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31章 好事的背后

王伟新这话,当然有所指。

年初,王市长分管了交通这个口子,这就算洗去几年来的霉运了,不过交通局是大行局,牛冬生做人又相当强势,王伟新刚刚咸鱼半翻身,行事也相当谨慎。

上次陈太忠找他,要他帮忙关说交通局宿舍楼检测的事儿,可是王市长想让其当个探路石,当然也就含糊其辞了。

可是王伟新万万没有想到,陈太忠同牛冬生的接触,让原本就强势的牛局长越发地强势了许多。

做局长的,威信和能力体现在哪儿?体现在能不能要下钱来,能不能跑下项目来,局座手里有了肉,下面也有骨头可啃了,这样的领导才是真正能让人信服的领导。

素绕一级路,除了计划内的,牛局长还揽了十来公里计划外的,什么叫本事?牛局这就叫本事!

有了这些标段,牛冬生就能拿来应付一些推脱不开的关系,也能同其他人做一些置换,能为部分中层干部在家门口施工提供便利,能节省些异地施工的费用,其效果远远不止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

而这些标段,却是因为陈太忠的出现,才能落到牛冬生手上,每每想到这个,王伟新就有一种以头抢地的冲动——这可是我的资源啊,当初我为什么没有答应下来陈太忠?

牛冬生越强势,他这个分管市长的威信也就越低,不能给大家带来好处的领导,大家凭什么信服你?

直到他听说,牛冬生和周无名去赴宴,陈太忠当场砸了周无名的车,并将破车拖到劳动局门口,而牛局长没有丝毫脾气的时候,王伟新才终于彻底地明白了,只要能抓牢陈太忠,牛冬生就在自己面前蹦达不起来。

遗憾的是,前一段时间天气热,王市长屁股上长了一个粉瘤儿,去医院动了一个小手术,趴在床上歇了几天。

不过,这几天的歇息,并不妨碍他冷眼旁观发生在陈太忠身上的一系列事情,他甚至早早地就断定:小陈必定会在这趟泥淖中轻松地脱身。

果不其然,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正应了他的猜测,尤其是省里传来的蛛丝马迹的消息,让王伟新愕然地发现,蒙老板对陈太忠的重视,似乎远在对其侄女儿的重视之上,这个发现,让他越发地痛断肝肠:一开始,我的目标好像就选错了。

严格点说,他对蒙晓艳的重视也是很有必要的,只是他忽视了更应该关注的目标而已,所以,他认为,现在应该稳固一下同陈太忠的关系——无论是从上进的角度上,还是从坐稳现在这个位子的角度上考虑。

还好,在王伟新的努力经营下,他同陈某人的关系,一直保持在相对比较亲近的范围内,那么,再拉近一点关系倒也不是难事。

王市长略略一打听,就知道了陈太忠现在的心思,大部分是放在了科委上,投其所好其实很简单,不过遗憾得很,凤凰科委和省科委的关系,糟糕得一塌糊涂,他要想做点什么,就只能将目光放在外省的科委了。

还好,前一阵凤凰科委对装修污染的危害性,做了铺天盖地的宣传,若不是素波科委同凤凰科委不对付,怕是早就派人取经来了,而相邻的海角省科委,对此也略略有所耳闻——毕竟在创收的同时,能最大程度地发挥本单位的职能,这种消息总会有相关人等在意的。

不过海角省科委跟天南省科委一协商,直接碰了一个软钉子回去——凤凰科委那是乱收费,我们省科委虽然管不着也管不了,但是绝对不会安排你们之间的交流沟通事宜。

海角省科委这下也火了,扯淡嘛,你们自己内讧,把气儿撒到兄弟单位身上,真是没道理,于是就歇了这个心思。

王伟新却是觉得,直接邀请绕云科委来凤凰就不错,市级科委直接相互交流总可以的吧?尤其是绕云是海角的省城,能起到很好的带头示范作用。

当然,他选择绕云,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王市长在绕云科委,确实有朋友,虽然不是很熟惯,可相互引见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不过他一打听,听说凤凰科委居然要向外地科委收费,心里真是苦辣酸甜咸说不出的滋味,绕云那边一听,也是哭笑不得,你们凤凰科委都富成那样了,居然还要跟我们穷人张嘴勒索?

不能成行?这倒真是难事儿了,王伟新一琢磨,这件事我得推一把,不就是差点钱吗?我去跟牛冬生要一点,反正交通局有钱。

王市长做事,手段肯定是有一点的——事实上他的能力要远强于其他几个副市长,他也不说要这钱做什么,“冬生,我这儿要发生点费用,你给处理一下吧?”

牛局长一听,觉得这事儿有点怪怪的,不过,他倒也不想直接驳了分管市长的面子,“伟新市长,现在都在修路,资金有点紧张,上十万的话,就不太好处理了。”

王伟新撂了电话,心里就是一阵冷笑,好小子啊,给我这分管市长定标准,不折腾折腾你,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十万是有了,这不是?他就可以打电话问陈太忠了,看看科委这个收费标准,是怎么划分的。

陈太忠一听是这个问题,脑袋就有点大了,“最近挺忙的,好几次例会没开了,也不知道他们制定出个什么标准来,我问问吧?”

“你少跟我扯那些,”王伟新就在电话那边笑,“呵呵,我还不知道你们没定出来标准呢?太忠你说个数就完了啊……不过这是对你们科委的宣传,也能突破省科委的封锁,是好事儿。”

陈太忠也知道,这标准确实没定出来,以他的想法,是定个十万左右就完了,不过文海嫌十万太少,邱朝晖嫌十万太多,“咱兄弟单位都是什么样,大家也不是不知道,对吧?象征性收一点就完了嘛。”

梁志刚则是和稀泥,“反正咱们跟省科委都那样了,鬼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来考察呢,这事儿啊,到时候再说吧,要是咱手上宽松了,标准就定低一点,要是还紧张,就高一点。”

听着王伟新戳穿了自己的谎话,陈太忠也笑了,有心说要去跟大家合计一下,不搞一言堂,可是转念一想,我答应了蒙艺,一年之内要闯出名堂的,那么这个对外宣传任务,也就挺紧迫的了。

“呵呵,既然是伟新市长的朋友,那多少你说个数就完了,”他笑着答他,“其他主任的思想工作,我去做。”

这个混球,坚持收费的就是你呢,你给别人做工作?王伟新知道这厮在满嘴跑火车,不过人家的话倒是也给了他面子,“我帮绕云出十五万吧,你看怎么样?你管吃管住管小礼物,你们想挣多少,自己考虑,不过,接待标准得差不多点哦……多少别太不成样子。”

“哈,这可多谢伟新市长的厚爱了,”陈太忠心说,这是我前一阵被那啥了,王市长没冒头,现在向我示好呢,不过老王,不是我说你,你冒头也不顶用啊,“您给钱的话,十万就够了。”

“你说啥呢?”王伟新哼一声,表示他不高兴了,“说十五万就十五万,我知道科委那儿前景不错,可是现在缺钱,你也别跟我装了,一点小心意啊……反正又不是从我自己口袋拿钱。”

放下电话之后,王市长笑着摇摇头,只给你十万的话,我怎么敲打牛冬生?这次好歹也要让小牛明白明白,做人不可太得意忘形。

陈太忠却是也没细想,王伟新说的“不从自己口袋拿钱”是什么意思,大家用的都是公款,肯定不会自己掏腰包嘛。

反正,这又是十五万进账了,就算来五个人花上五万接待足够了,净落十万呢,想着又一个财源被挖掘出来了,又能突破省科委的封锁,他的心情也是大好。

说不得他就马上找李健了,“李主任,绕云科委要来考察呢,把资料都准备一下,接待得隆重一点,十五万呢。”

李健一听就是一阵苦笑,“陈主任,我建议恢复接待处的编制吧,我实在是有点忙不过来了,裁撤冗余科室很有必要,不过我觉得,用发展的眼光来看的话,这个接待处很有恢复的必要。”

“叫宣传接待科吧,”陈太忠也觉得李健的话有道理,宣传工作必须跟上了,接待工作估计也会越来越多,“不过还是从在职人员里面选啊,咱科委不养闲人。”

“我还想配俩副主任,”李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太忠主任,我这儿是真的忙不过来了。”

陈太忠直勾勾地盯着他,半天不说话,到最后才灿然一笑,“呵呵,你都不怕自己的权力被分薄了,那我有什么可反对的?”

不得不说,他这官越当越有水平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