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37章 网络规划

听到陈太忠这话,支光明和袁望交换一个眼神,心里也都是一个念头:太忠这家伙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见不得女人了。

不过,这也不妨碍两人帮忙打探一下相关的消息,不多时,袁望先把消息打探了回来,“陈主任,我朋友说了,搜索引擎想搞好的话,服务器必须架设在北京,天南不行。”

“这个我知道,天南的出口不够快,”荆紫菱点头,学生们对这些东西还是知道一些的,“尤其是国际出口,慢得一塌糊涂。”

“你的认识不对,天南出省的出口不分国内国际,”袁望摇摇头,“咱们的出口就一个方向,关键是带宽不够,现在出省只有四个155,可能马上再扩充四个。”

155M是相对2M而言的,一个是SDH,一个是PDH,传输方式不同导致了传输效率不同,陈太忠和荆紫菱都听不懂,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理解袁望的话,“只有四个”那就是说,这样的出口带宽,很紧张的。

“呀,这可是麻烦,”陈太忠一听,就不想搞了,他的眼光就是局限在凤凰市内,一听说这服务器要架设在北京,登时就没了兴趣,“那不是给北京送钱吗?凤凰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公司可以注册在凤凰嘛,”荆紫菱已经非常习惯他的本位思维方式了,倒也没有着急,而是笑吟吟地看着她,“现在不是都流行‘引进来、走出去’什么的?咱凤凰的公司,发展到北京了,这可也是一个成绩呢。”

说到这里,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刚进来时的郁闷,年轻人就是这样,容易沮丧也容易振奋,好的商机和点子,并不是随时可以碰到的。

“那倒也是,”袁望笑着点点头接话了,“初期的服务器,可以架设在素波,等流量上去了,再搬到北京也不迟。”

“直接架在北京就完了嘛,”荆紫菱不这么看,北京的人才多啊,既然要搞,还不搞个一次性到位?再说了,荆俊伟就在北京,做妹妹的在凤凰帮哥哥看着产业,哥哥在北京帮妹妹操心,正合适。

“这个我要慎重考虑一下,”陈太忠摇摇头,引进来走出去,这说法是不错的,不过大家所理解的“走出去”,通常是指走出去的是产品和名气,收回来的是资金,可不是说直接把投资向北京扔。

“太忠,我了解了一下,现在搞这个搜索引擎的,有不少家呢,”支光明的消息终于也传了回来,“北京现在都被杨致远的榜样力量逼得疯狂了。”

京城的人别的不敢说,消息灵通那是肯定的,顺着雅虎发迹的路子,一夜之间,大家就发现了搜索引擎里蕴藏的商机,再加上国外风险投资的追捧,现在京城里搞这个的,没有一百家也有五十家,就连相关的技术人才,都红得发紫乃至于烫手。

“是不是你重新考虑一下?”这话也只有支光明敢问,“听说很多风投觉得时机不够成熟,投了一点之后觉得还需要持币观望,停止投资了,关门和卷款潜逃的搜索引擎也不少。”

现在陈太忠的决定,已经很少有人置疑了,不但是因为他强势,还因为他“一贯正确”,与其为敌不啻自取其辱,谁还有兴趣冒出头来惹他?

倒是支总江湖出身,自觉跟陈某人也是生死交情了,不忍心见这钱打了水漂,心说我总是为你好,禁不住冒头出来提醒一声——京城的风投,你不可小觑其判断力的。

怎奈陈太忠好歹也是重活一回的人了,别的不敢说,互联网未来的前景他可是深知并且确定的,晚一点投?百度冒出头来的时候,可是哭皇天都没泪了。

可惜的是,陈某人上一世活得实在是有点蒙昧,死活想不起来百度是什么时候冒头的了,不过他可以确定一点:未来的十年八年内,这个百度一定会出来,没准明天就出来了呢。

“服务器先架在素波吧,我拿定主意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等流量上去了,再搬到北京……袁总,这个容易操作吧?”

“这个很简单的,改一下DNS服务器域名解析所指向的IP,”袁望对这个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笑着点点头,心说这家伙什么都不懂,也敢玩搜索引擎,真是好胆子,“向互联网域名注册服务提出变更要求就行。”

域名注册服务?陈太忠脑中灵光一闪,觉得有什么东西可以搞一下,接着猛地一拍大腿,“哈,这个域名注册挺有意思的……紫菱,有兴趣抢注一些著名的关键词没有?”

抢注这种事,一度也是比较火爆的,商标抢注、品牌抢注、域名抢注,上一世他活得浑浑噩噩,可是也曾经为一些国内著名品牌被抢注痛心疾首过的,当然,现在他能做的,就不仅仅是痛心疾首了——先下手为强,让别人痛心疾首去吧。

他甚至想起来俄罗斯有个核潜艇失事,据说当天有人抢注了域名,就赚了好几千美元的,不过他死活想不起来“库尔斯克号”这名字了,那艘潜艇现在还没失事,来得及,“回头得查查俄罗斯的核潜艇资料。”

抢注俄罗斯的核潜艇?那三位听得云山雾罩的,最后,两个男人齐齐看向荆紫菱:听说你是天才美少女来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抢注这行为,有点丢人,”荆紫菱笑着摇摇头,雪白的脖颈因为这个动作显得……真的有点长,“不好意思做,你找别人吧。”

“我有兴趣搞,”袁望马上点头,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不过每个域名都要交钱的,这个钱,我要求科委的创新基金提供支持。”

“你打算大搞吗?注册几千个?”荆紫菱讶然地看着他,“还要扶持基金?”

“怎么还不得搞它十来八万个?”袁总的眼光,怎么可能局限在区区的几千上?“一个域名一年就一百多,这么多钱,肯定得要陈主任支持我了。”

“咳咳,”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心说这家伙还真把抢注这种不入流的行为,当作正当事业来做了?“这个……没有批发价吗?”

不过,这种事情,陈太忠还是不想让远望公司来操作,因为他好歹也算是穿越的人士,多少能插手一下这件事,比如说抢注俄罗斯的核潜艇,抢注了“百度”“千度”甚至……“谷歌”,嗯,还有“伟哥”。

闲聊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只是半个小时后,荆紫菱就做出了决定,要在凤凰开办公司搞搜索引擎了,同时陈太忠决定,把抢注的这种事,交给小董去干,脏活小董嘛——这事儿最合适他来搞了,反正那厮只是联防队员,开个公司也不怕人查。

至于说相关费用,那就是要小董和荆紫菱各人的公司去凤凰科委去申请扶持了,当然,他不打算帮忙关说,邱朝晖那儿要是批不下来,那他也不介意再找点钱帮这俩公司撑腰。

事实上,他是觉得小董这家伙用起来真的挺顺手,也多少享受过一些便利,当然不介意照顾此人一点,只是,小董听了之后,有点挠头,“陈哥,这个电脑……我可是只玩过电子游戏机。”

“啧,你当老板就完了嘛,招一帮人搞,”陈太忠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我打算让刘望男当总经理,你就做法人好了,反正给你关一份儿饷,有红利了分你一点,赚了是你们的,赔了是我的……”

说实话,这公司他赚不赚钱都无所谓的,他只是不想再痛心疾首了,而且,他很期待看着别人的“痛心疾首”——花点小钱,看着别人捶胸顿足,显然是比较快意的。

小董琢磨一下,觉得这事儿也能做,他不懂电脑不代表他不知道抢注的意义,这行为是卑下了一点,但是毫无疑问是单纯的商业行为,再说,刘望男可是陈太忠的码头,也不可能出什么事儿。

“那成,这两天我就去跑跑这事儿,”他笑着点点头,陈太忠从手包里拿出五万来,“这点钱拿去办事……不要?信不信我大耳光抽你?”

安置完这点事,他又跑到甯家的工业园找甯瑞远,听了任娇和蒙晓艳的话之后,他决定近期走一趟美国——就当便宜了郭宇那混蛋了,反正这钱是不能落到美国,“瑞远,美国有什么关系没有?能不能帮我收集点资料?别让别人知道是我要啊……”

“我正要找你呢,”甯瑞远冲着他直乐,“纯良现在要搞工程了啊,这活儿我也想入股,结果那家伙不答应,太忠你帮着给说说,反正他缺钱不是?”

“少扯少扯,”陈太忠不耐烦地摆一摆手,“你是外国人,公路那可是涉及了国家安全的,别说纯良了,连我都不会答应,别给人家添乱成不成?”

“你好像托我打听的东西,也没什么善意吧?”甯瑞远顶他一句,随即又叹一口气,“怪不得纯良不让我插手呢,敢情,是有这么个因素啊。”

“高速路还有世行贷款呢,你投资没问题,”陈太忠很认真地解释,“可是你要是想施工……还是不要找这麻烦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