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06章 无形的手

原本,高胜利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去找陈太忠要代理的,两人毕竟还不算太熟,陈某人有点强势,要是人家不念自己在“一卡通”上的帮忙,找个理由婉转拒绝,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不过,几个人中午不是谈得不错吗?高厅长既然不用担心陈太忠顶了自己,就多了点算计:云风的是云风的,我的是我的。

他这么想,原本也是不错的,不过很遗憾,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带着南波找过陈太忠了,于是就开口了,“天涯那边打算上这个系统呢,给了深圳那一家成不成?”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高厅,不是我不肯答应你,实在是……我已经给了云风了啊,他有朋友在那边的高管局呢。”

高胜利听到他的苦笑,心里就是一凉,才说这事儿有点不妙,可是听到后面的话,他也禁不住笑了起来,“原来给他了啊,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当爹的肯定不能跟儿子抢生意,高云风跟陈太忠走得这么近,做厅长的老爹也挺高兴的,可是挂了电话之后,他又面临一个问题了:该怎么跟深圳这边的回话呢?

琢磨一阵,他打算让高云风退出竞争,将手上的代理让给自己,谁想高云风一听也挺不甘心的,“爸,我这是正正经经争来的代理,为啥每次都要我做出牺牲呢?”

他帮南波,不止是因为享用了“良家双飞”,还是因为这件事里他也能得利,听到老爹这么吩咐,那真是不情愿,不但经济受了损失,面子也没了不是?

那高厅长只能苦笑了,他有心再作作儿子的工作,可是转念一想,既然陈太忠已经表态支持儿子了,我再这么搞,似乎也有点不好。

那么,现在他能做的,就是考虑尽快将这个无线系统推广开来了,全国各地都上这个系统的话,可供选择的机会就比较多了。

反正现在他父子俩在陈太忠面前说话都有力度,这东西一旦推广开来,不但能获得不菲的收益,还能拿来做做人情,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人情好做也难做,到了高胜利这一个层面,人情还真的不好做了,那基本上就算得上是感情的经营了——当然,展现自己的能力也很重要。

至于物质上的东西,不是他舍得舍不得送的问题,而是说他送的东西,人家愿意不愿意要的问题,想那韩忠借给陈太忠别墅用就是一例,韩老板不下点辛苦杀死点脑细胞,还真的不知道该送什么。

投其所好,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陈太忠这小小的科委副主任,都是要啥啥不缺了,更何况更高级别的领导呢?

所以,对高胜利来说,推动这个新产品的普及,其实也是有重要意义的,新东西代表了新的领域,代表了新的利润点,也代表了他高胜利的诚意。

这三个代表,足以打动一些人了——这世界上,谁会嫌钱多呢?送钱可能有些领导不要,那有行贿受贿的嫌疑,可是送这种独门项目,就算是不着痕迹了。

所以高厅长很痛快地做出了决定,将这个项目推广开来。

当然,这种事仅靠他一个人是推不动的,他能做的,无非就是建议天南省在建的通张高速路,全部改有线为无线,理由也不用多,有一个就足够了——便于维护。

紧急电话,是用来呼救的,便于维护就是能让紧急电话在应急状态下更好地发挥功能,这个理由很强大,就算有人想以造价高昂说事,大家也有的是理由反驳,比如说:电话有价人命无价!

老话说得好,“存在即合理”,某些东西该不该存在,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那都是扯不清的事情,反正大家各执己见,都有属于自己的道理,像王江成那种纯粹不讲理的“土生油”,可不是也有人顶着“学术交流”的帽子在支持?

不过高胜利很清楚,自己一个人呐喊的话,声音实在是太低了一点,说不得又找上了老部长,顺便不忘记给深圳公司打个电话:天涯省那条路,已经有人在搞了,不过在全国来说,这是个新项目,我已经跟老部长打了招呼了,把这件事做起来。

老部长有老部长的影响面儿,深圳那边有深圳那边的影响面儿,三方合作的话,倒也是各有所长的局面,不过高胜利却是不敢再动陈太忠的脑筋,让凤凰科委也插一脚来推动此事。

道理在那儿摆着呢,凤凰科委已经是设备生产商了,再插一脚经销上的事情的话,那别人还混不混了?

陈太忠真的具备推动此事的能力吗?高厅长不敢确定,不过他更不敢贸然相试,凤凰人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筹码,人家要是再展示出别的能力,大家真的没地方玩了。

只是,深圳那边的女老板,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高厅长,这个事情大家都会努力的,不过,听你的意思,天南省的通张高速,应该是用无线了吧?”

“通张的无线我打算申请变更,能不能批下来就不好说了,”高胜利听到这问题,心中由不得生出了些许的恼怒,通张高速也是你能打主意的?“不过,就算批下来,也肯定是凤凰科委直接做。”

他这话说得明白:凤凰科委在天南的影响力,那是不用怀疑的,你就不用想打这脑筋了,“而且天南的高速路,让外省做代理……不合适啊。”

这也就是深圳这家没说出最终目的,高胜利的话里还带了三分客气,要是女老板再提出什么不合适的要求,他真的就不用考虑老部长的面子了。

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本来就是凤凰科委的产品,你一个深圳公司,跑到天南省来做代理,这不是扇人耳光吗?

真想做也未尝不可,那得把蒙艺的思想工作做通了,是的,只能是蒙艺,找杜毅都不是很合适,不过这些话,高厅长是没必要跟深圳那边说了。

其实,大家都不是傻瓜,老部长和深圳这边,也相当明白“三个代表”的重要性,像这种事因为涉及面极广,一个人推动起来真的挺费力的,大家也就没存了这心思,可是要是有这么三家联手,一个是地方上的,一个是部里的,还有一个是人面挺广的深圳公司,组成了利益共同体,那操作起来还真的就简单多了。

像老部长这里,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先帮着天南的通张高速活动改图纸的事情——这一条高速路里,老部长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好处,当然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反正,这个并不要紧,他只需要将这条路子理顺,还愁没机会在其他路获利?正经是先把无线的口碑传出去才是正理。

至于说这产品成熟不成熟,可靠性如何,却不是老部长需要操心的了——通常情况下,这才是大家推广新产品时最要考虑的,价钱什么的倒在其次了,毕竟,这可能导致一些比较严重的决策失误。

但是,天涯省那里已经有了样品,而且天涯的高速路,是人家省里自己决定要上无线的,天南的通张高速改图纸,也是天南自己提出来的,老部长要做的,不过是帮着推一把,虽然这一把比较关键,却是没任何的风险。

再说了,这种东西的好坏,全在使用方的反应,这两个省可能说东西不好吗?那岂不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就算真的不好,也不过是在小范围里口口流传一下,然后让凤凰的产品慢慢地被边缘化,最后退出舞台就是了。

这年头想做点事情,真的是需要考虑得周全一点,上上下下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到,事情做不成无所谓,把自己栽进去才划不来,不过很显然,现在推广这个无线电话系统的时机,已经是相当成熟了——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具备了。

说来也怪,原本凤凰科委是抢了别人的一卡通买卖,又被人偷去了另一件产品搞反向研究,一桩桩都不算什么痛快事,总有郁闷的一方,不成想因缘巧合阴差阳错之下,反倒是将这个系统一步步地推了出来,提前催生了。

可见,世间事偶然之间必有必然,冥冥之中总有那么一只手在拨动,当然,那结果是皆大欢喜还是啼笑皆非甚至是两败俱伤,往往也只在一线之间——不得不承认,章尧东的感觉很准,陈太忠那是有大运的人。

或者,自打被人从仙界轰回来之后,陈某人就开始转运了,发生在他身上的狗屎运,实在是太多了。

陈太忠可是想不到,自己认为这个尚不成熟的系统,居然已经被人惦记到如此程度了,挂了高胜利的电话之后,少不得要再给文海打个电话,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

文主任一听,自家的产品热门到有人要抢,心里自然也是高兴异常,有人争抢,那肯定就会被人追捧,不过他还是小心地问一句,“要不上一下会,统一一下认识?”

“嗯,等我回去再说吧,”陈太忠心急火燎地挂了电话,冲进了浴室,雷蕾和丁小宁正在浴室里冲澡呢,那个浴缸可是很大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