去两次了吗?”

听说会议要推迟到下一周了,科委这帮人也彩排得差不多了,一时间四个主任就将大家放羊了,“下周再来吧……等通知好了。”

不过,这些县区来的干部,大多数都已经不甘心回去了,虽然四个主任已经下了“封口令”,李健也不可能将自己即将进步的消息传出去,可是不知道怎地,科委扩编领导层的消息还是被大家知道了。

更有甚者,都知道这次是扩编五个副职,五个啊……要是一个两个也就算了,五个的话,是个正科就敢惦记不是?

“这一定是市里那帮家伙传出去的,”文海苦恼地看着陈太忠,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你看,我都关机了。”

“我也关机了,”邱朝晖也在场,他实在没处可躲了,躲到了幻梦城附近的花都酒店,却不成想正撞上了给沈志伟安排房间的陈太忠——凤凰市真的太小了。

“关什么机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顺便手指往天花板上一捅,“让他们找上面嘛,咱们又做不了主,你们说是不是?”

说着他又转身离开了,只留下邱朝晖和文海面面相觑,好半天两人才点点头,同时打开了手机,“是啊,为什么不让他们找市里呢?”

市委市政府手上,可是还握着三个副职呢,与其便宜了外人,不如让其他人找到市里去,这年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万一有人能上位,那可不也是科委系统的?

邱朝晖想的更远,科委里尊师重教的风气还浓厚一点,这也是文化人汇聚的地方常有的事,像董祥麟那种异数真的不多,那么,系统里真有人能上来的话,那么以前四个主任还是能比较受人尊敬的。

这次沈志伟来凤凰办事,因为有抓住四个谋财害命的家伙的案子,就很自然地找到了刘望男,给刘大堂发放“见义勇为”锦旗一面,顺便求见陈主任。

陈太忠虽然不太想领这个情,可是沈局长做事挺上路,事发当天答应得就挺痛快,事后还知道送面锦旗,混官场的,可不就是讲个面子吗?

“陈主任,我是想给刘总报个‘见义勇为’的名额上去,”沈局长也会来事儿,“你看这个……合适不合适?”

老鸨兼煤矿矿主……见义勇为好市民?陈太忠虽然知道人家客气,却是没想到会客气成这样,心说这年头的事情,还真是说不明白了。

不过,人家既然有心,他也不可能拦着不是?说不得笑着摇摇头,“这个,是该表彰一下当地守矿的吧?刘总跟这件事好像没太大关系……这不也是沈局你的辖区里的事儿吗?”

沈志伟最担心的是陈太忠不愿意让自家姘头曝光,这年头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真的不少,听对方这么说,少不得就要尝试着争取一下,“那也是刘总嫉恶如仇、领导有方不是?”

他当然明白,给辖区增光也很重要,那可是业绩呢,但是话说回来,真想上位的话光说业绩顶个屁用,还是身后有人才管用,靠住陈太忠不比啥强?

领导有方?陈太忠听得就想笑,刘望男现在估计连那个矿在哪儿都找不见了,不过人家巴巴地送功劳过来,他推一推可以,太矫情就没意思了,于是笑着点点头“那可是谢谢沈局了。”

对于刘望男的身份暴露,他真是不在乎,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不怕别人拿作风问题攻击了,而且,因为安排下岗女工“就业”,他还争取过市十佳青年呢,做煤矿主的当然也能做模范市民。

这年头,黑道洗白,不也是能混进政协?没洗白的都能混进去呢……嗯?找小吉想想办法,给刘望男弄个政协委员干干?

说穿了,这政协委员就是层保护伞而已,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他正琢磨呢,却不防沈局长又说了,“陈主任,今儿周末,也不知道王局有事儿没事儿……咱们当着他的面儿说,比较好一点吧?”

“喂喂,你就别说这个了,”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王宏伟对自己的事儿太明白了,而且那人眼里还不怎么揉沙子,就算答应了这件事,心里估计也要气个半死,“跟王局坐是可以,别提这事儿。”

“成,我不提,”沈志伟的意思,也是无非跟王书记套一套近乎,顺便再借着陈太忠向王宏伟暗示一下:王局你看,我跟陈主任尽释前嫌了呢。

“不过,该提点什么呢?”他有点挠头,“汇报工作?”

“不用了,我有话题,”陈太忠摸出手机来,心说正好把李天锋这个人情摆到王宏伟面前,顺便还能多了解一点那人的情况。

小陶一看来电号码,就有点晕,因为即将成立的反贪局的人事安排,王局头疼了一下午了,现在又是这个电话,“王书记……陈太忠的电话。”

“啧,”王宏伟听到那三个字,痛苦地闭上了眼,牙关紧咬,好半天才双手掌缘一敲太阳穴,“行了,你先问他事情有多大……什么?吃饭?不去!慢着……电话给我吧……”

同一时刻,通德市的市长臧华在看着参会名单发呆,猛地发现名单上有个名字有点熟悉,“陈太忠……不来,来的是丁小宁?”

“是啊,”来汇报工作的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孙天仁,市政府秘书长韩旭东是赵喜才的人,肯定不会为臧华所喜,不过,赵喜才现在是省会的市长了,丫背后又是蒙艺,臧市长就算不喜也不会表现得太明显。

韩旭东跟赵喜才不是一系,以前也没啥权,现在新市长上任他靠得很快,对这种人,臧市长还是要以拉为主,所以韩副秘书长主持会议筹备事宜。

“谁想着请陈太忠呢?”臧华的眉头,登时就是一皱,“这名单谁拟的?”

臧市长对这陈太忠可也有印象,事实上,他对丁小宁都有印象——他跟杜毅走得不是很近,杜省长的提拔那是另有因果,正是因为如此,他非常注意收集跟杜省长有关人的信息,好努力将自己打造成铁杆杜系。

“各机关报送的,综合办的几个人审核的,”韩旭东区区一个副处还是不得志的那种,对这俩名字有点蒙昧,那简直是必然的,“有什么问题吗?”

“倒也没什么,”臧华仔细想想,确实也没什么,整天惦记着这个是谁的人那个是谁的人,这工作还开展不开展了?而且,看陈太忠的具体业绩,请此人来也是名正言顺。

当然,陈太忠不来也正常,要避嫌嘛,反正那丁小宁能来,倒也算给了通德面子了,这个年轻的副处做事,倒也有章法。

“我可以回去查一查,”韩旭东结结巴巴地解释,脸也是微微有点红,“不过……综合办那儿的人,比较认孙秘书长。”

你这能力可真的是成问题,办事不行就算了,挑唆都挑唆得这么明显,臧华看他一眼,心里有点鄙视,不过,眼下他不是也没什么人可用吗?最起码韩旭东说这话,投诚的味道很浓。

“随便问问就行了,”他笑着摇摇头,“不过……记着不要把消息传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