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05章 太操蛋了

陈太忠一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于是大声地反问了,还是很“惊讶”的那种语气,“高厅你这是听谁说的啊?”

“咳咳,”高厅长又是咳嗽两声,“这个,我就是随便问一问,对了,这个东西,能不能给几个代理,我做个人情?”

敢情,交通部那老部长将消息反馈给那深圳公司之后,老领导的外甥女儿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人走茶凉人亡政息,老领导都下了,人家没运作成“一卡通”,说一声抱歉就足够了,何况人家还帮着挑选了一个项目?

部级领导提供的信息,怎么可能错呢?老领导的外甥女儿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就将此事交待了下去,要自己的人落实这个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站的资料。

资料不多时也收集上来了,果真是老部长说的那样,做老板的刚说要捡个时候,去一趟天南,见见凤凰科委的人,谁想她手下的技术总监不干了。

总监说了,这东西看起来花哨,其实就是那么回事,没多少科技含量,咱自己整就整得出来,何必要找凤凰科委,受那二次盘剥呢?

搞技术和搞企业的人,思维重点绝对是不同的,做老板的冷哼一声,“你要能搞出来,我绝对支持你,资金什么都好说,你给我个时间表,什么时候能出来成熟产品……我要成熟产品,不是图纸,也不是样机。”

她既然搞了高科技这一行,相关的理念还是比较清晰的,图纸上的东西,当不得真!

技术总监登时卡壳了,他这么说,也无非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事实上总监心里很清楚,以自己公司的实力,要是从太阳能电池到无线模块都是自家开发的话,这东西搞上一年能出样机就不错了,至于说成熟产品,那就更不好说了。

可是,这世界上,人的聪明程度都是差不多的,总监吃自家老板一激,登时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咱搞山寨不行吗?“咱们可以弄两个凤凰的无线呼叫站回来,解剖开了分析,进度会很快的。”

“嗯,这个倒是可以试一试,”老板犹豫一下,终是点点头,“好了,我去联系一下人。”

女老板在凤凰科委没啥关系,事实上她也没想从这儿着手,天涯省那边都是现成装好的机子,卸俩下来不就完了?

天涯省那边,她还是找得到人,不多时,有人回了信儿过来,“好了,找到警察局的几个朋友,这种小事没问题。”

天涯省的高速路路过一些小地方,这些小地方的人行事可是肆无忌惮的,她托的人找到当地的警察,许了点好处之后,当地的警察开着警车就上了高速,找到一个无线的呼叫站,拆巴下来就装箱了。

总算还好,这些人是在夜里摸上去的,多少也算是保持了一点点警察的形象,没有太过嚣张。

因为他们也知道,这玩意儿是高管局花大价钱买来的,一个差不多值小十万,当然,他们只收了五千的好处,不过这年头,谁跟钱有仇?

反正高管局家大业大,也不可能在乎这点儿东西不是?公共设施而已嘛。

所以说,有人真要惦记着山寨,那是防不住的,总算还好,凤凰科委的人防盗版的意识比较强,尤其是陈太忠。

在无线应急电话安装完毕之后,无线模块集成的盒子就被梁志刚带的人悍了一个结结实实,陈太忠还不放心,绕着高速路转了一圈,给各个密封的盒子里注入一点空气。

若是有人想暴力拆解的话,盒子内压缩的气体会高速喷出,伤不了人也要吓人一跳,更重要的是,线路板会因此乱得一塌糊涂。

这有误伤别人的可能性,不过也实在没办法,事实上这只是他的临时措施,这个活儿接得太仓促了,没办法进一步地做保密的措施——这也是他强调新产品出来之后,要换掉的旧产品的原因之一,不过在表面上,他必须强调,这是旧产品傻大黑粗不美观兼且可靠性差一点。

眼下,新的产品也即将出来,这一次防破解的工作就会做得相当到位了。

当然,绝对到位那是不可能的,总之就是给盗版最大程度地增加难度,比如说连很多接口都不是通用的,而是量身定造的——没办法,大家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目的不过是最大限度地推迟山寨产品上市的时间。

好在,这一套系统适用范围不是很广,集中在高速公路的口上,陈太忠动手脚的时候,也琢磨着:别人未必愿意花那么大精力去搞破解吧?

然而,高厅长这个电话,却是告诉他:你这脑筋没动错地方。

敢情,深圳那家公司一收到货,技术总监就来精神了,对方将包装搞得这么结实,那肯定是相当注意保密的,那么,没准这里面还真有点独到的东西呢,于是,他马上派人开始破解。

太阳能那一套不说,破解无线模块的话,肯定是要打开无线集成盒子的,这边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拿个锉刀出来暴力破解了。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那就很好猜了,刚锉出一个斜口出来,里面密封的气体“吱儿”的一声喷了出来,还带出了若干线头,吓得玩锉刀的那位直接就把盒子扔地上了。

等到大家确定没什么危险,再接再厉地干了起来,不过是小心了许多,直接夹到加工台上去了,等到将盒子一分为二之后,大家才发现,电路板受损严重。

电路板上其中有些凹槽和划痕,肉眼一看就看得出来,根本是人力所为,也就是说人家生怕线路板太结实,压缩气体冲不坏,有意搞成这样的。

“这也太操蛋了吧?”技术总监看得有点傻眼,“这好歹是公共设施,就算防破解,总不能不考虑别人的人身安全吧?”

一旁有人义愤填膺地附和,“没错,真的太操蛋了,怕电路板够结实,还主动做点手脚搞到临界状态,这简直是不合格产品,还卖这么贵……太没道德了。”

不过,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反正没伤到人不是?等到做老板听说那EPROM连脚都折了几只,导致数据无法读出,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了,“谁这么操蛋?不会是被气流冲折了吧?”

“盒子里找遍了,渣滓里也都找过了,有几个脚确实没有,就是被凤凰科委的人折了,”技术总监满头黑线地回答,他可是坚持要搞山寨的,公司为此也花费了一万多,却折腾出这么个结果来,实在有点无地自容,说不得就要试图将目标转移,“这些人的歪心思真的太多了。”

他这言下之意自然就是:不是我的建议不好,而是对方实在太没涵养。

做老板的默不作声,还是那句话,她看问题的角度自然跟技术人员不一样:凤凰科委那帮人,也是有背景的,人家既然这么在意保护产品的产权,自己再坚持山寨的话,那就要惹人了。

惹人倒也不怕,可是为这么一点小事,实在划不来,这玩意儿只能混交通系统,应用面太窄,搞得动静太大就没意思了。

考虑来考虑去,她最终黯然地叹口气,“算了,这个破解不要搞了,还是联系人家搞代理吧。”

换个普通家庭妇女来,受到这气可真的未必肯善罢甘休,可见做大事的,通常都非常懂得取舍。

所以,老部长就将该公司试图破解却是差一点伤人的事情告知了高厅长,用意无非是说凤凰科委的人太操蛋了,搞出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又帮忙撮合了一下:你看,人家知道凤凰科委那些糊糊事儿,却是没捅出去,也算挺合作的了吧?

高胜利接了这电话,简直都不知道该说谁操蛋了:你说你偷了高管局的东西,并且试图破解,还有理了?

不过这年头就是这样,在这个层面,十来八万的东西真不算个什么事儿,说得明白总比闹出误会强,正经是能表现出深圳这家公司的诚意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