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82章 平衡

水利厅彭重山病退,空了一个副厅长的位子出来,厅长张国俊有意让一个副书记占了此位,将腾出来的副书记的位子,让给王浩波。

在行局里,副厅长总是要比副书记多出点实权的,不过王浩波这次是正处升副厅,原本他干的也是党务,按说有这个结果,他已经该知足了。

不过若是像范如霜说的那样,副书记不动的话,王浩波升副厅长,显然是更好的,那样可就是实权位子了。

陈太忠本待一口答应下来,想想又不合适,这样一来,别让张国俊有什么想法,以后给王浩波小鞋穿,那可就不妙了,一个厅长想让一个副厅长无所事事,真的太简单了——到时候,没准比副书记的权还小呢。

这件事,我还是得问问王浩波!陈太忠拿定了主意,不得不说,在这种条件下,他还能设身处地为王浩波着想,这情商长进得不是一点半点,换给个脑子不够的,大概已经开始考虑该怎么迎合邓部长了。

王浩波在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好半天没说话,最后才蹦出来一句,“太忠,这个选择,你怎么看啊?我的心有点乱了。”

“我又不知道你们水利厅怎么回事,一个行局一个样子,每家的实际情况都不一样的嘛,我没法替你做主,才打电话问你的,”陈太忠现在看问题,还真是客观的很,“你自己看着吧。”

“我也不知道啊,厅长谁不想干?”王浩波重重地叹一口气,“可是张老大恼了的话,麻烦可就大了,后患无穷啊。”

“他要敢欺负你,我把他也弄下来,再给他个胆子,”陈太忠冷哼一声,“我说不是那些,我是说你在厅里没自己的班底儿,中间又夹了一个韩忠……你想怎么选择啊?”

“韩忠……我怎么忘了他了?”王浩波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听到这个名字,才幡然醒悟,这可是张国俊的铁杆呢,“你说我先问问他,合适不合适?”

“没啥合适不合适的,韩忠也是我朋友呢,问不问在你,”陈太忠大大咧咧地答他,“反正,只要你做出选择了,我挺你到底了。”

他这边才挂了电话,唐亦萱又冒头出来了,这次,她改了装束了,下身的裙子去了,换了一条宽松的七分裤出来。

“早知道你在换裤子,我肯定直接扔了电话就进去了,”陈太忠冲着她邪邪地一笑,“没看到,真的可惜啊。”

“你的小心,没错,”出人意料地,唐亦萱并没有计较他的出言轻薄,而是分析起了刚才的事情,“没必要跟那个厅长在小事上认真,该给他留点面子就留了,福祸无门唯人自招,他要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那这个厅长做得也太失败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王浩波的电话打了过来,“韩忠说了,张厅长的意思是,我做了副书记的话,还可以兼任设计院的书记,还有水电系统农电改造的监理事宜。”

水电系统农电改造,那也是一块儿肉,说肥不算特肥说瘦却是绝对不瘦,当然,做监理的,通常都是摆设,可绕是绕不过去的,多少也算是个有存在感的岗位。

总之,这个性质,就要远超一般副书记的责权了,一般的副书记,也是有分管口的,可是分管归分管,下面听不听你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分管副书记再牛,也抵不上分管副厅长不是?

而王浩波能兼了以前的设计院书记一职,那么,在设计院这个口上,就算是他的地盘了,不但分管和兼任,还是起家的位置,分管副厅长不想碰个头破血流的话,最好绕道行之。

再加上一个工程监理,王浩波这就是里子和面子都有了。

工程监理很容易被架空,可张国俊知道王浩波的实力,自然不会行这损人不利己的勾当——工程监理跟纪检委类似,说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但是有意把事情搞大的话,那就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王书记有让大家吃不了兜着走的能力,那么,占据了这个位子之后,别人就不会轻慢这个监管。

可是,说是不轻慢,就是把该有的尊敬表示出来,也就完了,纪检委能执行政府职能吗?不能,完全不能。

很久以后,陈太忠才知道,张国俊在听了韩忠的转述之后,犹豫半天,叹了口气,“这家伙胆子太小了,呵呵,换了我绝对不会这么客气。”

反正,不管怎么说,王浩波是不需要麻烦邓健东特意出头了,得了这个消息之后,陈太忠马上打电话告知范如霜,“邓书记的厚爱,我们心领了,不过,班子的团结,也是要考虑的。”

对这个回答,范如霜也不能说什么,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这世界原本就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人家如是选择,肯定有这么选择的理由。

不过,她还是有点微微的失望,“小陈,其实……就是邓书记一句话而已,你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复杂了?”

“倒没有,”陈太忠回答得也很模糊,“倒是邓书记这番好意,王书记说,他会铭记在心,一定好好工作,报答邓书记的信任。”

“他领不领情,可不关我的事儿,”关键时刻,范如霜还是沉不住气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也不仅仅是因为她只是混在企业而不是机关,最重要的是,她有些话,必须要说出来了。

“小陈,我对你的事儿,也挺上心的吧?今天啊,大姐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陈太忠笑着答她,“什么事情啊?”

范如霜沉吟一下,“这样吧,明天下午我去凤凰找你,你记得腾点时间出来,对了,陈小马的事情,你尽快安排啊,不宰白不宰。”

啧,这事情可是大条了,陈太忠挂了电话,悻悻地咂咂嘴,他已经想到了,范如霜找他,绝对不会是小事——小事的话,电话上就直接说了,正是因为事情不小,电话上说不够郑重,也容易被人拒绝,范董事长才肯纡尊降贵地亲自跑一趟。

“呵呵,我说的怎么样?平衡才是王道,对吧?”见他挂了电话,唐亦萱轻笑一声,“太忠,你要学的东西,可是还多着呢。”

“你再得瑟,小心我那啥了你!”陈太忠眼睛一瞪,悻悻地回她一句,脑子里却是想着,真的啊,要说起上层斗争来,唐亦萱还算一个不可多得的见识广的人呢。

“换了裤子了,”唐亦萱笑吟吟地抖抖腿上的七分裤,随即脸色一整,悻悻地看着他,“以后你在,我绝不穿裙子……你太过分了。”

“你这裤子,我随便就能撕烂百十条,”陈太忠哼一声,却也只是嘴皮子上的功夫,并没动手见真章,“下一次下雨啊,记住……这是你答应我的。”

“第一场雪,”唐亦萱看都不看他一眼,小鼻子俏皮地翘一翘,皮卡丘的凉拖,在她雪白秀美的脚上一抖一抖的,“我喜欢银白色的世界,纯净,没有肮脏。”

“唉,头疼,”见到她这副样子,陈太忠越发地不能忍受裆中的鼓胀了,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细密的雨丝若有所思,“前天在素河三库,不该放过你的,现在倒好……你有心理压力了。”

他正嘀咕呢,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王小虎,“太忠,出来坐坐吧?这天气,咱去水库钓鱼去?”

吕强的太忠库,终于建得七七八八了,不过,最近的雨水有点多,倒是用不着水库统一调度,水位过了的话,直接放出去就完了,白凤乡眼下,真的是一点都不缺水了。

唐亦萱也跟着陈太忠一起出来了,用她的话说就是,蒙艺已经知道陈太忠同蒙家一家交好,有些嫌疑,倒也不用避,否则倒显出了什么不自然来——这也是她能坐陈太忠的林肯回凤凰的原因。

王小虎也不出意外地带了同学张丽琴来,同来的还有一个洪山计生委的大妈,想是避嫌用的,不过,一到水库边上,那大妈就不见了去向,四个人坐在两把大阳伞下躲避着细雨,优哉游哉地钓鱼。

陈太忠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那代工产品了,“张总,你那东西,有样品没有?我对电机厂比较了解,帮你分析一下,看看他们能不能加工。”

张丽琴拿出的图样,还真的挺简单,一时间,他就有点为难了,好半天才点点头,“应该是问题不大,张总去谈谈吧,需要的话,我帮你打招呼。”

他只能打招呼而不能参与谈判,要避嫌的嘛,再说了,眼下这点钱,怎么可能还进得了陈主任的法眼?

所以,当天晚上,很难得地,陈太忠回了一趟家,交待了一些事情后,再度消失,李继波听说陈主任回来了,立马拔腿赶了过了,怎奈千赶万赶,还是慢了一拍。

周一,就是科委的例会了,听到乔市长的计划,几个主任热烈地讨论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科委的大楼,暂时搁置。

这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以前科委想盖楼,申请六百万的资金死活批不下来,现在倒好,乔小树张张嘴,光地皮就得小两千万——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