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88章 这字不签了

李跃华这个动作,就极为不礼貌了,甚至比陈太忠表现得还要过火,洪峰看在眼里,眼皮都要禁不住地跳一跳,老李你是疯了?

不过,李跃华的资格,实在是太老了,老到洪峰都不好说什么,虽然他是常务副区长,可是对上这种老资格,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人家都不想上进了,他还能拿什么来卡人?无欲则刚嘛,更何况,向阳镇被李书记经营多年,威望无人能及。

说不得,洪区长也只能去取茶几上的茶杯,我什么也没看见!倒是游镇长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白活,“……这个压力,真的很大,不过我们也有信心……”

陈太忠也有点受不了游杰的絮叨了,咳嗽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呵呵,压力大是应该的,侯总可是小杨费尽心思从素波请来的金凤凰,游镇长,说句不客气的话,侯总要是受了什么委屈,我们可是不答应的。”

“那是那是,一定一定,”游杰只当对方在说套话,连连笑着点头,“谁敢给侯总委屈的话,第一个不答应的是我。”

“我这可不是空口白话,”陈太忠见他如此反应,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坐在那里的李跃华,脸上虽然还是挂着灿烂的笑容,可是话里就多出了几分凉意,“小杨不会答应,我也不会答应,呵呵,听说过阴平的下马乡吗?”

“下马乡?”游镇长觉得他这口风有点不对劲,笑容登时收敛了些许,“那里有什么典故吗?”

陈太忠笑笑不答,不着痕迹地从他手里收回了自己的手,心说我把该点的已经点出来了,哥们儿不是一年前的愣头青了,说话也是要讲究技巧的不是?

殊不知,他这却是又把事情弄拧了,他说话的对象若是一个县长或者区长,这么说自然是不错的,可是对了乡镇的干部,其实……大大咧咧地说才是正理,着了急骂娘都无所谓,层次不同,决定了办事方式的不同。

坐在一边的洪峰却是终于听明白了,敢情这陈太忠真的是对李跃华有成见,所表现出来的冷淡是有意为之的啊。

洪区长当然知道下马乡是怎么回事,那里是一大批亡命徒,动用武警了,还不少,死的人也有几个,被抓的就海了去啦,据说被抓的里面最大个的,是个到点下台的乡支书。

“好了好了,不说了,快到点了,该各就各位了,”洪峰是听明白了,可却不想点破,他笑吟吟地招呼大家,“来,陈主任,咱俩坐第一排去。”

杨晓阳和侯健却是听出不对劲儿了,不管不顾地扯了陈太忠到一边,侯总性子急,“陈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啊?好像向阳镇不太对劲?”

“没什么不对劲儿,我就是敲打敲打他们,这儿天高皇帝远的,保护好你的投资,总是没错的吧?”陈太忠笑着摇头,随意地推他一把,“上台去吧,该就座了呢。”

“啧,好像……好像把厂子设在农业园也不错哦,”侯健认可陈太忠的解释,不过一听“天高皇帝远”五个字儿,一时又有点犹豫,迈向主席台的脚步就变得有点迟疑。

“主任,不会像你说的这么简单吧?”杨晓阳低声发问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只冲着小杨同学将陈主任之前的“陈”字去了,该主任就不能敷衍了事地回答,更何况陈某人自打进入官场,对手下人一向还是比较关注的。

“这个李跃华不是好鸟,土霸王,”他笑着拍拍杨晓阳的肩膀,“不过,你不会怕他,我也不会怕他,你说是不是?”

杨晓阳当然知道,自家主任指的是他身后杜省长的背景,可是,一省之长又哪里是那么随便用的?用杜毅对付一个镇支书——不带这么欺负省长的吧?

“那你不早告我,”他一着急就开始抱怨,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到现在才说。”

“不摔打摔打你,你印象不深刻,呵呵,不过,我这也是防患于未然而已,”陈太忠笑着回答,倒是没介意这语气,这个小杨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却是挺愣,敢这么跟领导说话——不过,哥们儿喜欢。

“那现在怎么办?”杨晓阳有点抓狂了,“电视台的来了,洪区长也来了,场面这么大……后悔也来不及了。”

“怎么叫后悔来不及?”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咱业务二科的,想后悔就后悔了,就凭这几个鸟毛敢拦着咱们吗?”

“侯总……已经背运好几年了,”杨晓阳叹一口气,不忍之气十分明显,“不过,我也知道,不该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去。”

“真要后悔,就上去拦住啊,”陈太忠瞪他一眼,冷冷一哼,“你以为我在这儿站着,能看你被别人欺负了?”

“我……”杨晓阳胸脯一挺,就想迈腿,不过下一刻,他又停在了那儿,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太忠,“主任,我这……我真的不够资格啊。”

“你真是扶不起来!”陈太忠这次可是真生气了,转头就向主席台上走去,想想不对劲儿,转身又走向洪峰,“洪区长,这个,我们改主意了,觉得这个酒厂,可能还是设在农业园比较好。”

洪峰的嘴巴,登时就愕然地张大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呆立半天,才嘴角抽动一下,“这个……陈主任,你的意思说,现在停止?”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不是……想征求一下洪区长的意见吗?”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不过既然这么离谱的事儿都打算做出来了,显然只是为了照顾洪峰的面子,所谓的相互尊重的意思。

洪区长又怔了一怔,随即淡淡地一笑,“呵呵,这个无所谓,都在区里的嘛,不过向阳镇可能会有点情绪。”

“刚才李书记就挺有情绪的嘛,”陈太忠龇牙一笑,转头冲主席台上的侯健招招手,“来侯总,下来一下……”

于是,准备得轰轰烈烈的签字仪式,终于被临时出现的“特约嘉宾”扼杀在了摇篮里,陈太忠、杨晓阳同侯健简单地谈了几句之后,侯总干脆俐落地决定了:这字儿啊,我不签了!

这一刻,李跃华和游杰的脸色,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

不过两人里面若是选个最难过的,当是属李书记,陈太忠一行四人还没出礼堂大门呢,游镇长就叫了起来,“李跃华你这书记还真牛逼啊,不跟人家陈主任握手,看看,这就是结果……这就是结果,一千万飞了!”

一听这话,李跃华恨不得伸手掐死游杰,可是他还真的发作不得,礼堂里两百多号人,大家都是有眼睛的,他怠慢了陈太忠,这是事实。

倒是洪区长好城府,似乎没在意白跑一趟,转身冲着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那我就在区里,恭候陈主任大驾了,呵呵。”

“陈主任,走吧?”钟韵秋本来已经消失在礼堂中了,却是在这时神奇地出现了,她冲他甜甜一笑,这次却是没有捂嘴,那一刻的万种风情,令不少人就那么呆在了那里,“您不是赶时间的吗?”

钟家的闺女!李跃华见状,登时恍然大悟——敢情是这么回事啊,小丫头,行啊,你够狠,活生生地坏了爷的买卖。

洪区长看了钟韵秋一眼,眼神煞是古怪,偏偏地,还带了笑容微微点头,“呵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钟啊。”

钟韵秋不怕陪着陈太忠来,但是也没想着不知羞耻地一直陪着他,可是,眼见陈太忠活生生地给了向阳镇一个响亮的耳光,心中的欢喜,实在是再也按捺不住了:人活一辈子,可不就是争的这么一口闲气吗?

尤为重要的是,她还跟农业园的招商挂得上关系,这种场合就算站出来,别人也不能说她什么,至于那些嚼舌头的无聊者——哪怕她不站出来,依旧会嚼舌头。

看着钟韵秋领着人就那么离开,李跃华心里这个气,真的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钟韵秋猜的一点都不错,他已经存了吞下侯健的心思,甚至相关的手段都设计得差不多了,却是没想到,就在大局将定的时候,杀出这么个家伙来,令他功败垂成!

偏偏地,游镇长还在一边聒噪个不停,这让他越发地生气了,见过恶心人的,没见过这么恶心人的,“这件事绝对不算完,我要告到市里去,姓陈的小子,他就给我等着好了,李爷我不是好惹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到,是自家先种了恶果在先,又是存了毒心在后,他想到的,只是自己的委屈,自己的损失,自己的颜面!

“这个陈主任,还真的是嚣张得离谱啊,”有人附和着他的口气,做愤愤不平状,“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副处,居然敢因为点私人感情,就……”

“省省吧,啊?”曲阳科委的赵永杰主任冷哼一声,他怎么能容忍别人说陈太忠的坏话?“这对向阳镇未必是坏事,你们还是打听一下下马乡是怎么回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