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25章 嚣张

“他打人,”老保安一见这位司机,伸手指指陈太忠,“出手特狠。”

那位转头看看陈太忠,绷着脸发问了,“你是谁?县委门口打人,难道你想冲击国家机关吗?”

陈太忠早看清楚了,奥迪车挂着的牌子是“天B—06001”,也就是说,这是金乌的一号车,车上应该是县委书记蓝伯平。

“不关你的事儿啊,”陈太忠哼一声,他知道蓝伯平算是靠到章尧东身上了,“我找薛时风,保安态度不好,跟你家蓝老板无关。”

做领导司机的,都是明眼人,这位一听陈太忠连名带姓地说找薛书记,又点出了自己老板的来头,心说这可是我管不了的,说不得就转身回去,冲车上一阵嘀咕。

蓝伯平听到这话,走下车来,他今年五十一了,不过看起来就像四十出头,中等身材,看起来特精神。

沉着脸走到陈太忠面前,他侧头看看林肯车,再看看陈太忠,猛地眉头微微一皱,“我看着你挺眼熟的。”

“陈太忠,市科委的,”陈太忠笑嘻嘻地伸手出来,“你是蓝书记吧?”

“啪”地一声,蓝伯平一拍自己的脑门,哑然失笑,“我说看着这辆林肯,总想着听谁说起过呢,原来是陈主任大驾光临。”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同陈太忠握握,力道不大,恰到好处的那种,“前天还听说,章书记去凤凰看你了呢。”

他的话还算热情,不过正如他握手的力道一般,恰到好处的言辞,表现出了主人若有若无的提防之心和冷淡之意。

蓝伯平这反应,也实属正常,他好歹也是县里的一把手,陈某人从凤凰来到这里,也不知道拜码头什么的,直接就打上门来了,是个人就会有意见。

“有人以为我永远出不来了呢,”陈太忠见他这样,也懒得多说,双手向兜里一插,笑嘻嘻地看着他,“这不是找你的副书记薛时风谈谈心吗?”

“薛书记?”蓝伯平这心里,是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了,心说老薛什么时候得罪这么一个瘟神了?

省里的波动,还没有传到下面县一级里,不过就算传下来,大家知道的也就是朱秉松倒霉了,至于说其间因果和陈太忠在里面起的作用,涉及了省里几位大佬的纠葛,就还是那句话,知道的早就知道了,不知道的怕是也没什么知道的机会。

蓝伯平就是属于不知道的,不过,他倒是知道,陈太忠被省纪检委弄到素波审查去了,眼下却是生龙活虎地回来了,这就不是一般能人了。

他更知道,人是章尧东从省纪检委接出来的,不过,为什么在凤凰不捞而跑到素波捞,这个问题他不可能问章书记,只能私下揣测,尧东书记一开始怕也是力有不逮,有了消息之后才敢冒头。

那么,事情就很明了了,陈太忠居然能搞定章尧东都有所忌惮的人,这厮身后,一定有背景极其深厚的人在撑腰。

“老薛上午是去县电视台了,”蓝书记不想多事,他跟薛时风弄不到一起,上一任书记姜勇,是年初升到市委做副书记了,蓝伯平却是从湖西调过来任书记,县长和常务副书记肯定心里都不会怎么痛快。

所以他才不管陈太忠和薛书记会弄成什么样呢,要不是刚才陈某人给他的印象太恶劣,他都想伸手偏帮着收拾薛时风一顿。

“那下午他就不过来了吧?”陈太忠随意地问了一句,这也是下面县乡的工作习惯,大部分的工作都在上午完成,中午一喝酒,下午的工作时间基本上就不确定了。

“这我不知道,”蓝书记摇摇头,禁不住还是发了一句牢骚,“反正薛书记酒量不大,还偏偏爱喝两杯。”

“他家怎么走?”陈太忠哼了一声。

蓝伯平却是被他这话吓了一大跳,侧头看看陈太忠,心说这家伙的口气,怎么听起来像是要打架的样子?

“有这么严重吗?”他苦笑一声,低声发问了,“要不去我办公室里坐坐?”

“有这么严重,”陈太忠点点头,顺手指一下后面刚驶来的车,“这辆公爵王是不是他的?”

蓝伯平回头看一眼,也不答话,点点头自顾自地走进了县委,他的一号车也跟着进去了,那辆公爵王想跟着缓缓驶入,却被陈太忠伸手拦下了。

薛时风自然看到了陈太忠和蓝书记交谈,他的司机也看到了这一幕,缓缓停下车,侧头等着领导发话。

薛书记不耐烦地哼一声,“问他找谁。”

得,都不用司机问了,陈太忠见车停了下来,两步走了过去,伸手就拽开了后门,看着座位上矮胖的中年人,冷冷地发问了,“薛时风?”

“你是谁?”司机反应很快,一见陈太忠往过走,推开车门就跳了下来,伸手去抓陈太忠的肩膀,“敢这么跟薛书记说话?”

陈太忠头也没回,手一抬轻轻一推,那司机就踉跄着倒退几步,接着一伸手就将薛时风从车里往外拽,“你给我出来。”

“放开你的手!”薛时风厉喝一声,一股酒气扑鼻而来,不过,他显然没有怎么喝多,“有话说话,动手动脚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陈太忠脸上笑着,手上却是一用力,直接将薛时风拽下了车,薛书记连着两个踉跄,手用力地在地上一撑,才免去了大头着地的危险。

“呀,这家伙,事情要闹大,”蓝伯平正在窗户边上站着,透过百叶窗看热闹呢,眼见陈太忠拎小鸡一般将常务副书记拽下了车,心说这麻烦可是大了,赶紧就给章尧东拨电话。

不过,他还真的为陈太忠这猛劲儿咋舌,单人独车就从市里跑到金乌县来找人麻烦了,找的还是县里三把手,这胆子不是一般地大。

薛时风的司机稳住了身子,见状再次冲上来,嘴里还喊呢,“保安,保安……武警呢?武警呢?”

保安有心上来,可是眼见蓝书记都是转头就走了,登时就多了一个心眼,转头奔着找武警去了,县委里有一个班的武警驻扎,不过一般都不管门岗这些。

“毛病,”陈太忠抬腿一脚,就将那司机踹出老远,转头冲着薛时风龇牙一笑,“认识一下,我叫陈太忠,薛书记有印象吗?”

薛时风正冷着脸,用力掰扯陈太忠的手腕呢,猛然间听到“陈太忠”三个字,身子登时就是一震,人也镇定了下来,脸上阴晴不定地上下打量着他。

“我好像不认识你,”薛书记冷冷地咳了一声,愤愤不平的神色溢于言表,“有什么话,你说!”

“你肯定不认识我啊,”陈太忠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异常地灿烂,“所以,我今天就打算让你认识认识!”

“侯宝林已经死了,你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薛时风冷笑一声,冲着他身后大喊一声,“就是这家伙,擅闯县委。”

陈太忠一回头,看到四个武警战士跑了过来,朗笑一声指着那四位,“告诉你们啊,私人恩怨,看在王宏伟政委面子上,我提前警告你们一声。”

“王政委……”那几位交换个眼神,就算不知道凤凰市的政法委书记,大家也知道警察局长是哪位。

登时有个年纪大一点的就发话了,“你是谁?”

“陈太忠!”

那四位交换个眼神,武警和地方的接触,并不是很多,倒是有人转头回去,“我去打个电话问问中队长。”

“你们就坐视他冲击国家机关?”薛时风的司机不干了,大声地嚷嚷起来,不过,那几位哪吃他这一套?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啊,省委省政府我进得去,进你个小县委,算非法?”陈太忠冷笑一声,也懒得多解释,冲击国家机关……我一个人算冲击?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吧?”陈太忠又扭回头来,向着薛时风笑笑,“你要不记得,我跟你提个人,龚亮你总认识吧?”

薛时风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太忠的来意?不过他挺奇怪的,那俩煤矿,仅仅是双方下面有点口角而已,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冲突。

他承认,前一阵龚亮趁火打劫想多要一点,这个是绝对不对的,可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过就是说了一句,“陈太忠被省纪检委的抓了……什么?你问严重不严重?越级抓的,你说严重不严重?”

后来陈太忠出来了,他也通知龚亮了,收敛一下,表弟那边嗯嗯两声挂了电话,听起来一切都正常得很。

当然,趁着对方被审查的时候下黑手,这么做有点不上路,虽然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但是陈太忠若是想要个说法,薛书记也愿意给个说法。

可是,不管怎么说,双方都是有身份的,下面人的冲突引发了矛盾,按正常途径的话,陈某人怎么也得通过中间人暗示或者抗议一下,才好继续谈不是?

就算天大的仇,你姓陈的也不能光着膀子冲到县委来直接抽我吧?天底下哪里有你这么做事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