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84章 不请自来

“哎呀,”钟韵秋被陈太忠拍得轻呼一声,接着又娇笑了起来,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嘀咕,“你别她年纪小,家里片子那么多,她可是看过不少,精通得很,一会儿……别给我丢脸哦。”

“我说我答应了吗?”陈某人冷冷一哼,“好了别说了,上车吧。”

当然,陈太忠也仅仅是嘴硬而已,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活色生香的美女总是不易抵挡的诱惑,是的,男人是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的。

相较而言,陈太忠认为自己还是比较经得住的诱惑的,他将女孩拉上车之后,一直没有正眼看她,一直到了饭店。

钟韵秋找的这家饭店门脸不大,装潢搁在凤凰市区,也就是典型的街边小店,不过在曲阳这儿,看起来就很像那么回事了。

难得的是,不大的饭店居然有两层,还有包间,三人进了包间,不多时,一个四十多岁粗壮的女人走进来招呼,“小钟今天有空来了?”

敢情,这家饭店以前是供销社的定点饭店,老钟在台上的时候,对这里也算照顾有加,等老钟下了之后,这里又活动上了城关派出所,买卖总是比别家的要强上那么一点。

“酒要九月黄,来只两斤的小芦花……要家养的啊,其他的,你捡拿手的上吧,”钟韵秋淡淡地吩咐了,别看她在市里可怜兮兮的,可是在这里说话,却是很有点威严。

九月黄是城关不远处一个小酒厂生产的黄酒,也属于纯正的曲阳黄,产量不大,芦花鸡两斤的也是小鸡,肉质细腻口感好,再小就没什么味道了,她笑着对陈太忠摊摊手,“来曲阳你就吃特产吧,高档的东西,真的没办法跟市里比。”

老板娘却是很少见钟家的丫头跟别人这么客气的,她还想着接点区政府的客饭呢,所以对小钟一直挺巴结,听到这话,说不得讶异打量了陈太忠一眼,才转身离开,心说这估计是凤凰来的什么人物了。

陈太忠的心思,可不在吃上,他琢磨了一下刚才钟韵秋的话,转头看看张巧梅,“你家的商店,被人封了?”

“嗯,”张巧梅点点头,眼睛虽然直勾勾地看着他,脸上却是微微地有点红晕,显然,这丫头还是有点放不开的那种。

“我倒不是不能帮你说话,问题是……”陈太忠嘬嘬牙花子,苦笑一声,“关键是,我纯粹就是路过,这次我能压着他们解决了问题,下一次呢?你担保文化局的不再找你家麻烦?”

“我家也就是不想让他们随便揉捏,”张巧梅的声音清亮且低微,却又带了些轻微的鼻音,这让她的话听起来有点柔柔的味道,而且说话不是很连贯。

“她家跟以前的局长关系好,”钟韵秋笑着插话了,“任局长上来了,当然就要上自己的人,我估计啊,你家也不会顶着老任干,是不是……巧梅?”

“嗯,我爸说借个机会,缓和一下,”张巧梅点点头,现在她的神态就有点自然了,大大方方地看钟韵秋一眼,“开店是赚钱的,又不是为了生气。”

哥们儿这也算拒绝过了啊,陈太忠听得笑一声,却是琢磨起这个名字来了,“张梅……张巧梅,还真是叫个巧。”

钟韵秋白他一眼,显然也想起了自己和张梅在某一天中午,同此人的激情三明治了,“那也不见你带了张梅过来。”

张巧梅听得就是脸一红,一扯钟韵秋的胳膊,低声说道,“韵秋姐,其实你帮着说说就好了嘛。”

显然,她知道钟韵秋找她来的用意,而且看起来,心里似乎隐隐还有点不能接受——当然,也可能是矫情吧。

“姐说话哪儿那么顶用啊?”钟韵秋笑着对她解释,可是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微微的不自然。

好像哥们儿多稀罕你似的!陈太忠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不过,念及这是钟韵秋的讨好之意,倒也不能计较什么。

张巧梅的个头并不高,约莫也就是一米六三、六四,身材虽然苗条,可是前挺后凸,该有的也都有了,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只是,陈某人既然不爽了,自然也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不多时,酒菜上来了,钟韵秋见他兴致不是很高,说话明显地小心了起来,没命地往他的盘子里夹菜,自己却是很少吃。

“好了,你不用这么紧张,你又没做错什么,呵呵,”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啦,抬手轻佻地摸一下她的脸蛋,也不顾忌一边还有一个女孩儿,“我又不是老虎,不吃人的。”

“我可是吃人的,”钟韵秋吃他这么一摸,心里大定,低声地向他嘀咕一句,眼中却是快要滴出水来了。

张巧梅正伸筷子,夹了一筷子油炸小河虾,听到这话,手微微地一抖,几只红红的小虾扑簌簌地掉落了下来,不过,下一刻她还是将筷子放进了自己的小口中,若无其事地咀嚼了起来,只是有一抹红晕,快速地从她脸上闪过。

显然,这丫头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单纯,最起码,她也是听懂了钟韵秋要用哪张嘴、吃什么东西。

接下来的话题,就越发地暧昧了,不过,饶是两人说话有些露骨言辞,那张巧梅也只做听不见,陈太忠本有心说得更那啥点,好见见这丫头的羞人模样,只是转念想想,自己怎么还是个市里来的副处,多少要考虑一下身份的。

反正,他也没有要将张巧梅如何如何的想法,有意挑逗的话,岂不是高看了她?没得自降了身份,倒显得像是个色中恶魔。

吃喝间,楼下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这里包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大约就是一帮什么人进来了,吆五喝六的,不多时,那嘈杂声居然上了二楼,直奔这个包间而来。

还好,到了包间门口,声音就小了下来,轻微得几近于无,有人在门口咳嗽一声,“请问,里面是凤凰的陈主任吗?”

陈太忠诧异地放下筷子,眉头一皱,钟韵秋已经款款地站起了身子,走到包间门口,一拉门,却见门口站了俩警察,其中一个是三级警督,手里还捏着一个小巧的手机。

“我就是陈太忠,”陈太忠侧头看看这二位,也不站起来,就坐着笑嘻嘻地发问了,“找我有事儿吗?”

“哈,我说下面的林肯的是谁的呢,”那三级警督哈哈一笑,也没计较他的懈怠,两步走了进来,冲着他伸出了手,“我是城关派出所的所长焦印,跟开发区的李乃若所长是把兄弟……”

这是城关派出所的定点饭店,现在正是饭点儿,焦所长一行人来到饭店,啥话还没说呢,就有人看到了门口的汽车,“操,林肯啊,这车少见。”

焦印一见灰色的林肯,马上就想起了种种传说,曲阳算是县区,对市里的消息不怎么敏感,不过焦大所长跟市里联系得尚算紧密,见状少不得就给李乃若打个电话,报一下车号。

李乃若当然能确定,这就是陈太忠的车,焦所长一琢磨,“我说老李,你说就这么上去跟他打个招呼,合适不合适?”

曲阳区撤县改区不久,而且地域广阔,经济发展也一般,区里的干部还保留着以前县里的那套作风,吃饭的时候,遇到能套上关系的能人,都是要套套交情的。

像陈太忠这种人物,在焦印眼里,那就是了不得的主儿了,曲阳的警察系统,也有不少人听说市里出了这么一号瘟神,可是焦所长有那么个结拜老弟,对陈太忠的事迹当然更加清楚。

这是能让凤凰市政法委书记头疼的主儿啊,而且,瘟神的恶名虽然挺吓人,但是李乃若也说了,陈主任那是有大能耐的,害人拿手,帮人也没的说,只要一开口,王宏伟鲜有不卖面子的时候。

说实话,焦印这城关派出所虽然在县区里,但却是相当有油水的一个位置,比一般乡镇的派出所强多了,焦所长有心交好陈主任,也不是一定要图个上进,最起码,认识这么一个贵人,万一有点小事,没准就能搭把手呢——谁还没有个不及不就的时候?

“啧,”李乃若咂咂嘴,琢磨一下,给他个回答,“太忠的性子冲,人也傲,你得姿态低一点,别拿你那一套土匪作风出来,对了,千万记得报我的名字啊。”

“你那作风好像比我强多少似的,”焦所长笑着嘀咕一句,挂了电话,就带着一干人往进走,大家都是聒噪惯的了,一路上熟人招呼不断,自然有几分喧嚣,直到走到陈太忠所在的包间门口,焦所长才示意大家噤声。

果然,陈某人一如传说中的傲慢,见了警察不站起来不说,面对焦所长伸出的手,也停了片刻,才伸出手来,人却还坐着不动,“哦,老李的兄弟,呵呵,幸会啊。”

见这架势,焦印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对方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这饭是蹭还是不蹭?

总算是钟韵秋出面救驾了,“呵呵,焦所长,待会儿有空的话,过来喝两杯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