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45章 部级心态

我的事儿?陈太忠愣了一下,“你说的是哪件?我的事儿挺多的。”

王浩波和许纯良交换个眼神,还是王书记笑着摇摇头,“你还真忙,就是十佳青年排名的那件事情啊。”

雷蕾一听,脸色就是微微一变,刚想着竖着耳朵听听,却发现许纯良看似无意地看了自己一眼,一时就有点坐卧不安了,不走吧,不合适;走吧,不但着相了也有点牵肠挂肚。

“太忠十佳青年的资料,就是雷记者帮着整理的,”王浩波哪里看不出这点道道儿?说不得冲她笑笑,“要不小雷你回避一下?”

雷蕾听得就是一愣,这叫什么因果关系?她还只当是王书记知道自己跟太忠关系好,要留人呢,谁想最后倒来了这么一句?

不过这逻辑也说得过去,反正有这么一句话,她也能大大方方地回避一下了,只是在离开之际,雷大记者心里禁不住有点惴惴:看起来这件事不小?

这件事当然不小,王浩波将陈某某和雷某的关系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可还是得把她请出去,没办法,这不是许纯良还在这儿坐着呢?

这件事很有点阴差阳错的味道,主要涉及的还是素波招商办的蒋君蓉和省科委的董祥麟。

蒋君蓉号称是“素波官场第一美女”,她的父亲是现任素波市委书记伍海滨前一届的书记,现在天涯省委任纪检书记,不过在素波的人脉也不小。

蒋君蓉在市委组织部干了几年之后,放到了招商办任副主任,25岁的副处,也算相当了不得的,工作也做得不错,有人认为,陈太忠不过是搞定了甯家一个大项目而已,真算起来,蒋主任拿得出手的项目更多。

这只是背景,催化剂是尼克议员在天南宾馆里曾经提起过:他要介绍些投资到凤凰去。

尼议员原本就是狂悖之辈,当时陈太忠又把家丑捂得很紧,所以他不知道有那么多讲究,卖弄的心思一起,就没管好自己的嘴巴。

这一下可是真扫了素波人的兴了,于是陈太忠就被收了房卡撵了出去,同时大家加大力度对尼克进行公关。

好死不死的是,这消息又让董祥麟知道了,妈逼的我们引不来投资,你凤凰科委也别想好过,登时就闹到了朱秉松那里——朱市长你得给我们做主啊。

朱秉松听了关于尼克的传言,心里本来就闹心呢,又听董主任说,许副省长不让省台再开专题介绍素波科委,理由是避免重复,他这心里的火腾地就起来了。

陈太忠跟蒙艺似乎有点关系,这个,朱市长是知道的,不过关系深浅就不好说了,在他想来,能跟蒙书记扯上关系的凤凰人,没有百八十个,也有二三十个吧?

陈某人是蒙艺心腹的可能性不大,反正蒙书记很久也没表现出什么刻意的回护来,你不表现,我就当不知道了——要是每个跟蒙艺扯得上关系的人,我都躲着走的话,那工作也不用开展了。

朱市长这个认识符合官场惯例,有一个事实可以说明问题:蒙艺自己都说过的,他同陈太忠之间的差距太大,想帮忙都够不着。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沈彤没把自己得罪尚彩霞的事儿跟自己的干爹说,换了朱亦凯这亲儿子都未必敢说——谁傻啊,事情不大又都过去了,还说什么?

最后让朱秉松下定决心的,还是因为许绍辉对凤凰科委的关照,朱市长很清楚,许绍辉和蒙艺的圈子不一样,原则上不太可能照顾同一个人。

其实,他真没考虑多少蒙艺的因素,他正经是想试探一下许绍辉的反应,一向低调的许省长,会不会一直这么低调下去啊?

再加上给凤凰科委拨款的时候,范晓军也放了陈太忠一马,想想素波科委的款子在同一位置被卡,这让朱市长越发地相信,陈太忠这厮就是个十三不靠——官场中想要左右逢源的人,注定是孤立无援的。

这件事的味道,其实真的很微妙,微妙到笔者写得都费劲了,简单一点说吧,朱秉松就没把陈太忠这副处当回事儿,既然陈某人给素波添堵了,他就小小地出点气,顺便试试许绍辉的反应。

许绍辉自己也没想到,朱秉松这手是冲他来的,直到前两天董祥麟撇开他,去找广播电视局要专题的时候,扯的是朱秉松的大旗,才隐隐地猜出了一点眉目。

混官场,很多时候很多东西,都是有若在云里雾里的,不过既然有了猜测的方向,许省长不动声色地略略一调查,真相马上浮出水面。

搞明白这场阴差阳错之后,他真有点想笑,老朱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扛上蒙书记了?得,我继续装孙子了,你且得瑟着先。

亏得他在当时就没有表现出异样,要不然就要顶着朱秉松上了,可见在事态不明的情况下,不随便发表意见是混官场必备的素质。

当然,指望许绍辉默不作声,那也不可能,毕竟朱秉松先出了试手,有欺人之嫌,那么他当然有必要将真相通知某当事人一声。

同朱秉松不同的是,由于有许纯良这个宝贝儿子,许省长非常清楚陈太忠和蒙家的私交,只是,饶是如此,他也不认为蒙艺会因此做出什么过激行为——理由同上,两者级别差得太远了,这又是不大的一点儿事。

不过,过激不过激是蒙书记的事儿,他要做的就是让陈太忠明白真相,种子一旦种下,总有一天要发芽的吧?

按说,现在的王浩波就算许省长的人了,只是王书记自己很明白,我不是许绍辉的人,我是陈太忠的人,所以,在揭露幕后黑手之后,他居然有心思强调一句,“太忠你要理解,这件事,许省长不方便出面。”

这话听起来是解释许省长的苦衷,许纯良也没在意,可是非常古怪,陈太忠却偏偏地听出了味道,许绍辉这是想借刀杀人啊。

不过,他也没有计较,许省长做人一向低调,生个儿子也是本份得要命——纯良连这辈子的奋斗目标都不知道,这必然跟许家的家教有关。

低调的人不愿意出头,这很容易让人理解,而且许绍辉长于律己,也不惹人反感不是?

“这个朱秉松,还真是有点过分,”他冷冷地哼一声,旋即又苦笑着摇摇头,“不过算了,我混我的凤凰,他管他的素波,以后互不干涉也就完了,帮人帮到这种程度,真是让人齿冷!”

不过算了——这种话也就是蒙一蒙眼前的两位,那些认识陈某人几百年的主儿,可是都知道,这厮从来是“得饶人处也不饶人”。

“算了也好,”王浩波笑着点点头,在他眼里,朱秉松那就是天南省数一数二的巨无霸了,想他靠上许绍辉之后,晚上做梦都会笑醒,又何尝希望陈太忠碰上比许绍辉还硬的朱秉松?“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那个尼克嘴不严。”

“雷记者怎么还不回来?”陈太忠不想再说了,站起身子走到包间门口一张望,下一刻,雷蕾就走了进来,脸上笑嘻嘻的,也没什么不豫的神情。

接下来就是饭局开动,吃了没几口,雷蕾笑问陈太忠,“这次在北京待了这么久,见到黄老没有?”

“见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郁闷的心思一去,卖弄的心思又起来了,“黄老还给我写字儿了呢,你们等一下啊,我拿给你们看……”

“赠凤凰科委?”许纯良是识货的,一眼就看出了要害,笑着冲陈太忠伸出一个大拇指来,“行啊太忠,你能……真的,大能啦,这字儿往你科委一挂,章尧东要动你,也得掂量掂量呢。”

“要是蒙艺要动我,也得掂量掂量就好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心说眼下章尧东还会随便动我?丫脑子又没进水。

“你这嘴真得注意一下了,幸亏现在没外人,”许纯良正色劝他,旋即笑着发话了,“这次去北京,见到什么厉害人物没有?”

听他说起邵国立和奇丑无比的孙姐,许纯良琢磨了半天,还是苦笑着摇摇头,“这俩我都没听说过,不过这个姓孙的,可能家是部队里的。”

“唉,一说你也混北京呢,”陈太忠笑着指着他,“根本不认识几个人嘛。”

“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多,你这话说得一点道理都没有,”许纯良白他一眼,“莫不成你以为大家都该认识和知道?真是懒得说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