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67章 机场偶遇

人呢?哪里去了?刷地一下,杰瑞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他不但没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甚至连走动时该带动的空气流动,都没有感到。

听到斯文森还在不住地聒噪,他终于低声怒吼一句,“闭嘴,斯文森你这蠢货!你真的想死吗?”

“嗯?”斯文森听到他的声音,终于反应过来了一点,别看他粗壮异常,可还真的害怕杰瑞生气,忙不迭手忙脚乱地捡起啤酒筒,又四下看看,才将头转向杰瑞,“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人,你看到了吗……呃,那箱子是什么?”

“看到了,不是你的幻觉,”杰瑞沉着脸点点头,随即指指箱子,“这就是我们来的目的……你知道吗?你很幸运,非常地幸运。”

“上帝,这些箱子……是怎么进来的?我难道是睡了一觉?还是说那个杂碎对我动了手脚?”对这种超自然现象,斯文森完全无法理会。

“闭嘴,你这只蠢猪,你现在说的话,他能听到的,”杰瑞冷冷地发话了,这是他的猜测,“不想死的话,你就给我闭嘴,你的任务是配合我,你这个蠢货!”

事实上,他的猜测是真实的,陈太忠还真的在场,这点珠宝他不放在心上,但是答应了蒙艺的事,他得兑现不是?既然已经到了香港,偷偷观察一下对方的行动才是正理。

反正,做这种事,他是极其擅长的,上一世里他甚至靠着这种手段阴掉过两个比他法力还强劲的对手,眼下对上凡人更是简单至极——只是感觉有点丢人。

“好吧好吧,我闭嘴,”斯文森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不再争辩了,然后转头去看电视,禁不住又嘀咕一句,“狗屎,射门集锦过去了……那家伙呆了多久啊?”

可是,杰瑞哪里有闲心理他?

那个律师彭,并不是一个可靠的家伙!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初步做出了判断,这次的合作伙伴很强大,但是若没有彭家明的配合,事情肯定不会如此蹊跷——简直违背了自然规律嘛。

回去以后,一定要向老板汇报一下,要跟这个律师保持距离,杰瑞拿定了主意——彭家明若是知道,自己的一番心血被人如此误会,估计得气得吐血。

其实,这时的彭宅主人也没闲着,陈太忠才一离开,他就拨通了尼克的电话,“尼克,你的朋友会见的人,有点古怪。”

尼克当然知道陈太忠古怪,少不得轻笑一声,“呵呵,是斯文森还是杰瑞……哦,杰瑞啊,那个人我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他接触的人,大多都比较危险,好在他能控制了局面。”

“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吧?”纵然得到了如此的解释,彭律师还是出声问了一句,当然,他是真的担心,还是提醒对方自己所冒的风险,那就不好说了。

“有杰瑞在,没事的,”尼克有气无力地笑笑,心说陈太忠怎么顾得上理你?不过,他倒是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能跟我说说古怪在哪里吗……”

好不容易,彭家明的电话挂了,杰瑞的电话又打了过去,他要向老板汇报,货已经到手了,当然,他肯定也要将陈太忠的古怪和他自己对彭家明的怀疑,一并报告上去。

“这个家伙,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啊,”尼克挂掉电话,若有所思地嘀咕一句,随即无奈地摇摇头,泛起了一丝苦笑……

不过,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倒是符合了杰瑞的猜测,彭大律师已经拿定主意,不去管这两个英国人的事儿了——这帮人赶紧走掉才是正理!

所以,杰瑞从外面买回四个旅行包来偷梁换柱,彭宅主人只当看不见,到最后兀自不忘提醒一声,“你们不是买了八个吗?为什么不全部拿走?”

陈太忠在彭宅,也呆到了第二天,而且他还跟着杰瑞找的车走了一路,直到到了码头仓库,才施施然返回——事实上,昨天杰瑞和尼克的谈话,已经让他相信,这次买卖的风险,不会出在这个层面了。

不过,就在他隐着身在香港转悠的时候,很意外地在一家宾馆的门口看到了熟人,北京的邵国立邵总,那个想邀他去澳门赌博的家伙。

与邵总相伴的是一男三女,五个人年纪相当,说说笑笑的看起来情绪很高,他们身前和身后不远处,都有三四个精壮汉子,一看就是保镖的那种。

这家伙赢钱了吗?这么高兴?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也就懒得再琢磨了,丫赢不赢钱关哥们儿鸟事儿,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回广州才是正理儿。

回程也很顺利,几乎在天还没黑的时候,他就抵达了广州,找一家宾馆住着,第二天就飞素波了。

这一趟,事情办得还算顺利,不过,饶是如此,等他在素波出了机场,也是周四下午四点多了,周五从凤凰出发,周四回来,一周时间就这么飞快地过去了。

当然,这次他就不能再不负责任地从素波离开了,上次蒙勤勤都发狠了,所以,这次他自然是要见一见的——事实上,他没有那么体贴,只是陆海那边提出了交换条件,他怎么也得打问一声不是?

不过,说陈太忠什么准备都没有,那也是胡说,最起码,他是准备了一个比较精致的礼物,送给蒙勤勤的。

他这计划是着实不错,遗憾的是,在机场他碰到了熟人,红山区的区委书记王小虎也来了,王书记接到了一个半老的徐娘,两人正说说笑笑地走着,正正地撞到了他。

陈太忠没太在意,笑着冲王小虎点点头,他知道王书记目下比较合章尧东的意,渐渐地有点风头了,虽然比之他的前任邝舒城还有所不如,可也正在向章系的核心圈子里靠拢。

王小虎却是被他弄得一惊,怔了一怔之后,才笑嘻嘻地迎上来,“哈,太忠,你也刚从广州回来?”

“是啊,去那边办点儿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顺便瞥一眼那半老的徐娘,果然是风韵犹存,“王书记接朋友啊?”

“是我一同学,小学同学,从美国回来的,”王小虎笑着点点头,眼神却不是很自然,“她……她手里有点钱,这不是拉点投资回来吗?”

“啧,这可是我们的失职,需要小虎书记亲自出马,呵呵,”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当然,他的表情未必有多么诚恳,这原本就是一句套话,招商办再大能,也不可能包办了市里所有的投资项目不是?

事实上,招商办招来的投资,能占市里引资总额度的四分之一,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了,要说能过半,那一定是搞定了两三个天大的项目——众志成城可不仅仅是一句口号,经济挂帅的年代里,大家都会各尽所能的,跟诸多政府机关、行局委办的工作人员相比,招商办总共才几苗人?

可是王小虎不这么认为,他笑着解释,“陈主任这话才是客气,既然遇见了,那就没啥可说的了,一起坐坐吃顿便饭吧?”

“刚约了人,”陈太忠苦笑着指指自己的手机,“没办法,劳碌命,真是不得清闲,还没出机场呢,就得准备继续工作了。”

王小虎侧头看看那徐娘,低声向他解释,“太忠,我这真的是为了招商,你可千万不要想歪啊,我老王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哈哈,”陈太忠被他这紧张劲儿逗乐了,“我什么都没说呢,你心虚个什么劲儿啊?小虎书记你放心,就算你是那种人,我也能证明,你是为了凤凰市的经济发展,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了……为工作献身,挺值得尊重的。”

“你小子嘴里,就没个好话,”王小虎被他气得乐了,不过,两人好歹是共同整治过梁建勤,王书记又出席了太忠库的揭牌典礼,再加上吕强的因素,两人平日里虽然走动得不算勤,可是说关系的话,还真的挺近。

“我同学刚死了老公,继承了点儿钱,小学……小学毕业以后,她缠了我好一阵,”王书记低声解释,“太忠,给个面子,参与一下嘛。”

“那不是正好?我觉得她不错啊,”陈太忠冲着他直乐,“起码配你不成问题的嘛,你这长相搁给别人看,怎么也感觉五十多了。”

“不开玩笑,真的,”王小虎脸一绷,郑重其事地说道,“太忠,你是不知道你嫂子那脾气,我要单独跟她在一起,明天你嫂子就能闹到纪检委纠风办去。”

“不就是我看见了吗?我要没看见,你都未必仅仅是吃饭了吧?”不得不承认,陈太忠现在的情商,提高得不是一点半点,“我绝对不说出去,还不成吗?我真的有事儿啊……小虎书记。”

“不给这个面子?”王小虎也不解释,只是悻悻地看着他。

“我还不是不想耽误你的好事儿?你同学……真的挺不错的,”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