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20章 振翅欲飞

国营企业终是国营企业,虽然有人说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效率低下什么的,但是有一点,大家都不得不承认,这些曾经见证了共和国成长、参与了其中发展过程的“国字号”,还是有不少技术底蕴的。

凤凰的“追风”自行车,在七十年代买自行车还要车号的时候,销售得也还不错,等进入九十年代后,眼见一天不如一天,生产厂长李天锋心里也着急,就琢磨着搞起了电动助力车。

不过,那时的厂长只顾自己搂钱了,厂子也是每况愈下,虽然他也想支持李天锋研发新产品——厂子好了,他不是更能从中继续捞钱了?怎奈实在是有心无力,所以研发搞了一年多,也不过就出了一辆样车。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样车还不是电动助力车,是汽油助力车,就是自行车上挂个油箱和小发动机,想蹬就蹬两下,不想蹬或者遇到大上坡,一拧油门就上去了。

当时这种汽油助力车在某些市场也火了一阵,不过那是因为各大城市陆续开始禁摩了,这种产品是做为擦边球出现,供有相关需求的人群使用的,没多久就因为污染严重被挤出了市场——说句题外话,正是因为有汽油助力车的前车之鉴,科委的那几个主任说起电动助力车来,才会有那么审慎的态度。

可是李厂长当时正想着跟上这股风呢,想也不想地搞出了汽油助力车的样车,等到样车出来,各城市却是已经开始渐次封杀这玩意儿了。

不过还好,自行车厂研发的时候,就知道这东西是投机取巧钻空子的,所以在设计的时候,还考虑了电动助力这备用的型号。

要知道,从自行车到助力车,那是需要突破很多东西的,可以称之为飞跃,可是从汽油助力到电动助力,就简单多了,可以算入改造的范围。

正是因为如此,虽然这电动助力车只是个图样,李天锋也有信心很快能搞出成品来,由于当时搞研发的时候,厂里还有相当的技术实力,又是由他主持的,所以,他相信这个设计,不需要做很大改动。

“哦,是这么回事啊,”陈太忠听得笑了,满不在乎地摇摇头,“这个图纸,你交给梁主任好了,他是搞技术的嘛。”

“他负不起那个责,你才是科委做主的,”李天锋听到这话,禁不住嚷嚷了起来,眼中有着明显的不忿,不过,他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一点,搞得远处的人都禁不住扭头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李厂长眼里甚至噙着泪花,“你知道吗?这些图纸我保存得有多么不容易?有私人老板找人要买,他们愿意出十万……出十万你明白不?”

十万?陈太忠心里一声冷笑,十万也叫钱啊?拜托,你这话有点破坏和谐的意思,小声点成不成?

“我儿子结婚,因为我凑不齐两万的彩礼,婚事吹了,儿子现在不认我这老爹了,”李天锋的声音确实低了,但是话却更令人心酸了,“他知道我有这图纸,但是我知道,这图纸能给厂里保留点火种……人总是要有希望的,陈主任你说是不是?”

唉,你这脑瓜也不是不够用嘛,居然知道保留火种?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十万,仅仅是十万,还不够他给雷蕾买富康神龙的钱,就让一个堂堂的厂长,纠结成这个样子。

周四下午,陈洁正在琢磨明天召开的省长办公会上,自己准备的资料还缺点什么,却是猛地接到了段卫华的电话,心里真是有点纳闷。

严格点说,她的处境跟段卫华相当,都属于那种背后有点人,但是基本上过气的主儿,当然,段卫华虽然是厅级干部,但是主管一市,进步空间很小了可也不能说没有,倒是她是再没有上升的可能了。

不过这种情况的干部很多,两人打过交道,但也是泛泛的,陈省长属于那种不乱伸手的人,性格跟蔡莉差不多,要不然上次尤望教授的事儿,她也不会直接打电话给郭宇了——虽然只是个推荐,但是跟段卫民打招呼有点过了,找姓郭市长办事,要合适一点。

所以她对段卫华能打来电话,很是有点奇怪,两人客套两句之后,段市长就说了,凤凰市科委马上要开个中层干部大会,也不知道陈省长有没有时间下来指点一下。

欺人太甚!这是陈洁的第一反应,好家伙,咱俩没那交情吧?你直接就打电话过来,让我参加一个处级单位的中层干部会?

不过这怒火只是一瞬的事儿,她沉吟一下,段卫华做事,那可是出了名的稳重,天南省不过十三个地市,像凤凰这种仅次于素波的城市,陈省长对那里班子的情况不算陌生。

接下来她又想起来了,这凤凰科委也是红火的要命呢,只是听董祥麟说,那帮子人目无领导。

段卫华这是想帮我说合呢?想让凤凰科委的绕过省科委直接跟我接触?这可是由不得陈省长不这么想,一时语气就有点冷淡,“最近事情比较多一点,可能没有时间,段市长你跟省科委的董主任说一声吧。”

陈洁跟董祥麟关系尚可,这也很正常,都是在素波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她的拒绝是很正常的。

“省科委没有向您汇报?”电话里段卫华的声音,有点微微的诧异,“国家科委的要来凤凰科委考察呢,这个会也算动员会……”

国家科委考察?陈洁登时就是一愣,她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想那董祥麟私下刁难凤凰科委,又怎么敢跟自己的主管省长汇报?

当然,这话出自段卫华这一市之长的口,陈省长是没有理由不信的,而且,凤凰科委现在的名气真有一点点了,招来国家科委考察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个,她一时间就有点恼怒了,董祥麟你把我这个分管省长放到什么位置了?这么大的事儿也不知道告我一声。

不过,不管怎么说,省科委是她的地盘,陈省长再恼怒,也不能当着段卫华这外人说什么,“哦,最近我有点事挺忙的,这两天可能是没注意这个消息……具体是什么情况?”

“呵呵,”段卫华轻笑一声,顿了一顿才发话了,“凤凰科委也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这个消息,不过我打电话到国家科委问了,确有其事……现在是先上报资料,可以确定的是,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的陶主任一定会来。”

段卫华话里的停顿,那也是有讲究的,笑两声沉寂一下,怎么着都是告诉你,我这笑容里面有内容。

找我告状呢,陈洁明白了,人家凤凰科委都从省科委得不到消息了,害得段卫华又侧面找国家科委去落实,这董祥麟也太没有大局感了吧?

可是还是那句话,这是陈省长的地盘不是?她不能怪段卫华替下面人抱屈,可是她肯定要维护自己的人的,“哦,这个……我明白了。”

说完这句话,她才觉出,段卫华的笑声有点刺耳:这家伙是笑我驭下不力呢,是吧?董祥麟这个混蛋……害我在一个市长面前丢人。

“这个会本来是周三开的,不过科委的同志周一得到这个消息了,”段卫华咳嗽一声,语虽平平,可是字字句句扎得陈洁心痛,“我做了做工作,他们愿意推后一下,看陈省长能不能来指导一下。”

真是赤裸裸地打脸了,凤凰科委周一都知道消息了,董祥麟的省科委怎么也不会晚于周一知道,眼下都周四下午了,你陈省长居然还不知道消息?

可是陈省长还不能生气,人家把会推迟了,就是想着尊重领导一下,当然,处级单位的尊重,陈洁也不是很在乎,但是这态度跟省科委相比,那可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而且,段卫华的话里的意思也明白,省科委那么操蛋,我这市长肯定不答应嘛,不过陈省长你可能是被蒙蔽的——是的,我们不鸟省科委,但是还挺尊重分管省长的。

说白了就是,凤凰科委出成绩了,省科委不用想沾边儿,我们倒是给陈省长准备了一副碗筷,您想来,就随便夹两筷子吧。

面子是别人给的,可是自己丢的……陈洁远算不上强势,所以,她对这话的理解非常透彻,而且主管了科委,她也清楚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是搞什么的,那可不比别的地方,是搞政策法规的,而陶主任是正主任,肯下来考察,那就说明这只凤凰,已经注定要展翅高飞了!

遗憾的是,她没在其中起到任何作用,这个时候,凤凰这帮人还能惦记着自己,那就是表明没存什么芥蒂——严格说起来,人家要计较的话,她陪同视察中难免还会被不冷不热地说两句。

当然,她不怕那些小话,伤不到她什么,可是做到她这一步,既然无心上进了,那就图个别人的尊敬了,是的,面子很重要。

一个从没打过交道的市级科委,给了她面子,天天在眼皮子底下的省科委,倒是欺上瞒下,想到这个,陈洁心里还真不是滋味,段卫华你说话不这么直接会死啊?

她想得有点出神,就半天都没有说话,猛地听到听筒里有人“噗噗”吹了两声,接着就是段卫华的声音,“喂?陈省长你在听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