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98章 完胜

既然发生了如此的插曲,一边又有省台市台的摄影机架着,王江成想再解释什么,那也是徒劳的了,黄泥巴落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不过,站起身扬长而去的,仅仅是李无锋一人而已,他和瑞根的关系势如水火,能来不过是不想扫了姜司长的面子,见到这种场面,心里这个痛快淋漓那就不用提了,当然要顺势火上加油,故作气愤地离场。

面对满场叽叽喳喳的声音,姜司长也实在有点颜面扫地的感觉,等了大概半分钟左右,看到没什么人厚脸皮救场,倒是王江成在大声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终于叹口气站起身来。

他恶狠狠地瞪了瑞根一眼,脸色铁青地点点头,“好,瑞厅长你搞得很好……”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外走去,心里这个气就不用说了,迎接我的是一摊臭水,搞的演示又是魔术,瑞根啊瑞根,见过糟蹋人的,没见过像你这么糟蹋人的。

人和人见面第一印象很重要,事和事同样如此,姜司长若是仅仅遇到这点事情,倒也未必完全沉不住气,可是想想林业厅门口那滔天的硫化氢味儿,他不能不认为瑞根的准备工作做得太差了。

再加上科委也不是像瑞根说的那样“齐心”,那么,就算姜司长再待下去,估计也不会发生什么惊天的逆转,他又是代表了国家林业局出场的,这种情势下,他只能转身离场了,以免给自己代表的中央部委抹黑。

耻辱啊,姜司长的脸上,冷得能刮下一层霜来,走得也极快,用的是那种有失身份的步伐和频率——错非如此,也不能表示出他的出离愤怒!

瑞根也乱了分寸,忙不迭站起身追着姜司长解释,可是姜司长又怎么可能去理他?见他追得紧了,居然冷冷地来了一句,“瑞厅长,请自重。”

瑞厅长登时呆立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大热天的,他却是全身有若进了冰窖一般,身子晃得两晃,差一点就当场栽倒。

如果说李无锋的离场是表示出围观的、已经了解了真相的群众相当不满的话,那么,姜司长的离场,就算是对王江成“土生油”项目的盖棺定论了。

倒是一边市台的主持人挺活跃,揪住董祥麟发问了,“请问董主任,这个杯子事先放进去的时候,您知情不知情?”

这就是赤裸裸地怀疑省科委做手脚了——不过这话也就市台的主持问得出来,省台的一般大局感都比较好。

董祥麟却是哼了一声,转身走了,他实在没办法不走,瞧瞧人家这话问的,再待下去还指不定有什么更难堪的问题呢。

王江成则是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喊着,毫无疑问,经此一事之后,他的“土生油”药剂怕是在中国再也找不到市场了,由不得他不抓狂,“我是被人陷害的,瑞厅长……我是被人陷害的!”

可是此刻的瑞厅长哪里有工夫理他?

被人陷害的?隐身看热闹的陈太忠心里一哼,那是有人碰了桌子,没人碰的话你只会更难看!

若不是你憋着劲儿骗人在先,哥们儿还真懒得理你,搅风搅雨的,只当是你这东西一时判断不出来,就没人治得了你了?

热闹看到这个份儿上,陈太忠也没兴趣再看下去了,瑞根不会因为此事而垮台,但是想要再上进,那是越发地不可能了——把沙省长交待的事儿都办砸了,还怎么上进?

隐身走过瑞根身边时,看着瑞厅长苍白的面孔、空洞而无神的一双眼睛,他的心里禁不住生出了不尽的快意,你再牛逼一个嘛,童山那儿你接着罚款啊。

若是别人见了瑞根这样子,难免还要唏嘘一下,可是陈某人断断不会如此:为了上进,你丫先是昧着良心力捧一个江湖骗子,又找我来要钱,不果的时候,又滥用职权来给我增加压力,做人不能太无耻的吧?

你有权力,哥们儿有仙力,这件事先这么着啦,你要敢再不知进退,哼……

心里絮絮叨叨地念叨着,陈太忠走出了省科委,寻个没人的场所显出身来,给文海打个电话,才知道“一卡通”议标的结果还没出来。

这议标结果,是今天下午才公布,文海忙着跟几家银行搞售后和催款,按说留下他就足够了,但是文主任转述了公交总公司老总的话——“等结果出来以后,希望能跟陈主任坐一坐。”

由此可见,畅厅长的两句话,引起了太多有心人的关注,但是同一句话也说明,这个单子牵涉挺大,大到招标结果出来之前,公交总公司的老总都不敢跟陈太忠见面。

陈太忠有心不理,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这么做未免有点瞧不起人的意思,万一被人惦记上,没准会导致合同在执行中出现什么变数,有高胜利在,他不怕变数,但不管怎么说也是麻烦不是?

就多等一天,大不了晚上把那个老总灌醉,明天再回好了。

他想卖对方一个面子,可是偏偏地,直到下午六点半,这结果还没出来,不过那是因为招标组组长急性胆囊炎发作,没人拍板而已,所有人都在说,这单子已经稳稳地落到凤凰科委了——除非那招标组组长被胆囊炎烧坏了脑子。

胆囊炎能烧坏脑子吗?那显然不可能,不过,没有这个人的签字和盖章,公交总公司的老总就不可能跟陈太忠坐一坐,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是规则。

当然,这个规则肯定让陈太忠不爽了,可是他已经决定不走了,就约定了雷蕾晚上再战一场,雷记者或者身体孱弱,但是有丁小宁在一旁侯着不是?

晚上的饭局,是王浩波和高云风作陪,高公子再次拍着胸脯保证,那一卡通就是进了自家的口袋,王书记则是听说了下午发生在省科委的事情,扯着陈太忠唠叨个没完——上次省科委门前写字楼非法占地的事情就是他找到的证据,可见他在科委的内线等级还不算低。

同一时刻,沙鹏程却是在跟自己的秘书小史发脾气,“我让你处理了王浩波的稿子,是说打进封存的文件里嘛,你怎么就能拿碎纸机碎了呢?”

说句实话,听说了下午发生在省科委的事情,沙省长自己都禁不住皱一皱眉头,亏得我下午没去。

事实上,他若是去了,事情未必能变得如此糟糕,分管省长在场,李无锋就算是再愤怒,也不敢主动站出来将王江成鉴定成“变魔术的”。

可是沙鹏程也很清楚,自己就算去了,也不可能厚着脸皮去宣称那是有人故意“陷害”王江成,这倒不是他没有话事的能力,而是说他一旦这么做了,就变成了坚定不移的“土生油”的支持者了。

同大家一样,沙省长心里对土生油的这件事,心里也有相当的疑虑,他一旦表示出坚定的支持,在未来极可能遭致别人的耻笑。

当然,这耻笑他也未必就有多在意——被蒙蔽了嘛。

这个解释虽然有点丢人,但却是很拿得出手的:只有不做事的人,才不会犯错,没有人能精通所有的事务,大不了认个错就完了,谁还能抓住点学术问题不松手?

因为学术问题引发轩然大波的事情是有的,个人恩怨甚至直接影响了改革开放的路线,这很正常,但是以此为借口逆推从而影响到政治生涯这种事,却是绝对不正常的——以言罪人是封建社会才有的。

可是他若是真的表明了立场,不但显示出了弱智,更重要的是,他就是在“保土派”和“保林派”中做出了选择,这个题目就太大了,更别说在天南省的范围内,他就算得罪了蒙系的陈太忠,而杜系绝对不会有兴趣救他——他们只对他空出的副省长的位子感兴趣。

到了这步田地,王浩波递来的稿子,未尝就用不上,所以沙省长猛地想起,自己似乎还接过这么个东西来。

可是小史秘书心里就冤枉了,沙省长你当时随手一划拉,我只当你就是不要了,“要不我再去找王浩波要一份?”

沙省长沉吟良久,方始缓缓地摇摇头,叹口气没再说什么。

次日中午十点,公交总公司给文海打来了电话,宣布凤凰科委的服务公司获得了素波公交“一卡通”系统一期工程,要他下午一上班就来签合同。

敢情,那招标组组长的病情刚稳定下来,什么时候能好实在说不准,出院更是遥遥无期,畅厅长怕这段时间里有人发力,导致事情再有反复,索性一个电话打给公交公司,“能签就签了,总不能一个人住院,大家就不干活了吧?”

公交公司的侯总跟陈太忠的饭局那是敲定了的,侯总想晚上请客,陈太忠却是坚决不答应,“晚上我就回了呢,还是中午吧。”

中午喝酒,总要短一些,陈太忠想着我多待一天陪你喝酒,已经挺给你面子了,你要是人心没尽那就没意思了。

不过这个喝酒的场所,侯总定得倒是定得挺古怪的,居然在“合家欢”的三号店,虽然这三号店就在公交公司门口,可陈太忠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果不其然,一桌人刚刚落座,“合家欢”的老板周兴旺笑嘻嘻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哈,恭喜陈主任又得个大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