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932章 京城见闻

对荆俊伟的这帮朋友,陈太忠实在没什么好感,张口就是灵感闭口就是悟性什么的,一个个虽然状若谦逊,骨子却是傲气得很,颇有点天下人都看不到眼里的架势。

不过荆涛后来也解释了,虽然他有个“荆以远的孙子”的名头,可是既然混这一行,就得有自己的圈子和人脉,帮闲也不能少,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供大家交流的场所。

反正这些人大多还是比较傲气的,开这么个工作室,所费的无非是茶水钱和一些饭钱,文人相交大抵就是如此了。

总之,来北京的一开始,陈太忠没啥收获,无非就是感受了一下文化人的圈子而已,第二天上午又逛了逛商店,直到中午了范如霜才露面,邀请陈太忠和荆家兄妹共进午餐。

大概范董也听说了小铁昨天的遭遇,招待三人倒是挺客气的,根本不见了碳素厂奠基时睥睨苍生的气势,居然笑意盈盈地要荆俊伟有空就来坐坐。

“都是天南的人,来到北京,当然要相互照应一下的……”一边说着,她一边不忘对旁边的人交代,“甄主任,以后小荆来了签字就行,不许收钱啊。”

甄主任是临铝驻京办主任,搁给陈太忠感觉,怎么也是个副处了,却是忙着跑前跑后,连小铁都要招呼,看着那略显肥胖的身子,倒是也难为他了。

荆俊伟当然不会在乎这样的人情,只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人家范董的善意,他也不能不接受,“范董这么说,我倒是不敢来了,要是打个七折什么的,倒是能常来转转。”

甄主任笑着凑趣了,“荆总,你知道七折是多少钱吗?你看到我们这儿有菜单、住宿费什么的吗?”

其实,对临铝内部,收费明细还是有的,不过这就不是荆俊伟所能知道的了。

范如霜的锋芒,慢慢地还是露了出来,就在即将饭毕的时候,她很自然地吩咐了,“小陈,下午跟我打麻将去吧,顺便认两个人。”

“打麻将?”陈太忠愕然地看看她,“这个,黄汉祥在不在场?”

“不在场,”范如霜笑着摇摇头,“不过,里面有他的朋友,没准他会过来,这可就说不好了,反正你在这儿也没什么事儿。”

这话说得,微微有点霸道,可偏偏范董是用一种关怀的口气说出来的——看,没人陪你玩儿,我想着你呢。

陈太忠沉吟一下,觉得没啥答应的必要,正要拒绝,却发现荆俊伟一个劲儿地冲自己使眼色,嗯?这是什么意思?

荆俊伟见他死活不开窍,索性赤裸裸地暗示了,“太忠,你要是钱带的不够的话,我借给你点儿。”

哼,我用借你的钱?陈太忠心里登时就是冷冷地一哼,找我打麻将?那不是嫌我手头紧有意巴结吗?

“还用你出钱?小陈来北京,该出的都算在我身上了,”范董冲着荆俊伟和蔼地一笑,“下次算你的好了。”

“我还有点儿,不够再说吧,”陈太忠有点恼火了,小看人可以,不过你们这么一唱一和地小看人,就有点那啥了啊,他很赧然地冲范如霜笑了一笑,“我不太会玩儿,也不知道是多大的?”

“小麻将,就是一万一局的,打着怡情的,”范如霜笑着答他,“放冲的给钱,庄家放冲或者冲装是两万,要是自摸的话,三家一人一万,庄家两万。”

“嗯,只有一条龙是大胡,五万,许碰不许吃,”荆俊伟一边补充,一边看着范如霜,“是吧,范董?”

这里的规矩,跟天南的规矩有点不同,陈太忠又跟国粹基本无缘,弄了半天才明白,心说这要是每盘胡一条龙,别人岂不是要输得很惨?“这麻将有点大了吧?”

“没事,我帮你看着,”荆紫菱大剌剌地发话了,“到时候实在不行的话,你下我上,我的算计能力,那不是吹的。”

“呵呵,新手快如刀,”荆俊伟知道,在某个层次以上的圈子里,这还真是小麻将了,“紫菱你拿点钱,在他背后指点就行,希望他能赢三十万。”

“嗯,输赢也就是十来二十万的事儿,”小铁笑着接口了,“陈主任能赢三十万的话,那可是要请客了哦。”

好像你们都把我当成鱼腩了?陈太忠有点愤愤不平,三十万很难赢吗?今儿啊,就让你们看看哥们儿的手段。

由于这份郁闷过于强烈,他甚至没注意到,在有意无意间自己居然默认了荆紫菱陪着去打牌的事实。

说归说,到最后荆俊伟还是拿了一个装了十万的手包塞给了自己的妹妹,脸上也满是坏笑,“帮看着点儿啊,我估摸太忠最后得用到这钱。”

甄主任开着驻京办那辆道奇七座商务车,顺着西安门文津街一气儿摸到了东四,左拐右拐,就来到了一栋宾馆前。

这里就算京城数得着的繁华地段儿了,偏偏这宾馆是恁的不起眼,还坐落在一个小巷内,可见京城的宾馆之多了。

房间里是自动麻将机,早等了五个人在里面,偏偏地却没开场,等范如霜带了一行人进来,才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站起身来,笑吟吟地打招呼,“范姐,今天你可是来晚了哦。”

这是某广告公司的于总,今天的角色之一,另一个角色是面色蜡黄的中年男人,是京城某老字号饭店副总阴京华。

阴京华带了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来,小伙子看上去比阴总要精神得多,不过常混京城的都知道,外表光鲜当不得饭吃,这里优秀的人才实在太多了。

于总也带了一个人,是中央台的前栏目主持人马小雅,现已辞职,第五个人则是这家宾馆的老总南宫毛毛,名字女性化得很,倒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老爷们儿,男人气十足。

很久以后,陈太忠才知道,在京城混这个圈子有个规矩,身边没有个把拿得出手的帮闲,实在是很没面子的事儿,还好,今天范如霜带了小铁,他身后更是站了荆紫菱这位倾国倾城的天才美少女,倒也没贻笑了大方。

就像那外地的羊倌儿赶的羊吃了西郊公园的草一样,陈太忠对其的评价就是,贸然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吃了亏活该!还好,今天的陈某人,阴差阳错地带了一块遮羞布来。

寒暄两句,大家就很自然地围桌子坐了下来,一边听着自动麻将机哗啦哗啦地洗牌,一边信口聊着什么,小麻将嘛,原本就是边打边聊天,增进感情用的。

陈太忠基本上没什么说话的份儿,因为范如霜说话的机会都不多,看于总和阴京华的架势,连这个实权的正厅也不怎么放在眼里,更多的时候,是这两人在斗嘴。

边打边聊,不知道怎么着,于总就说到了荆紫菱的身上,她打出一张牌,笑吟吟地侧头看看陈太忠,“小陈,你这女朋友,有没有来北京发展的计划啊?”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荆紫菱却是已经出声回答了,“我刚考上大学,估计要过几年,才能来北京读研究生的。”

“五筒,”阴京华眼睛都不眨地打出一张牌来,嘴里却是笑着搭腔了,“呵呵,让于总给你转学到北京来嘛,多大点事儿啊,是不是啊于总?”

“你阴总说句话,就直接硕博连读了,”于总哪里是那么好相与的?“五筒碰了……小陈这女朋友,真的是少见的漂亮,要是跟我们公司签了,我一年最少给她接三个百万的单子。”

“小陈可是不在乎这点钱,别看他年轻,”范如霜笑吟吟地插嘴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没掀开荆紫菱的身份,只是淡淡地解释,“他要真在乎,签到欧洲也不难。”


阅读www.yuedu.info