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74章 皮球是这么踢的

上一周,陈太忠仅仅在周四的时候回了凤凰一趟,露了一下面,交待了几件事之后就远赴陆海继而深圳了。

可是,就是这么一天不到的时间,他的几桩布置就让无数人忙得不可开交了,ATM机保护罩不用说了,张建林支付了检测费用、张梅已经借调到了车管所,那也不用说了,就是一个基金监管的决定,就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科委几个主任的意见形成了统一,分管主任邱朝晖虽然因为要配车的事情,没有好意思露面,可倒是对这件事情最为上心。

于是,周一一大早的例会上,邱主任要文主任再次向市里打报告,要求明确监管事宜,这次,科委要主动地提出乔小树分管市长挂帅,体改委协管。

文海有点不情愿,这么一来岂不是摆明车马要给郭市长难看了吗?就想将这件事拖一拖,“陈主任不在,这事儿,咱们是不是放一放?”

“这本来就是陈主任建议的,”邱朝晖哪里肯给他缩头的机会?“他在不在,并不重要吧?他只是副主任。”

遇到这老冤家,文主任实在也没什么脾气,他总不能说我就是不想打这个报告,就是想让陈太忠去扛雷,我坐享其成。

“慎重一点,总是好的吧?”说这话的时候,文海觉得自己这个一把手,当得还真是有点丢人,“邱主任先操作几单,形成既成事实和惯例再申请监管,不是更好吗?”

这借口肯定是没错的,不过也真的只是借口——既成事实和惯例,这是制约别人干涉的好方法,但是通常只是应对那些试图挑战规则的下位者或者同级领导的手段,对上上位者就未必好用了,人家郭宇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市长,打破你科委一点不成文的规则算多大点事?

所以,邱朝晖不认可这个建议,而且他确实有更好的理由,“第一个扶持项目已经有了,素波盖伦集团的精细氧化铝项目,那是章书记点的名,要是能在这笔款子拨出去之前,将监管事宜确定下来,我想以后的工作会更好开展一点。”

与会的几个领导相互交换一个眼神,心说这老邱胆子还真的不小,这种主意也敢打。

创新基金已经有两千万的规模了,自然有人暗暗关注,做为第一个有意向实际性操作的项目,盖伦集团的来历和背景,也悄悄地传了出去,这种事情想瞒人真的很难。

所以,邱朝晖能点出章尧东插手并不意外,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邱主任显然想借了章书记这张虎皮,给即将成立的监管办公室一个下马威——火药味有点浓啊。

可是他这么说,也彻底地断绝了文海得过且过的小心思,既然伸头缩头都捱不过这一道了,文主任倒是大大方方地拍板了,“成,报告我出,不过,老邱你的担子很重啊。”

这话基本上就挑明了,你会将军我也会将军,报告这手续是我办,只是真要有压力的话,你顶大头吧。

报告通过景静砾送到了段卫华的手上,段卫华不表态,要传阅给乔小树看,乔市长还没来得及高兴呢,郭宇就知道了消息,电话直接打了过来,“科委这帮人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该怎么监管他们,轮得到被监管的发言吗?”

郭市长做事还不算嚣张,不过眼下已经隐隐有点跋扈的苗子了,尤其是对上这出了名窝囊的乔市长,他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不过说话也没什么忌惮。

呀哈,从我碗里抢饭吃,你还有理了?乔小树登时就火了,想想眼下的科委已经不复从前那软柿子样儿了,撂了电话直接批复,“建议很好,请段市长审批。”

偏偏地段卫华会作怪,还是不批复,又将皮球踢给了郭宇,这下,郭市长终于品出点味道了,自己要再坚持监管,段市长恐怕就正好找碴发飙了。

说不得,他只能向章尧东求助了,章书记沉吟一下,心说老段这家伙还真狡猾,明明他就能做主的事情,非要搞得郭宇来找我,这不是离间吗?

当然,换个行局换个项目,章书记支持一下郭宇也正常,不过科委那边他早有主意了,眼下虽然知道段卫华的用意,却也不会出手干预,“这件事属于政府事务,你得跟段市长沟通,我不好说话。”

郭宇心里终于明白了,这是章段二人都默认了科委的建议,只是不想让自己难堪,想到那个姓陈的家伙,郭市长心里这份儿堵啊……那就不用提了。

可是就这么放弃,他还真的不甘心,说不得找人打探一番,才知道陈某人最近忙着四处乱跑,根本见不到其人。

那他少不得就要拎了文海来训一顿,文主任心里这份儿窝囊那就不用说了,一开始他还想撑着,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只能婉转地解释,“郭市长,这本来是陈太忠的意思……”

“你们俩到底谁是科委的主任?”郭宇再也受不了啦,重重地一拍桌子。

“可是这基金本来就是他拉来的,”文海坦坦荡荡地解释,“他提出方案来,我们觉得也不错,就附议了……要不投资商撤资,这个责任太大了啊。”

“你!”郭宇有心再说点什么,可是乔市长挂帅,那真是没什么可指责的地方,他可以欺乔小树懦弱,但是却不能公然说出来。

不过,这次陈太忠算是把他得罪狠了,上次还好说,陈某人是关了门跟郭市长放肆的,旁观者就是一个秘书,可这次却是不同了,文海公然拿陈太忠出来做挡箭牌了。

没错,就是挡箭牌,虽然文主任说得委婉,可是,在常务副市长面前,他是解释创新基金的来源,而不是剖析心扉来辩解,那就是同流合污了。

如果不同流合污的话,文主任有很多种方式来表示,譬如说:我不赞成陈某某,叵耐那厮气焰滔天,我这一把手被架空,也只能徒呼奈何。

眼下文海的话里,居然隐隐地在为陈太忠辩解,那就是为他文某人自己辩解,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科委的大主任说了:你有怨言的话,去找陈太忠啊,欺负我算什么好汉?

这个陈太忠不能再放过了,郭宇心里发狠了,要不然我这个常务副真的是颜面扫地了,说不得就联系了一下乔小树:这个监管,让我来做,小树,我欠你一个人情。

郭市长很清楚,章尧东和段卫华对科委的支持,是一个默认的状态,他若是能破了局,那两位八成也只会束手旁观——没准啊,要不是碍于蒙书记的面子,章段二人中都有人有心灭掉这个嚣张的年轻人了。

可是段市长已经知道我签字了,撤掉报告也不合适了啊……乔小树嘴上为难,心里暗爽,这几个月老子没少被你恶心了,眼下碰到钉子了,想到欠我人情了?滚蛋吧,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眼下,那报告还在郭宇手里扣着,不过他也只有拖着的权力了,上面不支持,下面不买账,常务副市长在这件事上,基本是完败。

他的处境如此地不妙,但是,还是有人心里不太安定,谁?乔小树!

乔市长知道,跟自己孤家寡人地混官场不同,郭宇融入了某个派系,在省里有人,这次吃了瘪,肯定琢磨着找回去呢。

所以,他当然要急着找陈太忠了,这不但是他主管的范围,他还为其抵挡了常务副市长的攻势,这个面子不算大可也不算小了吧?

怎奈,陈太忠最近一直混迹在香港深圳之类的地方,做的也都是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自然不可能开手机,就算是昨天,回到天南了,也在向凤凰赶,但是,他不是经过素河三库了吗?

那种场合下,指望陈主任开手机,那简直是白日做梦,丫正心红眼热地怎么搞定唐亦萱呢,怎么会让外界因素干扰了自己的大计?

所以,直到星期六,乔小树才联系上了陈太忠,陈主任一听说是关于创新基金的事儿,说不得又联系上了邱朝晖主任一同前往。

乔小树所定的地方,居然是交通局牛力生的地盘,文庙区的“一品香”,这让陈太忠感到有点微微的诧异,不过,想想乔市长负责的这几个口,或者丫根本没有上档次的地方可供消费吧?

不过还好,分管交通的王伟新很少来这里,人家常去的地方是碧园,而一品香这里的档次,着实地不低,兼且文化气息浓厚,乔市长做此选择,倒也算有几分眼光。

陈太忠刚出了林肯,就见一边的一辆神龙富康里钻出了邱朝晖,手上还抱着他那标志性的特大号不锈钢茶杯,“我还说我找错地方了呢,呵呵,这么偏啊?”

“这儿可是个好地方,”陈太忠笑着答他,两人吩咐走进去,定了房间,又吩咐了服务员,说是有人找科委的该到什么地方。

乔小树来得也不晚,十分钟后就赶了过来,身边只带了一个秘书来,一见陈太忠就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哈,小陈,你这大忙人,也有记得回来的时候?”

乔市长今天找陈太忠,不单单是为了创新基金,他还有别的想法,“太忠,咱科委现在搞得不错,有些地方科委,有意来取取经,大家商量一下,这个事情该怎么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