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03章 晚上不回了

田甜这么问,显示出了她有比较强烈的参与欲望——参与到陈太忠的圈子里。

陈太忠也不是傻子,自打从田甜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异色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敢情她扯着我来酒吧,不只是想跟我解说一下同赵杰的恩怨,也是想跟我多待一阵嘛。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就越发地警惕了,不过就在同时,一股自得之情不可抑制地从他心里冒了出来,哥们儿这魅力真不是盖的,美女主持主动投怀送抱呢。

“就是高云风他们几个,”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都是男人,你去不合适。”

田甜却是误会了,只当他跟一帮纨绔子弟找小姐乱来呢,心里不禁暗叹一声,心说你这家伙真是有眼无珠啊,堂堂的省台女主播站在你面前,你却是想着去找那肮脏不堪的小姐,我还以为你跟别人会有点什么不同呢。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也不禁生出了点凉意,不过总算还好,陈某人品行不端,对她却是比较讲义气,随叫随到的,倒也算得上是个男人。

两人站起身向外走,很自然地,田甜又挎上了陈太忠的胳膊,陈某人有心想说一下吧,可是架不住心里有点虚荣心在作怪,于是只能自己对自己说:嗯,赵杰那混蛋没准派人跟着呢,哥们儿这么委曲求全地……被美女挎着,那是为了保护田甜。

两人走到门口,却不防走进四个青年男女,打头的女人身着一袭黑色长裙,胸口开得很低,容颜也极其艳丽,圆润的下巴微扬,显得极其傲慢。

通常情况下,美貌女人对美女的关注程度,还远胜男人,就在田甜看到她的时候,那女人也一眼扫到了省台女主播,禁不住讶然惊叫一声,“田甜?你也在?”

田甜虽然对官场中的事情不甚热衷,但是搞了电视这一行,基本上素波有头有脸的她也知道得差不多了,对面是堂堂的“素波官场第一美女”,她怎么又能不知道?说不得还她一个笑脸,“呵呵,蒋主任,幸会啊。”

这来的自然就是素波市招商办副主任蒋君蓉了,朱秉松的黯然离职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蒋主任是靠老爹的余荫在混,前文说过,她老爹是前任素波市委书记,现任天涯省省委副书记、纪检书记,别人想动她,也得考虑一下蒋书记的感受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最大的助力不在天南,所以,田甜对她表示出一定的尊重就足够了,没必要那么在意。

蒋君蓉也没在意她的态度,两人原本就只是见了面相互认识的关系而已,不过,当她的目光扫过田甜挽着的高大男人面庞的时候,瞳仁禁不住猛地一缩,“陈太忠?”

“蒋主任也来玩啊?”陈太忠带理不理地点点头,心里却是颇有几分愤懑,靠,连名带姓地叫我,你以为你是谁啊?再这么没大没小的,小心我抢你的项目回凤凰。

一边想着,他一边胳膊上用力,就想夹着田甜的手走出去,谁想蒋君蓉身子一侧,挡住了他了去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太忠,上次在深圳你可是放了我鸽子,一晚上没去,第二天你倒是人不在了啊。”

“一晚上没去”这话,实在可以做太多的理解了,不过毫无疑问,蒋君蓉眼下如此说话,就是想让田甜生出疑心来。

诚然,美女是这世界上的稀缺资源,然而相较之下,优秀的男人就更缺了,陈太忠算优秀的男人吗?那肯定算的,只说“全中国最年轻的副处”这一点就足够了。

而且陈某人自身条件也不错,身材高大魁梧极易带给人安全感,相貌嘛,虽然算不上英俊,可也是方方正正颇有点男人的味道。

当然,他还入不了尚彩霞这类人的法眼,但是……中国这么大,才几个中央委员呢?而且,若是不说跟蒙家结亲的话,尚彩霞可也是很欣赏陈太忠呢。

蒋君蓉想到陈太忠对自己的投怀送抱视而不见,却是跟这电视台的美女主持勾肩搭背的,不知怎地,心里就是一股说不出的不甘心。

论相貌身材,她自信绝对不输于田甜,论家世,田甜更是跟她没法比,她老爹任素波的书记的时候,田立平也不过才是个新晋的副市长,一个是省委常委,另一个连市委常委都不是。

天底下男人的眼睛,都瞎了吗?蒋主任真的有点生气,电视台里能出什么好女人了?一个比一个烂骚,贴高官泡帅哥傍大款的,姓田的也未必就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她却是没想到,她自己的名声,却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田甜吃她这么一说,却是有点挂不住了,心说你老爹大那也是在天涯省,现在当着我的面儿夹枪带棒地说太忠,当我不存在啊?

“你们聊,我先回了,”她松开了挽着陈太忠的手臂,微微一笑,显然,那笑容里有太多的不甘心,“太忠,我走了啊。”

“走什么?”陈太忠不忿蒋君蓉当着田甜给自己上眼药,心说你见不得我俩在一起,我还偏偏要做给你看,少不得一把拽住田甜的胳膊,顺势还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轻抚她圆润的肩头,低头看着她温柔地发话了,“不是说好,晚上不回了吗?”

田甜听得脑袋就是微微一晕,下一刻才反应过来,我说你俩的恩怨,不用把我扯进去吧?可是她有心表明一下态度,却是又觉得玩玩这种暧昧,好像也不错:你蒋君蓉不是自我感觉挺好的吗?那我就让你难受一下。

说不得,她只能低下了头,顺便还不着痕迹地微微点一点。

“啧,那小田你可得看好她了,”蒋君蓉笑着回敬陈太忠一句,“这家伙最会放人鸽子,现在的男人,没几个靠得住的。”

蒋主任也是心思灵敏之辈,何尝看不出陈太忠这是有意引自己生气?她不知道面前这对狗男女的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但是毫无疑问,陈太忠当着她的面儿说什么“晚上不回了”,绝对是说给她听的——要不然,谁吃撑着了,把自己的隐私公诸于众?

那话里更是隐隐有一层意思:姓蒋的,在我陈某人眼里,你的吸引力比田甜小多了,别自我感觉那么好成不成?

所以,她当然要比较犀利一点地反击。

“我的男人,我当然有信心,”田甜抬起头,冲着蒋君蓉微微一笑,她真的是再也受不了啦,我示弱那是对你客气,欺人太甚就没意思了吧?“多谢蒋主任的关心。”

蒋君蓉却是没想到,一直低眉顺眼的田甜居然也反击起自己来了,你刚才不是都要走了吗?她眼珠一转,笑着低声在她耳边嘀咕一句,“他真的让你那么满意?你是没见过大的吧?”

田甜天天在电视台里呆着,这种玩笑倒也见识得多了,听到这话笑着白她一眼,“蒋主任眼界一定很宽,我真的非常佩服……”

陈太忠听她俩嘀嘀咕咕到那方面去了,感受着自己怀中娇柔却又富有弹性的胴体,发现自己再不走,怕是就要有点不克自持了,不由分说搂着田甜走了出去,“不早了,走啦走啦。”

哥们儿可是比你见过的都大,偏偏就是不给你,哼!

“混蛋,”看着两人搂搂抱抱地离去,蒋君蓉嘴角不由自主地撇了一下,恶狠狠地咒骂一句,旋即又恢复了她那冷漠艳丽的高贵气质,冲着其他人笑一笑,“好了,呆一个小时,明天还要迎接香港客人,大家别折腾得太晚了。”

“这就是凤凰的陈太忠?”有人不忿地嘀咕一句,“蒋主任,咱们何必跟这种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他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蒋君蓉笑着摇摇头,不由自主地又回头看一眼,却看到林肯车正在缓缓驶离。

陈太忠开了一阵车,才侧头冲田甜笑一声,“不好意思,那家伙跟我有点旧怨,把你也扯进来了,真的抱歉。”

“没什么,”田甜冲他摇摇头,却是皱着眉头,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好半天才展颜一笑,“前面那个路口,右拐……”

将田甜放在一个有四、五栋楼的院子门口,陈太忠犹豫一下,“要不要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你这家伙很危险,”田甜笑着摇摇头,转身就向院内走去,“也不知道你对蒋主任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搞得人家一直耿耿于怀,我得跟你保持距离。”

她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哥们儿不能再招蜂引蝶了啊,说不得上车关门,一溜烟跑得不见了。

田甜听到引擎发动,讶然回望,却见林肯车绝尘而去,见他走得这么决绝,她略略思索一下,苦笑着摇一下头,“这家伙,肯定跟雷蕾有点猫腻。”

同样是出手,上次陈太忠救了雷蕾和她之后,跟雷蕾一直保持着紧密的关系,而这次却是对她不冷不热,看样子也没有加深友谊的欲望,田甜当然很自然地得出了这个结论,这倒不是说她有多么聪明,实在是,女人一旦认真起来,想象力和逻辑推理的能力是非常可怕的。

“我连雷蕾都不如?”想着陈太忠刚才轻拥自己入怀,田甜不由得又有一点走神,他的肩膀,真的很宽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