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81章 雪雨霜

周日,小雨。

凤凰市委大院的三十九号内,王宏伟坐在那里,向唐亦萱大倒苦水,“……众目睽睽之下,不但砸了周无名的车,还把人家的车扔到劳动局大门口,你说这个陈太忠……唉,我都没办法说他了,怎么也是个副处了嘛,还是天南省十佳青年。”

“起因呢?”唐亦萱笑着摇摇头,“要是小陈理由足够,这种事儿算不上太恶劣吧?前几年更恶劣的事儿也不少呢。”

“起因我倒是听人说了……”王宏伟将自己掌握的材料细细说一遍,居然跟陈太忠了解得差不了很多。

“就算他有理,不过,他的名声可是越来越坏了,而且,也越来越成为凤凰市一个不安定因素,对我们的工作……”

正在这时,门铃响起,正是所谓的“说太忠,太忠到”,陈某人手执一把雨伞,走了进来,“哈,王书记也在?”他冲着王宏伟点点头,转头又冲唐亦萱笑笑,“唐姐,那天你的伞落我车上了,今儿又下雨,正好想起来,就给你送来了。”

敢情,陈太忠看着天空的雨丝,又想起了素河三库,少不得在百忙之中抽空到三十九号探望一下,找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之极。

王宏伟不疑有他,他原本就是来告黑状的,被人撞到,肯定有几分讪讪,若无其事地打个招呼之后,心说我等你走了再说。

谁想,陈太忠坐下没两分钟,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来电话的人也是五花八门,唐亦萱给他冲了一杯茶,怎奈,那茶都快凉了,他都没机会端起来喝一口。

王宏伟看得有点目瞪口呆,好半天抽个空子才叹口气,“太忠你这是……忙得赶上联合国秘书长了啊。”

“他哪儿有我忙?”好不容易,陈太忠得了空子,才端起茶杯来喝几口茶,站起身去接水,“说实话,我现在俩手机轮着用,每个手机四块电池,唉……这哪儿叫人过的日子?”

“多去现场指挥,可能会好一点吧,”王宏伟这是想撵人了。

“嗯?”陈太忠一听这话,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侧头看一眼他,沉思一下,笑着摇摇头,“呵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是不是想等我不在了说我坏话?”

“你不在了,我放鞭炮庆祝,”王宏伟瞪他一眼,有意将“不在了”三个字咬得极重,“我是看你忙,好心提醒你一下!”

陈太忠刚才那么说,虽然是觉出了一点不妥,可大抵还是想找个理由赖在三十九号,眼下,既然王书记这么说,他倒是有了理由了。

缓缓地摇摇头,他又笑着端起了茶杯,“不行,还是躲在这儿好一点,上次去了科委没半个小时,就让你手下的张建林堵住了——好歹今天是星期天呢,打死我都不办公了……”

一听“张建林”这三个字,王宏伟真的坐不住了,丢人啊,警察系统内部的纠葛,居然要靠“撞瘟神”来明志,传出去的话,他这政法委书记的脸往哪儿搁啊?

“成、成,你躲着,我走,我走还不成吗?”他哭笑不得地站起身子来,“我不说你坏话了,最起码今天不说了。”

“我也出去转转吧,”唐亦萱见状,站起了身子,“外面空气不错,小陈开车,拉我在街上走走吧。”

“打死我都不出去,”陈太忠摇摇头,很坚决地发话了,“要不你出去吧,我给你看门。”

他说这话,无非是撇清自己的来意,唐亦萱听到他这话,却是摇头笑笑,“你这无赖,唉,真的该让王书记好好收拾你一下。”

王宏伟一点都没怀疑两人之间会有什么私情,听到唐亦萱这话,生恐她说出别的什么让自己挂不住,站起身子就走了,“唐姐,我走了啊,你不用送了……”

见王宏伟离开,唐亦萱笑吟吟地走到陈太忠身边,弯腰拿起雨伞,“我怎么不记得落了伞在你的车上……呃……”

陈太忠见她靠近,不由分说地一伸手,就将她的身子拽了过来,唐亦萱一时没防备,整个身子就跌进了他的怀里,敞摆的天蓝色中腰裙上翻,露出了一截白生生、圆润细腻的大腿。

“你这家伙,”唐亦萱伸手轻轻打他一下,下一刻,那小手被大手捉了个正着,陈太忠左手一圈,将她的身子搂紧了,大嘴向他的红唇上吻去。

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一旦发生了什么,很难再回到从前的样子,唐亦萱欲拒还迎地微微挣动一下,下一刻就双手环了他,激烈地拥吻了起来。

吻到情浓之处,她感觉一只大手,又悄悄地滑进了自己的衣襟,只是两人拥得太紧,那手试探两次之后又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这次比之前一次,却是又向上了些许。

她的手一伸,捉住那只手,重新塞进自己的衣襟,同时挺身收腹,微微地露出点空隙来,好方便他长驱直入。

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的丁香小舌甚至还在同那大舌头纠缠在一起,不过,陈太忠已经明白了,人家不许他得寸进尺。

轻车熟路地,他的手又爬上了那座雪山,窗外的小雨,使得空气在清新中略带了一丝凉意,他的大手,宛若一座火炉,似是要融化着亘古不化的冰山。

唐亦萱觉得,自己的身子有点燥热了,那温暖的大手,带给她的是温暖和呵护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唇分,她将他的手,移到了另一座山峰上,却同时将脸藏到了他的脖颈处,没有勇气去抬头看他。

受了这个动作的刺激,陈太忠空着的手再也无法忍受那发自内心的冲动,掀起了她的裙子,很坚决地向大腿之间那方寸之地伸去。

唐亦萱有若受了惊的小鸟一般,两腿登时并拢,大腿也绷得紧紧的,“不要,太忠……”

“给我,”陈太忠的手,已经触到了那小小的棉质内裤,不由分说地向内伸去,下一刻,他触碰到了她的毛发,“今天,你一定要给我……”

“不要……不要在这里……”唐亦萱的脖颈微微地泛红了。

好吧,陈太忠抱起她轻盈的身子,向卧室走去,她却是又发话了,“不要在家里,我……这会让我有罪恶感,感觉对不起……老书记。”

“那走吧,我带你出去呼吸新鲜的空气,”陈太忠不想违了她的意,笑着放下了她,只是,那只在她胸口作恶的手,兀自舍不得离开,带起了她的衣襟。

衣襟起处,那胜雪欺霜的肌肤展现在他的眼前,她的肌肤真的是太美了,太细腻了,腹部居然没有一丝的赘肉,在昏暗的光线下,散放出晶莹的光泽。

“你的肚脐,很漂亮……”目瞪口呆了半天之后,陈太忠由衷地感慨一声。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唐亦萱被他这话说得有些脸红,狠狠地拽了他的手下来,整整自己的衣衫,抬头看看他,轻笑一声,“今天挺乖的,乖孩子才能……”

“我还就不乖了,”陈太忠一听,一伸手又将她揽入了怀中……

当然,说归说,他能做的,也不过是在尺度之内,是的,他真的不想让唐亦萱不开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偿所愿。”

听到他的低声抱怨,唐亦萱轻轻吻他一下,“在冬天第一场雪的时候,好吗?”

啧,这女人们,怎么都喜欢玩儿这个调调啊?陈太忠皱皱眉头,“要不,我现在带你去个下雪的地方?”

“不要,就在凤凰,等等好吗?我需要调整一下心情。”

“要是这一冬天不下雪呢?”陈太忠哼一声,开始讨价还价,“要不……下一次下雨的时候吧?”

“你倒是想的美,”唐亦萱斜靠在他身上,钗横鬓乱衣衫不整,脸上还带着些许红晕,白他一眼,“太容易到手的,你不会珍惜的……是吧?”

听到她这么在意自己对她的感觉,陈太忠的心又乱了,手一伸才待继续放肆,却不防手机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

“咦?我记得关机了嘛,”他这心里,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

“呵呵,”唐亦萱轻笑一声,站起身子就跑了,却是落了一只拖鞋在地上,秀美的赤足脚不沾地一般地闪动,眨眼就躲进了书房。

“啧,人还是不能太好心啊,”陈太忠苦着脸摇摇头,一看来电,又叹一口气,“范如霜这会儿给我打电话,会是什么事啊?”

范如霜的电话,却是提醒他,阴平分公司那边的果子熟了,“小陈,再不动手的话,我可不等你了啊。”

“那个我回头安排,呵呵,谢谢范董好意,”陈太忠一谈起这个,反倒是想到了另一件事,“对了,邓健东那儿……我那个朋友的事儿你说了吗?”

“说了,他说了,那个王浩波一点问题都没有,根本不用他管,”范如霜笑一声,“他要管的话,起码就是升副厅长了,那个副书记原地不动好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