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76章 众口一词

邱朝晖这么小心谨慎地发问,自然是有道理的,王洪成是前几年学术界著名的丑闻,不过那时候陈主任应该还在上中学甚至小学。

而眼下陈太忠以高中生的资格,成为了科委的副主任,邱主任生恐对方从自己的话里听出影射之意,当然也就要小心地解释。

“王洪成是谁?”果不其然,陈某人真的是一头雾水,他奇怪地看邱朝晖一眼,犹豫一下又发问了,“我该知道他吗?”

这话他说得有点不客气,不过却也没有针对谁的意思,难道是王江成的兄弟?很有名的学者还是说……很大的领导?

“咳咳,这个……”邱朝晖咳嗽一声,好好地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缓缓开口,“王洪成是前几年搞‘水变油’的那个,不过事实上,那是一个骗子。”

“水变油?”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随即缓缓地点头,“这个我还真有印象,我们物理老师说根本不可能,化学老师却说没准可能。”

物理是从能量守恒角度说的,化学是从催化剂万能角度说的,这很正常,邱朝晖笑着摇摇头,“事实证明那是假的,不过是加了催化剂之后,水和油混到一起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陈太忠笑着摇头,挺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哥们儿的智商还不像你想像的那么不堪,后来根本没有发生化学老师憧憬的“能源革命”,那当然就是假的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停顿在那里了,好半天才皱着眉头发问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王江成的研究成果,可能跟王洪成一样,是骗子?”

“我只是觉得……很有可能,”邱朝晖也犹豫一下,最后还是重重地点点头,“这不是说他俩名字像的缘故,关键是……这么轻易就能改变土壤结构,啧,怎么说呢?中科院的那帮院士都是吃干饭的啊?”

“啧,俩项目名字还差不多呢,一个是‘水变油’,一个是‘土生油’,”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大才民间也有,你们一说就是中科院什么的,我不爱听这个,一个中科院,怎么可能垄断所有的人才?”

他这么说,倒不是要坚持搞这个项目,而是纯粹不满意邱朝晖对中科院盲目的推崇,习惯了成功的人,就会养成对权威不盲目信任的毛病,不过严格地来说,这毛病也不能说就绝对是坏事。

事实上,陈某人有充分的理由说这句话,他就是散落在民间的大才啊,哥们儿就不信中科院的院士里,有能修仙飞升的——怕是他们连这套理论都没听说过吧?

我就知道是这样!邱朝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真想揪着陈太忠的耳朵怒吼一声——小陈,不学无术不要紧,可是不学无术还要站出来丢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反正我对这个项目不看好,”下一刻,邱主任睁开眼睛,很坚决地摇摇头,“这不是意气之争,纯粹是从学术角度上出发,太忠,我会坚持我的观点的!”

“喂喂,老邱老邱,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呢?”陈太忠皱皱眉头,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嘴巴啧啧有声地咂巴两下,“有意见可以提嘛,我又不是听不进去,你做出来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给谁看啊?真当自己是革命烈士了?”

“唉,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强行推动这个项目呢,”邱朝晖被他的风凉话逗乐了,不过接下来,他的脸色又郑重了起来,“这么说吧,其实……我能想像得到,这个项目一旦成功,会给咱们科委带来多大的名声,你心动了我也能理解。”

“你胡说啥呢?”陈太忠脸色一整,悻悻地白他一眼,“名声于我如浮云,关键啊……咳咳,我不是在东临水干过吗?知道这水土流失之后的惨样。”

说到这里,他脸上居然摆出了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旋即又是重重地一叹,“唉,东临水的村民,那是真苦啊……”

装吧,你就装吧,邱朝晖心里有点想笑,陈太忠对政绩近乎于病态的执着,简直是科委都知道的了——这倒不是陈某人露出了什么马脚,而是说,陈主任做事儿太完美了。

该争取的,丫会没命地去争取,中间若是遭遇了阻力,是神挡杀神遇佛灭佛一般的疯狂;可是该放权的时候,手一松就放走了,虽然此人个人生活有点小小的瑕疵,但是能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事业中去,忙得都快吐血了,他图了什么呢?

好像没啥可图的,大家很愕然地发现了这个事实,不图钱不图权,一心为工作——那不就是图个名声吗?陈主任正年轻呢,前途一片光明,自然不会计较区区科委里的这点东西。

邱主任心里正嘀咕呢,耳边又传来了陈太忠略带迟疑的问话,“老邱……你觉得这个项目,真的不能搞?”

“这个嘛……”邱朝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摇摇头,“我也是保持怀疑而已,因为这不符合认知,对了,这个王江成,是哪个学校的教授?”

这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问,只觉得这个项目可能不错,马上就找你来了。”

邱朝晖看他一眼,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不过到最后还是微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也对,搞学问就是要有个严谨的态度,我也不该先入为主,有点固步自封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陈太忠也是笑着摇头,“老邱你能坦诚地先做出假设,也算是给大家敲了一记警钟,挺好的嘛。”

他何尝听不出来邱主任是违心之言?不过人家能这么说,已经给他面子了,他可是没跟老邱斗法的心思,他现在着急的,是落实这个项目的可行性——要真是骗局,哥们儿这面子可就丢大了。

从邱朝晖处出来,陈太忠将车停在一个隐秘场所,立马拨通了梁志刚的手机,现在科委欠他情最多的就是梁主任,随便问两句,那家伙不能出去乱嚷嚷吧?

梁志刚一听,陈主任问的居然是这种项目,登时就不作声了,隔了好半天才犹犹豫豫地问一句,“邱朝晖怎么看这个项目?”

“梁主任,我是问你呢,”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事实上,梁主任没有如他刚听到这个消息一般地欣喜若狂,这足以让年轻的副主任意识到一些问题了。

“这个,肯定是个好项目嘛,”梁主任的回答,一般都是滴水不漏的,“不过相关技术和理论呢,咱们还需要认真验证一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

“老梁,你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啊,”陈太忠愈发地恼怒了,声音也大了起来,这样的关键时候,你跟我耍滑头?“我只想问你个人的看法,你认为这个项目,可行性有多高?”

“咳咳,”梁主任当然听得出陈主任恼了,说不得咳嗽两声,“太忠,我个人认为,这个项目有点危险,我这也是实话实说了……对了,你可以问问荆老师嘛,他一直在科研第一线呢。”

不找你落实一下,我怎么会去荆涛那里丢人?陈太忠悻悻地挂掉了电话,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看来这个项目,是大大的不乐观了,这让他感到了一丝茫然。

不过还好,他既然知道大家的意见偏向哪个方面了,倒是可以打个电话给荆涛了,下一刻他拨通荆涛的电话,“荆教授,我听说了一个挺可笑的事儿,不过为了对工作负责,还是想跟您了解一下情况……”

邱主任和梁主任已经表示出态度了,陈主任当然也要认为此事“可笑”,从官场角度上来说,随大流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不随大流标新立异那才叫找死。

荆教授耐着性子听他陈述完,好半天才重重地叹一口气,“这个……土壤地质这一套的,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太忠啊,这件事,我怎么听怎么有点邪行,要是按我的理解……”

他又沉吟一下,才轻声发话,“反正这件事,让我又想起了王洪成的‘水变油’,你能这么慎重对待,倒是件好事。”

这个王洪成真的这么有名啊?陈太忠有点憋不住了,他这次可是连王江成的大名还没报呢,“荆教授,这个王洪成……是怎么回事啊?”

静静地听荆涛解说完之后,他轻松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荆教授为我科普扫盲,好了,不打扰您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坐在车里静静地寻思着,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灿烂了,当然,若是丁小宁在场的话,自是知道,某些人又要倒霉了……

王江成来得比大家想象中的还要快,陈太忠接到沙省长电话的第三天,林业厅的瑞根副厅长用自己的专车送过来的。

陈太忠的电话始终都是在“正在通话中”,瑞厅长也懒得再等,说不得就直接奔了凤凰大学门口邱朝晖的办公室而去。

邱朝晖正跟金乌县县科委的李主任僵着呢,李主任此来,也是要中小型高科技企业创新基金来的,“特色水产养殖和特种经济动物养殖,我只要一项。”

“你找星火计划要去!”邱主任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却不防见到门口进来两人,“请问邱主任在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