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75章 超级项目

一条龙服务地接待这俩北京的记者,搞得陈太忠真的有点郁闷,这年头只有他挣人钱的份儿,别人跟他吃拿卡要的机会实在是太少见了。

不过科委的其他人,却是或多或少地表示了理解,邱朝晖说得更是赤裸,“多少地方想花钱都请不来人呢,你还计较那么多。”

其实这都是陈某人表面上的抱怨——他只是觉得有点没面子就是了,听到别人劝解,虽然还做悻悻然,口气却是已经软了,“咱们有了先进经验,还要花钱打广告,真的有点那啥。”

然而,事实证明,这广告的作用,还真的强大得离谱,尤其是那报导凤凰科委的软广告一上,科委这边顿时就忙得不可开交了,效果那是出奇的好。

反应最快的,并不是各地的科委,而是各个院校的老师,这年头知识已经不是清贫的同义词了,是的,知识也是有价的,教授们都在寻找将胸中所学转化为经济效益的催化剂,既然《科学日报》说,凤凰科委这里有数亿元的经费,不管它是火炬计划扶持资金也好,中小型企业创新基金也罢,反正这里有钱。

按说,各大高校都是当地政府科技资金或者企业技改资金关注的对象,不过现在买不如租的理论挺畅销,用于研发的资金量真的不多,而且搞科研的人里,情商不够的一抓一大把,到处都是抱着研究成果找不到资金的主儿。

就在凤凰的报导见报的第三天,科委的电话就忙不过来了,这时候凤凰市乙种电话的初装费费还是三千,市科委三个点一共十二个电话,由于来电的多是询问申请资金扶持需要什么手续,一时半会儿不太好解释清楚,要是有人想通过固定电话联系科委的人,会发现基本上所有的电话都处于占线状态。

也有人通过天南省科委同学或者师生的关系,搞到了凤凰科委几个主任的电话,所以几个主任的手机,大多时候也在通话中,由于陈太忠的名声在外,找他的电话,那是格外地多。

还好,陈主任已经习惯了各色电话的轰炸,倒也没怎么在意,而且他应付这种电话也有窍门,该找邱朝晖的他介绍到邱朝晖那里,该找梁志刚的他介绍梁主任的手机。

分不清该找这两位哪一位的,他就把俩手机号全告诉对方,至于兄弟单位取经的电话,那就是介绍到文海和李健那里。

只是,有的人的电话,他还是无法拒绝的,就像现在他接的这个电话,虽然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我是沙省长的秘书,沙省长想了解一下凤凰科委这个创新基金的运作流程。”

沙鹏程副省长是分管农林水的,跟科委不搭界,所以陈太忠挺不想搭理这个电话,可是,人家好歹也是副省长的秘书,他也不能一句话就打发走人,太过失礼不是?

沙省长秘书这个电话,打过来也是想了解一下什么样的项目才能得到扶持,沙鹏程是天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总指挥,面对这次全国性的洪灾,他一直战斗在最前线,有着深刻的感受,也有最前沿的认识。

这次洪灾的发生,固然跟全球气候异常有关,但是在沙省长眼里,跟严重的水土流失也不无关系,天南省的水土流失现象也很严重,比上不足比下却是绰绰有余。

林业厅也是他的分管范围,近一年来林业厅的厅长一直空缺,虽然有常务副厅长从中周旋,不过工作总是要受到点影响,只是,那个厅长的位子烫手得很,沙鹏程看好的人资历太浅,那党组书记又是林业厅的老人执意要一肩挑。

上面斗得一塌糊涂,下面自然也就有放羊的趋势,各大国有林场存在不同程度滥伐和盗伐的情况,导致水土保持工作面临极为严峻的形势。

就在这个时候,他所赏识的那个林业厅副厅长瑞根,提供了一个听起来很不错的消息:有人研究出了一种能增加土壤黏性的高科技产品,纯天然无污染,类似于增强土壤腐殖质的效果。

只要将那药剂溶解在水中向土里一撒,就能改变土壤结构,让松散的土质变为黏质土,却又不会导致板结,还不会影响植物的生长,在自然环境下,该物质被分解的年限为十年到十五年。

土壤黏性增大,自然就极大地提高了水土保持的先天条件,一旦广泛推广,别说是区区的天南省,就是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黄土高原,也要旧貌换新颜了,黄土性散,最是容易被冲刷,所以黄河才成为世界上含沙量最大的河流之一。

这种药剂绝对是划时代的科技产品,对那些水土流失严重的地区,将带去革命性的变革,大家都知道,水土流失最难被根治,这并不是强制去种几棵树,利用木本植物发达的根系就维持得住的——这只是必须的手段,而不是治本的手段。

形成水土流失的原因很多,但抛开全球气候变化这个重大的、不可控因素外,大多数都是土壤表面植被被破坏,出现了裸露的地面,裸露的地面经不住雨水的冲刷,于是,富含腐殖质的表面土壤——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熟土被冲走,露出了深处的生土。

熟土被冲走,不但让河流湖泊产生了富营养性污染,而且导致植物在生土上不能快速生长,而缺乏腐殖质的生土,大都又没有熟土的黏性,这越发地加重了水土流失,所以说,生态环境被破坏,是连锁性的,破坏容易建设难。

这个增加土壤黏性的药剂,简直就是革命性、颠覆性的发明,太值得推广了。

当然,沙省长秘书能交待的,肯定也就是这项技术一旦付诸应用,会带来怎样的效果,至于说瑞根副厅长想以此为由,攀上林业厅厅长的宝座之类的话,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陈太忠一听,也怦然心动,这“革命性、颠覆性、划时代”之类的评价,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这可是比什么填补国内空白或者国际领先牛得太多了。

再想到曾经“工作和战斗”过的东临水村,他越发地坚定了扶持这个项目的决心,东临水是石漠化了,而不是荒漠化,但是想来那些荒漠化的地区,也是极惨的,而这个药剂能变荒漠为良田,再怎么支持都不为过。

至于说这是省里的项目而不是凤凰的项目,一时他也顾不得斤斤计较了,小事情上,是要计较自身的政绩,要有本位主义,可是这种利国利民的大事,不支持就实在没天理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钱够不够用,“这个项目可以考虑,不过不知道需要多少钱?”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沙省长的秘书如是回答,“回头让王江成教授跟你们联系吧,沙省长的意思,是想尽快地把这个科研成果落实到实处,如果有必要就大力推广。”

王江成就是搞出这个药剂的教授了,目前这个药剂,有个土得掉渣得名字,叫做“土生油”,不过倒也是形象得很,油可不就是黏糊糊的吗?

那就得赶紧通知邱朝晖了,陈太忠挂了电话,就往凤凰大学赶,浑然不顾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最近科委的人正琢磨着先从这四亿多里,挤出一半的钱搞房地产呢。

搞房地产这个建议,是乔小树市长提出来的,他的意思是说,既然你们科委对项目审核这么严格,手里的钱一时花不了,那何不来搞房地产?这可是眼下的大热门,回报率也极高。

乔小树虽然弱势,可也是不折不扣的副市长,别的本事或者不行,协调几块地皮出来,那还绝对不是问题,平等条件下,科委甚至可以将手伸进几块比较热门的地皮上——当然,该交的费用也不能少交。

科委的主任们心里都知道,乔市长的心思,还是在科委大厦上,这钱一旦能用来搞房地产,自然也能从中弄出一点来盖办公楼,万事开头难,口子撕开了,跟进就容易多了。

当然,科委的房地产公司一旦成立并且开始运作,乔市长必然也是要插手的,不过这一点大家也有心理准备,钱是赚不完的,分润给乔市长一份又是多大点事儿?还是那句话,只要陈太忠在,小树市长也不可能做事太过不是?

至于说挪用了创新基金搞房地产,会不会导致真有好项目的时候资金不足,这个大家也不介意,房地产之所以被称为“滚动发展”的行业,那就是说盖起楼来之后,拿楼贷款是很方便的,现在科委无须贷款,等楼起来了,真有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拿楼抵押贷款就完了。

正经是眼下四亿多资金闲置,才是最大的浪费,一点都不符合经济学理论,钱活动起来才是钱,再说了,人家投资方也有利润要求不是?

现在,这个观点的声音在科委是越来越大,大到领导层上有压力下临怨气,所以最近几个主任在积极地讨论这件事情。

有了这个土生油药剂的项目,陈太忠当然要着急了,匆匆地找到了邱朝晖,邱主任静静地听他说完,犹豫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发话了,“太忠,我这人一向性子直,你也知道……”

“没事,你说吧,”年轻的副主任心里,生出了一丝警惕,这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听到王江成这三个字,我就想起了王洪成,不知道你听说过这个人没有?”邱主任小心翼翼地解释着,脸上挂着淡淡的苦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