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90章 下雨留客天

范如霜这次来,陈小马肯定要跑过来接待,不过范总没心思跟他废话,而是直接请了陈太忠去房间说话。

看着在陈太忠身后亦步亦趋的钟韵秋,小铁有心阻拦一下,却不防范董发话了,“小铁,去冲三杯茶来,”这就是暗示他不要多事了。

范如霜一听说这女孩是政府办的,心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眼下陈太忠能带着她来,那肯定就是不避嫌疑了,其实,范董非常能理解钟韵秋的心情:想成为领导的贴心人儿,不但要在枕边衾下配合好,适度地参与一些非常规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既算投名状,又表示了关心。

而且,她今天要说的事情,重要归重要,但却不是那么隐秘:说穿了,还是老话重提,想让陈太忠陪着邵国立去澳门玩一玩。

“现在这个电解铝的项目,立项要过发改委审批了,”她遗憾地咂咂嘴,又叹口气,“可惜啊,以前一直在总公司这边使劲儿呢,上面变更一下简单,下面人就要忙死了……那么多工作,白做了。”

“不会白做吧?”陈太忠笑着看她,现在他已经很明白了,这世界最不能相信的,就是领导的话——当然,那是在需要置疑的时候,否则,领导的话就是最该相信的。

现在,他需要置疑,“就是发改委负责吗?总公司应该也有不小的影响力吧?”你这不就是跟哥们儿哭诉,想得到支持吗?

“影响力几近于无了,”范如霜苦笑一声摇摇头,“你看着吧,下一步,地方上的计委也会变得厉害起来,这是大趋势。”

这个邵国立,到底是什么来头?陈太忠有点不解,不过他肯定不会去主动发问,有些事情,一旦知道了就没有退路了,他不想向范如霜发出错误的信号,“那先动的也是省计委,到凤凰市还早呢。”

说到这儿,他心里怦然一动,怪不得秦老板最近这么忙,没准……就是张罗这些事呢?

他不问,范如霜却是主动地说了,“邵国立的姨夫在发改委任副主任,他要是肯帮忙,这件事就好办多了。”

“他姨夫?”陈太忠心说,这关系有点远吧?“邵国立能左右了他姨夫?这事儿听起来不太对劲吧。”

“邵家挺一般的,就是开国的中将,”范如霜的口气还真大,“不过子女多关系广,邵国立的姑父挺喜欢他的,对了,他姑父是海关总署的副署长。”

两大实权人物啊,还分属姑表亲和姨表亲,就算邵家狗屁都不是,也足够得瑟了,可是话说回来,邵家要真的是一介平民,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强悍的亲戚。

55年授勋,元帅大将各十人,上将五十五人,中将一百七十五人,这还只是军队的系统,按说一个中将确实没什么了不得的,不过潮起潮落云涨云消,总是有那能脱颖而出的,还有那已故少将的老红军夫人在家孤苦伶仃的呢,不也是运数使然?

怪不得那厮能玩配额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个……看情况吧,范董你不知道,那家伙一直看我不怎么对眼。”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啊,”范如霜怎么能容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耍滑头?说不得就拿话死死地将了下来,“不兴耍赖的。”

“别介范总,”陈太忠怎会如此轻易地被人将了军?他苦笑着摇摇头,“我最近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的,真的不敢就这么答应……上次去北京,我不也是晚到了吗?”

说到最后,他也没将此事应承下来,倒是答应说,有时间的话可以考虑一下,范如霜自是不好强迫他,心说这亏得是我喊他来阴平当面说了,要是电话里说,估计连这个结果都不可能有。

当然,范董喊陈太忠来阴平,绝对不可能仅仅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为这种求人的事儿,将陈某人呼来喝去的话,那就不是求人而是惹人了。

那么,说完此事,当然要说说来这里的重点了,“我听小马说,你没有准备陈经理的材料?”有钟韵秋在场,范董不可能点出陈小马的名字。

“是啊,这不是顾不上吗?”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真的忙死了,抽一点时间出来,还真的不容易啊。”

“那你就不用准备了,”范如霜笑着摇摇头,“有咱俩这次碰头就足够了,只当是你口头上向我反应的,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就是了。”

这才是她喊陈太忠来的真是用意,你没时间不要紧,正好我一手操作了,你安心等着收钱就行——这人情算送到家了吧?

这么简单吗?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怔,不过,这显然是好事儿,不但不用他收集材料去了,而且将来整陈小马的过程中,没有他提供的第一手材料,这就减少了他的责任。

陈小马不算什么,真有点责任,他陈某人也背得起,不过,能不背当然更好了,想清楚这个,一时间他居然觉得:这范如霜做人还真有那么两套,怪不得能执掌了临铝这种大型国企呢。

只是,想想风光无限的陈经理,就被范董这么单手轻轻地擒获,陈太忠心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官场里差上三两个级别,真的就是泰山压顶之势啊,怪不得大家只要有点条件的,就要忙着寻大树找靠山。

遗憾的是,陈小马的身家,不过才八位数啊,下一刻,陈太忠的思路又有点不着调了,当然,蚊子虽小也是肉,他笑着冲范如霜点点头,“呵呵,那可是太谢谢范董了。”

“真想谢我,用行动表示吧,”范如霜冲他一个劲儿地笑,女人终究是女人,有的时候还真的沉不住气,对陈太忠的毛驴脾气而言,她若是不刻意强调一下,没准邵国立的事情会更好办一点。

不过,就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里居然露出了些许的风情,陈太忠没注意,倒是钟韵秋看了一个真又真:看来,这个女人身上,也是有点故事的,不知道将来……我能不能也走到她这一步呢?

钟韵秋存了这心,自是更要用心地巴结陈某人了,陈太忠同范如霜谈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驾着林肯车就待离去,“先送你回曲阳吧?”

“我跟你回凤凰,”钟韵秋轻声回答,见他扭头回看,甜甜地一笑,“我这也是在帮着农业园跑项目嘛,是不是?”

“偏是你会作怪,”陈太忠笑一笑,心里正琢磨这么招摇妥当不妥当,冷不丁手机响起,接起来一听,是邱朝晖激动的声音,“陈主任,香港……香港人来了,来谈投资了。”

“我说,多大点儿事啊?值得这么激动吗?”他笑了起来,“呵呵,老邱,这事情已经交给你了,你张罗就行了,我要回去估计就晚上了。”

其实,陈太忠也挺高兴的,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毕竟是又有钱要进账了,这次的钱还不少呢。

邱朝晖听出了他的兴奋,不过还是有点迟疑,“太忠,这么大的事情,还得你来掌舵啊,我尽量配合,成不成?”

“老邱,我都不希的说你了,你大了我一倍的年纪啊,还要我‘掌舵’?”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郁闷了,“你放手去干就成了,我信得过你。”

说完他就不管不顾地挂了电话,不过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么怪,电话都是一拨一拨地来的,没到五秒钟,第二个电话就进来了,来电话的却是阴平招商办的安道忠,“太忠,你这不够意思啊,来了阴平也不言语一声?还认不认我这个老同学了?”

这是又有人看到我的林肯了?陈太忠四下看看,发现斜斜的雨丝中,没有什么碍眼的人车,“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科委的耿主任说的,听说上午你在向阳镇折腾了一顿?”安道忠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着,“太忠啊,你这脾气还真的火爆了。”

“我的人后悔了嘛,”陈太忠一听是这个缘故,苦笑一声,这还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我怎么没发现,知识分子也这么八卦啊?“他后悔我当然就要给他撑腰了,要不然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好了,不说了,在哪儿呢?我去接你,”安道忠也痛快,“今天不许回了啊,我已经跟马区长汇报了,一定要留下来坐坐。”

“老大,安哥,我赶时间啊,真的,”陈太忠真是哭笑不得了,“市里一大堆的事儿呢,改天,改天成不成?”

“不成,你认我这个同学,就给我留下,向阳镇的事儿,马区长也听说了……”安道忠的声音低了下来,“盖伦集团马上要在阴平建厂了,你这么走了,他心里能踏实吗?他肯定要找我撒气啊。”

这次,马益友还真的是给安道忠下了死命令了,一定要留住陈太忠,向阳镇是前车之鉴不说,只说横山还是陈太忠的娘家,这理由就足够了。

其实,这个八卦还是安主任跟马区长主动提的,他只当是说着玩的,结果区长大人当场就拍板了,“必须留下陈太忠,这是政治任务。”

早知道的话,我就不这么多嘴了,一时间,安道忠有点后悔了,守口如瓶,是混官场该有的素质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