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101章 年少轻狂

等到陈太忠将车开到省电视台,才愕然地发现了田家不可能跟赵家结亲的理由:赵喜才的儿子,年纪有点小。

他的车有省委通行证,连车都没下,就很方便地驶进了省电视台的大院,驶进大院,才发现四、五个小年轻站在大楼门口谈笑风生,大概这就是赵家的公子了吧?

之所以说这些人年轻,是因为一帮人穿的都是比较休闲的T恤之类的,还有人在大夏天脚蹬旅游鞋,怎么看都是一帮大学生甚至是高中生。

田甜再怎么说,也二十五、六岁了,这些年轻人看起来,最少也要比她小个三四岁,这年纪的差距,怕是有点大。

陈太忠将车停在停车场里,给田甜打个电话,缓缓走到楼门口,侧头看看那帮人,想分析一下到底谁才是赵喜才的儿子,谁想,他这个动作马上被人视为了挑衅,几个年轻人停止说笑,齐齐地向他望来。

呀喝,一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跟我得瑟?陈太忠哼了一声,也懒得理他们,不多时,田甜背个小包款款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远远地就冲他一摆手,送上一个甜甜的笑容,“太忠……”

陈太忠也笑着冲她招招手,迎了上去,田主持很自然地一伸手就挎住了他的胳膊,冰凉细腻的手臂,紧紧地贴着他粗壮的小臂。

“田甜,这是谁呀?”果不其然,年轻人里其中一人很不客气地发话了,皱着眉头狠狠地瞪着陈太忠,看样子颇有点不善。

他一发话,身边的几个年轻人也都动了起来,呈“一”字型拦住了他俩的去路,不过显然,这应该是一帮不怎么会打架的家伙——最起码也是不常打架,居然连包抄都不会。

可是陈太忠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别的,说话的这家伙的相貌有点难看,跟那京城的孙姐都有得一比了,或许,这个才是田甜不愿意这个人的本意?

“他是我男朋友,”田甜有意将身子再向他靠一靠,笑着答那个男孩儿,“小赵,你看我没哄你吧?听姐的话啊,咱俩不合适。”

陈太忠感觉到右臂的大臂外侧,贴上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心里一荡,禁不住想起了荆紫菱类似地方的厚厚的胸托,心说这搞主持的果然是放得开,胸罩上居然没有多厚的衬里儿。

小赵却是恶狠狠地瞪着陈太忠,眼中蕴含了不尽的恼怒,一边几个毛头小子也摩拳擦掌,“赵杰,要不要收拾他?”

赵杰愣了半晌,似是猛然地想起了什么,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笑了半天之后,才双手向兜里一插,脸一沉,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朋友,给你个机会,离开田甜,要不你会后悔的。”

“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啊,”陈太忠笑得比他灿烂多了,“离开田甜,要不然你会后悔的……还有,你老爹也会后悔的。”

“操,你以为你是谁啊?”这个年龄的男孩,总是不乏冲动之辈,一个身材跟陈太忠仿佛的家伙冲过来,冲着陈太忠面门就是一拳。

对这种草包,陈太忠根本不需要认真对付,伸手捏住了对方的拳头顺势一扭,那家伙登时就身子反转,抬脚一踹,那厮登时就跪在了地上。

做到这一切,他的右臂甚至还挎着田甜的左臂。

“等一下,”那赵杰脸色一沉,急忙伸手拦住了就要抢上前群殴的剩下三人,再次打量陈太忠两眼,他的眼睛渐渐地眯成了一条线——虽然他的眼睛已经是很小了。

陈太忠说的话,他听得很清楚,登时生出了无穷的警惕心,言辞也谨慎了起来,能让我老爹也后悔?“请问朋友,你是哪位?”

“就你,也配做我朋友?”陈太忠不屑地嗤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灿烂了起来,“小子,警告你一声,素波不是通德那种小地方,小心替你家招灾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手一抖,在他面前挣动的家伙只觉得喀喇一声响,却是肩关节已经被抖得脱臼了,剧痛之下,他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啊~”

陈太忠顺势一脚,将此人踹出了一米多远,“啊你个头……打人的时候你怎么没啊呢?”

“有胆子的话,留下名字来,”赵杰的声音越发地冷了,知道我老爹是素波市长,还敢动手打人,真是人要想死,拦都拦不住。

“哼,”陈太忠哼一声,从田甜的臂弯里拽出自己的胳膊,冲着他走上前去,赵杰下意识地想躲开,不过又硬生生地忍住了,他可以丢人,但是不能替老爹丢人。

“你想干什么?”他的话中隐隐有点颤音,腿也微微地在抖动着。

“不干什么,”陈太忠伸手笑着拍他的脸,不轻不重的,侮辱的味道却是很浓,没办法,自打见了红星队的蓝劲龄用这个动作来表现优越感,他也越来越喜欢这么做了——因为看起来够嚣张。

“看在你老爹的份儿上,今天就饶你了啊,”他笑嘻嘻地拍着那张丑脸,那赵杰不知道是怨气极重还是吓傻了,也不躲,就任由他这么拍着。

“以后别学大人泡妞,”陈太忠见他没有反抗的意思,转身离开,兀自大声地笑着,“不服气的话,让你老爹来找我吧……就说你缺少家教,我帮他管管。”

他来的时候,其实还没打算怎么对待赵喜才的小子呢,赵喜才好歹是蒙艺的嫡系,他虽然是有己无人的性子,但是大局还是要考虑的。

可是这帮小子有点不对劲,颇有一点成为纨绔子弟的趋势,要知道,省电视台大楼门口,可是有武警的,当着武警就敢打陌生人,这毛病还能惯?

说句更难听的,当着武警都敢打人,平常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了,卸那个高个一条胳膊,那都轻的,所以他一定要抽赵杰两下,也省得赵杰去找田甜的麻烦!

田甜重要吗?对陈太忠来说,真的不过是比路人强一点,但是,人家帮了他,那么他就要还人情,人情要还就得还得彻底一点,唧唧歪歪的算什么男人?

赵杰看着两人坐上一辆灰色林肯,肆无忌惮地离开,牙齿恨得都是痒痒的,抬手就拨通了他父亲秘书的电话,“方哥,我问你个事情……知道不知道一辆灰色林肯,凤凰的牌子,车主人……可能是车主人吧,是个个子挺高的年轻人。”

“那是凤凰的陈太忠,”方秘书是赵喜才从通德带来的老人,那脑子跟一部活字典差不多,英雄谱背得相当熟,想也不想地就说出来了。

不过,答完这个问题之后,方秘书的声音顿时紧张了起来,“我说小杰,你不是把他惹了吧?赶紧报赵市长的名字啊。”

报我爹的名字?赵杰听得心里就是一凉。

方秘书平时挺照顾他的,出点什么事儿,他宁可先找方秘书,而方秘书也确实背着他老爹帮他处理了不少糊糊事儿,只是,饶是如此,方秘书也有底线——“小杰,有事儿先找我,别拿着你老爹的名头去吓唬别人。”

方秘书这个吩咐,非是无因,赵杰自打上高中,就寄宿在素波的“工农中学”,直到现在大四了,一直是远离通德——没办法,赵杰的母亲不是赵市长原配,原配的一子一女对赵杰很不友善。

赵市长监管不上,而家里供养的钱又不缺,有方秘书的关照,在素波闯点小祸也搞得定,久而久之,赵杰就成了素波理工大学远近闻名的一霸。

但是,方秘书从不许赵杰报老爹的名字,而且将道理也讲得很透彻,“我搞得定的事情,你没必要去坏你爹的名声,我搞不定的——那你更是在坏你爹的名声。”

现在,方秘书都要他报自己老爹的名字了,赵杰听得心里就是一凉,我这是惹了谁了?“方哥,我没报我爸的名字,但是那个陈什么忠就知道。”

“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方秘书一听,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好歹大家都是蒙书记的人嘛,陈太忠看在赵市长面子上,也不该难为小杰才对嘛。

赵杰可是不敢跟他撒谎,说不得只能将事情原原委委地说了一边,当然,他必定会强调一下那厮扭断了高强的胳膊,还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这就是陈太忠的不对了”方秘书一听也有点恼怒,“知道你是赵市长的儿子,他还敢这么做,真是的……”

不过,话说到一半,他的电话就被人抢去了,扭头一看,却是怒气冲天的赵市长,赵市长冲着电话直吼,“你出息了啊,素波放不下你了是不是?”

“爸,那个陈太忠打我,”赵杰一听势头不妙,赶紧叫屈,“还说我少家教,他要替你管我。”

他可是知道,老爹最烦别人说自己少家教,谁想这一次百试百灵的招数没用了,赵市长在那边冷哼一声,“给我滚回来,把事情说清楚……还有,小方你也是的,什么事儿都敢替我做主了……”

显然,赵市长后面的话,就不是冲着赵杰说的了,旋即,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