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024章 趁火打劫

最终,陈太忠还是吃不过张智慧的力邀,两辆车去了凤凰宾馆,张总的热情招待,自是不必再提了。

这次回来,陈太忠也积了很多事待处理,只是还没等他安排,他回来的消息传开之后,手机真的要被打炸了,不过他最先要去处理的,还是那几个敢给他背后下刀子的家伙。

遗憾的是,当他下午开着车赶到劳动局的时候,周无名已经跑了,只留下了一句话,“陈主任你要我怎么办,给个话就行,我一定照办,罪不及妻儿,请你高抬贵手了。”

周局长没办法不跑,只说丢官那都是小事了,陈某人手下一大帮混混和流氓,这次安然无恙地回来,他怎么敢坐等对方发落?

正经是先躲一阵,等姓陈的气儿消一消再想其他的办法了。

你好歹也是个局长呢,怎么就这么一点担当?陈太忠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哥们儿我是以德服人的,啧,算算,先放你一马……回头再杀回马枪,不信你能永远不主持工作。

向阳镇的李跃华,那就离得比较远了,估计现在也跑了,赵璞即将被双开,那么,就剩下郭宇这家伙了。

找郭宇麻烦,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陈太忠寻思一下,算了,去金乌县转一圈吧,找那帮混蛋算账。

他在湖西和金乌的交界处,有个煤矿,原本是交给刘望男的堂弟刘思维打理的,还有董毅为了躲范晓军的报复,也跑到那儿去了。

随着东临水那儿太忠库的建成,不少村民就跑到矿上找活儿去了,刘思维虽然就是只长了一张嘴,干啥啥不行,可却也知道,不要对东临水的村民们克扣太狠,要不然惹得原村长出头,那他就要倒大霉了。

98年那时候,煤炭行业是相当不景气的,还好矿上有凡尔登水泥厂这么个大客户,基本上能护得住温饱,陈太忠对这个矿也没啥赢利要求——他已经把户头送给刘望男了。

所以,刘思维的日子过得还是挺滋润,董毅则是在风头过了之后,时不时地回凤凰玩两天,两头跑啥也不耽误。

就在前一段时间,这个煤矿居然不小心跟别的煤矿打通了,那边也是个村办矿,现在承包人是金乌县常务副书记薛时风的表弟龚亮。

两个矿一旦打通,经济上的损失真的挺大,那就是说这个坑道面后面一大块的挖掘潜力直接蒸发了——对方都挖过来了,你还指望那边有煤?

两个矿都在金乌境内,薛时风的表弟又是地头蛇,就要将手里的矿卖给刘思维,“这矿我不要了,十年的承包权,给三百万我走人。”

刘思维好歹在这儿蹲了大半年了,还不知道这点门道?再说了,他手上也没有三百万,于是一状就告到了堂姐刘望男那儿。

刘望男把事情跟陈太忠说了一下,还说那矿经营权转手也就是一百万的事情,那还是三年前的行情,眼下更是要落一落,对方出价太狠,要他帮着说一下。

陈太忠当时正被丁小宁撩拨得要挺枪再战呢,听了这话,哼了一声,“先接着干着,看他能搞出什么玩意儿来。”

一边说着,他已经用力地一挺,挤入了那大名鼎鼎的名器“锦鲤吸水”中,刘望男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鼻中发出了重重的呻吟,两条浑圆白皙的腿也盘到了他的腰际……

前两天陈太忠出院之后,才得知,那边的事情一直没有谈妥,刘思维的矿还在挖,不过不去动有纠纷的那一边了,对方催了两次,见没啥反应,直接带了四五十号人来,端着炸药要炸矿。

所幸的是,董毅对这件事注意力挺高,“四小义”的兄弟四人全在矿上,还带了七八个小弟,东临水的村民也知道,这矿的主人跟陈村长关系好,眼见有人带头,说不得就跟了上去。

甚至,连给吕强送货的几个司机见了,也站了出来,“大家有话好好说,成不成?”

那边的四五十号人,多是青皮混混,看到这边连民工都站出来了,足足一百来号人,心里挺纳闷,这儿的矿工,待遇有那么好吗?

结果自然就是没打起来,那边一打听,这矿的老板的背后,站着凤凰市招商办副主任呢,是黑白两道横着走的人,登时也没了脾气。

不过,陈太忠被省纪检委带走的第三天,那边就又带着人上门了,找到刘思维,“那个矿卖你了,五百万,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一个副处的干部,被省纪检委越级抓了,还说什么狗屁的黑白通吃?那可是省纪检,不死也得脱层皮下来,反正,也没见凤凰市有人敢站出来保陈太忠。

刘思维当然知道自家堂姐的老大被人抓了,眼见对方来势汹汹,登时没了主心骨,赶紧打电话问一声董毅——那小子见最近没啥事,溜回凤凰玩去了。

董毅也拎不清轻重,他倒是不怕打架,但是,这场架该不该打,那是要好好地合计一番的——这算是帮陈哥保家业呢,还是算在关键时刻,给陈哥雪上加霜地添乱呢?

到最后,这消息到了刘望男的耳中,刘大堂就是一句话,“刘思维你给我滚回来,”她已经联系上了蒙晓艳,也知道了事件的大致走向,但是她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这边给陈太忠增添一丝一毫的麻烦。

那刘思维就只有乖乖地“滚回来”了,董毅见状,也息了去打架的心思,东临水的农民里也有那机敏的,见老板走人了,还要大家走,登时一哄而散。

又过两天,龚亮带着二十来号荷枪实弹的混混和一百多号民工,突然地包围了煤矿,不过矿上只留了两个看门的老头和几个本村的混混做保安,其他人都不见了踪迹。

“跑了?”龚老板不干了,“给我砸,砸个稀巴烂,妈逼的,欠老子五百万就这么跑了,这个破矿老子拿来有毛的用!”

一帮混混正砸着呢,好死不死的,刘思维在本村的姘头过来了,那女人尚有几分姿色,嫌男人不养家,又羡慕刘老板有钱,两人就明着勾搭了起来,她男人知道,但是每个月从老婆那儿能弄到点吃吃喝喝的钱,谁又会在乎那玩意儿是一个人用还是两个人用?

正经是,她男人得了她的钱,也是搞了几个别家的老婆,自家的家什反倒是不怎么动了,也省得断了财路。

女人不知道刘思维跑路了,正拎着一只土鸡一罐酒走着呢,几个男人冲过来,摔了她的酒放了她的鸡,一把将她扯进路边的茅草屋,就那啥了,“刘思维跑了,就拿你来顶账。”

二十几个混混,起码有七八个进了那屋,到最后,女人走出来的时候,不但衣服左一绺,右一绺的,腿都是叉着的——下面都肿了,夹紧了疼啊。

女人报警了,警察没管,第二天女人家玻璃被人砸了,门外堆了好大一堆柴火,“再报警,信不信烧了你家?”

当然,人家敢这么做,就是看着陈太忠出不来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太忠真的是感触良多,人在江湖,真的是有进无退,哥们儿就是被弄进去几天,得,小弟的女并头就被人轮奸了。

入世容易出世难啊,多少人爬上权力的巅峰之后,就无法再容忍摔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就算自己不在乎,但是跟着干的人,是要跟着遭罪的,人在官场,那是有进无退的!

陈太忠既然回来了,少不得就要替自己的人出气了:操的,哥们儿不过就是去接受一下审查,就有人以为我死得透了?

他也懒得找人,就单人开了林肯车,一路直奔金乌县,大约在下午两点多赶到了县委,县委门口的保安一看,这车上有省委和省政府的通行证,想也不想地就敬个礼。

“薛时风来了没有?”陈太忠的脑袋探出车窗,笑嘻嘻地冲保安点一下头,“他的办公室怎么走?”

薛时风?保安看一眼陈太忠,心说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口气倒是不小啊,敢直接喊薛书记的大名?找揍不是?

不过他也看出,面前的年轻人不是省油的灯,只能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对不起,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请你给薛书记打电话吧。”

“有种的,你再给我说一遍?”陈太忠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明显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保安的火气也上来了,在县委门口生事?真是找死呢,老子就不告诉你。

陈太忠一推车门就下来了,照着保安肚子上就是一拳,看着保安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他又笑嘻嘻地发问了,“想起来了吗?薛时风来了没有?”

一边另一个保安跑了过来,这个年纪大点,知道来的这厮有问题,也不敢犟嘴,只是拖着那个保安叫着,“小赵,没事吧?要不要送医院?”

“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林肯车后,一辆奥迪停了下来,司机走了出来,绷着脸看那老保安,“乱七八糟的,像什么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