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11章 一身冷汗

“那我建议,就是腾建华吧,”梁志刚终于横下一条心来,既然靠了陈太忠,就靠得牢一点好了,“他本来就是农业发展处处长,对农村工作熟悉。”

邱朝晖犹豫一下,咳嗽一声,“我觉得金乌的李丹主任也不错,这个人一向挺惦记农业上的事情,当然,腾处长也很合适。”

这就是邱主任平常下的功夫了,他跟各县区的中层关系都还可以,说说特点什么的也是信手拈来,从这一点上来讲,文海就要差很多了,要不然,当初争正主任的时候,邱朝晖也不可能是呼声最高的。

当然,也有一点很重要,前文说过,李丹是张志宏的半个师傅,李主任上的话,张志宏不能说什么,而且这人会比较明显地倒向邱朝晖一边。

“李丹年纪有点大了,”文海不动声色地反驳,“我觉得人事处的老孔,可以考虑一下,他对干部们的情况都比较熟悉,工作也好开展。”

混蛋!梁志刚心里暗骂,老孔没招你惹你的,你把人家架到火上烤,这是什么意思?当然,他知道这是文海想浑水摸鱼,先把事情搞乱再说。

而且,梁主任更清楚,若是老孔真升了副主任,只说文主任这个提名之功,怕是老孔也不会跟自己太同心了。

事实上,五个副职这消息,来得实在太仓促,陈太忠也没给大家打招呼,直接回来就开会,那么出现眼下慌乱的局面,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要不,这件事先放一放?”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三位,你们争吧,我倒要看看,多那么一个两个副处有什么意思?

“那就放一下吧,”文海忙不迭地点头,谁想邱朝晖哼一声,“放什么放?定了就完了,多几个副职不就是想让工作顺利点吗?一放下反倒是大家不安生工作了。”

“是啊,定了吧,”梁志刚也点头支持邱朝晖,“我觉得这辈子见到的诡异的事情,都没今天的奇怪,还是要一致对外的嘛。”

文海和邱朝晖登时住嘴了,梁志刚这话说得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今天的事儿还真怪了,先说这五个副处,来得就让人瞠目结舌,原本陈太忠想活动个副处名额回来,大家虽然不喜,可也知道那是陈主任放权放习惯了,又是不想见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以将李健硬硬地扶上位。

可是市里一下塞进来三个副职,到这个地步,大家才知道科委已经被人忌惮到什么程度了,虽然有陈太忠硬硬地扛着,但是谁知道陈主任什么时候走呢?丫要一走,大家什么都不是了。

陈太忠不可能在科委呆得时间长了——这是年轻的高中生副主任来的时候,大家就形成的共识。

陈太忠一旦走了,那么以其他三个副主任,还真扛不住一阵乱扫,被交流出去是很正常,虽然以前大家都嫌科委穷,但是眼下谁还愿意被交流出去?更别说还有可能不知道被发配到什么冷清衙门。

话说回来,就算陈太忠不走,市里也照样能塞人进来,到时候可是连好人都做不成了,以科委现在的扩张的速度,章尧东真想直接塞人,陈主任也不好挡,章书记一句话就够了——为了打响凤凰科委的名声,必须大力扶持,这是市里的关怀,你懂不懂?

等人家塞人进来,想要将其边缘化,那就太容易遭到市里的干涉了,只要陈太忠不反对,其他几个主任根本无计可施。

陈主任会反对吗?或者会反对吧,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丫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科委这点小天地,来人只要搞得好工作,对陈主任保持相当的尊重,陈太忠才不会管他们之间的纠葛——除非影响到工作。

所以说,他这突发奇想地要名额,其实是提前给大家消灾了,市里虽然塞了三个人进来,但是借着这个机会,将班子磨合好了,将手里的地盘再经营得紧一点,同时跟新来的几位在保持距离的同时又能加深一下了解,这或许会保证将来没有太大的风波。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陈主任为科委要的第五个名额,还真的挺重要的,这就保证了科委的人在领导层中占据了绝对多数的位置,进可攻退可守。

争夺权益固然重要,但是能保住现在的局面才是更重要的,梁主任这话真的是一言惊醒梦中人:要一致对外!

“那就腾建华吧,”想通这点,文海也没脾气了,其实腾处长原本就是个十三不靠,做人古板正直,文主任只是觉得提不起来王衍的话,自己有点没面子而已。

邱朝晖也点点头,不能尽快形成统一认识的话,这个副职再被别人抢了,那可就划不来了。

这还差不多,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其实,还有很多分管工作呢,业务是拓展出来的,比如说,今天杨波跟我说了,这个电动助力车厂,他有意让咱们科委自己搞。”

杨波?这三位又是一愣,杨市长虽然不是分管科委的,可好歹也是个市长,要是支持科委独资搞的话,那也是个臂助。

“不过他要咱们兼并了自行车厂,”陈太忠接着又叹口气,“谁清楚这个自行车厂的情况?”

“我知道,”邱朝晖和文海异口同声回答了,两人对视一眼,文海笑着做个手势,示意邱主任说。

敢情,这自行车厂的停产,涉及到了另一桩公案,前几年陆海一带有人来收自行车厂的残次零件,这些人将厂子里生产出来的次品按吨买走,回去加工一下,自己组装了自行车,就当成品卖出去了。

这种事情现在听起来挺不可思议,可在那个时候却是常事了,成品零件和废铁之间,差价大得令人咋舌,国营的自行车厂要保证质量,大部分的残次品零件加工处理一下,真的勉强能用。

当然,这东西卖出去是不安全的,可是想当年纸皮鞋都到处在卖,疯狂的利润必然导致疯狂的行为——原始积累通常都是带了一些原罪的。

当时的厂长就是因为这件事下台了,因为他没有将残次品送到该送的地方,而且想都不用想,他这么做肯定是吃了回扣了。

接任的就是现任的厂长李天锋,那时李厂长是分管生产的厂长,但是此人太过正直,正直到了迂腐的地步:他甚至不允许业务员给各个卖场的负责人回扣!

执着、死板、一尘不染、迂腐异常,这是所有人对李厂长的评价,因为他在职代会上就宣布,“我一天不退,你们一天不要想搞那些邪门歪道。”

像他这种想法,自行车厂能卖得出去自行车才怪,更何况“追风”这牌子,也就天南的人还勉强认,连省都走不出去。

反正,虽然现在骂他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说起此人的节操,最恨他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李无锋真的不玩猫腻。

遗憾的是,这年头仅靠节操是填不饱肚子的,李厂长虽然也积极追缴欠款,还跑到王宏伟那里为职工争取协警工作,但是也没几个人说他好的。

“他也就是干个生产厂长了,”邱朝晖说到最后,笑着摇摇头,“不过,现在的自行车厂,他还整天带了一帮人在打扫卫生,机器设备什么的,听说还养护得挺好。”

“唉,真是莫名其妙,这年头还有这种人?”陈太忠叹口气,“那你们说这个电动助力车,咱们要不要独资来搞?”

那三位齐齐点头,于是此事就此通过,至于说谁分管,那还暂时归梁志刚吧,因为这个产品,要开发的。

这个会直开到晚上六点半,才基本将眉目定下来了,大家说出去吃口饭,陈太忠苦笑着扬一扬无声状态的手机,“三十一个未接来电,你们去吃吧……”

“陈主任要是能多呆几年就好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梁志刚叹口气,难得的是,文海和邱朝晖也同时“嗯”了一声。

三个即将空降的副职,将这三个主任的心拧到一起去了,一旁的李健也放下笔,叹口气,“陈主任还想着星火计划呢。”

这话说得有点那啥,也不知道是感慨还是嘲讽,不过三个主任听了,心里都莫名地涌上了些许的惭愧之情。

陈太忠着急离开,却不仅仅是因为电话多,更是因为,未接来电上,有两个电话,是刘望男打来的,刘大堂可是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这次连打两个,肯定是有重要情况了。

情况还真的挺重要的,刘思维的煤矿上死人了,是一个外来打工的,不过那打工的还有四个老乡,不依不饶地,一定要矿上给个说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