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55章 良性发展

梁志刚的依维柯,停在离高速公路入口四十多公里的地方,等到范炅赶到的时候,还好,只是一辆巡逻车守在那里,双方各自围成一堆聊天,虽然气氛不怎么和谐,倒也没什么剑拔弩张的意思。

“唉,老梁,你让我说啥好呢?”范主任跳下车来,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抱怨,“有啥事儿你先给我打电话嘛,怎么说拆就拆了呢?”

“这是陈主任的意思,不关我的事儿,”梁志刚摇摇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刚才公路巡警虽然没有动手,说话却是很不客气,他心里也憋着火呢,“再说了,又没合同,你们也没给钱,这东西名义上还算是我们科委的吧?”

“算你们的?哼,”一个巡警忍不住了,重重地哼一声,“有本事你把这个再拆了,信不信我送你喝稀饭去?”

“你再这么说,我还真拆了,”梁志刚的脾气其实很不错,可是既然有陈太忠的授意在先,眼下范炅又来了,他吃不了眼前亏了,少不得就要出一口刚才的恶气,“咱俩看最后后悔的是谁!”

“行了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范主任赶忙开口相劝,“梁主任,你们要的钱马上就送到了,六十万……质保金都不要你的啦,这总可以了吧?”

“这个马上是多久?”发问的是科委服务公司的一个小年轻,叫金程,以前是梁志刚的“秘书”,为人还算机灵,是梁主任比较信任的,原本只是在科委领一份儿干饷,眼下科委逐渐红火了,他又混进新服务公司了。

金程虽然年轻,驾龄却是不短,梁志刚又有意重点培养一下,才带了他前来,目前就是个司机的角色。

做贴心人,领导不合适说的话,就得他说出来。

“就今天下午,成不成?”范炅也没看他,而是看着梁主任,眼中满是哀求之色“老梁,咱先干活成不成?今天要是钱不到,我随便你拆,你的东西你都带走……行吧?”

“算了,你也别说了,我不拆也不干活,这总可以吧?”梁志刚苦笑着一举手,“你要真想让我现在干,那你找陈主任商量吧。”

“行了,那咱俩蹲这儿唠嗑吧,”范炅现在哪里有兴趣找陈太忠?很多事情知道得多了并不是好事,虽然只是区区的六十万,但已经超出他所能控制的层面了,“要不去我车上看VCD……你喜欢迈克尔·乔丹不?他可是要退役了。”

这边在瞎聊,陈太忠却是在落宁市里四处转悠,他在等刘楠给他一个说法。

他当然知道,贺局长推脱他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真的,高管局眼下确实比较紧张,但是他并不打算因此而接受对方的付款条件。

这么大的高管局,就算没钱,借也借得到的吧?陈太忠从来就是一个有己无人的主儿,什么?你还着欠别人的钱?别人的钱等等给,我的钱先给了再说。

他并不认为这是多么难以办到的事情,说到底,还是这高管局对我们科委重视不够嘛,接到这个单子,我们没日没夜地忙了一星期,才按时出发的,你们就是这么对我们的?

事实上,陈太忠心隐隐有一点担忧,他非常清楚,像高管局这样的单位虽然有钱,花钱的地方也多,那么,做为外省的一个处级单位的下属服务公司,他一旦答应下来设备款可以放缓支付,没准将来要钱就是大问题了。

公家的钱,最是好要也最是难要,吕强在凤凰市政工程建筑公司前后不同的遭遇,就完全可以说明问题了——当然,陈太忠不怕要不到钱,但是,正如贺局长和范主任的感慨一样:区区六十万,填牙缝都嫌少,值得陈某人多折腾几趟吗?

所以,陈太忠认定,这件事他绝对不该妥协,你想要安装就拿钱,不想装的话,我们拍拍屁股走人,不就是十几万的成本吗?哥们儿扔得起!

凭良心说,这件事他要不这么强硬下去,没准还真就被高管局一天拖两天,两天拖十天这么拖下去了,刘楠的话是比较管用,可是等要钱的时候,就要看贺局长是怎么想的了——反正,刘厅长最少还得再打个电话,给贺局长一个尊重领导的机会,钱才可能拨得出去。

不过既然发展到眼下这步,那些可能也就不要说了,不多时,陈太忠等来了梁志刚的电话,说是今天能到现金,现在大家正坐等呢。

小样儿,你还不给我打电话?陈太忠有点恼火贺局长的态度,想着对方可能是放不下身段跟自己这小副处来沟通,他的火气越发地大了一点。

这世界上从来不缺自我感觉好的人,反正就是他们能让别人理解万岁——事实上,理解万岁这个词儿,那是上位者的专用语,政府可以要求群众理解万岁,可是换了群众要求政府理解的话,那叫胡搅蛮缠。

这一刻,陈太忠甚至想起了丁小宁的舅妈那个在财政局任副主任科员的弟弟,叫什么李秀中的,不也是挺好面子的吗?啧……说是要收拾那厮,还没去收拾呢。

其实,这段时间的等待,纯粹是人家贺局长找钱呢,等钱找到的时候,刘厅长的电话就来了,“陈主任,那个设备款给你准备好了,这是贺局长疏忽了,我已经批评他了……对了,快下班了,一起坐坐吧?”

这还差不多,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笑得却是挺爽朗的,“呵呵,那可是谢谢刘厅关照了,坐可以啊,不过一定得我买单,要不我就不去了。”

“啧,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刘楠不满意地哼了一声,声音也严厉了些许,“少跟我扯那些,这是在天涯呢啊,等我去了天南,你不好好招待我,我都不干!”

搁了电话,刘厅长无奈地叹口气,人家小伙子也满不错的一个人,挺通情达理的嘛,你看这小贺满脑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差点把一件好事搞砸了。

再想一想,刘楠越发地觉得纳闷了,科委是个什么样的部门,他实在再清楚不过了,全国的科委都是一个模样,穷得叮当乱响,有些地方的科委或者要好一点,那是因为当地经济发达,可不是科委的职能变更了。

但是这凤凰科委,明显是个异数,陈主任不但开着林肯车,连科委的下属公司里,都能开发出极适应市场的高科技产品来——这仅仅是因为他手眼通天吗?

想到这里,他又给陈太忠拨个电话,“小陈,我跟省科委的主任刘铸关系还行,你那儿有什么先进工作经验,跟刘主任交流一下?”

“那好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晚上一起坐坐吧,正好我还想搞点高科技项目回去扶持呢……”

刘铸今天有饭局,眼下接近六点,都要坐到桌上了,不过一听说是刘厅长相请,刘主任硬生生地推掉了当前的饭局,转场赴约。

陈太忠准备了三支金笔,算是个意思,贺局长本待推脱一下,只是,看着那二位施施然地笑纳了礼盒,倒也不好让自家显得太见外。

那装了六十万现金的公文包,就放在一边,陈太忠给梁志刚打个电话,示意继续施工的时候,其他人就落座了。

刘铸有点纳闷,这个凤凰市科委的副主任怎么会交游如此广阔?可是人家虽然年轻,级别也低,但是毫无疑问,交通厅的这两位领导,对其可是客气得很,所以,刘主任自然不会像董祥麟一般傲慢——说穿了,天涯科委又不是天南科委,管不着凤凰科委。

酒桌从来就是沟通感情的最佳渠道,几杯酒下肚之后,刘楠笑嘻嘻地给自己的本家介绍一下凤凰科委的来意,“……刘主任,我觉得凤凰科委能搞出这些东西来,肯定有一套先进的经验的。”

“看来凤凰科委是不缺钱,”刘铸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他冲陈太忠笑一笑,“你们现在不靠财政拨款的话,能不能做到良性循环?”

“说穿了,还是个主观能动性的问题,”陈太忠正色答他,“我们搞出了不少新职能,主要是针对三个方面吧……”

听着他侃侃而谈,不光是刘主任,连刘厅长和贺局长都听得啧啧称奇,尤其是那个“装修检测”,这种玩意儿凤凰科委都搞得出来,可想而知那帮人做事,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唉,我们这儿不行,这经验用不上啊,”听陈太忠说完,刘铸才叹一口气摇摇头,“省里的支持力度,不会那么大的,还是你们凤凰市的领导,对科技重视的程度高。”

那是这小子路子野,刘厅长看自己的本家一眼,心说能指使得动国家发改委的主儿,在地级市里怕不是要横着走了?

“刘主任,你可以去取取经嘛,”贺局长为了表示自己跟陈太忠没存什么芥蒂,笑吟吟地建议了,“有样板的话,你不是就能向省里建议了?”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心说省科委来市科委取经,这级别有点不对吧?“我们凤凰科委执行的这套,省科委……还没有开始执行。”

“那就去你们凤凰考察嘛,”刘铸早就心动了,贺局长这话一说,他顺着话题就过来了,“地级市的科委好啊,案例一定会比较翔实的。”

“不过,”陈太忠神色古怪地看着他,吞吞吐吐地解释,“跟我们取经,我们是要收费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