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17章 难煞人

将杨倩倩送到机关事务管理局之后,陈太忠还没赶到科委,路上就接到了关正实的电话,“陈主任,国家科委创新办的陶主任要你们准备资料上送,你要是能找到人,不要过省科委直接递吧……”

敢情,李健说的语焉不详,却是因为是听人转述的,国家科委的电话,昨天就打到了省科委,讨要凤凰科委的资料,董祥麟听后,心情是可想而知了。

反正,科委这个系统行政上的垂管力度不大,国家科委对省级科委,也不过就是负有指导职能,除了重大科研项目,基本上是没有财政上的支持,人事更是没什么话事权,倒是学术上交流得相当多。

既是如此,董主任当然也就存了阳奉阴违的心思,他不敢不通知凤凰科委,可却是能把消息封锁了,等到期限将近的时候,再给凤凰科委传过话去,仓促之间,凤凰人弄得好弄得不好资料,那可跟省科委就无关了。

没办法,他恨陈太忠是恨到骨头里去了,前一阵又因为“土生油”的演示,在众多记者和专家面前丢了一个大人,当然,这笔账他又记到凤凰科委身上了——你们要是能痛快地出了鉴定证明,省科委还会出丑吗?

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创新建设的,很显然,凤凰那边的大动作已经被国家科委关注到了,凤凰科委的名声,不但已经传到了海角省和天涯省,经过《科学日报》报道之后,更是被其他省市所注意,国家科委再坐视也不可能了。

尤其让董祥麟腻歪的是,他能确定,只要凤凰的材料送上去,部里这次肯定要派人下来考察,科委穷,那是从上到下都穷,职能也有限,见了凤凰科委的富裕和权力,不可能不动心的。

说句实话,撇开偏见的话,董祥麟心里也羡慕凤凰得很,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了,再说什么都没用了,他最不能容忍的,是陈某人翻他在文革时的老账,这简直是不死不休的刻骨仇恨,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

不过,很遗憾,董主任高估了自己对省科委的控制力,虽然知情的四个人,都被他叫去叮嘱了一番,但是这消息不知道怎地,还是传了出来。

消息大爆炸是发生在今天中午,科委的某人跟科协的某人在一起吃饭,感叹了一下董祥麟的鼠肚鸡肠——真要按凤凰科委的模式推广开了,省科委也有钱了啊,不知道这姓董的脑子里装了什么玩意儿。

于是,李健的同学就得了消息,再然后,省科委副主任关正实也得了消息,他听了心里也是有点不高兴,心说国家科委来的电话,你董祥麟就敢这么瞒着,把我们大家当傻瓜吗?

关主任是荆涛的校友,跟陈太忠也打过交道的,目前他的朋友还有几个项目在凤凰科委审核,事实上,这些都还不算啥,更重要的是,关主任毕业的学校是国内一等一的大学,在国家科委里,有的是同学和校友,随便几个电话,就将事实掏了出来,比李健的内容详细多了。

可正因为是了解得详细了,关正实反倒是不满了。

近年来,国家科委也对现状不满足,一直在致力于发出更强的声音,权力谁嫌多呢?关主任的朋友说了,这次对凤凰的关注,很可能会成为科委的一个突破口,打破原有的桎梏,改变长久以来国家科委在同级部委中的边缘地位——科教兴国喊了好几年了,现在教委的地位在不住地提升,科委却是在原地踏步。

所以无论于公于私,关主任都必须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将里面的事情分说明白了。

陈太忠对省科委的表现倒是没什么意外,反正董祥麟就是那鸟样子,做出这种事情很正常,做不出来倒是让人感觉意外了。

不过,关正实的另一个消息倒是让他很有点期待,这次科委的资料要是准备得翔实的话,国家科委没准会有副部级的副主任前来视察,可见李健的话,倒也不是无因的。

陈太忠赶到科委的时候,梁志刚和邱朝晖也接到消息赶到了,不过文海中午让人灌翻了,还在办公室里呼呼大睡,被叫醒时还是一脸的醉意。

“这个资料,侧重点应该是哪方面?”梁志刚最是心红眼热,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科委里除了陈太忠,他这里出成绩是最多的,这个侧重点嘛,那是要好好地琢磨一番的。

“这个资料该怎么搞,还真是有点头疼啊,”邱朝晖也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弄,国家部委指定地市机关上送资料的程序,他还真没听说过,“要不太忠,你跟几个厅里或者是临铝那儿打听一下?”

“跟厅里打听什么?”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临铝那儿是经常接待上级,但是再多还能有凤凰市接待上级接待得多?“先跟市里汇报吧,嗯,向乔市长和景秘书长汇报。”

“这消息落实了没有?”文海喝得二麻二麻的,不过脑子倒是没迷糊了,下意识地发问了,“消息不准确可是要闹笑话的。”

“落实过了,”陈太忠点点头,心说人家关正实好歹一个副厅,断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胡说,“你们先向跟小树市长汇报一下,我去找景秘书长。”

接了消息之后,大家居然都没想到向市里汇报,从国家科委那里接到的消息是垂直下来的,但是这样的消息,不知道第一时间做出横向汇报的话,那真是难免有不尊重领导的嫌疑。

什么叫大局感?这就叫大局感,陈太忠心里美不滋滋地自夸自赞着,走上林肯车,有的消息必须得捂着,有些消息,却是必须要提前向上级汇报。

具体到这件事,便是要汇报,道理很简单,这是科委出成绩了,这个汇报就是在向市里表态:没有市里的支持,我们不可能取得这么一点微末的成果。

是的,这是给领导们提供了一个脸上增光、业绩上添彩的机会,还可以让市里大力配合一下,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哪怕最后没有部级领导考察,市里也不能说科委的人做事轻浮——很多事情没办法保证的,大家的心尽到了就好。

以陈某人的心性,搁在以前没准就要藏着掖着,等上面的人快下来,再给市里一个惊喜,那样他就能突出个人形象,心里也会得到极大的满足,但是现在,他看问题的眼光不同了,当然知道那么做不但浅薄,而且也容易惹人,不得不说,他的情商锻炼真的有些效果。

事实证明,他这个选择真的是正确的。

景秘书长正在主持一个会议,不过见了传进来的纸条,他还是走出去轻声问了问,最后笑着问陈太忠,“这件事你跟卫华市长反应了没有?”

“没有,”陈太忠一摊手,坦坦荡荡地看着他,“单位里倒是有人在联系乔市长,我就是先找你来的。”

景静砾笑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宽慰,伸手拍拍他的肩头,“去找卫华市长汇报吧,就说我忙得顾不上,而且这件事挺重要,请卫华市长决定吧。”

“对了,大管家,”陈太忠见他挺满意,说不得拽他一下,低声发问了,“知道段市长想把谁派到我们科委吗?”

“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景静砾笑着看他一眼,心里却是因为他这个举动而越发地开心,太忠肯这么问我,那是跟我交心嘛,想到这个,说不得还了一句,“不管派去的是谁,有问题你可以找我不是?”

这就是大管家对陈太忠的承诺了,派去的人不听话的话,你先反应一下,我帮你出这个头。

段卫华一听陈太忠反应的事情,也愣了一下,接下来问的问题,却是跟景静砾有异曲同工之妙,“尧东书记怎么说?”

“卫华市长,我是按程序一级一级报上来的,”陈太忠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尧东书记是管干部的,您才是管政府的嘛。”

这话就有点牢骚的意思了,不过,段卫华何等老奸巨猾之人?轻笑一声就将目标转移了,“你肯定没有向郭宇汇报,算了,不跟你争这么多了……嗯,市里全力配合你们科委,陈省长知道这件事不知道?”

陈洁分管科委,这次国家科委来个正司的陶主任,她就可能出面接待,要是来个副部,那就是非接待不可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陈太忠皱皱眉毛,苦恼地叹一口气,“其实省科委那儿把消息掐了,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向陈省长反应。”

“胡闹,”段卫华脸一沉,他当然知道凤凰科委和省科委不搭调,不过这种事也敢掐,胆子也真够大的,“走,我跟你找章书记去。”

段市长决定发一次火了,陈太忠这么逐级汇报让他相当地满意。

他也知道,章尧东对小陈也很关注,这种情况下,小陈规规矩矩地来事,而且还是侧面知道的消息,马上就向市里反应,那就是眼里有我这个市长嘛。

当然,段市长也看得明白,科委的成长绕不过章尧东,既然章尧东必然要分功了,那就拉着他一起参省科委一本。

陈太忠心里听得却是一凉:麻烦了,这次要遭章尧东记恨了,唉,这汇报的次序,哥们儿就算是神仙,那也没办法两头讨好啊,做官,真的好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