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58章 石材纠纷

素波科委的方休被双规,还是一周前的事情。

原本祖宝玉不想搞得太过的,因为他是赤裸裸地从林业厅调到素波市政府的,有几苗人也全在厅里,而他又没什么背景,才上任收敛一点才是王道。

当然,若是说祖市长一点背景也没有,那也是假的,不过他的背景不但太大,还隐隐地克着他,不让他发展——蒙书记不会坐视祖宝玉放肆的。

所以,别人说祖市长得了蒙书记的赏识,这话一点也不假,但是他所行一旦不慎的话,别说蒙书记可能因此动怒,只要蒙老大不管他,一个副市长跌入深渊也很容易。

被双规被边缘化的味道,祖宝玉记忆犹新。

不过,省科委董祥麟对方休的支持,让他也实在有点忍无可忍,听说了陈太忠不会在意素波的攀咬之后,祖市长依着程序将素波科委的行为,报到了市纪检委。

素波市纪检委最近也是被搞得鸡飞狗跳的,省城的大洗牌大家都看到了,新上任的副市长现在搞出这么一出来,大家也只能按照规矩来。

董祥麟当然不甘心,找到了市委书记伍海滨,想要其关说,可是伍书记怎么可能在这个敏感时候淌混水?说不得就挡了。

纪检委这边慢吞吞地对方休做着审查,进展虽然慢,却是一步一个脚印,等了几天之后,掌握的方休的材料越来越多,又没什么够份量的人打招呼,于是在一周前猛地加快了节奏,宣布对方休采取“双规”。

当然,方休肯定要把凤凰科委的事情也拿出来对比一下的,素波市纪检没权力对凤凰指手画脚,说不得就把这事上报到了省纪检。

省纪检的人一听是凤凰科委,二话不说直接把事情捅给了蔡书记,大家都知道任长锁现在是啥样了,这次又是一个凤凰科委的副主任——还是让蔡书记拿主意吧。

蔡莉自是不敢怠慢,马上给秦小方打个电话,要他彻查此事,轻描淡写地吩咐,“现在不负责任的流言很多,我是相信凤凰科委的,希望你的调查,能堵住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嘴巴。”

话都说成这样了,秦书记自然知道,蔡莉是想将此事办成铁案,那么,找梁志刚问话虽然是必须的,但是结果早就决定了。

赵永刚哪里想像得到,一件事里能有如许的周折?从陈太忠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中:这次,我真的是把陈太忠得罪惨了。

这实在是他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也太患得患失了,事实上,现在陈某人眼里,哪里有他这种小人物的舞台?

陈太忠早就把他丢在一边了,刚才副市长杨波打来了电话,要科委以大局为重,不要对张州的石材要求太过。

张州不但有煤,还有大理石料,尤其是一个叫“玉山”的地方,出产的大理石一度供不应求,不过一开始,那里没有像样的大理石加工厂,一般只供应荒料。

所谓荒料,就是没加工过的大理石石材,张州的白底和黄底黑纹的荒料品质相当不错,平时都是被外省的石材商购走荒料加工后,直接销往日本、韩国的,内销的并不多。

只是,由于亚洲金融风波的缘故,现在张州的石材走不动了,于是当地人搞了几个石材加工厂,省内省外地卖。

凤凰算是天南第二大城市了,张州人肯定不可能放弃这么大一块市场,就挤了进来,不过好死不死的是,又遇上了市科委在大搞装修检测。

石材肯定是装修检测中辐射检测的重头戏,前一阵,科委应邀在对某一家宾馆所购石材做检验的时候,发现计划用于大厅地面的大理石居然是C类辐射标准,登时就叫停了。

C类辐射的标准,只能用于一切建筑物的外饰面,这是国家建材局和卫生部定死了的,相关的数据标准也都给了出来。

那就啥都不用说了,这家登时决定退货,可是卖石材的那家不干了,就找人去环保局关说,侯卫东直接将事情推到了科委。

文海当然要坚持自家做出的鉴定,要是大家都这么搞的话,装修检测还有什么必要?反对的声音才最能体现职能的存在。

非但如此,文主任还专门跟侯局长通了气,再会同建委的相关部门去石材市场跑了一趟,结果发现,那家所卖的石材,全是张州出品的。

事实上,不仅仅是那一家,还有几家做石材的,也从张州调得有货,大家对样品做了抽查,完全是合乎A类标准的,但是现场截获的已经销售正要外运的石材,却是铁铁的B类标准。

显然,张州搞石材的这帮人,也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做样品的就一点问题都没有,要卖出去的就不管死活了——做事不老实!这是三家共同得出的结论。

现在,科委正在起草一份关于张州石材的审查报告,下一步就是重点盯防,将这石材分类严格地落实到位。

这消息不知道怎么就被张州的加工厂知道了,那边通过市政府,给凤凰施加了压力,通张高速路现在没建成,张州的石材流向只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省内的凤凰市,一个是邻省的沙洲市。

只从凤凰路过的话倒还好,问题是,由于凤凰同素波的一级路路况良好,同绕云的一级路也在修建中,所以凤凰这边的石材市场,已经有相当的规模了,谁也不能小看。

按所对的口子来说,张州只能对分管工业的杨波市长提意见:人家沙洲那边都不见动静,一个省的兄弟城市,不要断了我们的活路好不好?

杨市长对此事有点头大,不过该协调的他还得协调不是?说不得给环保局打个电话,谁想侯卫东又把事情推到科委了,“装修检测这一块儿是科委牵头的,我们环保局只是打下手。”

侯局长心里肯定是有点怨念的,三家分钱科委拿大头,他遇事会出面才怪,虽然凭良心说,他也承认,若不是有科委,有陈太忠这么个怪胎在,装修检测也不会搞得像现在一般风生水起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把大部分的责任推出去。

杨波见侯卫东如此没担当,那也只能打电话给文海了,文海不好跟杨市长顶撞,就说这是会上决定的,他要跟其他主任商量一下,才好给杨市长一个回答。

杨波心里敞亮着呢,什么其他主任啊?科委不就是陈太忠一个主任吗?其他人说话屁用不顶,说不得就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那里。

“小陈啊,现在全国都在大搞经济,”杨市长的话说得很是语重心长,“张州那里自然条件也不好,除了一点矿石资源就没啥东西了,现在国际大气候也不景气,咱们搞得他们狠了也不好看啊。”

“杨市长,这是严格一下分类,不止是对他们张州啊,”陈太忠叹口气,话头一转,“要不这样,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去您办公室详细汇报一下。”

“这当然好了,今天上午我就有空,”杨波笑了起来,他早听人说了,这小陈年纪轻轻的,却是有大本事,不过两人口子不同,一直没有碰过头,倒也该见一见了。

当然,更关键的是,终于有个人能比较有担当地站出来了,不像那侯卫东文海之类的,遇到事情只会向外推。

杨波的办公室,同郭宇在一栋楼上,不过杨市长在一层办公,陈太忠虽然开的是小吉的富康神龙,只是他那张脸已经被市政府门口的武警记住了,倒也没费什么周折,直接进去了。

杨市长正在办公室里同铁永红说话,见陈太忠进来,笑嘻嘻地点点头,“科委的小陈?你先坐。”

铁永红一见是他,也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陈主任,好久不见了。”

陈太忠对铁永红一点好印象都没有,想起这家伙那个愣头青儿子陆海洋,他就有点耿耿于怀——虽然在那件事上他已经占了便宜了,再加上铁总把一个好端端的化工厂搞得日薄西山的,陈太忠真的很想问一句,你说每天吃一个鸡蛋好,还是杀鸡取卵好?做点人事儿成不成啊?

不过当着杨波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杨市长倒是愣了一下,接着又笑了,“呵呵,你俩认识啊,那更好说了,回头小铁你把技改方案让科委的同志帮着审核一下。”

“好的,”铁永红笑着点头,看他的表情,一点都不像跟陈太忠有过什么芥蒂,“到时候还要请陈主任多多指教。”

铁总此来,就是谈技改要钱的,不过这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办得下来的,既然陈太忠来了,他随便聊了两句之后,就站起身告辞了。

“又是要钱的,唉,”杨波冲着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态度倒是很和蔼,“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现在哪儿不缺钱啊?”

陈太忠听得这话,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下,你别是也看上我的钱了吧?防火防盗防市长——真的很有必要啊。

还好,杨市长下一句就回到了正题,“关于张州的石材,小陈你有什么建议?”

“他们才是欺负人呢,”陈太忠冷笑一声,“张州的石材以前可是出口的,主要就是做地板和内外墙,日本和韩国的辐射检测,他们都能过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