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64章 傲慢与偏见

蒋君蓉带人去凤凰招商办,当然不仅仅是交流那么简单,素波招商办已经得了市里通知,一定要把伯明翰的投资留在素波,这是军令!

这个投资,当然不是指其他已经有了意向的项目,而是尼克嘴里的所说的几千万要投向凤凰的资金,是的,市里高度重视。

尼克这话要是在伯明翰讲,还真未必有几个人在意,他有多大能力谁还能不知道?再说了,这厮平日里的行为也多狂悖,出尔反尔的事例不胜枚举,正是标准的政客口碑。

不过这话在素波说,那就不同了,人家那可是议员呢,英国的!

就算以后事实证明人家是胡嘞嘞,那责任也不在轻信者的身上,反倒是若有两个曾经心存疑惑的敢跳出来,绝对会死的很惨。

反正,去年甯家的大项目落地凤凰,就让素波市一干人等耿耿于怀,今年又有上亿规模的单子,又要飞向凤凰,这个脸,就算朱秉松丢得起,别人也丢不起不是?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两个项目的性质很相近,都是上规模的,资金的来源也都是极具代表性的,而且政治意义极大。

令素波人郁闷的是,这两个项目都即将有另一个共同的性质了:人家青睐的都是凤凰,这第二个项目眼见也要落在凤凰了,形势已经到了极其险峻的程度!

蒋君蓉以擅长做工作而闻名,身份又同陈太忠相当,所以就领了这个任务,只是其时陈太忠已经到了京城,等了几天之后,蒋主任不想再等了,索性打了交流的幌子,去凤凰找秦连成。

秦连成倒是很客气地接待了,不管怎么说,省城来人取经,原本就是对他所分管的工作的一种肯定,谁想蒋副主任私下里将目的一说,秦主任的计委马上就开始连续开会了。

没办法啊,秦连成八成迟早是要回素波的,总是不宜得罪省城的人,可是让他去压制陈太忠也不可能,就算将陈太忠换了张玲玲,他也不能压制——人家一状告到章尧东那儿,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事实上,秦主任甚至不知道,这投资到底有影儿没影儿,反正,他欺蒋君蓉不方便将这事公开,少不得就要躲了。

等到陈太忠回来,他就想将事情推过去,谁想陈太忠在凤凰蜻蜓点水一般待了一天,转头又走了,他只能将陈某人的行程告知蒋君蓉——你看,他去香港了,你是打算等呢,还是打算追啊?

没等蒋君蓉做出决定呢,消息又变了:陈主任去深圳了,大概不去香港了。

深圳这可就正好了,蒋君蓉的老爹在那里有俩老朋友混得风生水起的,她正琢磨着怎么去宰那俩叔叔一道,带回点项目来呢,那就去转转吧。

她那俩叔叔在深圳还真的挺厉害,随便查一查,就查到了陈太忠落脚的地方,这不?蒋主任带着人就追过来了。

陈太忠可不知道身后这么多故事,眼见对方戳穿了自己的谎话,少不得咳嗽两声,“咳咳,那个,其实我就要离开了。”

亏得昨天杀人了,要不然……这马脚是露定了啊。

“看得出来,你的工作已经完了,”蒋君蓉看看那女服务员,笑嘻嘻地点点头,“闲情逸致不小,呵呵……进你房间谈吧?”

“呵呵,这要谈什么呢?”陈太忠心里这个不情愿,那实在没办法提了,可是他好歹是个大老爷们,十佳青年也是他陈某人而不是蒋某人,心里虽是暗恨,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四个人相伴着走向720房间,身后那女服务员呆呆地看着他们一行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进入房间之后,陈太忠将三人让到了沙发上,自己却是坐在一边的圈椅上,也不说话,就那么笑嘻嘻地看着蒋君蓉。

蒋君蓉也是谈判的高手,一见他这副模样,就知道是个不好打交道的对手,而且很明显,对方的自我感觉很良好。

就像陈太忠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自己一般,她也不知道陈某人对她已经有了看法——发生在十佳青年颁奖典礼前的事情,她不过是个道具而已,怎么可能知情?

“陈主任才来了一天,事情就办好了?”蒋主任笑嘻嘻地发问了,她现在要做的,是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能力表现出来,以向对方强调,我是有资格跟你平起平坐甚至大你一头的,不过是个十佳青年,很了不起吗?

不过,她这话,听到陈太忠耳中,那就可以叫做“咄咄逼人”了,加之已有的成见,陈某人心里越发地不舒服了一点,他淡淡地一笑,“嗯,要找的人不在,打算去东莞或者佛山碰碰运气。”

“呵呵,不在深圳?要是需要的话,我倒是能提供一些帮助,”蒋君蓉下巴微扬,这个动作让她显得有点微微的傲气,“我在这儿有几个长辈。”

都找到门儿上了,我当然知道你在深圳有能量!陈太忠又笑一声,看起来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蒋主任的好意,我心领了……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蒋君蓉的嘴角微微地一抽,心里对这男人有点不满了,也就懒得再遮遮掩掩,索性直接开门见山了,“听说尼克议员打算介绍几千万的投资去凤凰?”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太忠,不但有点逼人的架势,隐隐还有点上位者味道。

“可能吧,”听到这个问题,陈太忠心里越发地纠结了起来,不过他倒是没奇怪蒋君蓉如何能知道这个消息,他纠结的是:本来都能去交货了,结果又发生变数了。

“不过英国人的话,谁也不敢保证是真的假的,”心情糟糕之下,他说话就不那么讲究了,“政客的嘴巴是最信不过的。”

在大家的认识中,“政客”通常是指外国人的,国内是叫公仆什么的,蒋君蓉倒也没听出什么影射的意思来,只是,由于她心里早有成见,反倒是无视这话的准确性,直觉地认为,眼前这厮是想岔开话题。

“那这个任务交给我来完成吧?”她的话也不客气了起来,可是偏偏地,脸上的笑容却是变得柔和了很多,眼神和语调也变得温柔了起来,“陈主任的这份人情,我会记住的。”

你的人情?你的人情哥们儿不想要啊,陈太忠极为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你随便人情了一下,我掉到第十去了,你再人情一下……尼克的钱没准就进了素波科委了吧?

“这种事情,你可以跟尼克谈的,”他笑了,笑得很轻松,还不忘记摊一摊手,动作做得异常洒脱,“只要他愿意,我无所谓。”

“可是他只认你,”蒋君蓉的声音,越发地柔和了,话在人听,不会听的只能听出柔柔话语中的奉承之意,会听的自然能听出别的味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蒋主任那也是有手段的,将自己的意思适当地表示一下之后,岔开了话题,“今天要去谈两个制药项目,天南制药在凤凰不也有分厂的吗?陈主任要不要一块儿去?”

她这话意思,就是说要交换了,你让英国人把投资留在素波,这边我给你介绍俩项目——当然,她既然敢这么发出邀请,那就可以肯定,有她的支持这项目未必会成,但是没她的支持,陈太忠就算得知了内容,私下去撬肯定没戏。

“很抱歉,我真的没空,”陈太忠苦笑一声,“都要忙死了,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回家了吗?”

“有二十天没有?”蒋主任笑着看他,她肯定不介意跟他多聊聊私人的事情。

“我算算啊,”陈太忠眼望房顶足有半分钟,才苦笑着摇摇头,“好像……不到两个月。”

蒋君蓉的眼中登时射出浓浓的惊讶之色,沉默一下之后拍拍手,轻笑一声,“怪不得呢,陈主任果然是工作狂人啊……”

姿态是这么表的,不过她心里肯定不这么认为:你要是把时间全用在勾搭服务员的上面,自然不会有时间回家。

“唉,”陈太忠又叹口气,满是无奈地向蒋君蓉摇摇头,“所以没时间跟蒋主任一起去了,凤凰制药分厂的事情,那还得麻烦蒋主任多费心了。”

呃……蒋君蓉好悬没被他气得吐口血出来,见过无耻的,可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你当我欠你的啊?

既然这厮说话如此不客气,她也就不客气了,“这个没问题,不过,我们需要尼克的资金在素波落地,对省城来说,这个政治意义很巨大。”

在凤凰落地,政治意义就很小吗?陈太忠看她一眼,觉得这女人的思维逻辑,真的有点可笑,不过,他也没兴趣跟一个女人叫真,“我都说了啊,我并不反对你们跟尼克接触不是?你还要我做什么?”

“劝说他,把投资落到素波,”蒋君蓉的傲慢,终于爆发了出来,公主的性子自然而然地发作了,她的下巴微微地扬着,“或者,把你们的交换条件告诉我,我去操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