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70章 两件事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蒙勤勤终于停止了“对镜自赏”,又听说这东西一时半会不会出来类似的,终于极其满意地点点头,“算了,这次饶你一遭,马马虎虎算过关吧?”

“我说,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吧?”陈太忠不满意了,“这是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你明白不?”

蒙勤勤当然明白,说不得就在鸡蛋里挑挑骨头,“时间太慢嘛,要是一泡进去,马上就出来的那种,就好了。”

倒是有开水一倒,马上就消失的那种呢!陈太忠瞪她一眼,“石头吸水不要个时间啊?你不觉得,等它慢慢出来的过程中,那种期待也是很享受的吗?”

陈大仙人如此解释,灵感还是来源于那色情贴图,要是那图被烤半个小时,化学原料才能慢慢见效,然后又很迅疾地恢复的话——更能挑动人的情绪吧?

话在人说,蒙勤勤一听,笑着点点头,倒也认可了,“好吧,算你不容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两件事,”陈太忠手指一竖,对他来说,眼下三个女人都不是外人……

九华房地产的邵红星,蒙勤勤当然有所耳闻,中行的贷款大户呢,不过九华的业绩倒也不错,属于那种银行倾向抢着贷款的那种。

当然,细细分析一下九华的资金链的情况,中行的人也知道九华不敢跟自己牛逼,玩房地产需要的资金真的太多了,九华又在急速的扩张中——不管怎么说,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占得越多,开发得越快,发展也就越迅速。

所以按常理来说,中行给九华一点苦头,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再多也就不可能了,不管是将其推向别的银行,还是九华资金链断裂轰然倒地,两个结果都是中行不想见到的。

这还是按常理来说,事实上这个规律并不适用于九华,邵红星同中行合作多年,上上下下基本上都熟悉了,若是没有足够的理由,怕是没人会出头为难。

蒙勤勤的结论就是,“警告他肯定没问题,真收拾他的话可能要费点劲,不过也不算什么,可是,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

因为他说你是他女朋友啊,陈太忠刚要这么说,觉得这理由实在说不出口,人家蒙勤勤是谁的女人,跟他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看起来,这个邵红星跟秦科长的关系普通到了极点。

遗憾的是,刚才韩忠的话,因为荆紫菱的出现被打断了,陈太忠也不知道韩老板为什么要对付邵红星,他原本就是帮亲不帮理的——反正他跟九华有旧怨。

现在吃秦科长这么一问,他就有点尴尬了,想要不管不顾地要求一下,又觉得有点说不过去,少不得磕巴着掩饰,“回头给你书面材料好了,嗯,这个……还有件事儿,不知道你清楚不?为什么林业厅现在都没有厅长?”

“不为什么,就是他们折腾得太不像话了,”这件事,蒙勤勤居然还真知道,原来,那俩斗得你死我活的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不止一个人推波助澜,目的却是等这俩两败俱伤之后,从别的地方空降个厅长过来——是的,绝对是不懂业务的那种。

这原本也正常,偏偏地,有意向空降过来的那三位也不是很强势,正是因为不够强势,所以局面才越发地混乱。

蒙艺对这种情况挺恼火的,“由他们折腾去吧,等他们折腾完了,我直接从部里要个人过来,以前还讲班子的团结呢,现在倒好,为了一个小小的厅长,连脸都不要了。”

事实上,蒙勤勤隐约能猜到父亲的想法,眼下这五个有想法的家伙各自走了各自的门路,要是父亲出面,肯定能决定了事态发展,不过未免会惹得其他人心里不快。

当然,不快也就不快了,可是,蒙艺根本就没觉得哪个人值得他支持,又不想举荐别人趟这混水——最起码目前没什么合适的人选,索性就任由他们折腾了。

正经是有个悬而未决的位子,才能更好地制约一些人、鞭策一些人,同时又能生出点文章来以备不时之需,这种机会等闲不得一见,又彻底地跟蒙艺无关,他自是要短期内不予考虑的,不过,这个手段的微妙之处,就不是蒙勤勤所能理解的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治省亦然,很多东西是没有教科书的,全靠人审时度势做出判断——总之就是这么一句话,蒙书记觉得眼下的林业厅,不需去管。

“有个被双规过的家伙,叫祖宝玉,在天南没什么人气,”陈太忠跟蒙勤勤解释,“现在是副厅长,混吃等死呢,能不能让蒙书记考虑一下?”

蒙勤勤对他这话的反应,相当直接,“说说他的背景吧,在天南没人气不要紧,不过他要是身后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我觉得都不用问我爸……那个地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你知道吗?”

陈太忠将情况一介绍,蒙勤勤一听,这事儿还有关说的理由,略略犹豫一下,终于点点头,“那我试着问一问吧。”

两人谈话至此,自然就算告一段落了,事实上,见他俩说得热闹,唐亦萱和荆紫菱早停止了交谈,一边看着河边夜色,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俩在说什么。

见陈太忠说完了话,荆紫菱插口了,“太忠哥,我也要这么个礼物,你不能光给勤勤姐,要不太不公平。”

蒙勤勤撇撇嘴,没说什么,斜着眼睛看着他,陈太忠一想,我不能就这么答应了她,要不这礼物未免显得稀松平常了,小蒙不怎么领情倒还在其次,关键是她不领情,就不能帮着在蒙艺面前关说了,这礼物岂不是送得适得其反了?

“啧,不好弄,”他咂咂嘴摇摇头,又叹一口气,“紫菱,这个玩意儿要看机缘的,求人一趟,不容易啊。”

他这话一出口,蒙勤勤的嘴角抽动一下,显然是强忍住了心里的得意,唐亦萱看向他的眼中,就多了一份戏谑之色:她见识过他的手段,自是想像得到,八成就是这厮亲历亲为来的,还胡说什么求人?

“想想办法嘛,”要说荆紫菱,那聪明是真聪明,可是她比较眛于人情世故,见猎心喜之下,就忘了观察那二位的脸色了,侧过身子坐到陈太忠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晃一晃,“太忠哥……”

呃,咱们可以私下谈谈的嘛,见她这么着急,陈太忠心头禁不住生出点邪念来,可是眼下却不是趁火打劫的好时机,说不得咳嗽一声,道貌岸然地摇摇头,“这个没什么可商量的,不是我不肯帮你做,而是……条件不允许。”

唐亦萱眼中的戏谑之色愈发地浓了,蒙勤勤的嘴角翘起一个小弧,荆紫菱眼珠一转,“对了太忠哥,你好像还答应了我一个条件来的。”

我答应你了吗?陈太忠奇怪地侧头一看,发现这妮子的眼中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笑意,猛地想起,可不是?上次求她扮演女朋友,应承了人家一桩事情来的嘛——眼下那起因,正在一边坐着呢。

“对了,你爷爷身体好点没有?”他马上转进话题,小紫菱,那啥,帮你爷爷治疗,可也算答应你的条件了吧?

荆紫菱的回答更绝,“爷爷身体还是不太好,练练字没问题,基本上还是不能写字儿”——我说,你以为“杖看南雪”那四个字是白给你写的不成?

“呀,那回头得再去看看荆老,”陈太忠服了,少不得暗示一下,我说来日方长的嘛,你不要这么毛糙好不好啊?

这话荆紫菱要是再听不出来,也就枉称天才了,甚至她都没看蒙勤勤一眼,怔一下就笑着点点头,“好啊,明天去吧。”

“我也想拜会一下荆老呢,”唐亦萱听到这里,柔柔地出声了,“小紫菱,上次你可就答应好我的哦。”

“行啊,我刚答辩完,正好没事呢,”荆紫菱笑着答她,一边说她一边侧头看看蒙勤勤,“勤勤姐去不去?”

“我正忙着接收你们这些答辩完的学生呢,”蒙勤勤笑着指指她,却是没想到那么多,“某些人还嫌我不够忙,乱上添乱。”

陈太忠瞥她一眼,正好手机响起,一看是杨晓阳打来的电话,他本待随手接起来,转念一想,站起身子冲大家点头笑笑走了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