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94章 人情

就在陈太忠和文海等着公交总公司的人叫号的时候,高胜利也接到了部里的电话,来电话的是个老副部长。

老部长已经是六年的副部了,只等退休呢,在部里没啥权力可人缘儿还不错,人也比较正直,通张高速路能立项批下来,他多少也起了一点推动的作用。

“小高,怎么回事?你们那个一卡通系统,直接就内定了?”老部长说话有点不客气,“我不是说了吗?要多考虑考虑深圳那一家。”

内定?高厅长苦笑一声,反正跟老部长,他也没掩饰的必要,“XX部长,人家凤凰科委给我们拉了两个多亿的投资,杜老板都接见了。”

“不就是个接见吗?”老部长开始不讲理了,“小高,我从来不跟你说私事儿的,就这么一档子事儿,是我老领导的外甥女儿搞的公司,这点面子都不给?”

“光是个接见也好说了呢,”高胜利心里也苦笑,没办法,遇上这老头儿,谁都得头疼一二,人家性子直,他也只能直来直去地解释了,“这个凤凰科委,是我们蒙老大有意扶持的典型,老部长,这也就是您,我才说这掏心窝子的话……您要不信就去打听,凤凰科委的小陈去蒙艺家,那是啥时候想去啥时候去。”

“啧,”老部长咂咂嘴巴,心说居然有处级干部能同时获得杜毅和蒙艺的支持?这小子八成是在胡说,不过那个什么主任,能得到其中之一的支持,他也就没办法了。

可是想一想,他还真有点不甘心,就耍赖了,“那么,这个我就不说了,反正我是张一次嘴了,小高,你要买我这面子,就给他们再找点活。”

“再找点活,”高胜利琢磨一下,觉得有点为难,人家这公司玩的都是高科技,可是高速路的大头是在施工上呢。

不过想来想去,还真是让他想出了一个点子,“老部长,您不是还跟几个省市的交通系统不错吗?凤凰科委这儿,弄出了一个高速路的无线紧急呼叫的系统,全国独一家,您划好几个省,我让凤凰科委的不要去做,交给那个公司代理,怎么样?”

“唉,你这家伙就是滑头,不从自己口袋出钱,”老部长笑着骂他一句,“无线紧急呼叫的电话,是吧?我去问一问,你要忽悠我,我可跟你没完。”

跟我没完吗?高胜利笑着放下了电话,大家无非都是需要个台阶而已,诚然,老部长扶人的本事差一点——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副部了,可是歪嘴的能力却是尚可。

不过,老头儿一辈子没怎么害过人,为这点小事惹他高胜利加上蒙艺和杜毅,实在太没可能了,而且,高胜利也没有打算直升交通部的副部——他脑子又没坏了。

交通部的权力实在太大了,全国那么多交通系统,部里又那么多部门、院校、附属厅局和设计院什么的,有资格的人实在太多了,哪儿轮得到他考虑?

越到上面水越深,高胜利非常清楚自己吃几碗饭,老实地经营自己的副省长之路才是王道,也是分管一片河山,退之前能捞个常委混混,也就不枉此生了。

正因为如此,他真没必要太在意老部长的话,不过,在意不在意是一回事,表示不表示出来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对那些要面子的人而言——老部长真的要怒了的话,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的。

所以,高胜利还必须恭敬一点,总算是前两天他听自己儿子说起,陈太忠打算划出几个省来给儿子经营无线应急电话,这原本是不大的事情,可是高厅长觉得,自己的儿子在陈太忠的开导下,有点开窍了,所以就暗暗记下了此事。

眼下老部长想要项目,可是省里这点活儿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匆忙之间高胜利也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项目——严格地说,类似的项目不是没有,不但比较隐秘而且还是他手拿把掐的那种,但那是高厅长用来公关的,要给也要给够份量的主儿。

老部长的份量,基本就在那张面子上,既然你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小人,我高某人就权且欺之以方——给你一个科委的新产品的代理,也算个心意了不是?

当然,若是老部长真的能指定几个省份的话,高胜利也不怕陈太忠不给,大不了让儿子打着旗号去要就成了,匀一二个省份给老部长却也不算什么,反正看眼下这架势,全国基本上每个月都有新的高速路开工,刨食儿的地方这么多,大家谁能碍着谁?

反正估计老头儿就这么一问,高胜利如此判断。

谁想,他可真的琢磨错了,老部长放下电话之后,冷冷地一哼,冲自己的秘书一扬下巴,“去给我问一下,凤凰科委的无线呼叫应急站,是不是挺有名的?”

老部长性子比较直,人却是不傻,高胜利这次顶了他,真的让他有点挂不住,心说你不就是看我老了不顶用了吗,随便拿个东西给我?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这次一定要认真一下,老部长下了决心了,他现在已经改变不了“一卡通”的投标结果了,可是必须判断一下高胜利给自己的这活儿能不能做,能做的话,这就算对老领导有个交待了。

若是不能做的话,少不得他就要敲打敲打高胜利,至于说该怎么敲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总之得让大家明白,我可是还没老呢。

结果,这一打听,老部长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凤凰科委真有这东西,而且在全国也才是天涯省那块上了七个点,已经接受过部里和发改委的检测了。

要是搁给别人,或者只看到了这东西的不成熟,可是老部长却是看到了里面巨大的商机,这玩意儿果然是独家买卖,甚至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一块,趁此机会,从几个省份上拿走这样的项目,简直无须跟任何人竞争。

其实这也是他想得左了,这么大的交通系统,这种拥有广阔市场的新东西没人惦记才怪,不过,大多数惦记的人也只能是惦记,因为他们不具备改变紧急电话设计方案的能力。

有能力改变这设计方案的人,却是又没兴趣操心这种小事,不过老部长这里却是独独地例外,他不但有能力影响设计方案,而且得了高胜利的许诺之后,也不需要担心凤凰科委那里不好沟通,或者出现什么样的变数。

不过,老部长也没兴趣去强行推动改变设计方案,那玩意儿难度也不算小,不但要跟设计院的打招呼,还得跟项目所在的省沟通,太费劲儿了。

反正有了这个东西,他是能给深圳这一家一个交待了——这年头哪个项目都不是说谁就能稳稳吃下的,天南那里出了点变数,可是我这不是给你们协调了点新项目、好项目回来吗?

老部长真的是比较注重面子的,但也仅仅是限于面子,给出交待这就算齐活儿了,这年头的干部,能做到他这一步的,已经是对老领导够尊重了。

当然,对于高胜利,他也不能再怀有什么愤懑之心了,每个人总是要面对这样那样的压力,难道不是吗?

老部长这边将事情敲定落实之后,素波这边的招标也就告一段落了,凤凰科委这帮人进去议标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而做主讲的杨帆,说话不但不太顺溜,语气有时候还有点冲,面对一些质询,动不动就来一句“这是常识啊”什么之类的,搞得都没人想多问了。

要是换个人,敢在议标的时候这么做,那肯定是要失分的,不过杨帆代表了凤凰科委,这么说话,反倒是展示出了些许的傲气——我们凤凰科委就有这个底气和自信。

只冲着畅厅长的几句话,别人当然也不敢跟他认真,心里虽然难免愤愤不平,可是也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很快地,话题就转移到了整体费用能否下调,还有付款方式上了。

这不是招标,是议标,不存在什么低价中标一说,凤凰科委这边适当地让了百分之五下来,一个年纪大点的评委真的坐不住了,“你们是五家里价格最高的,第二高的现在谈下来的价钱,跟你们差得太多了,我们是倾向用你们的东西,不过这价钱……也太离谱了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可见人家真的有点恼火了,文海的手在桌下捅一下陈太忠,陈太忠却是浑然不觉的样子。

文海见状,也知道陈某人铁下心思就要暴利了,说不得咳嗽一声,“刘主任,这个,我们的科技含量高,又是本地企业,售后服务那肯定没有问题……”

总之,就是二十分钟,凤凰科委的人就出来了,然后大家各自散去,等着回头招标组的通知,天大信息的副总居然在门口拦住了招标组的一行人,要请大家吃饭。

招标会才开完就这么做,这绝对是犯忌讳的,可是人家还就这么做了,显然,天大信息在素波行事,也颇有点跋扈的味道,更不排除这一切纯粹就是做给凤凰科委看的。

招标组对天大信息的人也是客客气气的,不过再给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现在就跟着出去吃饭,陈太忠见状,也懒得多说什么,率先下楼走了。

文海这次来,是借了邱朝晖的车来的,他载着杨帆默默地跟着陈太忠的林肯,心里正琢磨这次招标的胜算呢,却不防前面的林肯车猛地一个点刹,文主任也赶紧踩刹车:我说,你这怎么开的车啊?

“热烈欢迎国家林业局领导莅临指导,”杨帆看着车外,嘴里轻声念叨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