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85章 群众不理解

焦所长看着钟韵秋也面熟,毕竟曲阳区的繁华地段不多,又是这么娇媚的一个女人,他愣了一下,脱了警帽挠挠头,“你是……区政府的吧?”

“嗯,我是办公室的,”钟韵秋又是捂嘴一笑,“早听说过焦所长了,没想到今天撞到了。”

“啧,想起来了,”焦印一拍脑袋,“呵呵,钟主任的女儿,是不是?你们先吃着,我把那帮小子安顿一下,再过来聊……”

等焦所长离开之后,张巧梅看陈太忠的眼神,就有点不同了,钟韵秋将陈主任夸得极为厉害,但是在她心里,还真没感觉到这个年轻人会有那么大的本事,无非就是一个市里的副处长,虽然不算小,但是这样的官儿,市里好像也很多的吧?

当然,她也没因此而小瞧了陈太忠,不过,传言中的厉害,远远比不上近在咫尺的震撼,做为本地人,她太明白城关派出所所长的威风了。

就焦印这样的人,在陈太忠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出,握手都是一边站着另一边是坐着,纵然是受到了这样的待遇,韵秋姐一旦发出过来敬酒的邀请,那焦所长居然还就美不滋滋地答应了。

这个男人,似乎比韵秋姐说的,还要厉害啊,张巧梅心里,真的动心了。

说句实话,她今天是被钟韵秋央求着来的,说是要介绍个贵人给她认识,只要那贵人出面,你家的那两万,最少也打个对折。

甚至,钟韵秋都打包票了,说只要她肯那啥,陈主任若是不管或者管不了的话,她负责解决一万——至于说是垫一万还是砍一万下去,那巧梅你就不用管了。

姐妹俩关系挺好,钟韵秋也不掩饰对陈太忠床上功夫的赏识和惧怕,巧的是张巧梅平日里偷偷地看了不少类似的片子,听她说得夸张,心里也有点跃跃欲试,想品尝一下。

不过她还是比较矜持的,就扭扭捏捏地埋怨当姐姐的没个当姐姐的样子,顺便又问一下到底是为什么,结果换来的是一声长叹,“姐也不过就是想保着自个儿,不让大家说是破鞋,既然死活要靠个码头了,还不得靠个瓷实点儿的?也省得受那么多闲气!”

那么,张巧梅也只有“仗义出手”了,不过,两个女人共同侍奉一个男人,这种事对一个大姑娘来说,真的是有点难为情,尤其是曲阳的风气,还不能同那些大城市相比,比较封闭和落后。

还好,总算是有个张家“被欺负”的幌子,她就这么扭扭捏捏地来了,只是她的心里,不过是想着姐妹情深再加上一点点的好奇,对陈太忠的势力,虽然也重视了,但眼下看来,她重视得还远远不够。

男人对女人,是因为爱而产生尊敬,女人对男人,却是因为尊敬而产生爱,这种一夜情缘,谈不上什么爱不爱的,但是不可否认,强势的男人就同美貌的女人一般,极易获得异性的好感。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言谈举止间,她就放开了许多,陈太忠现在也算得上是花丛老手了,自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不过,刚才这女人让他不爽了,少不得就拿了点架子出来,“嗯嗯啊啊”地敷衍了事。

没过多久,焦所长又出现了,这次他是打定主意赖在这里了,不等钟韵秋招呼,自顾自地扯了一个椅子过来,“陈主任,听乃若说你好多次了,这次有机会撞上了,那就是有缘,来,先走三个……”

陈太忠听这厮嘴边动不动就带了老李出来,当然不好不给面子,而且他的心胸原本就不算开阔,心忿张巧梅小看自己,又知道那个小姑娘态度转变的缘由,自然就不可能对焦所长的殷勤视而不见。

焦印的酒量奇大,眼见陈主任放下了架子,跟自己盏到杯干,心里登时欢喜了起来,十来分钟两人就干掉了差不多一斤黄酒。

张巧梅见状,却是担心陈太忠醉了之后,有些话就不方便说了,终于逮个机会发话了,“焦所长,我们丽音音像暂扣的那些货物,现在该还给我们了吧?”

焦印却是早在认出钟韵秋之前,就认出了这个女孩儿,张家是做生意的,接触的人五花八门庞杂无比,张巧梅平日里抛头露面的机会比较多,她的美貌声名远扬。

不过,张家的闺女平日里口碑倒还不错,不但人长得清纯,也没啥绯闻传出,所以焦所长在言谈间,用眼角的余光,很认真地观察和分析了一下陈太忠和张巧梅之间的关系。

焦印本身就是积年的老干警,眼睛毒辣无比,兼且酒量又好,虽然喝了点酒,可真要肯琢磨的话,很少有东西能逃过他的眼睛。

观察了不到五分钟,焦所长就能断定,张家的丫头,跟陈主任没什么关系,倒是钟主任的女儿,十有八九跟他有一腿——这丫头命好啊,能攀上这么个高枝儿。

希望不是一场空吧,焦印还没能力总结出“傍老不傍小”这种哲理,却是也知道,一般的女人仅靠美貌,也不好驾驭住那些年少得志的年轻干部。

焦所长正琢磨呢,耳听得张巧梅冒出这么一句来,禁不住斜眼看了陈太忠一眼,才笑嘻嘻地发话了,“这个啊……这是归文化局管的,我还真不知道。”

“可是我见到城关的警察了,”张巧梅不肯放过他,“那个姓赤的副所长也在,区里联合执法,你们也出人了。”

“出人是出人了,可是这事儿,不归我管啊,小赤管着刑警中队呢,”焦印一边回答,一边大大咧咧地看着陈太忠的脸色,嘴上不肯有半分客气。

县区里就是这样,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够字号的基本上全都认识,不认识也有耳闻,可是真要办起事儿来,那还是要说关系的远近。

如果陈太忠不刻意偏袒,他当然没必要买张巧梅的面子,这道理走到哪儿都说得通的,而陈太忠有意偏袒的话,那岂不是就有人情可卖了?

“太忠哥……”张巧梅这下,可是真的服软了,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太忠,“你帮我说说吧。”

“你不是让你韵秋姐帮着说的吗?”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肯多事,他见识过的美人计,可不止一次了,蒋君蓉那是副部级领导的女儿,美艳跟这张巧梅也不相上下,他不也没买面子吗?

焦印一见这架势,心里就明白了,八成啊,是瘟神想如何如何这女人,但是丫不肯,瘟神自然就要借此拿人一把,以便要挟其就范。

“陈主任说话,那肯定管用了,”焦所长笑嘻嘻地点上一把火,说句实话,他处理的小姐之类的也不少了,鲜见如张巧梅一般动人的美女,可是,这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张嘴的女人,可不遍地都是吗?漂亮?有权有钱的话,什么样的漂亮女人玩不到?

所以,他当然要凑个趣儿,最少也不能傻不拉叽地就这么帮了张家的忙,陈主任还没得手呢——他要是贸然相帮,十有八九就遭了瘟神的记恨了,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呢。

至于说这算不算逼良为娼,就不是他所关心的范围了。

“不过小钟说话的话,”焦所长笑着摇摇头,又咂咂嘴,“我看啊……难!钟主任下了,别人未必肯卖面子的嘛。”

“太忠……”钟韵秋发话了,她看看陈太忠,“给我个面子,帮个忙啦。”

啧,陈太忠挠挠头,心里有点不情愿,不过,钟韵秋算是他的女人,话一出口,他不能不管,琢磨一下,叹口气,“这事儿啊,你们找焦所长还真不合适,他就是一所长而已嘛。”

“对啊对啊,我权力有限,”焦印笑着连连点头,吃了这个肯定以后,他心里嘀咕一句:谁说瘟神不讲理了?人家明明挺讲理的嘛。

“算了,我找人说一声吧,”陈太忠叹一口气,摸出了手机,侧头看看钟韵秋,“分管文化的,是王伟新还是乔小树来的?”

呃……焦所长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听着,陈主任跟这俩副市长,关系很不一般?哈,这次老任可是撞正大板了啊。

“是……王市长吧?”钟韵秋犹豫一下,她就在县政府办上班,对于这种分工,那是绝对搞不错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调个号码出来,随手拨一下,焦印眼尖,已经看到那电话簿的名字一栏,赫然写着“王伟新”三个大字。

“陈主任……”焦所长轻声嘀咕一句,想要阻拦他拨号,结果,陈太忠很随便地扫了他一眼,眼中透骨的凉意,直浸焦大所长的心肺。

“伟新市长吧?我陈太忠啊,”下一刻,陈太忠的声音,在寂静的包间里回响着,“有个朋友在曲阳的音像店,因为涉黄被这儿的文化局任局长封了,罚款交了还再要两万……”

“该封就封,这很正常,不过我听说,任局长的弟弟的商店,情况要严重得多,也没什么事儿,这个……很多群众表示不理解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