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94章 威逼恐吓

听到陈太忠这话,张志宏和罗启明的脸色再变,尤其是专利处的罗处长,很无奈地垂下了眼皮,倒是张处长侧头看一眼邱朝晖,见邱主任恢复了以前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又是微微地一怔,眨眨眼睛陷入了沉思中。

就在这个时候,蒋君蓉发话了,声音虽然娇媚依旧,内容却是石破天惊,“呵呵,我这次来可就是找陈主任的,博睿的投资嘛,要不……武主任你先跟他们谈?”

张志宏发现,邱主任的眼睛因为这句话,猛地睁开了。

邱朝晖当然发现不妙了,心说坏了,这女人还真的了解一点事情,居然盯上了这六千万,真是让人吃惊啊。

其实,蒋君蓉也不能断定陈太忠在深圳跟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刚才博睿的大卫·王那半句肯定的话,确定了她的猜测。

官场中从不缺少有心人,蒋主任本身又聪慧,当然听出了大卫·王的色厉内荏,是的,跟官场中人玩文字游戏,那真是自寻死路。

既然确定了陈太忠所说的话,她当然就要当机立断地转移目标。

武振华大喜过望地点点头,才待说话,猛地又是一愣,眨巴眨巴眼睛,狐疑地看向陈太忠,迟疑一下,才试探着发问了,“陈主任,要不……咱们先谈谈?”

那是那句话,混这个圈子的,就没个简单的。

“跟我有什么好谈的?”陈太忠笑着一摊手,“我是善财难舍的守财奴,倒是你们要抓紧跟博睿公司的沟通,人家手里有钱的客户很多,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啊。”

博睿的三人见到陈太忠如此地抢手,愕然地交换一个眼神,心里都暗暗地一叹:坏了,自家的底细都被这个姓陈的搞清楚了,必须要改变策略了。

可是,这改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前两天大瓣蒜装习惯了,眼下想猛然间改掉一直以来的颐指气使——说实话,这三位的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

也是啊,蒋君蓉却是被陈太忠的话带偏了思路,心说人家博睿是专业玩投资的,手里除了要投给陈太忠的钱,没准还真有别的钱呢。

想到这个可能,她禁不住侧头看一下武振华,谁想武主任的眼睛也在同一时刻转向了她,登时四目相对。

“武主任先请,”蒋君蓉一伸手,笑吟吟地示意了。

她并不怕武振华,一点都不怕,博睿真的有其他资金的话,只要武振华谈得下来,她就找得到人给武主任施加压力,相信至不济也能敲走一半的资金,像陈太忠那么难说话、又有骨气和定力拒绝她的男人,真的不多。

要是博睿除了那几千万英镑,就没钱了,碰壁的也是武振华,却是跟她没什么关系,所以她当然要让一下,也省得留给陈主任一个“朝秦暮楚”的不稳重印象。

强势的男人,不喜欢女人太善变,蒋主任非常清楚这一点。

武振华却是被她这一让让得更迷糊了,说实话,离真相最远的就是武主任了,虽然他知道,这一让里,味道很是不对,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他俩在这里眉来眼去的,那黑瘦的眼镜娘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凤凰科委,是不想跟我们博睿合作了,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

哈,还嘴硬啊?陈太忠真的忍无可忍了,“脑袋瓜在你身上长着,你怎么想是你的事儿,跟不跟你们公司合作,我想这跟你无关!”

“那咱们可以回去了,”女人终是女人,她猛地站起身子来,侧头看看大卫·王,“大卫,走吧?”

大卫叹一口气,遗憾地摇摇头,站起了身子,另一个男子见状,也站起了身来,三个人交换个眼神,也不言语,齐齐地向门口走去。

这就是最后一招了吧?陈太忠看着他们的表演,真的觉得有点可笑,这跟在地摊上讨价还价不果之后作势离开,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既然你们这么低级,哥们儿也低级一下好了,想到这里,他轻声咳嗽一下,“大卫?”

“嗯?”那三位同时驻足,齐齐回头。

“就算我的事儿不成,可是这两位,”陈太忠冲武主任和蒋主任努努嘴,“这两位主任是很好说话的,也愿意同意你们的条件不是?”

“我们没有心思再谈了,”说话的,还是那个黑瘦的眼镜娘,她冷冷地一哼,看来真有把傲慢坚持到底的决心了。

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没有接话,其实,他只是想让大家看看,“专家”们患得患失起来,跟大家是一般模样。

倒是大卫·王看出了他的有恃无恐和调戏的心思,轻喝一声,“海伦,你不用说了,其实凤凰科委,根本没有跟咱们谈的诚意。”

陈太忠真的无法忍受了,手一指大卫·王,冷笑一声,“谁没有诚意谈?咹?亏得你还有脸说啊,我就问你一句……你的客户要你提出这么多苛刻的要求了吗?”

“那是我的客户不够成熟,”大卫·王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但是他还是死死地咬住了牙关,绝对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行了,我承认他们不够成熟,你们可以走了,”陈太忠很灿烂地笑了起来,很随意地一摆手,“我想,换一家投资公司,才是一个成熟的选择。”

这句话一说,小会议室里登时变得寂静无声,连博睿的三个人都不例外,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呆在了那里。

“太忠?”景静砾轻声地招呼了一声,声音里似乎有点不安,陈太忠冲着笑嘻嘻地摇摇头,没事,事情在哥们儿的掌控之中呢。

“你这是威胁!”好半天,那叫海伦的黑瘦女人才尖叫了起来,“大陆的官员,都是你这样的素质吗?”

“这个问题,等你当了凤凰市委的组织部长以后再提吧,”陈太忠嘴里哪里有什么好话给她?“给你们个赚钱的机会,你还真以为自己就是上帝了……当我们是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

大卫·王脸上青红蓝紫地变幻了半天颜色,才轻咳一声,腆着脸发话了,“陈主任,我想……也许是我们的沟通,出了误会?”

“是你们搞错了自己的权责,”陈太忠绝不肯再给他台阶,“我已经给了你很多台阶了,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珍惜,做生意的最要讲的,就是一个诚信,你明白吗?”

“说得好,”景静砾笑嘻嘻地鼓起掌来,他要是再看不清楚眼下的形势,那么这个秘书长真的不用当了,“做生意的,就是要讲个诚信,看来,博睿公司的行为,咱们有必要好好地宣传一下,做为一个负面典型来报道。”

这是景秘书长的关爱之意,真要报道,又何必说出来?他已经想到了,英国的投资是真的,博睿来谈的也确有其事,眼下双方矛盾的症结,在于这家香港公司将手伸得长了一点,估计是想从中获得一些什么利益,这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景静砾这么些年的官场,真的不是白混的,深谙和光同尘之道,既然矛盾只是源于小小的贪婪,眼下又被戳破了,那么,大家也可以坐到谈判桌前继续谈下去不是?

如此一来,对方有把柄在自己手里捏着,倒也不虞再做什么怪了,省得万一换一家投资公司,双方又要重新来过,那时候又是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也没什么便宜可以占,没得还容易生出不少变数来。

是的,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呼声再高的候选人,不但没能当选倒反被送进牢狱的例子,景秘书长也不是没有见过。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是因为有如此认识,他才要出声恐吓,你博睿是做投资咨询的吧?这绝对是一个需要良好口碑的行业,我就不信,你不怕名声臭了大街!

“秘书长,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商量,不是吗?”大卫·王入耳这话,终于知道,公司的战略目的是达不到了,就算再不甘心,他也只能低下高贵而微微谢顶的头颅,苦笑着求饶了。

“其实,小陈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景静砾一个耳光过去之后,自是忘不了给个甜枣,他长叹一声,听起来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在来这儿之前,他就有心让你们撤资走人了,还是我极力劝说,他才愿意跟你们谈一谈的。”

原来早就被人识破了啊?那三位再交换一个眼光,真的恨不得没有这趟凤凰之行,就算不接这个单子损失巨大,但是“人上人”的身份被戳穿,这种耻辱实在太让人无地自容了。

遗憾的是,眼下后悔已经晚了。

既然博睿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接下来的谈判,就很顺利了,不过让蒋君蓉和武振华郁闷的是,在博睿的强烈建议下,他们两拨人被取消了旁听资格。

“看来,陈太忠手里有不少筹码,”站在凤凰宾馆的院子里,看着阴霾的天空,武主任若有所思地发问了,“蒋主任,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合作一下,你认为呢?”

官场上,从来没有永恒的敌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