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73章 前景

陈太忠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科委的三个主任齐齐地聚在小会议室里,等着他来,因为大家一致认为,该好好地劝一劝陈主任。

陈某人居然想跟《科学日报》的记者收采访费,这让三个主任大跌眼镜,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联合创办的报纸,你要收费?

正好,邱朝晖关心一卡通在素波的进展,梁志刚却是刚从纪检委的审查中全身而退,心情正在舒畅,文海也有事找陈太忠商量,所以就一起等人了。

陈太忠的理由是:我的时间是用来做事的,我要是在科委,那接受你采访无所谓,可是这么巴巴地把我从素波叫回来接受采访——这毛病不能惯吧?

还好,《科学日报》的俩记者不在场,科委的分管市长乔小树今天中午请客,首都来的记者被邀去喝酒了,下午是人家对乔市长的专访。

“太忠,《科学日报》是中央的新闻媒体,你可不敢乱搞,”难得地,老好人梁志刚居然最先开始批评陈太忠,不过,仅从“太忠”这亲切的称呼上,也知道梁主任是真心着急了——陈太忠如此殚精竭力地保他,他要没点回报,也太不成体统了不是?

“对啊,要是别的省的省报,那随便你收费了,”邱朝晖也发话了,他说得更实际,“除了咱省的媒体和中央的媒体,你想怎么搞都无所谓,得罪了北京那帮人,你就等着吧——大邱庄的禹作敏你总知道吧?”

禹作敏曾经口出狂言,说是买得下中国电视台,其狂妄可见一斑,但是其后他的下场,却是最好的注脚,禹某人成也八九年败也八九年,八九年他在《人民日报》露面,然而,他视八九年的中视为失败者,浑然不想后来的人事调动,最终栽了。(这段纯属作者杜撰,请勿妄加评论。)

“好吧好吧,我也就是随便说说,”陈太忠面对几个主任的夹击,有点招架不住,“好吧,以后中央的媒体我坚决配合……其实,我也不想搞得像周兴旺那么惨。”

周兴旺现在的处境,可不就是因为此人在得意时太过,惹得太多人心内不喜,才导致失意时被人幸灾乐祸地旁观吗?哥们儿可是不能学他那样。

“周兴旺?合家欢的周兴旺?”周总大名真的是响啊,连梁志刚都知道,“怎么回事,合家欢有危机了吗?”

“我也就是随便猜猜,”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将周兴旺想化缘的情况大致说一说,“……不过,搞餐饮的要是也算高科技,做小姐的可不也就成了产业工人了?”

他这话说得阴损无比,搞得满堂哈哈一笑,不过大家却是没想到,后来还真有地方靠着对特殊行业收取各种费用,使之无限接近产业化了。

“不过这个合家欢,咱们还是能接过来搞一搞的,”文海犹豫一下,冲邱朝晖努努嘴,“老邱那儿钱那么多,暂时没啥好项目的话,接过来当三产来发展也不错……当然,我是说,等周兴旺搞不下去的时候,低价挖过来。”

邱朝晖的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他倒不是怀疑文海动自己钱的脑筋——再搞个服务公司也简单,只要没陈太忠点头,这件事姓文的根本插不进手。

他是在琢磨文海这话的可行性,说句实话,他觉得这建议还真不错,博睿打理的投资,先期的三千万英镑已经到账了,这就是四个多亿的人民币,邱主任有花钱的地方,但是这四亿多该怎么花出去,还是个大问题。

“要接他的摊子,也一定要低价接,”他终于拿定主意了,“最高也不能超过实际资产的五成来接,无形资产那些,想都不要想,不卖拉倒!”

“老邱,没想到你也这么狠啊,”梁志刚笑了,看得出来,他也倾向借机占占便宜,这年头,有便宜不占那是傻的,“合家欢每年在广告上的费用也不少呢,这无形资产你说没就没了?”

三个主任都倾向拿下合家欢了,重点不过是在用什么样的成本了,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摇摇头,异常坚定地发话了,“咱不搞那个,碰都不碰。”

那三位交换个眼色,心里生出了点想法,这想法虽然不尽相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大家最少都反应过来了一点:虽然可以畅所欲言,但是科委的民主还是有限的。

民主集中制,该集中的时候还是要集中,当然,掌握话事权的,是最年轻的这个主任……

“这不是我有意干涉你们的决策,”陈太忠见大家默然了,于是苦笑一声,“这是朱秉松捧出来的企业啊,你们能不能有点大局感?”

我终于有资格批评别人没有大局感了,说这话的时候,陈太忠有种垂泪欲滴的感觉:两年了啊,哥们儿终于有修成果的趋势了。

对他的话,梁志刚反应得最快,马上笑着点点头跟进了,不过很遗憾,他虽然是顺着陈主任的话说的,但是所说的,却是年轻的副主任最不愿意听到的,“原来是这样啊,还是陈主任信息灵通,要不是你说,我们还蒙在鼓里呢。”

这话当然一点不假,其他三个主任根本不知道里面还牵扯了这样的恩怨,他们只当是合家欢跟银行有了冲突呢,陈主任信息灵通,做出的解释,大家也觉得相当有道理。

可是陈太忠却气得眼皮子向天花板上一翻,这是哥们儿的大局感啊,真是的,不会说话你可以不说嘛。

文海看梁志刚一眼,也不吭声地点点头,梁主任这话说得好啊,迎合小陈之余,又点出了大家的发言,是因为“不明真相”的缘故,真正的和稀泥高手。

邱朝晖也点点头,却是说起了别的,“不过,这钱还得尽快找点去处,要不然也是麻烦,像今天,文主任可不就让乔市长敲走十万?”

“嗯?”陈太忠侧头看文海一眼,文主任吃他这么一眼,心里登时一揪,脊背上的寒毛顿时根根竖直,哪里还顾得上腹诽陈某人的一言堂?

“这个……这是乔市长说,要接待《科学日报》的记者,他从来也没开过口,”他吞吞吐吐地解释了一句,“我和朝晖还有志刚都打了招呼了,他俩也觉得……”

“行行,你们三个谈论过就行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种小事他当然是要讲“民主”的,“不过,下次小树市长再要钱,也要他给个说法,咱尊重他这主管领导,可是出钱总得有个名义不是?”

你扛得住乔小树,我可是扛不住,文海心里感慨一声,“太忠,我说咱还是旧话重提吧,要不把科委大楼盖起来算了,乔市长有个忙的,也不会没事就冲咱这儿跑了。”

盖个楼,给乔市长找点事做,这还是近来大家讨论的话题,当然,科委盖楼,只是科委的人负责,不过乔市长能介绍个工程队,介绍点设备供应商啊什么的,也能从中获得一些利益。

反正这年头是买方市场,先货后钱的,只要乔市长介绍来的报价不过分,又能保质保量保工期,那也一切都好说,要真是遇到了不开眼的——科委不是还有陈主任吗?陈某人可是不会坐视别人糊弄的。

总之,大家想的就是乔市长过一道手就过一道吧,现在的施工队和供应商,那都是属海绵的,只要愿意挤,总能挤出一点水份来。

以乔小树的胆子,又知道科委有陈太忠这么个人的前提下,肯定不会将事情做得太过分,当然,就算是不过分,乔市长从中获得的收益,也会远远地大于爬格子码字。

“钱从你那儿出?”陈太忠笑着看文海一眼,纯粹是调戏的心思,“不过,你还得给梁主任当好后盾啊,你那儿最近几百万的赢利,可都是梁主任搞出来的。”

“不是你找了赞助了吗?”文海奇怪地看他一眼,“这钱我还想着中秋和国庆,好好地给大家发点福利呢,难得今年有点钱了……而且再不张罗,下面也会有意见了。”

“我找赞助是我找赞助,那些赞助可是也要回报呢,”陈太忠笑着摇头,“梁主任纯粹花钱的话,大家也没话说,可是现在看起来,梁主任居然是咱单位最能挣钱的,万一他再开发出个什么产品来……人家那些赞助商要求授权加工呢?”

这也是陈太忠找人赞助的本意,肯帮他的人,陈某人自然不会让其吃亏,梁志刚选项目过于谨慎小心,搞一个就一个赚钱,所以他早就跟马疯子他们说好了,真要搞出赚钱的项目来,就授权他们加工,授权所收的费用,还可以从赞助的费用里冲抵。

当然,马疯子他们纯粹是冲着陈太忠的面子投资的,未必会真的在意这个收益,可是陈某人不愿意欠那么多的人情,仅此而已。

文海登时语塞,好半天才摇摇头,“梁主任选项目的眼光,我很佩服,不过陈主任啊,这些东西也就是你卖得出去。”

邱朝晖正被这话说得脸红呢——要知道他手里的钱,才是科委班子寄予众望创造效益的,陈太忠的话虽然是无心的,但是听到他耳中实在有点难堪,还好,文海的话多少是帮他开脱了一点。

“对了,可以让这俩记者,帮咱们科委的产品打打广告嘛,”陈太忠才懒得总是为这点小事跑呢,猛地灵机一动,“这可是中央的媒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