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16章 惊动大神

陈太忠本来是不擅交际的,这一世虽然是在努力地学习,但是在目前,还是不能做到海纳百川那样的交游,他交友的条件,除了要考虑别人对他恭敬不恭敬之外,他对人的心性也有要求。

像古昕那种,虽然也是欺上瞒下的,还开了歌厅雇着小姐,按说是有愧头顶的国徽,但是古局长那人直,做事多少也有点男人味道——像个男人,这就是陈太忠交友的条件之一。

至于说赵永刚,他在其身上,实在看不出什么亮点来,平日里牛逼哄哄领导的架子拿得十足,又有一点点好色——好吧,就算好色是男人的通病,可丫遇到点事情,胆子却是比兔子还小,这种人,真的不值得陈某人交往。

甚至,他心里是相当鄙夷赵永刚的为人的。

杨倩倩却是听得笑了一声,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太忠,你已经是副处了,现在也是耀眼夺目的干部,还没看清楚官场里这点东西吗?势利的人还少吗?”

“可是他太势利了,”陈太忠心里有点不服气,我说倩倩,哥们儿这两年遇到的事情,可是比你想像得多出百倍,你要教训我,还差那么一点点资格哦。

“我也不喜欢他,但是他是地税局长,有时候他一句话,能节省你不少办事的时间,”杨倩倩转头看他,“你可以对他有意见,但是不能表现出来,既然进了官场这个大染缸,你就别考虑自己的洁癖了。”

她的官场理念,是秉承了段卫华的那一套东西,强调和光同尘,现在她这话虽然稍显稚嫩,但实用主义的倾向非常明显。

陈太忠何尝不知道她讲的是正确的?侧头看她一眼,猛地发现她的眼中,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一刻,陈某人情商低下的毛病再度涌了出来,因为跟同学在一起,他比较放松,所以他的思维很习惯性地跳跃了一下,想起了刚才在酒桌上,倩倩同学也是很奇怪地看了自己一眼。

“对了,刚才说起杜毅的时候,你怎么是那种表情啊?”

杨倩倩只当他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了,才就此转换了话题,禁不住微微地一笑,“杜毅我当然奇怪了,你现在可是蒙艺的人,要说蒙艺的话,我当然就不奇怪了。”

听得这话,陈太忠脑中灵光一闪,登时就是一脚点刹,降低速度之后,慢慢地将车滑到路边,好半天才侧头冲着杨倩倩灿烂地一笑,“倩倩,这次我可是谢谢你的提醒了。”

自打今天上午接了这个电话之后,他就总觉得不痛快,但是这不痛快源自于哪里,实在说不清楚,要说仅仅是因为自己忙而不克抽身才恼怒的——似乎还不是那么简单。

他大致就是觉得,好像这种情形下,通德的人邀请自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当然,要是没有省里领导参加,成了兄弟地区之间相互交流、援助和打气的会的话,那他这招商办副主任加省十佳青年出现在会场,就很正常了。

可是有省里领导出席这仪式的话,那不但代表省里也比较关注,还说明省财政会成为通德人的重点关注对象,这种情况下,虽然通德也得强调“深挖潜力招商引资”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但是断断不会再大力宣扬凤凰市招商引资的经验了——这有悖于会议主旨。

是的,通德人的自强是可以说的,但是兄弟地市的先进经验,那是强调不得的,要不然省里来人一怒——凤凰的经验就不错嘛,你们好好取经就是了,还跟省里要什么钱?

那么,陈某人前去通德,意思真的不是很大,值得一说的,也不过就是他的省十佳青年的身份和抗洪抢险时表现比较突出了。

但是,真有省级领导在场的话,他这身份还是难免尴尬一点,眼下基本上洪水已经过去了,会议重点在于灾后重建,要说抗洪事迹,通德本地的尚可一说,外地的却又是有点画蛇添足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总觉得这件事哪里有什么不妥当,可是秦连成劝他最好去,所以那份古怪就埋藏在心里了,现在一听杨倩倩这话,他真是猛然间惊醒。

这是杜毅的活动,臧华是杜毅的人,而陈太忠他是蒙艺的人,出席一些躲不开的活动很正常,甚至为杜毅在高速路多投资一个亿,救灾捐款两百万都没问题,但是这种凑趣的事儿,前去就实在没什么意思了。

这就是人们说的当局者迷了吧?想到这里,陈太忠咧嘴笑笑,却是没什么声音,他本就是天天在人精里扎堆,秦连成更是人精里的人精,却是都没考虑到这件事的大背景——这是大家参加的活动太多了的缘故吗?

反正,这件事不对劲的地方,连赵永刚都没有觉察到,反倒是被杨倩倩发现了,不得不说,有时候,局内人真的容易被太多的想法所左右。

“你看什么呢?”杨倩倩不知道他脑子里在疯狂地打转,见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禁不住有些赧然,“有话你说话,没事儿我还要回家呢。”

“回什么家?好久不见了,去酒吧坐坐吧,”陈太忠冲她笑一笑,也不征得她的同意,将林肯车打着了火,“前面有一家新开的酒吧,还不错。”

杨倩倩打个哈欠犹豫一下,似是想拒绝,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两个人前行到酒吧,不过,陈某人虽然发出了邀请,脑子里却满是怎么应付通德邀请的事情。

最终,陈太忠还是打定主意了,这通德是打死都不去了,可是不理会臧华的邀请,显然也不是那么合适,啧,该想个什么折衷的法子呢?

要不,还是派上丁小宁去好了,要说榜样的话,这孤儿企业家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杜毅也认识丁小宁。

杨倩倩看他半天不说话,眉毛却是在那里不住地起伏着,知道他在想事,却也不作声,端着一杯果茶在那里慢慢地轻啜,淡黄汁液中飘着细碎的白色果絮,两片带着青色外圈的柠檬,绕着吸管在轻盈地起舞。

终于,陈太忠发现了她的沉寂,不好意思地笑一笑,“想事儿呢,不好意思啊,不过倩倩,真的多谢你的提醒了。”

“咱俩客气什么?”杨倩倩冲他笑笑,犹豫一下,用一种比较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听说你跟曲阳区政府办的挺熟的?嗯……我就是随便问问。”

“哦,这个啊,不太熟,”陈太忠的舌头,登时打了一个结,要是换了别人问,他当然不怕说点什么,但是杨倩倩怎么也是他高中同学,有些太无耻的话还真的不方便说。

那么,他就只能遮遮掩掩的否认了,这不符合陈某人敢作敢当的性格,但实在也是无奈之举,他挺珍惜这个朋友,“我就是去那操作过两个项目。”

“哦,”杨倩倩点点头,也没看他,而是继续低头垂着眼皮啜那果汁,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着,脸上也有些许莫名的红晕,“我倒是知道你忙,像去年那种去青龙山玩的机会……不多了啊。”

“是啊,”陈太忠也叹口气,想着自己也很长时间没有郊游过了,想想去年两人结伴游玩,一时间竟然觉得是很遥远的事了,近一年来,无非也就是去素波的运河公园玩了玩,嗯,还有素河三库……

素河三库?也不知道今年的第一场雪会是什么时候来……想到唐亦萱的承诺,陈太忠抬头下意识地望一眼窗外,几抹浓绿却是透过磨砂玻璃映入了他的眼帘。

等他收回思绪,再转头看看面前低头盯着桌面、使劲咬着吸管的少女,心中不禁微微一叹:当着倩倩想亦萱,哥们儿现在做事,好像……有点操蛋?

“等我忙过这段时间,再带你去玩一玩,”他轻笑着发话了。

杨倩倩点点头,却也不回答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手机响起,却是定的闹钟时间到了,她的身子猛地一震,“呀,该上班去了。”

巧的是,陈太忠的手机也响了,却是李健打来的电话,“陈主任,国家科委来电话了,要咱们准备一下资料,近期可能有领导要来考察……”

副处编制尚未下来,李健还是他的正科,说话的语调未见任何的变化。

国家科委,这尊大神终于被惊动了吗?陈太忠无言地咧嘴笑笑,看来答应蒙艺的一年之期,有可能提前完成任务了啊。

“哦,那就先准备资料吧,”他琢磨一下,才轻声发问,“来的是什么级别的领导?”

“这个不太清楚,可能是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组织的,司级单位,”李健的声音,有点压抑不住的紧张,“不排除有部级领导带队的可能。”

“啧,部级?”陈太忠听得就是舌头一咋,来的这个头儿有点大,“先落实情况吧,我马上赶过去。”

放下电话,他抬头看看杨倩倩,站起身来,“走吧,先送你上班,部里要来人考察,我得赶紧回去张罗一下。”

“部里考察你们科委?国家科委的?”杨倩倩惊讶地看着他,她现在也是体系内的一员,当然知道这份量,“还是部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