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77章 民间科学家

“两位找谁?”邱朝晖正被李主任缠得头晕眼花呢,眼见有人来了,忙不迭岔开了话题,犹豫一下,又站起了身子。

原本,邱主任是该站起身来迎接人的,最近他这里最常出现的,就是前来打听申请创新基金流程的人,还有拿着方案书、可行性分析报告、专利证明或者国家科技鉴定成果之类的。

可是,瑞根副厅长的领导派头十足,虽然因为天热,只穿了一件看不出牌子的短袖衬衣,但是那份稳重中带一点矜持的架势,却是一般小人物学不来的。

王江成教授就要差很多了,虽然瘦高的个子和鼻梁上的无框树脂眼镜使得他看起来有点学者的味道,但是那一双眼睛实在太灵活了,说是领导的秘书吧,年纪又略微地大了一点。

再加上邱主任有意让李主任明白,自己这边又来重要客人了,自然就站起身了,说穿了他就是想借此暗示,向李主任强调一下自己的态度:你那星火计划项目的钱,不要找我来。

“我是省林业厅的瑞根,”瑞厅长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冲邱朝晖伸出了手,“你就是邱主任吧?早些时候跟你通过电话了。”

他身材适中,虽然已经四十六岁了,看起来却是三十岁许人,动作也矫健得很,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这也是沙省长赏识他的缘故之一。

“哦,是瑞厅啊,”邱朝晖也笑着点点头,从桌后转了出来,两人握手之后,邱主任伸手延座,自己转身去找杯子冲茶。

李主任倒是眼光机灵,见状轻声笑笑,“邱主任,你和领导谈事,我帮你们冲吧。”

我其实……不想跟这个家伙谈事啊,邱朝晖笑着点头,心里却是暗叹一声,昨天瑞厅长打电话过来,他只当对方来不了这么快呢,随口就说这两天不会出去,过两天就“保不准”了,谁想人家第二天倒找上门来了?

要说世界上有比同金乌的李主任谈话更郁闷的事儿,大概就是跟林业厅瑞厅长的谈话了,邱主任一时觉得,自己刚才也算是幸福了。

“土生油”这个项目,他是持强烈的怀疑态度的,但是既然陈太忠无意强行推动,他反倒要多了解一下这个东西,以免对不住小陈的信任。

可是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优化土壤结构,还真的是近年来有点影响的话题,不光是土生油,还有如何解决土地中残留农药、防止土地板结、解决废水对土地污染的影响——话题从酸雨一直到不同植物对各种元素富集性的吸收。

其中这土生油不算重点,但是也有类似的猜想,可是绝对没有人敢权威地说,这个东西绝对搞得出来,甚至都没人做类似的试验。

唯一例外的,就是这王江成了,这个王教授高中毕业,属于自学成才的那一种,套句时髦点的话,此人算是“民科”——民间科学家。

关于王江成的话题,现在也算是热门,有人置疑他的发明,也有人保持缄默,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学术界没有几个人公然站出来支持他。

十有八九是个骗子了!这是邱朝晖的猜测,可是昨天瑞厅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张口一个“沙省长很重视”,闭口一个“今年的洪灾,足以为戒,我们不能再漠视水土保持这个问题了”,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邱主任当然听出了其必得之心。

怎么陈太忠不在呢?这是邱朝晖眼下最想抱怨的,他也算是性子比较硬的了,稍微地扛一扛瑞根这个林业厅长倒还问题不大——老子科委又不归你林业厅管。

可是,沙省长那儿怎么办?谁帮他邱某人扛着?

“嗯嗯,这个就是王江成先生了吧?”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了,邱朝晖终于是放下了心中的纠结,笑嘻嘻地转头看看瘦高的中年人,“久仰大名了啊。”

他称其为“先生”而不是“教授”,已经是隐隐摆明了立场,你民科就是民科,不要往教授里面混,想让我喊你教授?可以啊,麻烦你把高级职称证书拿出来吧。

瑞厅长笑着点点头,脸上却是没有半点不悦的神情,他听出了邱朝晖的意思,但是无法叫真,只能在心里暗自嘀咕:这文化人就是酸腐,那个职称很重要吗?这年头高分低能的人多了,能做了事情的,才是人才。

你们这凤凰科委还真的是牛啊,手里有钱说话就是不一样,瑞根想到这里,真的想苦笑一声了:一个副处连我这副厅都不放在眼里啊。

“我的名声还不够响亮,”王江成沉着脸摇摇头,对邱朝晖话里若有若无的置疑之意,他也听得明白,只是他也没有计较,而是淡淡地指出了一个事实,“要是足够响亮的话,也用不着来贵单位化缘了,太多的人没有意识到水土保持这个关系国家存亡的问题的重要性。”

国家存亡吗?民科果然就是民科,用词很不慎重啊,邱朝晖淡淡一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王先生搞的这个‘土生油’的理论,我已经或多或少地了解了一点,不知道能不能提供一下药剂的制作配方?”

“这个绝对不可能,”王江成斩钉截铁地摇摇头,很傲然地回答了,“为了保密,我连专利都没有申请,我只能向你们做演示,你们可以对试验结果进行鉴定。”

跟“水变油”的王洪成越来越像了!邱朝晖本来打的就是以进为退的主意,不过听到这个回答,心中还是不禁生出了些许的感慨。

“那么好吧,我能理解,”下一刻,邱主任点点头,他“退而求其次”了,“有没有详细的土壤结构变化分析报告?或者是土壤养分和红外光谱测试的结果?”

“这个也没必要,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王江成笑一声,脸上的傲气越发地浓了,“等我做了演示之后,红外光谱检测,你们可以做,我会配合的。”

啧,邱朝晖越来越头疼了,这不就是昔年哈工大旧事的翻版吗?这一刻,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有的人明明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还偏偏地无能为力了。

“那你总该有一套相应的理论吧?”邱主任再退一步,顺便还看一眼瑞根,我可是很给你瑞厅长面子了啊,“比如说,你为什么能那么准确地预见药剂的自然分解期限?”

“这个药剂,从研发到现在,我用了二十年,为此我都倾家荡产了,”王江成不回答前面关于理论的问题,单抓住后面的话回答,“相关数据我都有记录,你们不信的话,可以用数据来反驳我。”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邱朝晖也实在地避无可避了,对方这话就差明着说——我知道你们体系里的人对我们民间科学家有偏见和歧视,你用数据来驳斥我吧。

瑞厅长也听出来了,自己请来的客人有点恼了,轻笑一声,稳稳地插话,“邱主任,这个项目,林业部有关领导是比较看好的,还有新组建的国土资源部,也有领导很重视。”

我靠!邱朝晖一时想骂人了,怎么着,姓瑞的你嫌沙鹏程的力道不够,吓不死我,又搬出这么大的两尊神出来?

“不会吧?”他很愕然地看向瑞根,有意多套出点东西来,“瑞厅长,部里领导重视,那还会缺开发和启动的资金吗?”

“唉,还不是王教授被传统学术界排挤,拿不出什么像样的报告来?”瑞厅长摇摇头,苦笑一声,“所以才向你们科委张嘴,要是你们能做出合适的鉴定,也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

“不过,部里真有领导比较重视,”他脸上浮现出郑重之色,随口报了两个领导的名号出来,“……这个你们可以打问了解,不是我瑞根杜撰的。”

听到那俩领导的名字和职位,邱朝晖脸色又是一变,越发地恨起陈太忠来:太忠啊太忠,到了用你的时候了,你倒是跑得不见了,这这这……老邱我扛不动了啊。

不过,看着瑞厅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邱主任也不能就坐在那里发呆不是?于是笑着点点头,“好吧,我们会尽快安排这个演示的……对了,我给陈主任打个电话先。”

陈太忠的电话,依旧是“正在通话中”,不过邱朝晖发狠了,拎着电话就是不放手,他知道陈主任的手机开了“呼叫等待”功能,你忙?我就用嘀嘀嘀的提示音不断地提示你!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陈太忠终于接起了电话,很不耐烦地发问了,“啧,老邱你这是在搞什么嘛,我都忙死了,什么事儿?说!”

“瑞厅长和王江成先生来了,”邱朝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子,冲两位客人歉意地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凤凰科委果然是那个年轻的副主任说了算啊,瑞根见状,心里暗自嘀咕一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