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69章 体贴的礼物

陈太忠打算满足韩忠的要求,因为一直以来,韩老板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不但给面子,连里子都给,王浩波的提拔,离不开他使的劲儿,袁望的欠款,那也是韩老板极力给张罗回来的——陈某人只是在凤凰打了一个电话。

当然,陈太忠也帮韩忠做了点事儿,那就是引见了一下许纯良,还送了韩总点小礼物,可是他不是还打了人家韩天一顿吗?所以多少算是欠了人家一点。

他现在手头上还真不宽松,不过韩忠打的主意是中行,“咱俩没啥客气的,呵呵。”

“能不能帮着卡一卡九华房地产?”韩忠的要求出乎他的想像,虽然不算大事,不过操作起来,还是有点难度。

九华……我怎么好像很耳熟?陈太忠琢磨一下,猛地点点头,“呵呵,是邵红星的九华?怎么,他招惹你了?”

“有一点吧,”韩忠笑着点点头,不留神看到荆紫菱出来,冲他一笑,“回头再跟你说,其实……就是点私人恩怨。”

陈太忠对邵红星还真有一点印象,他记得那厮曾经号称秦琴科长是他的女朋友,嗯,还把自己函授班的同学何振华架了去恐吓了一番,做人很是霸道。

得,这件事就又扯上蒙勤勤了,这秦科长还真是不见不行了,只是眼下已经晚上八点了,倒是不宜联系了。

他不联系蒙勤勤,蒙勤勤能联系他不是?下一刻,蒙大小姐的电话就来了,“小陈,你在哪儿呢?我和婶婶要去运河公园看夜景,你去不去?”

你婶婶?陈太忠眉头一皱,刚想问一句,猛然间灵机一动,“亦……咦?唐、唐、唐姐来素波了?”

一不小心,他差一点说出亦萱俩字,还好反应还算机敏。

“是啊,她来玩玩,过两天就回去,”蒙勤勤在电话那边轻笑,“听说小紫菱跟你在一起,婶婶想见见她呢。”

这下热闹了啊,不过,陈太忠也没啥可选的了,“呵呵,好的,没问题,要不要我接你去?”

近两年运河公园好好地修缮了一下,景色极佳,今年加大了投资,将运河两岸上了不少彩灯,湖心还修建了几座小岛,一到晚上灯火辉煌,眼下已经五月底,增开了夜市。

能在公园摆摊的,都是经过公园管理处特殊许可的,有小吃也有地摊,还有几座巨舫样子的酒吧和餐厅。

凭窗临湖,一眼望去,千万盏灯光,映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狭窄的水道又造就了清凉的夜风,小风吹过,让人心生无限舒爽凉意的同时,呼吸那潮湿的空气,坐看被清风打碎的湖面,实在是一等一消暑的好去处。

这个夜市,开得相当有争议,一旦管理不善,就会给公园造成大量的污染,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总之就是那么一句话,管理很严格。

蒙勤勤早就定好了包间,那个巨舫所处的地理位置极佳,开了窗户之后,能将大部分公园的夜色纳入视野。

难得的,唐亦萱居然穿了一件白色短袖紧身提花法式衬衣,下身是浅棕色筒裙,修长纤细的小腿下,是一双浅灰色坡跟皮凉鞋,秀美的小脚藏在一双短短的肉色无跟袜内。

这样的装束,有点休闲有点流行,不过穿在她的身上,却是给人一种慵懒和外刚内柔的纤弱感,会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点怜爱之心。

有些日子没见,她似乎没有任何的改变,陈太忠进屋之后,冲着她点头笑笑,“唐姐你这是越活越年轻了,呵呵。”

“小家伙就知道贫嘴,”唐亦萱淡淡地回他一句,转头笑嘻嘻地冲着荆紫菱一招手,“小紫菱过来,让我看看长高了没有?”

“怎么可能还长呢?”荆紫菱笑一声,冲着唐亦萱走了过去,两人坐在一起,一边侧头看着夜景,一边喁喁而语,两个倾国倾城级别的美女坐在一起,真的是太给人震撼了。

“给我的礼物呢?”蒙勤勤毫不客气地冲陈太忠伸出了手,“你小子居然敢放我的鸽子,我还以为你没买,晚上不敢来了呢。”

“奇怪,你妈怎么没来啊?”陈太忠心里有鬼,不敢去看唐亦萱,不过这不妨碍他随口问那么一句。

“我妈肩膀不太好,吹夜风容易疼,”蒙勤勤笑着解释,“我婶婶不怕。”

废话,唐亦萱才多大啊?陈太忠瞥她一眼,从包里取出一块宽约十厘米、高约十四五厘米的浅黄色石板递给了她,“小心啊,挺重的呢。”

蒙勤勤接过来掂一掂,果然有点份量,怕不有五六斤,她上下左右翻看一下,眉头皱起来了“我说这是什么东西啊?玉的?”

“这可不是玉的,”唐亦萱正跟荆紫菱聊天呢,见陈太忠拿出这么个玩意儿来,笑着插口了,“看起来倒像是块软石头。”

一边说着,她一边伸手过来,取了那石板走,昏黄的灯光下,浅黄的石板越发衬出了她葱葱十指的白皙。

触目那黑色的指甲,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涌上了心头……

“这东西怎么用?”唐亦萱翻看了半天,又伸出指甲轻划一个小角,“怎么感觉就是一块软石板呢?刻章的话太大了吧?”

“糊弄我呢?”蒙勤勤不满意地瞥一眼陈太忠,“听起来挺便宜的嘛。”

“我陈某人出手,就没次品,”陈太忠眉飞色舞地一笑,抬手打个响指,“服务员,给拿个敞口的玻璃杯过来……要这么大的。”

不多时,敞口杯子拿来了,盛冰块的那种,陈太忠又让她将杯子注满水,得意洋洋地拿起石板,向三个女人前前后后地展示一下,“看明白了吧?什么都没有,是吧?”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那服务员都不走了,站在一边看着,似是期待他弄出点什么来。

摆弄完毕,陈太忠拿起那石板,向水杯里一放,石板斜倚在杯子里,不多时,上面隐隐透出了不规则的墨色。

“这东西啊,我知道,”荆紫菱一看就明白了,“石头质地有松有紧,水里泡得时间长了,会出现各种不规则的图案,要是看起来像山水,或者鸟兽人物之类的,就算极品了……是这样吧?”

“那种玩意儿也能叫极品?”陈太忠不屑地看她一眼,“切……你等着慢慢看吧。”

约莫十分钟过去了,石板上墨色愈来愈浓,已经隐约能看出,是一个人的半身像,长发飘飘,看起来是个女人。

“不会是勤勤姐吧?”荆紫菱再度发话了,她转头看看蒙勤勤,“要真是的话,那这可真是不错的礼物。”

“慢慢看呗,”陈太忠双手抱在胸前,抬头望着天花板,那表情,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了。

约莫又过了五分钟,整个图案终于完全显现了出来,可不就是蒙勤勤?虽然只是一个类似黑白照片的效果,但是那神态风情,却是刻画得栩栩如生。

蒙勤勤登时就呆在那里了,好半天才转头恶狠狠地看着陈太忠,“你个混小子,什么时候偷偷拍我了?”

话说得挺狠,可是她的眼角眉梢,是遮不住的喜意,甚至在说话的时候,嘴角都不可抑制地向上翘着。

“我画画儿本来就不错,”陈太忠斜着眼睛瞥她一眼,笑着发问了,“怎么样,这个礼物,还算拿得出手吧?”

“嗯,挺不错,”蒙勤勤也不再掩饰自己的喜好,美不滋滋地看着杯子里的自己,左看看右看看,看了半天,都不舍得把眼睛移开,嘴里还问呢,“婶婶,我的下巴没有这么圆吧?好像有点胖,是不是?”

唐亦萱却是没有答她,而是笑着问陈太忠,“这块石板,我看着好像不是合成的,是不是啊?”

“这就不能说了,”陈太忠怎么可能跟她们解释这些?他摇头晃脑地回答,“反正这东西,就是我能搞得出来,别人不行。”

改变石头结构,肯定用到他的仙力了,不过这玩意儿未必就是别人做不出来的,所以倒不算引人注目,而且这种花哨玩意儿,也就是女孩子们喜欢,有固然可以,没有也无所谓,不存在什么刚性需求一说。

没刚性需求,又有制造出来的可能,他这儿就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了——反正就算有人能造出来也造不了他这么精细,再加上这东西的成本,完全可以解释为三五百块钱,也不存在个什么行贿的嫌疑,走到哪里都说得通的。

兼且,这礼物又照顾了女孩内心深处的爱美爱炫的欲望,不得不承认,陈太忠这次为蒙勤勤准备的礼物,完全把握住了人心,其效果,基本上接近完美。

这是他的情商提高的具体表现吗?

下一刻,荆紫菱发问了,“太忠哥,你怎么会想起送勤勤姐这个东西呢?”

看着她大眼睛里的好奇,陈太忠干咳一声,“咳咳,这个,就不能跟你解释了,我的创意,那是无限的嘛……”

他还真是没办法解释,在广州呆的那一天里,陈某人在街上无所事事地转悠的时候,有小贩上来向他推销不干胶美女图,一般都是火柴盒大小的,也有大的是可以贴到水杯上的。

那些美女通常是身着三点式,那三点的衣物,其实是褐色的化学原料,遇热即转为透明状,也就是说拿打火机一烘烤——或者向贴了图的杯子里注入开水,那衣物就登时不见,露出了化学原料所掩饰的要害,就成为赤裸裸的色情图画了。

等到一凉,那色情图画就又变为“三点式”的美女图了,如此循环屡试不爽。

见到这些不干胶的图,陈太忠登时灵机一动,才做了这么一份礼物出来,不过这灵感的由来实在有点那啥,叫他怎么跟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解释?

蒙勤勤听了,估计也会暴走的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